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霸道的剑宗弟子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人如闪电,剑如蛟龙。

只见白光一闪,众人尚未反应过来,那飞霜剑已经出现在了那个华服男子面前。

好快!

华服男子倒也不是普通角色,虽然大吃一惊,但是反应也极快,立刻挥剑迎上,剑芒汹涌而出,如同滔滔巨浪,向着易秋砸来。

“巨浪剑诀,给我灭!”

轰!

剑浪刹那与飞霜剑的剑锋相碰,然而令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那看似恐怖的剑浪,竟然被飞霜剑摧枯拉朽的撕裂开来。

“血王五重!?”

此刻,不仅是那华服男子倒吸一口凉气,就是围观武者也不如骇然失色。

要知道在血脉大陆,能够在三十岁之前,踏入血王境的武者,都已经是绝顶天骄,而此人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多岁,但是修为却已经达到了血王五重!这还是人么?

然而在场之人,并不知道,易秋此刻的真实修为,并非血王五重,而是在昨天已经突破到了血王七重境界!

可想而知,如果这些人知道真相的话,恐怕非得被彻底吓傻不可。

嘭!

易秋一剑破开了那巨浪之后,飞霜剑刹那刺向了那已经惊呆的华服男子,眼看剑锋即将穿透那男子的额头之时,易秋目光一闪,飞霜剑在空中向外一斜,立刻偏出,擦着那华服男子的脸颊穿出,随即左掌跟上,印在那华服男子的胸口之上,直接将那华服男子轰飞了出去。

易秋初入剑帝城,因此并不想惹事,所以只是将其打伤教训一下,并没有打算要杀掉此人。

那华服男子被易秋一掌拍飞之后,重重落在了地上,哇的一声,顿时喷出了一道鲜血,显然是被伤的不轻。

“臭小子,你敢打我,我堂兄乃是剑帝传人雷火剑尊,你死定了!”

那华服男子被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当众打伤,尊严似是受到了践踏一般,特别是他目光扫去,看到冰皇雪姬等女子眼中的轻蔑,更是恼羞成怒,冲着易秋嘶吼说道。

“这一次饶你一命,如果你再敢纠缠,下次就是你堂兄来,你也得死!滚!”

易秋说完,冷哼一声,看都没看那华服男子一眼,便转身向着客栈走去,对于这种自以为是的人,易秋自然不愿跟他过多废话,赶走就是了。

“小子,找死!”

那华服男子大怒,欲要起身再战,然而就在这时,忽然从人群当中,冲出了六七个身穿白衫的年轻武者,白衫之上,皆刻着一柄小剑,俨然是剑宗弟子。

见到这几个剑宗弟子出现,其他武者无不露出了敬畏之色。

“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在剑帝城当街打斗,难道你们不知道剑帝城的规矩么?”其中一个修为已经达到了血王六重的剑宗弟子走了出来,冲着易秋二人厉声喝道。

那华服男子目光一闪,非但没有愤怒,反倒露出了几分喜色,急忙凑到了那剑宗弟子面前,道:“在下白世虎,乃是雷火剑尊的堂弟,拜见几位剑宗师兄。”

“雷火剑尊的堂弟?”

听到雷火剑尊的四个字,那几个剑宗弟子立刻纷纷变得恭敬起来,为首那个剑宗弟子,更是急忙挤出了一副笑脸,向着那白世虎抱拳道:“原来是雷火剑尊的堂弟,失敬失敬,不知道白兄发生了什么事情,看起来怎么像是受伤了。”

那白世虎顺手一指易秋,趁机道:“实不相瞒,小弟是被这个小子打伤的。”

“他?”

那为首剑宗弟子的目光顺着那白世虎手指的方向,落在了易秋的身上。

“小子,你为何打伤雷火剑尊的堂弟?你难道不知道剑帝城内,严禁武者比斗么?”

易秋冷笑一声,不卑不亢的回道:“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何伤他。”

那为首的剑宗弟子看到易秋竟然敢顶嘴,内心恼怒,眼神一寒,语气冰冷的问道:“无论你什么原因,打人便是不对!剑帝城任何人都不许打斗,违例者逐出城外,你是打算自己走?还是准备让我送你离开?”

看到这剑宗弟子不问青红皂白,便要将罪责按在易秋的头上,那冰皇雪姬等人自然是怒不可遏,冰皇雪姬踏步而出,美眸里涌出冰凉刺骨的寒意,道:“一个好色之徒,打就打了,哪来这么多废话,再多说一句废话,你信不信,我把你整个狗屁剑帝城给灭了。”

冰皇雪姬的话,立刻引来一大片哄笑,这个女人美则美矣,但是智商却是有些不够用,灭剑帝城?这种话也能说的出口?

他们并不知道,如同冰皇雪姬真的动怒的话,除非剑帝山那位剑帝出手,否则灭掉这个剑帝城绝对只是顷刻之间的事情。

说实话,易秋此刻心里也有些恼火,没想到这个剑宗弟子如此欺人,根本不问对错,只因这个白世虎是什么雷火剑尊的堂弟,便有意偏袒对方,心中对剑宗可谓大失所望,不过即便如此,易秋也不能让冰皇雪姬真的将剑帝城给灭了。

“雪姬师姐算了吧,既然这个地方不欢迎我们,我们只管离开就是了。”

易秋说完,便招呼了易剑锋等人一声打算离开。

然而那个白世虎却不想就这么放过易秋,冷笑道:“小子,打完人你就想走么?”

“那你还想如何?”易秋眉头一挑,眼里微不可查的闪过一抹杀意。

“简单,只要你当众给我磕三个响头,我就放过你如何?”白世虎自以为易秋离开,是因为害怕那几个剑宗弟子,内心也因此有所依仗,想要趁机挽回一丝颜面,所以根本不打算就此罢休。

易秋嘴角一勾,笑了笑道:“我若不呢?”

“哼,你若不乖乖给老子赔罪,今天休想活着离开剑帝城!”那白世虎说完,立刻向着那为首剑宗弟子道:“这位师兄,您与我堂兄同为剑宗之人,今日之事,你说什么也要为我做主才是,回去之后我自当让我堂兄谢谢你。”

那为首的剑宗弟子一听这话,干咳俩声,对着易秋道:“阁下,俗话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既然你打伤了别人,给人赔礼道歉也是应当的,所以你还是给人家磕头道歉吧。”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