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弗莱迪的游戏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的手速超乎想象,刀光闪过,近在身前的白人男子喉咙上已经被划出一道血线,他瞳孔迅速扩大,目光变得再无焦距,随着黑紫色鲜血疯狂宣泄而出,他的身体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邢烈,你这是……”

朱子傲眉头紧锁,邢烈的突然之举,的确是吓到他了,近乎下意识的就想问邢烈杀人的起因。

只是话刚刚出口,朱子傲就已经意识到了邢烈这样做的目的,无非是想趁着鬼王弗莱迪还没出现,亲手解决掉这几个普通人,这样一来,死人是不会对弗莱迪生出任何恐惧心理的。

缺失了恐惧,弗莱迪的力量自然要大打折扣,到时候自己等人对付起来应该也会容易许多。

青年男子被邢烈割喉致死的一幕,从头到尾完全呈现在剩余四个青年男女的眼前,如此血腥的一幕想必也超出了他们的认知,直到顿了两秒钟后,其中一个女人才发出尖叫,被吓得摔倒在地,面向邢烈,手脚并用的不住的向后爬去,仿佛在她的眼中,邢烈已经化身成为一个堪比弗莱迪的厉鬼。

只是很快,这个女人就仿佛被扼住喉咙般,尖叫声戛然而止,目光难以置信的看向不远处的那道锈迹斑斑的铁门。

邢烈和朱子傲等人也把目光投了过去,就见一根尖锐的金属利爪刺破铁门,如同切豆腐般缓缓下压,一声轻响,门上的铁索便被切成两半。

吱呀一声,铁门发出难听的声响,应声而开,一个穿着格子衬衫,头戴礼帽男人迈步走了进来。

他垂着头,礼帽下压,让人无法看清那张脸,走路时那双破旧的圆头皮鞋发出清脆的声响,应该是钉过鞋跟。

这个新出现的男人身材消瘦,一只手上戴着安装了近三寸长尖爪的手套,他优雅的伸出食指,用手套上的金属利爪很有节奏的敲击着生锈的楼梯扶手,发出叮当声响。

“1,2,他正在来找你;3,4,最好锁上你的门;5,6,抓紧你的十字架;7,8,要清醒到很晚;9,10,永远不要再睡……”

略带沙哑的声音,从这个男人的口中传出,配合着用金属利爪敲击出来的节奏,仿佛这道声音能响彻并缭绕在人的灵魂深处,久久无法平息。

这个男人并不需要任何自我介绍,当然就是本次月考的终极b鬼王弗莱迪。

当弗莱迪念完最后一个字,他已经走下阶梯,正缓步朝着邢烈走来,并且边走边抬起头,露出那张已经被焚烧的严重变形的一张脸。

“邢烈小家伙,你刚才调皮的毁掉了一件咱们的玩具,这让接下来的游戏该怎么玩?”

弗莱迪用那沙哑的声音说道,语调像是在阐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可谁都能听得出这道声音中蕴含的愤怒。

邢烈上前两步,站在身高只到自己鼻子处的弗莱迪身前,把逆魔匕首上的血迹抹在他的帽檐上,轻笑着说道:“接下来的游戏,有我们陪你就足够了,这些只懂得尖叫的玩具,实在是无趣的很。”

说话的同时,邢烈目光看了朱子傲一眼,迎着邢烈的目光,朱子傲第一时间就读懂了邢烈的意思,也就在邢烈话音落下的瞬间,他猛地一拍非洲鼓似得烈焰图腾,传出咚的一声悠扬鼓声,与此同时,甩手间一层火云便罩向剩余的四个青年男女。

见朱子傲有了动作,马洪也并没袖手旁观,一张泛黄的符纸被他用手一撮,呼的燃起森绿色的火苗,转瞬间便被焚成灰烬,怪异的是这些灰烬缭绕在马洪的双拳周围,经久不散,而他则是脚下一踏,身形如箭般扑向背对着他的弗莱迪。

邢烈也动了,逆魔匕首在手中一翻,以极其诡异的角度抹向弗莱迪的喉咙,以这种速度和攻击角度,纵然是再怎么身手敏捷,估计也难免要中招。

可就在这时,弗莱迪的身体突然消失了,没错,就是这么突兀的消失在了邢烈的身前,剩下的就是邢烈和马洪白刃相向。

二人根本来不及完全收招,逆魔匕首割破了马洪的手臂,同时马洪的一拳也重重的轰在邢烈肩膀上,这还是邢烈在关键时刻做出身体微调后的结果,不然恐怕直接就要捣在胸口了。

“哎呀,抱歉抱歉,邢烈,老马我这可不是故意的!”

马洪急忙解释道,邢烈笑了下,摆了摆手,做出不在意的样子,不过他眼中闪过的一丝冷芒,却没人注意到。

弗莱迪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到了那剩余的四个青年男女身旁,在朱子傲施展出的火云术笼罩下来之前,一脚一个,把四个男女都给踢了出去。

但毕竟他们有四个人,虽然把他们都给踢了出去,可还是有一个黑人青年中了招,被翻腾的火云术擦到身体,顷刻间火焰便蔓延了全身,那一身油脂成了最好的助燃品,伴随着噼啪声响,很快就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给焚烧成灰烬。

原本五个青年男女,现在有两个已经殒命,剩下的三人对邢烈等人心生的恐惧,也远远超过了对弗莱迪的惧怕,这让弗莱迪根本无法从三人的恐惧中得到预想中的力量。

也不知是出于被邢烈玩弄于股掌的羞愤,还是先前施展瞬移时过度的消耗,此时的弗莱迪脸上渗出了细密的血汗,喘息也变得急促起来。

邢烈在瞬间开启了白眼,把弗莱迪的身体状态尽收眼底,同时邢烈的情绪也变得激动起来,高声说道:“他现在果然很虚弱,别管其他了,一举解决掉他!”

邢烈的话让朱子傲精神一振,这不亚于给了他一种类似绝处逢生的感觉,原来只要没人对他产生恐惧,这个弗莱迪的实力也就会大打折扣,仅在梦境中施展一次瞬移,就已经让身体陷入虚弱状态。

这样的话,别说是任务要求的在这一梦境中存活三十分钟的时间,就是杀掉梦境中的弗莱迪,看来也并不是不可能!

朱子傲大笑着就要抬手去拍烈焰图腾,可是弗莱迪却露出诡异的一笑,用满是戏谑的口吻说道:“就算没有恐惧对我的力量进行提升,可是你们不要忘了,这里是我创造出来的世界,我才是这里一切的主宰,咱们的游戏,还是要继续玩下去!”

弗莱迪声调越来越高,他缓缓抬起双手,神色间突然变得十分享受,最后话音落下的同时,地面上的混凝土突然变得松软,让邢烈三人的身体全部陷入其中,并且在瞬间凝固。

被束缚住双腿和双臂的朱子傲的攻击还没放出,就已经被打断,邢烈和马洪原本一左一右形成夹击之势,此时却也被埋入地下,只剩胸腔以上的身体部位还留在地面上,任凭如何挣扎也是无果。

“嘿嘿,我说过,我才是这里一切的主宰,只要是我能想到的东西,在这里我都可以达成,所以说,反抗是没用的,咱们还是继续进行接下来的游戏吧!”

弗莱迪此时表露出的兴奋,让他那张如同月球表面的一张脸显得愈发狰狞,也许他正在极力的掩饰,不过在拥有白眼的邢烈看来,任何的掩饰都是徒劳的。

本就虚弱的弗莱迪,经过先前操控梦境的力量强行对当前世界进行改变,虽然收获了奇效,让邢烈三人都完全被束缚住,但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至少目前邢烈三人中但凡有一人能够行动自如,要对付如此虚弱状态下的弗莱迪,估计也会有很大的把握将他击杀。

弗莱迪的状态就像是网络游戏中的角色,使用任何能力,都需要耗费mp,而无论是邢烈等人,还是缩在一旁瑟瑟发抖的青年男女,只要对弗莱迪心生恐惧,就会恢复他的mp,让他变得愈发强大。

此时的弗莱迪,就属于mp亏空状态,或许就连先前施展过的瞬移保命能力,都已经再无力催动。

料想弗莱迪口中所谓的游戏,就是为了刺激在场众人对他心生恐惧的一个手段。

邢烈身体被埋没在混凝土中,胸腔以下无法动弹分毫,但如果不是因为机会并不成熟,随时都可以通过鬼步逃脱,并且对弗莱迪造成致命的攻击,

“让我想想……对了,你们有六个人,咱们就来玩点兵点将的游戏好不好?”

弗莱迪虽然是用的问句,可却并没有要征求任何人意见的意思,他的情绪变得更加激动。

“小杰西,小约翰,还有小安妮,快到这里来,咱们接下来要玩一个非常有趣的游戏,别让我切开你们的肚子,拽着肠子把你们拉过来!”

在弗莱迪的威胁下,一男二女战战兢兢的走到邢烈三人近前,并跪了下去。

“现在由我来点,最后点到谁身上,谁就要受到一点点惩罚,很有趣吧?嘿嘿,那咱们就开始喽!”

邢烈三人,以及青年男女三人,笔直的排成一排,弗莱迪迈开步子开始走动,皮鞋接触地面发出的清脆声响回档在整间地下室内。

“点兵点将,骑虎打仗,点到哪里,哪里就上,头破血流,死在场上……”

弗莱迪一字一顿的缓声说着,随着最后一个字吐出,在其中一个人的身前站定。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