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无懈可击的生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看过最终的隐藏主线交代出的任务信息,邢烈感到有些吃惊,原以为要击杀本世界终极boss的话,任务难度估计能达到2级,可结果竟然高达3级!

3级任务难度其实并不少见,单就是拿到开启暗门的钥匙,并且抵达地下实验室的尽头,也就是目前所在的地方,这一系列任务难度就已经达到了3级,所以看起来最终的任务难度系数能达到3级,也并不会让人感觉不妥。

可是邢烈考虑的却很全面,隐藏主线2和3在难度系数上完全相同,可性质上却存在着本质的差别。

毕竟任务2比较繁琐,涉及到的变数很多,可是隐藏主线3的目的,就仅仅是击杀一只生物。

可以肯定的是,隐藏主线3,是取消了繁琐的过程,只是大幅加强了击杀终极boss的难度,几乎可以预见,接下来的一战,一定会非常艰难。

但也没办法,既然走到这一步了,无论拦在前方的是什么,也都要硬着头皮去面对。

邢烈眼中的凝重之色只是一闪而过,紧接着就恢复正常,或许还沉睡在培养皿内的终极boss很可怕,但这根本无法吓退邢烈,甚至无法构成丝毫心里压迫。

变异黑熊笨拙的迈步上前,被邢烈控制着一巴掌就把这台培养皿给拍得四分五裂,就像破碎的灌了水的气球,里面大量的墨绿色营养液顿时狂/泄而出。

孕养在其中的生物也并没能幸免,被大量粘稠的营养液给冲了出来,终于让邢烈首次亲眼目睹了这家伙的真容。

原本先前那惊鸿一瞥,还以为像是水母般的生物,可现在看起来,只是一只通体半透明状的蜥蜴,大小和鳄鱼近似,看起来十分剔透。

无法透过体表看到这只生物的内脏,仿佛其体内全部由如水般的物质构成,不过倒是有一团暗红色的并不固定的东西,说是心脏又不像,倒像是一团不知名的能量体。

很显然,这个家伙,就是本次任务世界的终极boss了。

当这条通体半透明的蜥蜴被营养液给冲出来之后,似乎还有些懵懂,晕晕乎乎的站起身,甚至由于没站稳,险些踉跄着摔倒,显得有些滑稽,仅仅通过外在形象来看,无法和凶名昭著的终极boss联想到一起。

这只生物睁开一双带有几分迷茫之色的血色双眼,四下打量一番,最终将目光落在邢烈和他的这些傀儡身上。

只是被这只生物扫过那么一眼,邢烈突然生出一阵心悸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陌生,正是野兽感知带来的预警。

仅仅是一个眼神,便能让达到这样的效果,这是邢烈没想到的,不过也难怪,这条和寻常鳄鱼差不多大的生物,在体型上看起来虽然不是很夸张,但毕竟身为本次任务世界的终极boss,拥有强大的实力这是最基本的,完全在意料之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条通体半透明的蜥蜴,眼神透露出几分迷惑之色,吐着同样如同玻璃制品般透明的长信,目光也落在看起来像是威胁最大的变异黑熊身上。

逐渐的,它看向变异黑熊的眼神发生了变化,先前的迷惑之色已经尽数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暴戾和嗜血,那种疯狂的眼神,简直就像是穷凶极恶之辈的专属。

与此同时,这家伙体内的些许红色能量体一阵动荡,接着身体毫无征兆的弹射而出,刹那间就到了变异黑熊近前,顿时将那高达五米的身体重重的扑倒在地。

虽然双方在体型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异,可怪异的是,这一幕带给人的感觉,就像一个壮年男人轻轻推在一只尚未满月的小猫小狗身上一样,当然,其中这条蜥蜴所扮演的角色,自然就是壮年男人,反而强壮的不像话的变异黑熊,则是扮演孱弱的小猫小狗,这显得极为讽刺。

一阵令人齿根发麻的撕咬和咀嚼声传出,鲜血在变异黑熊身上止不住的喷涌而出,仅仅是一个照面,不仅被这条怪异的蜥蜴给扑倒,更是险些被它给生生咬断整个脖子。

邢烈反应也不算慢,在吃惊于这条怪异的蜥蜴竟然拥有如此强悍的攻击能力的同时,立即控制寄生水母用一条攻击能力十分强悍的口器抽打上去。

通过外在形象来分析的话,这条通体半透明的蜥蜴,也就是本次任务世界的终极boss,其特性应该和先前在曼妙雨林解决掉的那只变异蜘蛛十分近似。

双方都拥有近乎透明的身躯,尤其是眼前这条怪异的蜥蜴,整个身体表皮就好像附着一层薄薄的粘膜,给人的感觉像是用手指轻轻那么一戳,就能留下一个窟窿,由此可以想象,身体的抗打击能力应该不会强到哪去,只要寄生水母的这一击能够命中,也许立即就能见到成效。

啪的一声脆响,邢烈愣住了,紧接着心中一喜,没想到这条爬虫根本没想去躲避寄生水母这威力极强的一击,用身体硬生生的承受下来。

可是很快,邢烈表现出来的惊喜,就完全被惊愕取代,蜥蜴那惹人堪忧的半透明状身体,在这大力一击抽打之下,竟还安然无恙,甚至就连一丝痕迹都没能留在体表上,只是体内近乎如水般的物质发生了一些波动,连带着体内那一团暗红色的不明能量物质,也如同一簇火苗般摇曳一番。

寄生水母的这一记抽打,似乎让时间都变得停滞下来,那条怪异的蜥蜴停止了对变异黑熊的撕咬,一点点,一点点的转过头,那双血红的小眼睛牢牢盯在寄生水母身上,像是在表达一种气愤的情绪。

突然,蜥蜴身体一虚,这是高速移动时带给人视觉上的记忆影像,在邢烈根本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之前,寄生水母的身体就已经被撞飞出去,同时那条先前抽打在对方身上的口器还没来得急收回去,就被蜥张开那布满细密利齿的嘴,一口咬断。

寄生水母作为邢烈的傀儡,它的口器究竟有多强韧,估计没人比

(本章未完,请翻页)他更清楚,可还是如此轻易的就像手指饼干一样被咬断,让邢烈丝毫都不怀疑这一口如果咬在自己喉咙上,结果又会怎样。

寄生水母被撞飞出去,蜥蜴并没乘胜追击,而是折返身躯,扑向距离最近的1号八臂魔猿,咔嚓咔嚓几口下去,八臂魔猿那粗壮的手臂竟然断掉两根。

此时这只奇怪的蜥蜴所表现出来的无懈可击,根本不是邢烈这些傀儡能够与之匹敌的,双方的实力完全不站在一个层面上。

“不可能,就算是三级难度下的boss级生物,也不至于达到无懈可击的地步,一定有难以发现的破绽!”

邢烈皱起眉头,丝毫都不气馁,将精神力集中到眼睛周围,顿时开启了白眼。

蜥蜴的速度太快,以至于邢烈的肉眼都有些难以捕捉其行动轨迹,而且要分析出它的弱点所在,也只能依靠辅助类的神技‘白眼’了。

邢烈向后退了几步,将战场完全交给他的这些傀儡,在没摸清对方破绽之前,贸然加入战圈的行为,实属不智。

接下来就是邢烈的这些傀儡,和这只通体近乎透明的蜥蜴交战的一番场景,说是双方在交战,倒不如说是蜥蜴在单方面的对这些傀儡进行摧残。

论速度,八臂魔猿的确很快,邢烈也无法与其相比,可是在这只蜥蜴面前,八臂魔猿的速度简直可笑,就像是笨拙的大象去踩灵活的老鼠,看起来让人感觉十分失望。

论抗打击能力,八臂魔猿的巴掌和寄生水母的口器,就算拍在和抽打在蜥蜴的身上,也无法造成任何实质的伤害。

论攻击能力,只要被蜥蜴的那张布满利齿的大嘴咬在身上,那就逃不出血肉横飞的场景。

速度快到肉眼难以捕捉、攻击强到无法防御、抗打击能力更是让它无法收到丝毫伤害,面对如此一只无懈可击的生物,就是邢烈,也不由感到一阵阵疲惫感涌上心头,这种无力,就仿佛化成一桶冰水,可以将任何敌手的战意完全浇灭。

邢烈并不甘心,不断的把精神力投入到白眼中去,这让呈现在眼中的新世界,变得更加清晰明朗,任何能量体的变换和动向,都无法逃脱那一双白眼的凝视。

随着投入精神力的不断增强,白眼的效果也在不断加强,终于,邢烈发现了一丝端倪,顺着发现仔细观摩,终究还是让邢烈真正了解到这只蜥蜴的特性,或者说是看穿了它的破绽所在。

这只蜥蜴直到现在,表现出来的就是无懈可击,根本毫无破绽可言,可是在邢烈看穿一切事物的真相之后,也可以说,这只蜥蜴全身都是破绽!

十分矛盾的说法,不过邢烈对这番猜测却非常笃定,之所以这只蜥蜴表现的如此无懈可击,究其根源,就在其体内那如同心脏般的暗红色能量体。

如果加上傀儡师传承中提到的‘基因重组’,就更能解释得通了!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