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厚颜无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心上人?

话音未落,从人群当中,忽然之间,漫步走出一个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子。

易秋皱眉看去,只见此女,二十多岁,长着一张完美的鹅蛋脸,眉若远山,目如剪水,唇红齿白,容貌虽然算不如司马君如那般倾城绝世,却也算是一等一的美女。

而这女子不是别人,正是那位宣西国七公主姬雅君。

看到姬雅君走出来,人群响起一阵哗然。

“我靠,这不是剑宗第一美女姬雅君么,她的心上人竟然会是这个易秋,真是叫人没有想到啊。”

“是啊,我可是听说,四大剑皇府的公子和十二峰的掌尊,爱慕此女的天骄强者可是不在少数啊。”

“何止!你们知道不?梁皇府的梁大公子梁文,对这女人已经痴迷到了极点,每天都在凤首峰下方等着,据说无论此女走到哪里,他都会马上跟上,死缠烂打,只可惜此女对其始终不冷不淡,之前不知道原因,原来是心里有了心上人了。”

“这也难怪,梁文虽然天赋不低,但是与这个易秋相比,却差的多了,她把这易秋当成心上人,自然也就瞧不上梁文了。”

……

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年,姬雅君走到二人跟前,红着脸盯了秦雅一眼,道:“秦雅师姐,你怎么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易秋是我心上人了……”

秦雅咯咯一笑,道:“难道不是么?我只是一提起易秋的名字,你便迫不及待的过来要见他,除了心上人的话,难道还有谁,能够让你这小美人如此激动的呢?”

“师姐,你……”

姬雅君俏脸刹那一片嫣红,气的直跺脚,却是一句话也反驳不出来。

易秋苦笑一下,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随即想起当日姬玄曾说过,姬雅君曾经被一位剑皇看中,收为了弟子,如今看起来,那位剑皇很有可能便是秦天剑皇了,否则她为什么会跟秦雅这般熟稔。

目光一闪,易秋解释道:“秦雅师姐误会了,姬师姐跟我是故交而已。”

听到易秋的解释,姬雅君脸色顿时好了许多,不过眸子里,却也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失望。

“原来是故交啊,那倒是我误会了。”

秦雅露出了一丝惋惜表情,然后嫣然一笑道:“既然是故交,那你们二人就好好叙叙旧吧。”

姬雅君点了点头,然后美眸凝视易秋一眼,道:“易秋师弟,我们找个地方,说说话吧,这么多年不见,我倒是有不少话想跟你说说。”

“恩,那我们走吧。”

这里人多眼杂,易秋也早就想离开。

不过就在二人打算离开的时候,剑冢大门处,传来一道笑声。

“真是巧啊,没想到雅君师妹也在这里。”

随着笑声,只见大门处,十几道人影走了过来,其中为首那人,乃是一青年男子,黑发飘飘,容貌俊逸,手持一把折扇,颇有几分潇洒出尘之姿。

只不过此人眉宇之间,却尽是不可一世的孤傲。

看到这人的出现,姬雅君笑容顿时凝固,玉脸随之一沉,冷冰冰的说道:“梁文,我已经告诉过你了,请你以后不要缠着我了好么?”

那青年男子被心上女子如此当众拒绝,脸上自然有些挂不容,一丝恼恨在眼中闪逝,随即嘴角一勾,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道:“雅君师妹,我并没有缠着你,我只是前来修行剑心而已,恰巧碰到你罢了,或许这就是缘分吧。”

听到这话,不少人都露出了撇了撇嘴,露出了鄙夷表情,这梁文明明就是故意缠着人家,还偏偏说成缘分,这脸皮也够厚的了。

一旁的秦雅冷笑道:“梁文,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在场之人,谁看不出来,你是故意缠着雅君师妹,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雅君师妹是不会喜欢你这种道貌岸然的家伙的!”

同为四大剑皇府的人,论天赋和身份都不输给梁文的秦雅,自然不会给梁文什么面子,直接当众挖苦。

梁文脸色一冷,道:“秦雅,这是我跟雅君师妹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

姬雅君冷哼道:“梁文,你到底怎样才不纠缠我。”

“雅君师妹,我说过我不是纠缠你,我是爱慕你,只要你愿意做我的双修伴侣的话,以我的身份和天赋,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梁文仍旧是死缠烂打的说道。

“啧啧,易某见过脸皮厚的,但是像阁下脸皮这么厚的,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脸皮估计哪来做鞋底都够了。”

一旁的易秋实在看不下去了,走了出啦,对着那梁文说道。

话音一落,众人无不心中暗暗发笑,要不是对着梁文的身份有些忌惮,估计早就笑出声来了。

那梁文没想到有人敢当众嘲讽他,目光一寒,望向易秋,冷哼一声道:“小子,你是何人?竟然敢嘲讽我,你知道我是何人?”

“知道,你不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厚颜无耻的人么。”

听到这话,就连姬雅君和秦雅二女都忍俊不禁起来,那梁文恼羞成怒,指着易秋道:“放肆,本公子乃是梁皇府二公子,身份显赫,你一个普通的剑宗弟子也敢污蔑我,本公子非得灭了你不可!来人,给我把这小子杀了!”

他话音一落,身后十几个面目狰狞的剑宗弟子,便要冲上来。

然而就在这时,那姬雅君却冲了上来,挡在易秋身前,然后对着那一干武者道。

“放肆!梁文,你当剑冢是你们梁国府的后花园么?你难道不知道剑冢乃是剑宗重地,不许任何人动武,你到这里来撒野,是不把剑宗的门规不放在眼里是么?”

听到这话,那些武者顿时停了下来,显然姬雅君的话提醒了他们。

这里是剑冢,剑宗的重地,谁若是在这里动武,任何人都得被赶出宗门。

那梁文脸色也是一变,意识到了这点,只是若是这么离开,他怎么能够甘心?

冷冷的看了易秋一眼,梁文道:“小子,躲在女人后面算什么本事,你可敢跟我到剑台比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