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难以自持的张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当第49件拍品以流拍的结局被身材高挑服务人员取下去之后,立即就有另一名服务人员用托盘呈上来一件被红布盖着的东西。

通过托盘内物品的轮廓,不禁让人猜疑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还要故作神秘的在拍品清单中隐藏全部信息。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令人感到不满的神秘感,反倒引起了许多人的关注,就连中级班绰号解剖者的张浩,也挑起眼皮,看向摆放在黄易身前桌案上的托盘。

如果仔细去看的话,也许有人会察觉到邢烈此时的呼吸变得略显粗重,因为经过先前白雅清投递过来的一个眼神,让邢烈已经能够肯定,此时托盘中的神秘物品,就是自己的狮王面巾!

邢烈小声和朱子傲说了句话,然后悄然遁出人群,此时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拍卖台上,自然不会在意是否少了邢烈这么一个初级班的学员……

“我说黄易,你们这拍卖会也真是奇葩,为什么要出现可以隐匿物品信息的规矩?这不是明摆着吊人胃口嘛!”

下方有人按耐不住,大声嚷嚷道。

黄易温言笑道:“这位朋友说得有道理,其实我个人也不希望故作这种神秘,不仅是你们不了解这件拍品的信息,甚至就连作为拍卖师的我,也不知道这红布下盖着的究竟是什么东西,不过这是拍卖会的规矩,每个商家都有一次隐匿某件物品信息的权利,不过话说回来,这样反倒能给拍卖会增添一些神秘色彩,让大家心里都存了一份期待不是吗!”

说完,黄易轻轻撩开托盘上盖着的红布一角,紧接着他面色一变,当再次抬起头来时,目光似是无意间瞥过张浩这边,然后表情变得怪异起来,时而苦笑着连连摇头,时而露出激动的神色,时而目光瞥过张浩这边时,甚至还会带有几分……怜悯!

“喂,我说黄易,你就别继续吊大家胃口了,在这么下去,竞拍的人估计都要走光了。”

“是啊,抓紧时间吧,争取今天尽可能的多拍一些物品。”

下方此起彼伏的议论声和吵嚷声,并没能影响到黄易丝毫,也并没让他迫于压力直接撩开红布。

“好,我就满足大家的要求,不过在为大家揭晓这件物品的信息之前,容我再卖最后一个关子,这个东西,之前在拍卖会上出现过类似的物品,还有,它的价值很高,也许会达到目前为止最高的成交价格,大家心里有个准备吧!”

黄易最后一个音节落下之后,猛地一把撩开托盘上的红布,一块平铺在托盘上的面巾,出现在所有竞拍者的视线之中。

张浩那原本平淡的一张脸,在面巾完全展露出来的瞬间彻底僵化,他的瞳孔猛地扩张,嘴也逐渐张了起来。

如果此时的邢烈见到张浩表情上的变化,估计压在心底的一块大石也终于能落地了。

邢烈因为离开,虽然看不到流露在张浩脸上的表情,可朱子傲那双贼溜溜的眼睛,却不时的朝着张浩这边张望,似乎是经过邢烈授意似得。

(本章未完,请翻页)通过张浩表情上的变化来看,有很大的可能性,张浩本身就拥有的那件猛兽套装部件,就是熊王手套,不然当认出狮王面巾后,也不会出现如此夸张的表现。

很显然,第50件拍品一经出现,甚至不用等后方荧屏放出属性,张浩就已经肯定了这就是先前还被自己暗下决心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要收入囊中的狮王面巾!

黄易简直吊足了胃口,不过他很会掌握分寸,就在不满的声音即将要再次升温时,经过他的授意,后方荧幕上终于显现出托盘内物品的具体信息。

:力量10、体质-3、敏捷-3、精神-3

特效,兽血沸腾:进行普通攻击时,有10%几率燃烧自身50%的体力,临时提高力量属性20%,持续时间10秒,每三分钟最多触发一次。

套装部件:狮王面巾、虎王披风、熊王手套。

套装属性:穿戴兽王2件、3件套,触发特效兽血沸腾技能等级1、2;属性中的减益数值降低%

装备评价:c

战力评估:20

任谁也没想到这个面巾,竟然就是和虎王披风能够组成一套的狮王面巾!下方所有人都生出一个念头,难怪黄易说之前在拍卖会上出现过类似的物品,还说很可能它的成交价格会很高,甚至在看向张浩的眼神中,还带有几分怜悯。

现在想必能够预见即将发生的一幕,如果早就知道这场拍卖会上除了虎王披风之外还有另一件兽王套装,那么虎王披风的价格,断然不可能只达到5000点恐慌积分。

通过张浩胸牌上的数字,可以看到他还有五万多点恐慌积分,这个痛宰肥羊的机会,估计很多人都不会放过,毕竟虎王披风是被他十壕气的夺到手,如果能通过接下来的拍卖环节,把这狮王面巾给抢到手里,事后再开出高价卖给他,这一转手,很有可能会赚到一笔不菲的收入。

“这件狮王面巾由清雅居代为拍卖,底价1000点恐慌积分,每次加价不能低于100,现在大家可以出价了。”

这次黄易甚至都没去对狮王面巾多做介绍,毕竟先前的虎王披风,就是最好的广告。

就当黄易报出这狮王面巾是由清雅居代为拍卖的消息后,台上就坐的杨二豁然起身,一脸难以置信的瞪向手中正捧着小本进行某些操作白雅清,良久之后,才近乎一字一顿的沉声说道:“白雅清,你敢算计我!”

没错,如果到现在杨二还稀里糊涂的不明事情真相,那他也就不配混到如今在高校黑市开设商铺的份上了。

明摆着白雅清故意隐藏狮王面巾的全部信息,就是在故意针对自己,她一定是通过某些渠道探知到自己将要在拍卖会上将虎王披风脱手,如果她并不隐藏狮王面巾的信息,也许自己的虎王披风最终成交价格还要高出许多,可正是经过她白雅清的算计,反倒让拥有同样价值的虎王披风当了陪衬,这也让两件装备在最终成交价格之间,相隔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一道巨大的鸿沟。

白雅清收起小本,对杨二怒火中烧的指责,回以平淡的一笑:“杨老板难道没听过兵不厌诈这句话吗?很抱歉,让你的虎王披风给我这个花瓶的狮王面巾当了陪衬。”

白雅清口中的‘花瓶’两个字咬得很重,这也算是她和杨二接触以来,第一次展开回击,而且这次回击,效果也是出奇的好,通过此时杨二那近乎能杀人的目光,就能看到其中的成效。

对狮王面巾的拍卖正式开始了,和正常的拍卖程序差不多,立即就有人开始报价,经过两三分钟的出价,也只是让狮王面巾的价格提升到两千多点恐慌积分。

张浩收敛急切的神情,举起手中号牌大声说道:“我出五千!不过在这里我要把话给挑明,这件狮王面巾,我张浩同样是志在必得,如果有人参与竞价,我也会一争到底,但对于这样恶意让我无故浪费大量积分的人,最终结果会如何,相信也不用我说得过于明白!”

张浩的话已经说得非常直白了,意思也十分浅显,他本来就拍到了虎王披风,对于套装中的另外一件,没可能会放手,如果有人参与竞价,最终结果非但无法得到这件狮王面巾,反倒还会被他张浩记恨于心。

张浩的声音落下后,场中顿时变得安静许多,尽管同样有些来自中级班的学员,而且其中有些人还露出不屑之色,但却没人去找张浩讨这门晦气,不是因为惧怕,而是张浩的话也有道理,他既然肯不计后果的去争抢这件狮王面巾,那么任何竞价,也都变得没有任何意义,况且就算得到狮王面巾,张浩会考虑出售虎王披风吗?

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头,也没人去计较张浩此时展露出来的霸道。

张浩报过价钱后,场中竟然没有人再次举牌,这一幕就连张浩本身都没想到,难不成自己能如此轻易的就把这最后一件兽王套装部件也给收入囊中?

可是这一念头刚一生出,就被张浩自己给否定了,就算别人不来竞价,难道邢烈也能老老实实的眼看着自己完成这笔交易而无动于衷吗?

念及于此,张浩不由朝着邢烈所在的方向望去,可是接着他一愣,并没见到邢烈的身影。

略微疑惑之后,就是难以抑制的狂喜,难不成是邢烈知难而退,知道就算是竞价,也没有任何作用,郁闷使然,索性离开了黑市?

接下来这件狮王披风如此重要,张浩不信邢烈会在这个时候随便去闲逛,估计离开的可能性会很大。

眼下场面发展到这种地步,竟然没人去竞价,这也完全超出了黄易的预料,但没办法,如果可能的话,他还真想通过自己竞价的方式来带动起周围的气氛,可奈何自己的财力审核就只有五千点。

没办法,只能再次确认是否有人出价了。

黄易正要出言询问,突然目光如电般射向其中一个方向,就见那里一个移动中的号牌被举了起来。

“90号,是邢烈,邢烈出价5100点恐慌积分,还有没有人高出这一价格?”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