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神秘的报价者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提升剑齿虎血统到突破评价等级,邢烈总共花费了八千点恐慌积分,虽然还有诸如鬼步、白眼等非常实用的技能需要去强化,但剩下的这八千余点恐慌积分邢烈暂时是不打算动了,毕竟拍卖会要持续到后天,谁也说不准是否会在一个出其不意的时刻,突然蹦出来一件让人心动的拍品。

次日一早邢烈就抵达拍卖会,见今天参拍者的数量非但没有减少,反倒明显比昨天多出来许多,这让他心中对白雅清这个女人的评价也就更高了几分。

今天朱子傲并没来,拍卖清单上列出的所有拍品似乎对他而言作用都不大,或者说,是对下次月考没什么帮助,于是就打算将剩余的两千多点恐慌积分用来强化技能,以及通过提升技能伤害下限的印记对烈焰图腾进行附魔,总之就是想方设法的提升自身实力,也好在下次月考之后,不至于落得被高校抹杀的结局。

对了,朱子傲成功拍下烈焰图腾后,身上也只剩下一千多点恐慌积分,之所以说他打算用两千多点恐慌积分来强化自身,这其中当然是因为邢烈的关系。

朱子傲身为邢烈的助教,邢烈每次通过花费恐慌积分来强化技能,他都能从中得到10%的分红,那么邢烈在第一天拍卖会结束后,直接用掉了大概一万五千点恐慌积分,所以朱子傲也就从中得到1500点左右的好处。

这就是身为助教的一条生财之路,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邢烈绝对算得上是朱子傲的一颗摇钱树。

虽然朱子傲得到的分红和邢烈之间并不存在任何利益冲突,得到的积分,完全是由高校来进行支付,但邢烈还是不免会感到眼红,甚至不止一次的想起关琳琳那丫头,自己身为她的助教,还真希望她能争点气,让自己也大肆的不劳而获一番。

邢烈通过查看拍卖清单,发现也没什么特别感兴趣的东西,如果不是第20件拍品就是属于自己的猛兽套装,估计早就转身离开了,毕竟像拍卖会这种嘈杂的环境,邢烈本身也不是很喜欢。

经过一番算得上是漫长的等待,就在临近晌午时,终于轮到久违的第20件拍品。

猛兽套装的五个部件,分别被五个身材高挑的女性服务人员用托盘呈到拍卖台上。

当猛兽套装出现的刹那,原本寂静的场面顿时如同沸水般嘈杂起来,各种谈论声此起彼伏,听话音都是围绕猛兽套装在进行议论。

沉寂了近乎整个上午的氛围,一下子就活络起来,这让作为拍卖师的黄易也表露出应有的激动。

“呵呵,想必大家和黄某人一样,对这件猛兽套装期待已久,说实话,来到恐慌高校之后,类似的拍卖会黄某人总共主持过三场,可像这样一次性出现整套套装,却还是头一次。”

黄易说的这些,虽然像是废话,但邢烈知道,以黄易的专业程度,当然不会平白扯这些没用的,之所以还要多此一举,无非是为了抬高这件拍品的价值。

(本章未完,请翻页)“其实在黄某人看来,这里全部的五件猛兽套装,价值实在无法去估量,过多的我也不再深说,想必大家心里各自都有一番算计,好了,这套猛兽套装不单卖,整套底价3000点恐慌积分,每次加价不得低于100,感兴趣的朋友可不要错过这次机会!”

黄易的话到这里就结束了,他虽然很专业,但却没办法过多的阐述猛兽套装的重要性和价值,不然拉广告的嫌疑就太大了,不过相信他那言简意赅的一番话,还是能够引起不少人的重视。

黄易话音落下的瞬间,就有人举起了手中号牌,而且这个举牌的人,邢烈还无比熟悉,正是彼此间结怨已深,甚至到了不死不休地步的张浩。

“我对猛兽套装很感兴趣,先出价九千,希望认识我的朋友们能割爱相让,我张浩一定记诸位一份情。”

张浩的话说得听起来似乎很客气,可谁都知道这不过是逢场作戏,就算真没人和他竞争,以张浩那臭名昭彰的性格,事后也绝不会念丝毫的情分。

其实邢烈颇为感到意外,这第一个出价的,实在想不到竟然又是张浩这个冤大头,而且第一次就报出了9000点恐慌积分的高价。

看得出来,张浩对这猛兽套装也是十分看重,不然也不会一张嘴就开出这么高的价格,也许这样开价也是为了表露出这份志在必得的态度。

9000点恐慌积分的高价,如果不是通过拍卖会,而是把猛兽套装拆分开单独出售,估计每一件的价格都不会超过400点恐慌积分,聚集成套的话,估计能平均能价值六到七千,而张浩直接报出了九千,将这份不计花费的决心可谓是完全表露了出来。

张浩的态度,让邢烈眼中绽放出别样的神采,也许又有机会狠狠的坑这张浩第二次了!

而且彼此之间已经结下不可挽回的仇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注定日后会有面对面大打出手的机会,现在狮王面巾被张浩给拍走了,如果这套猛兽套装同样落入他的口袋,邢烈反倒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

事后如果彼此交手,恰好这个张浩死在自己手中的话,那么这些原本属于自己的东西,岂不是都要原封不动的回归到自己的口袋?

邢烈的如意算盘打得倒是不错,只是事态的进展最终是否能够如愿,那还是两说。

张浩在完成出价之后,目光越过人群望向邢烈,起初眼神中还带有几分警惕的味道,这也不难理解,毕竟前几次拍下的东西,邢烈都会横插一足,从而害的损失了大量的恐慌积分,这次要说张浩心里不担心,那绝对是骗人的。

只是当张浩的目光落在邢烈胸前佩戴的胸牌上时,眼中的那一丝警惕之色顿时变得烟消云散。

原来,张浩看到邢烈的胸牌上所记述的恐慌积分,只有八千多点,而这整套猛兽套装,已经被他出价达到九千,这也就说明了邢

(本章未完,请翻页)烈已经失去了竞价资格,足够让他把心放回到肚子里。

见张浩露出挑衅的笑容,邢烈同样一笑回之,这次本来就没打算去恶意竞价,不然先前也不会把一万五千多点恐慌积分投入到提升技能和血统上去。

猛兽套装和狮王面巾不同,狮王面巾只是一个单件,如果邢烈不去恶意竞价,很显然没人会为了得罪张浩,去办和邢烈同样的事情,而这猛兽套装的全部五个部件都已经齐全,无论是谁买到手,都能直接使用,所以邢烈并不担心会没人去竞价。

如果邢烈的真实想法,以及先前为狮王面巾恶意出价的原因都被张浩得知的话,保准能气得他吐血三升,只是邢烈和白雅清明显不会点破这一点,被蒙在鼓里的张浩也在洋洋得意的目光环视周围,似乎还真以为会没人和他竞争。

“我出一万点,很抱歉,我这里只剩下这么多恐慌积分了。”

有人出价了,张浩听闻这个报价,不由感到啼笑皆非,这个人倒是有意思,报价竟然把自己的老底都给报了出来,难不成真以为说上这么一句只剩下这些恐慌积分的话,就没人会和他竞争了?

张浩不屑的哼了声,嘴角勾起轻蔑的冷笑,抬眼朝着先前报价的人看去,同时缓缓举起手中号牌,张嘴就要报价。

这时张浩的脸也完全扭了过去,并且把先前报价的人的样子也完全收入眼底。

只是这一眼,让张浩的动作僵住了,刚刚张开嘴要报出的新价格,也胎死腹中。

而且不仅如此,邢烈能从张浩眼中察觉到那种无法掩饰的恐惧,简直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甚至他的双腿都在不受控制的打颤。

邢烈感到奇怪,目光从张浩身上移到先前报价者的身上,见这是一个身穿灰色运动服的男人,看起来应该不超过三十岁,一张脸白白净净,没有丁点胡茬,嘴角还噙着一丝笑容,给人十分温和的感觉。

这个男人的声音很好听,带有一些磁性的嗓音,饶是在这嘈杂的环境之中,也能够清晰的传遍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只是当邢烈目光真正落在对方身上后,同样表情也僵住了,倒不是因为这是个熟人,而是从这个带有和善笑容的男人身上,体会到一种别样的感觉,就好像对方身前横着一道无底沟堑。

那种感觉难以用语言来表述,如果实在要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强,强大到仿佛是一道不见底的深渊,站在他面前,竟然让人有种自己的生命不受掌控的感觉。

张浩和邢烈二人的表情完全凝固,作为一对仇敌,此时竟然都露出近乎相同的神情,看起来实在有些怪异。

“完了!”

邢烈的目光从身穿灰色运动装的男人身上移开,不禁摇头失笑起来,他知道,自己这套猛兽套装,恐怕要以一万点恐慌积分的低价,落入眼前这个男人的手中了。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