第050章 跪下求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唰唰!

被那冰凤整整追逐了一天的时间,冰皇雪姬和易秋终于看到了冰雪城的影子。

“走!”

冰皇雪姬凤目闪过一丝喜色,一把抓住易秋,急速向着冰雪城掠去,不过眼看就要进入冰雪城的城墙之内,就听之后凤鸣阵阵,烈焰滔天,那只冰凤已然快速追了上来。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只听轰的一声!

自冰雪城内骤然射出一道粗大无比的光柱,从冰皇雪姬和易秋身旁飞过,直冲云天,轰在了那冰凤身上。

轰!

那冰凤饶是凶悍无匹,但是被这光柱轰击了一下,也不由被打的向后翻飞,冰晶羽毛都被轰落了一大片,冰皇雪姬和易秋趁机闪身掠入墙内。

很快一大群雪族强者迎了上来,看着疲惫不堪的冰皇雪姬道:“冰皇,您没事吧。”

冰皇雪姬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快去启动护城大阵,不要让这畜生攻进来。”

那雪族强者道:“冰皇放心,护城大阵已经启动,任这畜生再凶蛮也休想进来。”

冰皇雪姬点了点头,随即看了易秋一眼,道:“走吧,我们回去吧,这畜生是进不来城的。”

易秋一脸惭愧,道:“师姐,早知道如此,我就不拿它的蛋了,这个真不好意思。”

冰皇雪姬笑道:“傻瓜,我又没有埋怨你。”

“可是这冰凤若是一直守在外面,以后雪族之人,岂不永远无法离开这里了?”

“放心吧,这畜生进不来之后,就会自己离开了,走吧,我们回去休息休息,被这畜生追了这么远,我都有些吃不消了。”

“好。”

易秋跟着冰皇雪姬重新返回到了冰皇宫内。

方一回到冰宫,就听到一阵自冰宫二楼吵闹传来,冰皇雪姬皱眉道:“怎么回事?”

几个侍女急忙跑了过来,其中一个侍女道:“冰皇,是启明殿下!”

“启明?他不在他的家里,怎么跑到我的寝宫来了?”

“他说要拜见慕容姑娘,可是慕容姑娘闭门不见,因此启明殿下正在吵闹,说如果慕容姑娘如果不出来见他的话,就让冰皇把易秋公子杀了……”

话未说完,那侍女就感觉到四周温度骤然降低,一股凛然杀气出现,顿时让她微微战栗。

“找死!”

易秋目光一闪,踏步而出,冲向冰皇大殿。

“这个雪启明,真是给我找事!”

冰皇雪姬见此,心中一惊,急忙追了上去。

来到冰宫二楼,果然见到慕容清雪的房门外,正有数十个雪族的年轻人堵在门口处,其中一个身穿白袍,满头银发的俊美男子,一脸傲然的说道:“慕容姑娘,冰皇雪姬是我的姑姑,也是我的师尊,以后本殿下必定是雪族之主,论身份和地位哪里比不上那个什么易秋,你何必死心塌地跟着那个家伙?”

“就是,慕容姑娘以你的容貌,留在我们雪族跟我们启明殿下当女人,不比跟着那个家伙强多了?”

“谁说不是,我们启明殿下可是我们雪族千年难遇的天骄强者,论天赋丝毫不亚于冰皇,以后甚至可能成就冰帝之位,哪里不必那个易秋强?”

那群雪族武者,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话语当中尽是对易秋的不屑。

雪启明道:“慕容姑娘,论容貌你是本殿下见过最美丽的女子,本殿下虽然昨日仅仅见过你一面,但是却已经对你爱慕至深,如果慕容姑娘愿意跟我,我绝对不会亏待那个易秋的。”

“启明殿下,你不要浪费口舌了,我是不会见你的,你还是赶紧离开吧。”

雪启明俊美的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他雪启明堂堂冰皇的继承之人,论才貌,论身份都是雪族独一无二,哪个女子见到他不是主动贴上来,偏偏此女不仅对他毫无笑脸,更是直接给他一个闭门羹吃。

“哼,既然姑娘不出来,那本殿下就只好硬闯了。”

雪启明说完,挥起拳头,便向着那房门打去,似是要硬闯,然而他拳头尚在半空,手腕就被一道如同铁钳般的手掌紧紧攥住。

“大胆,你是何人,竟然阻挠本殿下,你不想活了么?”雪启明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眉清目秀,却满脸煞气的黑发男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他的背后,眼神顿时一寒,冷声质问道。

“放肆敢抓殿下的手,你是找死!”

“蠢货,还不放手,你难道不想要你的手了么?”

其他几个雪族武者脸色纷纷一变,他们身为侍卫,却让一个来历不明的武者出现在殿下背后,若是殿下发怒起来,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其中一个武者更是二话不说向着易秋轰出一拳。

“滚开!”易秋眼中寒芒一闪,体内气息爆发,右手握拳,刹那轰出三拳。

砰砰砰!

三声闷响,那武者顿时被轰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众人看去,只见其手臂已经变形,显然是被力量生生轰碎了骨头。

其他雪族武者无不倒吸一口凉气,要知道刚才出手之人,在雪族年轻一辈当中,也是一个极为有名的天才,如今却是连此人一拳都挡不下来,这人实力竟然如此恐怖。

雪启明眼中也闪过一丝忌惮,显然没想到眼前这个家伙实力如此强横,不过很快这忌惮便一闪而逝,变成了恼怒之色。

“你便是那个易秋?”

“正是。”易秋淡淡说道。

“哼,原来如此。”雪启明阴沉一笑,道:“小子,你竟然敢抓我的手掌,这是你自寻死路,既然如此,可别怪我了……”

雪启明说着,手腕之上,寒气涌动,刹那将易秋攥着他手腕的手掌冻结。

见此一幕,其他雪族武者纷纷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启明殿下的冰皇诀已经练到了第九层,其凝练出来的寒气,足以将任何一个血王武者冰封,此人竟然敢徒手抓启明殿下的手腕,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小子,现在你跪下来求我,然后给我磕三个响头,或许我还会饶你一条狗命,否则不仅你这手会被我废掉,你的贱命也得留在这里。”

易秋嘴角一勾,露出一丝冷笑,道:“是么?我觉得该跪下求饶的应该是你才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