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培养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此时邢烈所见的一幕,的确有些诡异,如果徐莽还处在清醒状态的话,过来看到这一幕,或许并不会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毕竟他那双正常的眼睛所能看到的只是事物的表面。

呈现在邢烈面前的,是一片广阔的空间,墙壁和顶棚都有光源洒下,将这片空间渲染的如同先前见到的长廊那般明亮,站在其中,就连一丝影子都无法映照出来。

在这片空间内,分布着一台台造型十分复杂的培养皿,密密麻麻竟然多达数十台。

透明的皿壁内灌注着青绿色的粘稠液体,在邢烈开启白眼状态下来看,这些液体透着莹莹绿光,似乎在不断的散发出生命的气息。

很多器皿中都培养着各种野兽和昆虫,有两个巴掌大的猴子、有一米长的蜈蚣、有三个头的山羊、更有狮虎等猛兽。

看得出来,这些非同寻常的野兽和昆虫,都是基因试验下的产物。

也有一些器皿中变得空空如也,无论是培养液还是其中的野兽昆虫,都已经消失不见。

这些培养皿分布在周围,顶端都有一根手指粗的软管延伸出来,所有的软管在中间位置汇聚,连接在一条粗大的管道之中,直通房顶,也不知隐没在房顶的粗大管道究竟通往哪里。

不过就在这条粗大的管道上,出现一道寸长的裂缝,如果用寻常的目光去看,或许看不出任何端倪,可是在开启白眼的邢烈看来,这正是辐射的源头,正有大股的辐射能量,通过这道细小的裂缝宣泄而出。

这也让邢烈隐隐明白了造成动物园内生物发生变异的原因。

这项基因工程,应该是在通过这些培养皿来抽取和灌注动物基因,正因为主管道的泄露,才让其中物质泄露出来,弥漫在空气中,作用在人身,表现出来的就是负面反应,而作用在动物身上,由于这些辐射中本就蕴含动物优化基因的缘故,才会发生优化反应。

这些培养皿就像一个个忠诚的卫士,矗立在周围,正中心连通房顶的主管道下方,是一片直径约二十米的空旷场地,这也正是蒋书豪目前所在之处。

没错,这个佝偻着身体,衣衫褴褛的男人,正是先前和邢烈以及徐莽临时组队,后来又在工作区外临阵反水的蒋书豪。

起初邢烈见到蒋书豪时,感到颇为惊讶,可是细一想,大概也就明白前因后果了。

当时割了蒋书豪的喉咙,然后还取了他的血腥钥匙,这足以说明,蒋书豪当时已经死亡。

一定是当时把他的尸体丢入猿群中后,还不等那些变异大猿将尸体撕扯粉碎,就来追逐逃亡的自己和徐莽,后来更有周翔携带他的傀儡来到工作区,结果发现了尸体已经破败不堪的蒋书豪,才将他的尸体收起来,经过一番处理之后,转化成了傀儡。

也就是说,现在的蒋书豪,也成了和周翔本体息息相关的一具行尸走肉。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至于让性情淡漠的邢烈感到吃惊,或者说,最让邢烈感到吃惊的还是周翔操控傀儡的手段。

此时在蒋书豪身体周围,正有一只只变异生物,这些生物,原本都是动物园内很常见物种,细数之下,多达三十多只,相互勾肩搭背,在白眼的注视下,同一股能量体正流转在所有的变异生物身体中,并且在不断的相互流窜。

似乎这些变异生物,都被这一股力量搭建起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桥梁,彼此间存在着让邢烈不是很了解的联系。

目光在这些彼此勾肩搭背的变异生物身上扫过,邢烈嘴角勾起一丝笑容,笑容中略带嘲讽的味道。

“想不到你的口味倒是毫无挑剔,就连蒋书豪这具破败的身体,也可以用来制作成傀儡,而且通过不断的死而复生来拖延时间,就是为了把这些低端的变异生物转化成傀儡吗?”

邢烈言语中透着的嘲讽,似乎让蒋书豪,也就是周翔的傀儡非常不满,但紧接着又露出略显狰狞的笑容,沉声吼道:“你懂什么,难道你还能比我更懂傀儡吗?”

周翔的傀儡话音落下后,似乎才刚刚注意到跟在邢烈身边的八臂魔猿,以及寄生水母,面色变了变,似乎也看出来了,似乎眼下懂傀儡的,也不止他自己一个。

“哼,我承认,这些作为变异生物的实验体,变异程度并不是很完美,无法和地面上那些变异野兽相比,毕竟泄露出去的辐射中,蕴含有从各种野兽身体中提取出的优化基因,所以变异效果会非常出色,可是这些作为实验体的生物,虽然实力或许差了一筹,但有一点是地面上那些变异生物无法比拟的,就是彼此间基因的近似程度!”

周翔傀儡的这番话,或许在寻常人听起来会有些不明不白的,可是以邢烈对傀儡的了解,加上通过白眼看到的流转在这些低端变异生物体内的能量物质,却能隐隐明白他口中的‘基因近似程度’这个词。

“邢烈,如果你也是操控傀儡方面的大师,应该能明白,这三十多只低端的变异生物,现在已经有很多一部分变成了我的傀儡,而我制造傀儡的方式,正是通过身体基因的分享、传递、同化,来完成对傀儡的操控,可以告诉你,正是因为‘基因近似程度’,我可以将自己的身体基因,批量的对这些变异生物进行分享、传递、同化,而且将二十多只变异生物转化成傀儡,我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只要再有三五分钟的时间,这全部的三十具变异生物,将全部转化成我的傀儡,这是你无法阻止的!”

有一点周翔没说,但邢烈也猜得到,之所以他会选择这些低端生物当做傀儡,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数量!

人与人之间,动物与动物之间,基因是毫不相同的,但周翔转化傀儡的方式,正是通过基因的传递和篡改,将目标的基因和自身同化,才算成功。

这也就解释了为何他在恐慌高校中身为一名老学员,可至今却只有两具傀儡,可见转化基因的困难之处。

可是这些变异生物,经过彼此间的基因互补,基因几乎已经相同,这样一来,面对这种生物,周翔转化一只,和转化一百只,花费的时间和精力都是相同的。

这些内容周翔没说,邢烈却想通了,但也并没提起。

不过周翔刚才的这些话,听起来的确让人感到震惊,如果是一个寻常的傀儡师,说出这些话,或许也只是会让人吃惊于他能拥有三十具傀儡,可是周翔不同,他所操控傀儡的能力,就是邢烈凭借自身在傀儡术上的造诣,都眼红不已。

通过祭献任意一只傀儡的生命,从而达成让所有傀儡全部死而复生的能力,这用神乎其技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可想而知,虽然这些低端的变异生物变成的傀儡,似乎并不具备太强的战斗力,换做其余傀儡师来操控,也不会表现出太大的作用,可是周翔却不同,如果双方开战的话,费尽力气,将包括周翔本体,以及短发女人和眼前蒋书豪转化成的傀儡在内的全部三十三具傀儡,击杀掉其中三十二具,仅剩下最后一具傀儡,被周翔祭献了生命,那么结果会如何?

听上去的确太过令人难以置信了,答案是,剩余的三十二具死亡的傀儡,会全部死而复生,并且恢复到巅峰状态!

那么如此一反一复,付出的代价又是什么?答案很简单,付出的只是一只在人看来低端的、无用的、战力可笑的傀儡的性命……

想通一切之后,邢烈终于明白了周翔的可怕之处,但邢烈的面色却没有丝毫变化,这让一直想通过面色间的变化揣摩出邢烈心思的周翔,也不由心生失望。

“周翔,你这一番为自己的造势,接下来是不是就想开出条件,让我付出某些代价,从而避免咱们之间交手的可能?”

邢烈突然说出这么一句,尽管从当前处境来看,邢烈处处都显得极为被动,但这句话还是让周翔的傀儡面色微微一变,接着神情一缓,叹了口气。

“邢烈,就算你的个人战力和傀儡战力都很强,但我觉得你必须要认清形势,如果咱们交手,或许凭借我这些变异生物傀儡的战力,一时间无法将你拿下,但如果我硬要拖延时间,你又能怎样?毕竟你的身体经过辐射后,只会愈发恶化,而我却不同,通过祭献傀儡生命,就算是死亡后都能重获新生,这区区辐射,又岂会对我造成影响?”

周翔一口气说完,顿了顿,放缓语气继续说道:“你是个聪明人,想必也应该知道我和你说这些,并不是为了拖延时间,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咱们合作把外面那道闸门给放下来,这样就能阻断辐射的蔓延,也就意味着完成了主线任务,到时候你立即离开本次任务世界,回返高校。”

周翔傀儡的语气到了最后,已经带着不容讨价还价的强硬。

说完,他的目光紧紧盯着邢烈,等待他足可以影响到接下来事态发展的答复。</p>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