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实验室外的僵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在百米开外的长廊尽头,看到了瞎眼青年,也就是周翔的本体。|小说排行榜m|

用周翔的话来说,他的所有傀儡,都可以算得上是他的本体,而原本属于他自己的本体,也可以被称作傀儡,简而言之,周翔这个人,与傀儡共存,想要彻底杀掉他,就必须要毁掉所有的傀儡。

先前在工作区的交锋,现在让邢烈回想起来,还是不免会感到惊异,那种只需意念一动,便能让一具事先被隐藏起来的傀儡以祭献生命为代价,换来其余傀儡的重生,这种手段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当时邢烈对短发女人施展了从庖丁解牛精要中领悟出来的行刀手段,几乎将她半边身体的骨肉全部分离,而且这种行刀手段,就像是刨肉卷一样,如果不是拥有恐慌高校那种神奇的治疗能力,根本想不到还有谁能做到让其血肉骨骼恢复如初。

可周翔偏偏就做到了,按照他的说法,当前属于他的傀儡总共有三具,分别是短发女人、瞎眼青年、以及先前搀扶瞎眼青年的那个靓丽女子,正是那个并没出现在工作区的靓丽女子,被周翔控制着祭献出自己的生命,才让死于邢烈刀下的短发女人,以及被徐莽斩首的瞎眼青年,能获得重生,最后打出一波绝对出乎人意料的反击。

这个周翔隐藏的很深,就算最初邢烈已经猜测到了很有可能是傀儡作祟,可还是没想到他竟然还有三具傀儡,但周翔的隐藏,相比于他操控傀儡的能力,邢烈更在乎的,还是后者。

长廊这边传来的脚步声,同样也惊动到了周翔,作为瞎眼的本体,并没朝邢烈看来,反倒先前曾死在邢烈手中一次的短发女人,也就是通过虫洞效应将他和徐莽传送离开的那个女人,却站了出来,身在那巨大的闸门下,一双空洞的眸子,和以往没有任何差别,就那么注视着邢烈。

都说仇人相见分外眼明,可是邢烈和周翔之间,表现出来的倒不像是有过什么深仇大恨,似乎彼此只是不相熟的路人。

邢烈一张冷峻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被遮挡在平光眼镜后的双眼,有的也只是无情的平静,那种眼神,似乎就是天塌下来,也不会让它出现一丝波动。

而且邢烈眼神中所透露出的这份平静,也可以理解为对某件事物的专注,都说一个男人专注的时候最具魅力,可处在这种状态下的邢烈,却会让人不由感到几分心悸。

“嗒、嗒、嗒!”

皮鞋接触地面的声音,在这空荡的长廊中显得尤为清脆,邢烈并没垂头去看,可脚下总是能准确的迈过横七竖八躺在地上的这些尸体。

当邢烈走近些的时候,瞎眼青年还是没停止手上的动作,还在异常卖力的扭转那镶嵌在墙壁中的轮盘,同时头顶上方的巨大闸门,也在发出嘎吱嘎吱的的声响,一点点的落下来。

邢烈感到有些怪异,通过眼前所见的一幕,能够肯定的是,旋转那个轮盘,可以用来关闭这道闸门,可是从周翔的卖力程度和刚刚降下少半的闸门就能看出,这道闸门绝不是周翔单纯用来将自己和徐莽阻挡在外方法,他应该还有其他目的。

邢烈并没打算询问周翔,也没那个必要,而是将精神力集中到眼睛周围,顿时开启了白眼。

这还是邢烈进入鳄鱼池地界后,首次动用白眼,这次展现在白眼中的世界,已经发生了巨变,正是由于白眼能看穿一切能量物质的缘故,让邢烈发现正有大股肉眼不可见,也无法感觉到的能量体疯狂的通过那道闸门宣泄而出,并通过这条长廊不断的向外涌去。

邢烈露出了然之色,不仅明白了周翔要关闭这道闸门的用意,更是了解到为何徐莽当来到蹦极台后,身体恶化速度会明显加快。

其实邢烈也能感觉到身体被恶化的程度在加快,只是先前为了分散精力,并没考虑这一问题罢了,现在想想,果然还是这些能量体在作祟!

没错,此时出现在邢烈白眼中的这些色彩斑驳的物质,正是从地下实验室中涌出的辐射能量!

周翔要关闭这道闸门,目的自然是为了完成主线任务,也就是阻止辐射的蔓延。

的确,周翔目前所处的位置,应该是辐射泄漏的唯一途径,只要把闸门关闭,估计也就能完成主线任务了。

而且由于这条长廊,以及前往地下实验室的通道,正是辐射力量最强的地方,身处在这里,当然会让被辐射过后的身体恶化加剧。

“看你一个人这么费力,要不要我来帮忙呢?”

邢烈的声音回荡在这条空旷的长廊中,甚至带着些许回音。

瞎眼青年停止手上的动作,也许是他知道,如果不能解决掉邢烈,自己也没办法完成接下来的事情。

“嘿嘿,看来咱们邢烈邢大医生还真是好运气,这么快就赶来了,一定是没被传送到蛇窝虎穴那种地方吧?”

邢烈不置可否的一笑,这时徐莽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他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清明,一脸急切之色,就像是将死之人回光返照一样,对活下去的渴望已经胜过了一切,完全将先前浑浑噩噩的状态给驱离了身体。

徐莽大步跑到邢烈身边,目光炙热的对那巨大的闸门打量一番,应该是明白了阻隔辐射的关键,就是这道闸门。

“周翔,这次任务世界,咱们之间本来没有任何利益上的冲突,先前的摩擦,好在也并没到不可挽回的局面,所以现在大家是不是应该冷静一些,合作来完成主线任务?”

徐莽喘着粗气,表达的意思里,竟然隐有低头的味道,这和邢烈所认识的徐莽简直判若两人,邢烈知道,这都是为了能活下去才进行的妥协。

“合作?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周翔故作沉吟道:“只不过你说的先前咱们之间发生的摩擦,并没到不可挽回的局面,这一点我可不能认同,毕竟我所付出的代价,是折损了一具珍贵的傀儡,你要知道,每一具傀儡,对我来说,都算是我的一条命!”

“靠,那你想怎么样!”

如果换做从前,或许因为周翔这么一句,徐莽就能提着刀冲上去开干了,可现在,虽然语气显得很强硬,但其中透着的无力,换了谁都能听得出来。

“哼,我想要的很简单,你们每人拿出1000点恐慌积分作为补偿,表达出你们的诚意,这样咱们才有可能达成合作的机会。”

周翔的本体还是戴着墨镜,嘴角勾起虚伪的笑容。

“一千点恐慌积分?换来你一个所谓的机会?我靠,你倒不如去抢!”徐莽沉重的出了几口气,语气又缓和了几分:“我最多能拿出五百点,别忘了,现在我们有两个人,你并不占什么优势!”

“呵呵,你当这是菜市场讨价还价吗?”周翔的笑容里充满了戏谑的味道:“况且不用拿你们的人数来吓唬我周翔,如果怕你们,我也就不在这和你们谈条件了,不要忘了先前你们是怎样离开工作区的!”

周翔的这句话,让徐莽的面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没错,正是这句话,几乎是化作一柄寒芒四射的利剑,直指徐莽和邢烈的死穴。

先前在工作区,正是由于周翔通过虫洞效应,将邢烈和徐莽分别传送到黑熊岭和犀牛湿地,现在冒险总算是抵达了这里,距离真正的地下实验室只有一步之遥,距离阻止辐射的蔓延也就只剩下最后一步,如果在这样的条件下,再次着了周翔的道,被他通过虫洞效应再次传送到某处,那样一来,恐怕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也无法阻止死亡的到来。

现在双方保持在十多米的距离,就这样僵持下来,任谁都很清楚,只有一方彻底妥协,彼此间才能平安无事,也许双方对彼此都有忌惮,无论是徐莽还是周翔,或许内心都没有外在表现的这么自信满满。

“妈的,我承认,对于能把人传送离开的手段,我徐莽的确有些忌惮,可是别忘了,你周翔也同样是高校学员,咱们应该属于一个整体,主线任务同样都是阻止辐射的蔓延,一旦咱们彼此开战,也许先一步我们会杀了你,也许会被你再次传送离开,但你总归也是要完成主线任务,那样一来,任务完成了,我们同样也能借助这个机会回返高校,所以你觉得这么做有意义吗!”

周翔的眼神中带着不屑,正要开口,邢烈却率先说道:“徐莽,你错了,这次任务世界的离开方式不同,如果所料没错,应该是当放下这道闸门,完成主线任务后,会在这道闸门内开启回返任务世界的传送门,也就是说,如果到时候还身处闸门外的话,那也就没有任何希望了。”

周翔的本体虽然瞎着眼,戴着墨镜,可还是掩饰不住表情中的惊异,显然是没想到邢烈竟能看穿这一点。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