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傀儡师传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想要对付周翔那以命搏命的恐怖杀招,厉鬼蝮蛇简直是他最大的克星。

邢烈控制厉鬼蝮蛇快速的游走过去,灵敏的身躯,很轻易的在野兽傀儡群中穿行而过,来到周翔的身前,围着他盘绕起来。

不过是眨眼的工夫,厉鬼蝮蛇就已经把周翔给包裹得如同粽子般。

周翔的举动也并没出乎邢烈的意料,立即控制所有的傀儡开始攻击厉鬼蝮蛇,就如同先前厉鬼蝮蛇当做防护壁障,护住邢烈他们时的样子,只不过这次厉鬼蝮蛇所包裹的,却是换成了周翔。

或许这种方法有些愚蠢,毕竟先前三十多只傀儡齐齐对厉鬼蝮蛇发起攻击,一时间也无法攻破防御,但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邢烈和另外两具傀儡自然不会充当摆设,经过这段时间,在虎躯黑化第二阶段,以及巫医心血的强大作用之下,邢烈的体力已经恢复到巅峰时期的三分之一,而且被震伤的脏腑,以及骨裂之处,也基本恢复的差不多了,再次拥有了一战之力。

眼下只要能把蒋书豪这具傀儡之身的最后杀招给控制住,就不必再担心受到任何威胁。

邢烈一挥手,八臂魔猿和寄生水母两具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傀儡缓缓软到下去,两只色泽已经重新变得近乎透明的血灵飘飞出来,落在邢烈卷起衣袖的两条手臂上,贪婪的大口大口的吸食着鲜血,当血灵通体色泽稍稍改变之后,邢烈立即控制着意犹未尽的两只血灵停止吸取鲜血,重新对两具傀儡完成了附体。

血灵经过少许鲜血的补充,让两具傀儡的体力都恢复到三分之一左右,同样具备了再战之力,如果让那近乎无底洞般的血灵不受限制的吸取鲜血,就算能让两只傀儡的体力恢复到巅峰状态,但邢烈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造成生命危险。

八臂魔猿和寄生水母投身到战圈中去,大肆收割着周围野兽傀儡的性命,就连笨拙的变异黑熊傀儡,此时也并没置身事外,挪动庞大的身躯,疯狂的挥扫双臂。

(本章未完,请翻页)变异黑熊由于体型庞大的关系,挥动双臂时攻击范围极广,只是由于笨拙,速度过于缓慢,无法对这些野兽傀儡造成实质的伤害,但却可以将它们如同玩具般拨弄来拨弄去,倒是能够防止这些野兽傀儡聚集起来造成更多的麻烦。

周翔早就知道厉鬼蝮蛇属于灵异生物,此时被它如同包粽子般牢牢裹住,就算再次施展杀招也是无济于事,而且施展杀招,还需要满足被外力进行打击的条件,很显然以邢烈的精明,不会看不透这一点,自然不会对自己发起攻击。

况且身体被灵异生物缠绕起来,就连通过控制自己的傀儡来击打身体,让冰凌激射出去,都无法做到,手握足以威胁到敌人的杀招,可却无法施展出去,或许再没有比这更悲催的事了。

无奈之下的周翔,只能继续通过一次次的祭献傀儡的生命,来让仅剩余的傀儡一次次的复生,毕竟他无法接受所有的傀儡全部死在这里的结局,那也意味着他的本体也将真正死亡。

当所有的野兽傀儡全部被祭献过生命之后,也意味着这些生物留存在世间的最后一丝痕迹也被抹去了,再也没有复活的可能,在场的傀儡,也只剩下蒋书豪、短发女人,以及周翔的本体三个。

“邢烈,住手,住手啊!”周翔本体看邢烈目光平静中带着一丝冷意,并且操控着寄生水母向他走来,不由扯着嗓子喊道,只不过由于被变异黑熊的一只大手抓在喉咙上,声音也变得异常沉闷嘶哑。

邢烈皱了下眉头,似乎对这种类似于公鸭嗓的声音颇为反感,挥手间,寄生水母的一条口器便穿透了周翔本体的头颅。

并没有血腥钥匙掉落,这一幕邢烈已经见识过很多次了,从最初在工作区的时候,徐莽将周翔的本体斩首,同样没有钥匙掉落,邢烈就明白了,这是因为他的傀儡还没死绝。

接着寄生水母转向被变异黑熊另一支手牢牢抓住,同样动弹不得的短发女人。

“邢烈,我已经栽在你手上了,放我离

(本章未完,请翻页)开吧,我答应你,立即完成主线任务并且离开任务世界,以后咱们完全可以共同进退,看在同为高校学员的份上,不要把我逼上绝路啊!”

这番话从短发女人口中说出,声音还是一如从前那般分辨不出男女。

“很抱歉,你的理由没办法说动我。”

邢烈话音落下的同时,寄生水母的一条口器同样洞穿了短发女人的头颅。

红芒闪烁,短发女人和周翔本体的头颅上被刺出的血洞快速愈合,再次恢复了生命迹象,这是以祭献蒋书豪这具傀儡之身的生命为代价,换来的结果。

“邢烈,现在我也只剩下一具本体,以及一具傀儡,只要你能放过我,我愿意奉你为主,十天后就要开始新一轮的月考了,到时候有我的帮助,一定能让你在月考世界呼风唤雨!”

周翔并没放弃,急忙用本体出言求饶,其实选择祭献蒋书豪这具傀儡之身的生命,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如果不这样做的话,被邢烈率先出手解决掉最后一具傀儡,那么就连一丁点争取活命的机会也都将失去。

“呵呵,甘愿当我的仆人?”邢烈嗤笑道:“算了吧,对我而言,最忠诚的,莫过于无心的傀儡。”

噗嗤!

又是一声闷响,寄生水母的这条口器又一次刺穿了短发女人的头颅。

最后一道红芒闪过,周翔选择祭献了自身本体的生命,让短发女人这具傀儡之身再度复生,此时的周翔也终于认清了现实,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如果还是无法打动邢烈,那么自己也将彻底死亡,那是他无法接受的。

“邢烈,只要你肯放我离开这次任务世界,我就告诉你一个关于傀儡师传承的秘密,而且这个秘密,在这次的任务世界里就能揭晓,对我们傀儡师而言,绝不容错过!”

“传承?”邢烈正要控制寄生水母动手把周翔彻底解决,可是听他这样说,反倒勾起了一丝兴趣。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