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徐莽的异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徐莽此时表现出来的吃惊,让他的面色变得异常丰富,看向邢烈的眼神,就像看待一只怪异一样。

原本徐莽以为邢烈经常穿一身白大褂,而且通过传言,都称呼他为医生,就以为他具有对抗辐射的方法,或者,是他的体质足够强悍,所以直到现在身体都没出现被辐射渗透引发出来的异变。

加上这一路上根本没见邢烈使用过任何药物或是别的外物,神色间也是完全正常,让徐莽根本想象不到邢烈竟然也和自己一样,同样在遭受着身体持续恶化的痛苦。

正是因为了解到这种钻心的痒究竟有多难以承受,徐莽才对看起来极其正常的邢烈充满了难以置信。

“邢烈,你老实,真没有什么特殊手段可以对抗持续恶化的身体?如果不是我身上的恶化起出现在裆部,我真怀疑现在是不是已经出手大抓特抓了!”

邢烈放下衣袖,略带一丝苦笑的摇头道:“有没有别的方法我不知道,但我能做的,就只能是忍!坚持一下吧,主线任务的最终目标就在下面,也许要不了多久,就能回返高校了。”

邢烈的话和语调显得有些轻描淡写,这份淡然的情绪,似乎也让徐莽受到了一些影响,用于难忍的痒,已经变得异常扭曲的面庞,似乎也随之放松了不少。

不断走在向下延伸的阶梯上,光线愈发暗了下来,回望身后,来路已经被黑暗所吞没,前方也近乎失去了所有的光源。

由于强化过剑齿虎的血统,邢烈拥有着黑暗中视物的能力,也许现在这份能力还并不成熟,可见度非常有限,但也并不影响他能看到再下一层,就能抵达阶梯的尽头。

当二人双双站在阶梯最下层时,果然就见身旁有个还算简单的吊篮,吊篮里放着拥有红绿开关的操控键钮,邢烈身体微微一停顿,上前把它握住,手上略微施力,将操控键钮给捏个粉碎。

尽管周围光线很不好,但徐莽也算是个老油条了,就算不通过任何外物,估计也能看穿一些黑暗。

邢烈的举动,自然是全部落入徐莽眼中,对此他并没过多询问,只当邢烈是为防已经下来不知多久了的周翔逃走,而留下的后手吧。

在墙壁上有一丝光线渗透到目前所在之处,以邢烈的目力,自然看得出那是一扇门。

走上前去把门打开,顿时一片刺目的白光照得邢烈和徐莽都不由眯了下眼。

这里是一条宽敞的长廊,墙壁和头上方布满了光源,将这里映照得一片亮白,如果没有地面和墙壁上随处可见的血迹,也许会让人感觉到置身在白茫茫的空间。

没错,这些触目惊心的血迹,正是来自于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这些尸体。

邢烈漠然眼神扫过长廊的每一处,尸体数量竟然不下十具,皆是死状凄惨,全身上下血肉模糊,布满了被疯狂抓挠过的痕迹。

周围胡乱堆积了很多青绿色的防辐射服,显然都是这些死状凄惨的人,为了方便对自身搔挠,自行脱下来的,由此可见,这些人应该都是地下实验室的工作人员。

徐莽当目睹了这些人惨不忍睹的破烂身躯时,面色也变得异常难看,他的两条腿不自觉的微微扭动,两只手微微颤抖着似乎不受控制的伸向裆部,心中似乎有一道急切的声音在不住的着,抓一下,就抓一下,那种感觉一定就像得到满足的瘾君子,能让人飘飘欲仙!

徐莽那一张脸扭曲的幅度更大了,冷汗顺着蓬乱的头发滴滴落下,双眼中失去了大半的清明,省下的大多是迷茫和渴望。

徐莽的手已经顺着裤腰伸了进去,接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凶光,更多的是一种难言的兴奋,就要在自己那奇痒无比的裆部狠狠抓上那么一下的时候,邢烈的声音突然传来。

“通过脚印和鲜血的凝固程度来判断,周翔和他的傀儡经过这里的时间应该不足一个时,这段时间还没能完成主线任务交代出的阻止辐射的蔓延,想必他也碰到了棘手的问题,也许他就在前面等着和咱们回合。”

邢烈目光从眼前的血脚印上挪开,直起身子看向徐莽。

邢烈话的声音并不大,可却轻易的唤醒了正在被心魔诱导影响的徐莽,他的眼神重新变得清明。

想到先前的行为,徐莽不禁感到一阵后怕,他知道,只要自己没能忍住,这一把抓下去,恐怕就再难以停下来了。

这让徐莽的呼吸变得异常粗重,懊恼的将拳头攥得咯吱咯吱作响,双眼也略微充血而显得有些泛红,这时的形象,像极了一个杀红眼的狂徒。

其实可以理解徐莽此时的冲动,先前他和邢烈都亲眼目睹过好几场游客由于承受不住心魔作祟,坚持不住对发痒处进行搔挠,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出现心魔,那就是身体被恶化到一定程度后的表现!

也许可以将身体恶化的过程进行一个简单的分类,处于第一阶段的话,那种感觉尽管是钻心的痒,可对于意志和自我克制能力强的人来,却能勉强忍耐,进入任务世界之初见到的那个胖子,就是第一阶段都没能忍耐下去,以至于落得迅速惨死的下场。

第二阶段的变化过程就是恶化程度加深,在痛苦之余,也总是会不自禁的去想象如果进行一阵疯狂抓挠的话,那种感觉会有多么美妙。

这第二阶段,就十分难以忍受了,先前遇到的那个意志力很强的女性游客,就坚持到了这一阶段,并且已经见识到了第三阶段。

可以,这第三阶段已经不是单纯的意志力就能忍受的,处在这一阶段,会让人生出心魔,仿佛心里始终有一道充满诱惑性的声音,在一步步的进行诱导,一磨灭意志,把人引上一条不归路。

徐莽刚刚处在的状态,正是这第三阶段,这也是让徐莽情绪变得如此激动的直接原因,他知道,如果在这一阶段没能挺过去,那也就罢了,但就算是能坚持熬过这一阶段,不去触碰愈发恶化的身体部位,可等到最终的第四阶段到来,怕是任何外在因素都无法加以遏制,就算将自身绑起来,也毫无作用,因为到那时,就算不去搔挠,全身也会出现大片大片的溃烂,直至死亡!

“邢烈,求你帮帮我!”

徐莽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了解,知道药物已经无法对自己发生任何作用,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这才第一次对邢烈露出恳求之色。

死亡的威胁,终于击溃了不值一文的自尊,能在恐慌高校中活到现在,并且获得一身常人难以想象的能力,这样的人,又有几个不惜命?

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在恐慌高校里经历过几次任务世界的洗礼,恐怕胆量只会越来越,对死亡越来越恐惧。

此时的徐莽,再也不复先前比拼走吊索时的豪迈与展露出的锋芒,就像处在冷风中龟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懦弱之辈,前后反差之大,让人颇为吃惊。

邢烈也有些费解徐莽状态的转变,距离离开吊索才多长时间?为什么从进入到地下阶梯后,徐莽的身上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是有别的原因,还是身体本就已经恶化到了这个程度?

可惜,没有任何人能给出答案。

邢烈看着徐莽那颤颤巍巍的身体,皱了下眉头,冷声道:“求我没用,想活命,就只能自救!”

邢烈指着长廊尽头,声音中不富含任何感情的道:“主线给出的最终目的近在眼前,现在我要去解决掉麻烦,如果你想早一回返高校得到治疗,最好收起你现在这操/蛋的状态!”

完,邢烈也看都没多看徐莽一眼,跨过这些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尸体,径直走向长廊的尽头。

邢烈知道徐莽站在原地并没动,可能是并没完全在心魔的影响下恢复过来,对此邢烈不想管,也管不了,一个人的思想与内心强大与否,又其实那么容易能够左右的?

这是一条九十度角的长廊,当邢烈出现在尽头,却置身在另一条长廊上,而且这条长廊足有百米长,十分宽敞,高度更是达到了惊人的五米开外,同样被许多光源映照得一片亮白,站在里面无法映照出丝毫影子,也没有任何一个角落不被光源所覆盖。

这条走廊上也有几具尸体,场面自然是血腥到让人难以接受,但这些尸体却并没得到邢烈的注意,几乎是在第一时间,邢烈就把目光投向百米外的一幕上。

在这一条走廊的尽头,是一道闭合了一半的巨大闸门,在闸门旁,可见一道消瘦的身影正在卖力的拧动一个圆盘装置,随着他每拧动一丝,这道闸门就会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落下一分。

对于长廊尽头拧动装置想要关闭闸门的身影,邢烈并不陌生,正是先前还交锋过的瞎眼青年,或者,应该叫他周翔的本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