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被摧残的弱小心灵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易秋目光一闪,对着那妙龄女子道:“不知师姐芳名怎么称呼。”

“秦雅,我是秦枫的堂姐。”

易秋楞了一下,随即笑道:“难怪秦师姐知道我的名字,原来是秦家之人。”

秦雅摇了摇头,道:“你错了,我知道你的名字,倒不是因为秦家之人的缘故,而是因为你在论剑大会的表现,已经在剑宗传开了,毕如今你的名字,在剑宗可以说,也算极为有名了,就算我不是秦家中人,知道你的名字,也不奇怪。”

秦雅笑了笑,又道:“当然,我也听秦枫说了关于你的一些事情,也知道你在拍卖会上帮助过我们秦家,所以听到你的名字之后,我才特意提醒你一句,千万不要进那个虚空剑心修炼室,那么做,你就是白白浪费一次进入剑冢修炼的机会,要知道,即使剑宗弟子,想要获得这种机会也不多。”

易秋淡淡一笑,道:“多谢师姐提醒,不过我这人偏偏喜欢挑战,这虚无剑心既然这么厉害,我倒是想要试试,反正以后也有机会再入剑冢,倒也不差这一次。”

听到这话,秦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不听劝的话,那也就怨不得我没提醒过你了。”

说完秦雅,径直走入虚空剑心修炼室旁边的石门当中。

易秋目光扫了一眼,那石门上刻着一道水波纹路,俨然是水云剑心。

收回了目光,在虚空剑心石门上扫视俩眼,易秋便没有再迟疑,推开石门走了进去。

远处看到易秋走入了那扇通往虚空剑心修炼室的石门之后,叶无缺等人纷纷愣了一下,随即无不露出了一丝讥讽表情。

“这小子真是蠢啊,竟然跑到那个修炼室去了,难道他不知道虚空剑心修炼室完全不是人待的地方么?莫说是他,就是血尊强者,都未必能够在里面待超过一炷香的时间!”

“一炷香的时间?呵呵,兄弟!你也太高看这人了吧,我估摸着,不到半柱香的时间,这小子就得被里面恐怖的虚空之力赶出来。”

“嘿嘿,就是,虚空剑心修炼室可以说是恐怖到家了,那个地方岂是他能呆的了的?”

大殿之内,几个人你一言我一句的嘲讽道,显然都认定易秋马上就会坚持不住,灰溜溜的出来。

……

随着轰隆一声,石门重新关闭,易秋出现在了一条笔直的走廊上,那走廊向前延伸数百丈,走廊的另一端,又是一道石门,石门之上,写着醒目至极的虚空二字。

“果然虚空剑心,看来那位秦雅师姐并没有骗我。”

易秋目光一闪,踏步而出,来到了第二扇石门之前,随即推开石门走了进去。

石门之后,则是一间宽敞的密室,只见密室中央是一座奇特的阵法,阵法最中央的上方悬着一把虚幻剑影,剑影的下方则有一个蒲团。

“难道需要坐在这蒲团上?”

易秋皱了皱眉,随即走入了大阵当中,随即盘膝坐在了蒲团上。

然而就在他屁股刚刚坐稳,忽然之间,悬在他头上的剑影,从天而路,刹那刺入他的胸口当中,消失不见。

不过易秋并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更没有半点的伤痕。

就在易秋内心诧异万分的时候,他头上的剑影突然亮起一道炫目的光晕,随即他头上的房顶立刻化作一片虚空,虚空之上,无数剑影如同漫天星辰般闪耀其中。

“这是……”

易秋念头放起,只见那虚空当中,无数的剑影,忽然如同潮水般向着他胸口刺来,然后无声无息的刺入他的胸口,扎入了他的心脏。

伴随着那无数剑影的刺入,一股恐怖的撕裂之力,刹那贯穿他的心脏,他的心脏表面顿时出现了一道道裂痕,钻心剧痛,瞬间疼的他青筋暴起,冷汗流出。

而后,易秋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奇特的力量,从那些细小的裂痕当中钻入,随即进入他的心脏细小的经脉当中。

易秋知道,这些经脉,便是人体内极为特殊的心脉。

“好痛,这难道就是淬炼剑心?”

易秋倒吸一口凉气,咬紧牙关,勉强挺住那波恐怖的剑影攻击,同时感受着心脏那异样的变化。

“哼,剑宗果然厉害,竟然有这种方法帮助本宗弟子淬炼剑心,易秋钻入你心脉的那些力量,应该就是虚空之力,估计只要能够吸收足够的虚空之力的话,应该就可以练成剑心。”

“靠,还吸收足够的虚空之力,估计再坚挺一炷香的时间,我就得疼死过去。”

“哼哼,蠢货,你别忘了,你体内可是有神凰血脉,为何不用?”

易秋愣了一下,随即苦笑道:“神凰血脉虽然可以不断修复我的受损的心脉,可以保证我的心脉不会断裂,但是却无法让我抑制疼痛啊。”

“哼哼,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若是想要变强,不吃些苦头那能行?而且只要能够保证不死,疼一点算什么。”

易秋一想也是,咬牙道:“好!我就忍着点。”

一念至此,易秋意念一动,体内四圣血图立刻运转,神凰血脉之力蔓延全身,那受损的心脉立刻有一道道暖流出现,那道道裂痕快速恢复起来,不过还没等那心脉复原,一波更恐怖的虚空剑影从天而落,无声无息的刺入他的胸口。

虚空之力,再次将他的心脉重创。

嘶!

易秋险些疼晕过去,不过最终他还是硬抗了下来,然后继续调用神凰血脉的力量,修复受损的心脉。

如此这般,大约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易秋的心脉,在那绵绵不绝的虚空剑影之下,不断的被摧残,当然易秋心脉当中的虚空之力,也在不断的累积起来……

……

就在易秋淬炼剑心的时候,他并不知道,此刻剑冢大殿上早已经炸开了锅。

“我靠,这家伙不是死了吧,竟然还没有出来,这已经过去半个时辰了吧。”

“不可能,若是死了的话,修炼室的淬心剑阵会自动打开石门。”

“那这家伙,难不成真的淬炼了虚空剑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