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傀儡之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周翔……”

邢烈口中咀嚼这个名字,忽然扯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喃喃道:“好算计,真是好算计!”

说话的同时,邢烈抬起一只手,骨质利爪缓缓生长出来,他的目光就这么平静的看着,或者可以说是欣赏着发生在自己手指尖端的变化。【精-彩-东-方-文-学M手打】

接着邢烈的目光从这只手挪到周翔的傀儡身上:“我知道,你这并不是在和我拖延时间,就算是我出手,也没办法阻止你把这里三十只变异生物全部转化成傀儡。”

“哼,你知道最好,究竟该怎样选择,你就给个痛快话吧,我相信你是明智的。”

邢烈像是根本没听见周翔所说一样,自顾自的道:“就如我先前所说,你一定是触发了某些隐藏任务,不然如果换做寻常的任务世界,当完成主线任务后,高校会限制学员在一定时间内回返,不然就被强制传送回到高校,可是你提出的要求,却是在完成主线任务后,让我先行离开,也就是说,你知道在没完成,或是放弃这个隐藏任务之前,至少可以可以留在任务世界一段时间,我说的没错吧。”

尽管周翔傀儡的在面色上极力隐藏,可还是被邢烈捕捉到他神情中的几分不自然。

“如果把我支离任务世界,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再毫无后顾之忧的把这里的变异生物全部收为己用,只要能把这些傀儡带回到恐慌高校,再加以培养,估计到时候在初级班范畴内的任务世界,都可以横行无忌了,毕竟那时候的你,近乎相当于拥有了数十条性命,想想还真是够可怕的!”

邢烈的话让周翔傀儡的面色沉了下来,他有种感觉,这个就算到现在看起来还是一脸平静的家伙,恐怕没那么好糊弄。

在周翔看来,其实邢烈说的没错,这次任务世界对他来说,简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五十只身体基因近乎相同的生物,这可是五十只啊!

如果不是这些变异生物,要操控转化五十只寻常的傀儡,恐怕就是连续几个月下来,都别想能完成,可是这些变异生物却不同,周翔有把握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内,将所有的五十只变异生物全部变成自己的傀儡!

就如邢烈所说,只要把这些傀儡全部带回高校,到时候再花费人力和财力,想办法得到一两具实力强横的傀儡,这样一来,作为主要战力的傀儡,就几乎等同于拥有了数十条性命,想想这种能力还真是足以在初级班范畴内的任务世界所向披靡,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但要做到这一步,却有个先决条件,那就是解决掉邢烈这个麻烦,或是杀掉他,或是让他主动离开这次任务世界,不然有他存在,指不定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

况且对于邢烈这样的劲敌,就算今天暂时放他离开,也可以在下次的月考世界,对他展开追杀!

周翔面色变幻不定,最终语气不善的说道:“那你的意思是非要和我作对不可?”

邢烈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笑话,笑了几声:“我和你作对?我觉得你搞错了,是咱们彼此把对方当成了后患,而且就算我选择离开,事后你也会对我展开报复,不是吗?”

周翔顿时无言以对,他本想为自己辩解,可是面对邢烈那嘴角勾起的戏谑笑意,以及那平淡的眼神,他知道,就算再怎么装作无辜的辩解,也无法让眼前这个家伙信服。

“我这个人不喜欢麻烦,不喜欢与人交恶,但更不喜欢为自己留下后患,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永久的留在这里。”

邢烈的这句话,就像是拉开了遮挡在这片区域内的一片帷幕,最后一个话音落下的同时,邢烈一挥手,再次召唤出一只血灵,同时八臂魔猿和寄生水母都已经冲向周翔的傀儡。

周翔见邢烈随着召唤出这一只血灵,面色再次变得白了几分,再联想这段时间邢烈面部颜色的变换,突然忍不住脱口吼道:“好你个邢烈,和我说了这么多,原来拖延时间的不是我,而是你!”

周翔也算是傀儡大家,见到邢烈召唤出血灵,并且让血灵吸食他的鲜血,再通过一个造型精美的棺材把件放出一口大缸,尤其是当隐约瞥见缸中物体后,顿时明白了前因后果。

起初见到邢烈时,他的面色还是有些苍白,看得出来,应该是失血过多造成的,只不过在随着时间的推移,邢烈的面色也变得愈发红润,这种变化起初并没能引起周翔的重视。

可是现在却明白了,原来邢烈是在和自己拖延时间,来恢复身体状态,当身体状态恢复的差不多时,这才撕破脸皮,通过消耗自身鲜血的方式,来达成对缸中傀儡的操控。

邢烈冷峻的脸上勾起一丝笑容,并没否认周翔的话。

的确,由于先前通过静脉注射巫医心血的方式,邢烈失血过多的身体也在快速恢复,只不过就算巫医心血的效果再怎么出色,也需要一个恢复过程,既然周翔愿意浪费时间进行蛊惑,邢烈也乐得和他这么耗下去。

只不过到现在他才发现其中端倪,未免也太晚了,邢烈当召唤出血灵,并且让其吸满鲜血后,身体还是处在一个不错的状态,足以应付接下来的战斗。

摆在身前那口大缸中的生物,自然就是厉鬼蝮蛇了,自从得到这具傀儡之后,邢烈总觉得使用起来有些不随心意,换句话说,厉鬼蝮蛇的地位相对而言,还是有些尴尬。

论攻击能力,无法和寄生水母以及八臂魔猿相比,论扰敌能力,虽然行动足够灵巧,可却被无法移动这一点所限。

就像是寄生水母,它的攻击方式是通过口器对敌人进行抽打或是撕咬,攻击能力毋庸置疑,可如果失去了行动能力,只能站桩式的进行攻击,那么价值也将大打折扣,那样的话,或许在邢烈这里,寄生水母的出境频率也将大幅降低。

但之所以邢烈现在将厉鬼蝮蛇给搬上台面,正是因为当前所面对的这些变异生物,让邢烈觉得或许用厉鬼蝮蛇来对付它们,是最佳的选择!

毕竟厉鬼蝮蛇的真正价值体现在抗打击能力上,它属于灵异之体,任何非能量性质的攻击,对它而言根本无效。

而这些变异生物,归根结底也只能算是最普通的动物变异而来,根本无法使用能量性质的攻击,也正是因此,说厉鬼蝮蛇是周翔这些傀儡的克星,也毫不为过!

当血灵对厉鬼蝮蛇进行附体之后,落在周翔傀儡眼中,那口大缸中的恐怖生物突然探出一颗吓人到极点的头颅。

这是一颗披头散发的女人头,一张脸白里透青,近尺长的舌头吐出,一双眼睛已经没有了眼瞳,只剩下眼白的眼球,像是被灌注了大量的水,慎人的流了下来。

见到厉鬼蝮蛇的瞬间,饶是经历多次任务世界洗礼的周翔,也不由面现惊恐之色,甚至还退后了两步。

“如果我的这一具傀儡,让周翔学长的恐惧值得到了提升,那我可真是要说抱歉了。”

邢烈口中虽然这样说,可是身体已经随同寄生水母与八臂魔猿之后扑了上去,而且一手还提着盛放厉鬼蝮蛇的那口大缸。

“邢烈,这是你自己找死,我也希望稍后辐射发作直到熬不住的程度时,你别跪下来求我放你离开!”

邢烈知道周翔的话还是想威胁自己离开本次任务世界,可是不提放任周翔这个巨大的潜在威胁活着回返高校,就算是因为隐藏主线任务,也都绝对有必要拼这一把!

周翔的那些彼此勾肩搭背在一起的野兽傀儡,在邢烈协同傀儡冲过来的第一时间,就被周翔操控着做出了反应,以数量的优势,呈合围之势,将邢烈和他的几具傀儡给围了起来。

邢烈放下提在手中的大缸,操控其中的厉鬼蝮蛇游走出来,迅速的围着自己一方盘绕数周,通过厉鬼蝮蛇的身躯,在周围形成防护壁障。

这些野兽傀儡扑上来疯狂围攻厉鬼蝮蛇的身躯,只不过对于拥有灵异之体的身躯,任何非能量形式的攻击落在上面,都只是如同泥牛入海,顷刻间就将全部的力道给化为无形。

厉鬼蝮蛇护住邢烈等人的身躯时而被邢烈操控着从某处露出一片缺口,这时,寄生水母会将自身口器从缺口中探出去,在傀儡兽群中胡乱搅动,八臂魔猿也会将粗壮的手臂伸出去将一只只野兽傀儡撕扯得四分五裂。

单论攻击能力而言,邢烈相比寄生水母和八臂魔猿,也差不到哪去,一双虎爪同样在不断收割野兽傀儡的性命。

或许以当前场面来看,这些野兽傀儡对上邢烈和他的傀儡,虽然在数量上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可无论怎么看,都是一群乌合之众。

邢烈使用这种近乎密不透风的防御,似乎显得有些小题大做,但以他缜密的心思,自然不会因为大意,而不将周翔这些傀儡能够死而复生的特性考虑在其中。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