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心怀鬼胎?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三人还好些,毕竟经历过各种各样的挑战心理承受能力的任务世界,因此饶是弗莱迪长相再怎么慎人,在环境上和心理上营造恐怖气氛的能力再怎么强,带给人的感觉中,也多是紧张的成分居多,反倒恐惧的部分较少,但对于另外三个青年男女来说,就没那么容易接受了。

弗莱迪玩的点兵点将游戏,其中每一个字从他口中吐出时,另外三名男女都会不由身体发颤,这个游戏他们从儿时就了解,都不想成为被最后点名的那一个。

当弗莱迪最后一个字吐出来时,那一男二女甚至都死死闭上了眼睛,生怕看见弗莱迪就站在自己的面前。

“哇哦,让我来看看,究竟是哪个不听话的小淘气运气这么不好呢?嘿嘿,原来是小安妮!”

就算安妮是杰西和汤姆的好友,可他们二人还是暗中松了口气,睁开眼睛,果然看到弗莱迪正一脸玩味的站在安妮身前。

“不,请不要伤害我,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求你……”

安妮的脸色被吓得异常苍白,身为电影世界的角色,对弗莱迪她肯定是有所了解的。

“小安妮,你太吵了,相信我,这样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其实你不用担心,真的只是小小的惩罚而已!♂”

弗莱迪对安妮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接着他的身体变得虚无起来,直至消失不见,没人知道他躲到了哪里。

就在众人感到费解的同时,安妮突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她的嘴张到最大,就像是被两只无形的手上下撕扯,直到从嘴角裂到耳根处。

安妮所在之处的周围已经被鲜血染红,她的舌头十分无力的吐出来老长,嘴里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跪在地上双手拄着大腿,目光变得异常呆滞。

弗莱迪的身体重新凝实在安妮身前,他凑上前去用安妮的胸前衣襟擦掉手上的血迹。

“小安妮,我说过,太吵了对你没有任何好处,真希望你的运气会好一点,下次不要再被点名。”

弗莱迪发出一阵怪笑,继续开始围着所有人来玩点兵点将的游戏。

邢烈目光一如既往的平静,直到先前,他也不是很了解弗莱迪究竟在安妮身上做了什么,或者说,并不了解他是通过什么手段来伤害的安妮,难道是在梦境中再次进入到了安妮的梦境中?

弗莱迪被称为鬼王,又是恶梦之王,用他的话来说,在他创造出来的梦境中,的确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对安妮这种精神强度超不过5点的正常人来说,强行开辟出第二梦境应该并不难。

而且弗莱迪刚刚对安妮施展出来的手段,也让邢烈在暗自庆幸先前并没鲁莽的直接通过鬼步进行偷袭,就算弗莱迪目前还很虚弱,可如果使用刚才强行开辟梦境世界的手段,自己岂不是要前功尽弃了!

还是要等待一个更好的机会!

最重要的一点是邢烈察觉到了发生在弗莱迪身上的一些变化,原本看起来异常虚弱的样子,此时已经不复存在,这的确符合鬼王弗莱迪的特性,只要有人对他生出恐惧的念头,按照恐惧程度的强弱,可以对他的力量进行提升。

很显然,弗莱迪的这一手点兵点将的游戏,成功勾起了安妮三人心中的恐惧。

现在只能希望机会能快些到来,不然这份恐惧只会愈演愈烈,说不定朱子傲和马洪很快也再难以克制内心的恐惧,从而更是助长弗莱迪的力量之焰。

“点到哪里,哪里就上,头破血流,死在场……上!”

弗莱迪的声音和脚步同时停住,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站在了马洪身前。

这一幕让邢烈眼睛微不可查的一亮,但紧接着便隐藏下去,同时暗中做好了偷袭的准备,他知道,也许接下来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马洪的身体虽然也是被凝固在混凝土中无法动弹,但邢烈相信,这个马洪绝没那么简单。

邢烈没朱子傲那么好糊弄,当时初入月考世界时,马洪对自己的介绍是善于近身格斗,对这一点估计朱子傲不会有什么怀疑,毕竟当前的月考世界彼此间只有处在合作的关系,才能发挥出一个临时小队的优势。

在这场月考世界,邢烈等三名学员之间,并没有明显的利益冲突,而且为了活下去,或是为了拿到更高的月考分数,三人也只能精诚合作,但凡动了某些歪心思,对谁都没有好处。

可邢烈当时暗中使用白眼观察了一下这个马洪,可以肯定的是,他并没有说实话,他说他善于近身格斗,可呈现在邢烈白眼中的一切,却与想象中大有出入,通过马洪的肌肉和骨骼密度来判断,他身体的体质和力量属性最多不会超过60点,身为和朱子傲同期进入恐慌高校的学员,如果真是强化的近身格斗,体质和力量属性至少也应该破百了。

当然这并不是十分肯定的说辞,至少以马洪目前的身体力量和体质属性,断然不可能安然的活到现在,除非他具有一些别的隐藏手段。

马洪之所以隐藏自身的实力,邢烈对此当然也有一番猜测,只不过对于月考世界的影响并不是很大,所以并没去深想。

这个马洪敢孤身一人来到B级难度下的猛鬼街世界,用这个世界来进行月考,说明他一定有着某些对付灵异生物的手段,而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如果他不反抗,也许会在下一刻就葬身在弗莱迪的魔爪之下,但邢烈相信,在性命攸关之际,却还继续为了不知名的原因隐藏实力的话,这是愚蠢的表现,所以这个马洪终究会露出马脚。

只要马洪展开对弗莱迪的反击,打他个措手不及,就是自己进行偷袭的最佳机会!

“嘿嘿,小安妮这次果然不是最不幸的,那么小马洪,你最想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弗莱迪颇为神经质的探头询问,对此马洪的表现也算是能拿个提名奖了,他面色苍白如纸,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看起来像是由于紧张恐惧而导致全身都哆嗦成一团,牙齿发出紧密的碰撞声响。

弗莱迪显然对马洪表现出来的恐惧十分满意,这让它非常兴奋,甚至都不由笑出声来,而且笑声越来越夸张,看来是十分享受这种让自己的玩具处于恐惧中所带来的乐趣。

弗莱迪仰头大笑,可就在这时,马洪原本表现出来的紧张和恐惧变得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满是愤恨的目光和残酷的冷笑。

一道银光从马洪佩戴着的珍珠项链上闪过,刹那间便射入弗莱迪的脑门消失不见,没有血光迸溅,但诡异的一幕出现了,弗莱迪止住笑声,看都没继续看马洪一眼,反倒径直走向邢烈,抡起金属魔爪便抓向邢烈的头。

马洪嘴角冷笑渐浓,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感到惊诧,只见邢烈的身体在瞬间变得近乎透明,弗莱迪的这一爪也在邢烈那变得虚无的身体中毫无阻碍的穿过。

弗莱迪一击击空,身体一个趔趄险些向前扑倒,这时邢烈身形犹如鬼魅,几乎没见他做出任何动作,就已经出现在了弗莱迪的身后,逆魔匕首就那么搭载弗莱迪的喉咙处,看起来轻描淡写的一抹。

一瞬间世界都仿佛变得安静了,当回过身,不仅是邢烈,朱子傲和马洪都觉得自己眼前景象一变,重新出现在先前的客厅中。

壁炉内的火焰还在燃烧,窗外雨也还没停,仿佛刚才在地下室经历的一切,都只是凭空臆想出来的。

“死、死了?”马洪目光中透着难以置信的看向邢烈。

其实这个问题在他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弗莱迪的确是死了,确切的说,应该是先前那个梦境中的弗莱迪死了,所以梦境才会崩塌,梦境既然已经不复存在,当然会让邢烈三人回归到进入梦境前的世界。

“马洪,你他妈找死!”

朱子傲气急败坏的声音和滚滚热浪同时袭来,他手里推着一团烫金色的火球,虽然身躯较为肥胖,可奔跑速度却很快,就如同火车头般撞向马洪。

显然马洪并没料到朱子傲会说翻脸就翻脸,面色一变,双臂交叉挡在胸前,硬生生承受了朱子傲的这一撞。

火浪翻涌迸溅,顿时就将二人完全吞噬。

邢烈冷眼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这种程度的战斗最多只能用于发泄,无法真正威胁到性命,所以也就并没去阻止。

“我说子傲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我马洪可没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吧?”

马洪这话不说还好,可一经出口,朱子傲那逐渐熄灭的怒火再次腾了起来:“你他妈还好意思说?你敢说刚才弗莱迪的举动不是你操控的?你敢说不是为了张浩的悬赏才来到这次月考世界的?”

听闻朱子傲这样说,邢烈无声的笑了笑,这个胖子就是过于冲动,有些事情,自己心里知道怎么回事就行了,没必要摆到明面上去,就算这个马洪心怀鬼胎,可一旦撕破脸,他岂不是再没有利用价值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