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进入梦境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所在任务世界:《猛鬼街》——你所在的榆树街23号正是当年弗莱迪被焚烧致死的火场旧址,心怀怨念的他如今化身成鬼王,从地狱中探出了那只金属魔爪。‘恐惧’是他的力量之源,‘绝望’是他的乐趣所在,但弗莱迪只能离开地狱三天时间,所以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你要做的很简单,就是活下去!

主线任务1:在三小时内必须进入到熟睡状态,去经历弗莱迪为你精心准备的第一场梦境,并在其中存活三十分钟。

任务难度3,完成奖励:属性3点、恐慌积分30点、个人声望300点。

进阶奖励:击杀当前梦境中的弗莱迪,获得奖励翻倍,额外增加月考得分。

任务失败惩罚:逐出本世界,并惩罚恐慌积分600点,积分不足抹杀!

三人面面相觑,显然小本上更新出的文字信息都是相同的,饶是邢烈和朱子傲先前再怎么讨论和分析,也没想到主线任务竟会给出这样的要求。

原以为只要保持住饱满的精神状态,让自己不至于陷入到梦境中去,这个鬼王弗莱迪就算再怎么可怕,也远达不到能威胁性命的地步。

可当主线任务更新出来的瞬间,邢烈和朱子傲的面色就变了,他们的阵脚完全被主线任务1给打乱,看来想不睡都不行。

但问题又出现了,在梦境中,弗莱迪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就像网游中开了无敌模式,n倍攻击、n倍防御、还能无限复生,这简直堪称无解,仅仅是任务需求的存活三十分钟,都觉得是一项难以完成的考验,更别说是要击杀弗莱迪了。

可是转念一想,又不会让人觉得奇怪,毕竟这是b级难度下的月考世界,在初级班范畴内,堪称最高难度系数,如果真如想象中那么简单,也不至于让大部分学员都闻之色变。

在这间空旷的客厅内,邢烈三人沉默了足有一分钟,邢烈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看不出丝毫内心中的想法,不过朱子傲和马洪二人,面色却已经变得异常苍白。

“邢烈,你怎么看?”良久,朱子傲终于打破沉寂,面色难看的问道,不是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不强,实在是本次月考关乎他的性命,容不得一丝环节上出现纰漏。

邢烈想了下,还是摇头说道:“线索太少了,根本想不到任何破局的方法,看来只能按照主线任务交代的去做了。”

“我说邢烈,咱没搞错吧!”朱子傲一脸吃惊的说道:“如果按照任务要求那样去睡觉,弗莱迪岂不是能轻易的进入到咱们的梦境里,或是把咱们给拉到他设置好的恶梦里去,把失去任何反抗之力的咱们用最残忍的方式杀掉?”

邢烈带有几分玩味的笑道:“不睡觉又能怎样?这次任务根本没有任何另辟蹊径的方法,选择只有两个,要么按照要求去做,要么放弃。”

朱子傲沉默了,其实邢烈说的道理他都懂,只是心里拗不过这道坎而已。

(本章未完,请翻页)“好了,咱们也不用想太多。”邢烈靠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一个打火机在手中把玩,语气平淡的说道:“高校不会给出必死之局,依照目前掌握的信息来推断的话,我觉得大概可以做出一些猜想。”

朱子傲和马洪都将目光落在邢烈脸上,悉心等待下文。

“任务世界的介绍信息中,出现了几个敏感词,我想这应该能作为一些线索,例如恐惧是弗莱迪的力量之源,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弗莱迪刚刚从地狱回到现实世界,本身还很虚弱,需要借用咱们三个人的恐惧,才能提升他的力量,所以说咱们表现的越是恐惧,这弗莱迪的力量恢复的也就越快。”

邢烈的话深得朱子傲和马洪的赞同,的确,无论是多么高的难度系数,高校都绝不可能会给出无解之局,至于破局的方式,还是要靠自行摸索,而且在电影里鬼王弗莱迪的确是因为人们对他的恐惧,才会把他从地狱中召唤出来,邢烈的分析,的确非常让人信服。

“好在主线任务1给出的信息很明确,只需要在恶梦中存活三十分钟的时间,或是杀掉这场梦境中的弗莱迪,我想说的是,等下无论在梦境中经历了什么,都尽可能的控制住自己的恐惧,不然也只会是助长鬼王弗莱迪的力量气焰,解决掉他的机会也将变得更加渺茫。”

邢烈说完,看朱子傲和这个马洪都相继点头,可心里还是不由一叹。

换做自己的话,克制恐惧?这似乎并不难,而且不需要任何克制,可是朱子傲和这个马洪,真就能克制弗莱迪精心准备的恐惧吗?

“邢烈,要不然你放弃吧!”朱子傲略作犹豫后对邢烈说道:“被逐出这次任务世界,也总好过丢掉性命吧?如果能在下两次月考世界继续拿到高分,你还是有机会晋级中级班的。”

朱子傲出言劝慰,他眼神中透着歉然和懊悔,也许是觉得因为自己的关系,才把邢烈给牵连进来,不然的话邢烈随便选择一个d级任务世界,以他的实力,拿到80分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既然来都来了,不见识一下所谓的鬼王弗莱迪的手段怎么行?走一步看一步吧。”

三人中估计邢烈是唯一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继续露出笑容的一个。

接下来邢烈用最舒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朱子傲和马洪则是躺在地板上,身为高校学员,拥有超人的精神属性,所以操控自己的精神并不是一件难事,尽管来到这次任务世界之前都已经睡足,可还是能轻易的控制自己陷入沉睡。

就算明知道在睡梦中,自己的性命将变得不再受到自己的掌控,可除了邢烈之外,朱子傲和马洪都没有了另外的选择,这次月考世界如果不拼一下,最终还是逃不脱被高校抹杀的结局。

这也是选择b级难度下的月考世界的原因所在,硬着头皮去面对,或许还有机会,但如果因为恐惧选择退缩的话,那无异于自己对自己宣判了死刑!

(本章未完,请翻页)没过多长时间,三人口鼻间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显然是都陷入到了沉睡中。

与此同时,在一间光线昏黄的地下室内,邢烈三人近乎同一时间醒来,他们得到身体和精神上的掌控权后,立即站起身来开始打量周围。

这个房间面积不小,墙壁和地面都是粗糙的混凝土,不远处一条向上阶梯连接着一扇生满锈迹的铁门,此时这道门已经被一把同样旧迹斑斑的锁给牢牢锁住,显然是没办法出去,而且在弗莱迪创造的梦境中,同样也不会允许他们任何人离开。

没错,这里当然是弗莱迪创造出的梦境,只是感觉和现实中一般无二,如果不是早就得知这一切,根本看不出丝毫端倪。

在房间一角堆积着许多杂物,破旧的铁桶、散架的桌椅、脏兮兮的布偶等等,让这里显得更是破败。

其实最能得到邢烈三人注意的,并不是周围的环境,而是一脸茫然的五个人。

是的,除了邢烈三人之外,还有五个年龄差不多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男女,就像电影中的角色。

这五个人的出现究竟存在着什么些意义,对这一点邢烈三人都有所猜测,这也让他们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

看来b级难度下的月考世界,果然不能以常理度之,起初进入月考世界之前,以为只要不睡觉,就可以不必惧怕弗莱迪,可结果呢?再有,先前还说是只要在弗莱迪创造出的梦境中,无论经历什么,都要克制自身的恐惧,避免助长弗莱迪的力量气焰,可不提朱子傲和马洪能不能招架得住恐惧的熏陶,很明显这突兀多出来的五个酱油角色,就会变成鬼王弗莱迪的力量之源!

邢烈也算是对b级难度下的任务世界有了个认知,这也让他眼中怪异的闪过一丝兴奋之色。

五个青年男女明显都相互认识,彼此聚集在一起,用满是提防的眼神盯着邢烈三人。

“你们是谁?想对我们做什么?这算是绑架吗?”

其中一个金色卷发的女人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也许是由于恐惧所致,面色变得煞白,更是显出了那一脸的雀斑。

邢烈察觉到了朱子傲和马洪的呼吸变得紊乱无序,应该是在极力的克制内心中的恐惧,或许他们此时开口,声音也同样会发颤。

于是邢烈缓步上前,从储物空间中取出白大褂套在身上,并且把那架平光眼镜也架在鼻梁上,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但目光却如死一般的平静,组合在一起,甚至会勾起人心中最深层的恐惧。

“几位,咱们的处境是相同的,只可惜相逢的时间和地点有些不合适,不然也许会生出同病相怜的感觉。”

五个青年男女正在为邢烈的这番话感到诧异,这时就见邢烈一翻手,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已经出现在手中,挥手间,刀光一闪而逝,与此同时,身前那金发碧眼的男子喉咙上已经多出一道血线。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