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世界壁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几乎能够肯定,如果不离开这道房门,不挑战高校规则,突破世界所局限的壁障,那么对当前世界的探索度根本无法达到最高,这也许会直接影响到最终的月考得分。

可是正因为本次月考世界的难度高达b级,这让对待任何事物都能表现出无畏精神的邢烈,也不由要望而却步。

既然选择当前难度的目的只是为了帮朱子傲渡过难关,那就实在没有了进一步冒险的必要,本身一个鬼王弗莱迪就已经给人无穷大的压力,只怕这份压力再度升级的话,还真是难以招架。

大半个晚上,外加一整个白天,都没有任何事情发生,朱子傲几乎手里就没放下过高校通用的小本,时刻都在等待主线任务2的到来。

马洪独自一人也坐不住,几乎将整座二层小楼的每一处,都留下了可以重叠的足印,各处翻翻找找,却也没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倒是邢烈还和没事人一样,安静的坐在沙发上翻阅一些医学相关的书籍,这些都是从高校里带出来的,现在用来打发时间,却是再好不过了。

进入月考世界的第二个夜晚降临没多久,一直沉寂着的学员通用的小本终于有了反应。

小本上传出的冷热交加的变化,可以让人在第一时间就得到感应,翻开查看之后,主线任务果然做出了后续的更新。

主线任务2:存活3小时。

任务难度4,完成奖励:属性4点、恐慌积分40点、个人声望400点。

进阶奖励:成功击杀弗莱迪,获得奖励翻倍,额外增加月考得分,以及追加物品奖励。

任务失败惩罚:无

主线任务2的信息内容和主线任务1简直大相径庭,不仅任务难度从3级提升到4级,给出的线索也非常少,很多应该交代出来的东西也都并没有提及。

任务奖励还是一如先前那般诱人,如果能再次击杀弗莱迪,先前奖励的黄金钥匙就能晋级成暗金钥匙,并且还能让得到的属性点翻倍。

上次主线任务1的难度是3级,击杀弗莱迪之后,奖励翻倍,也就是说邢烈得到了6点属性奖励,这些全部被他加在力量上,这也让邢烈的力量属性突破了八十大关!

阅读完任务信息后,邢烈陷入了沉思,总觉得有种怪异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像是有一件很重要,非常重要的细节被忽略了。

倒是朱子傲,并没对主线任务交代下来的信息有任何的怀疑,阅读完后收起小本,猛地跳了起来,凑到邢烈身旁,一脸纠结的问道:“还真被你丫说中了主线任务颁布下来的时间,不过我说邢烈,你觉得我是现在就把上次击杀弗莱迪奖励的黄金钥匙兑换出来?还是再等等?”

邢烈想也没想的说道:“那么着急兑换奖励干嘛,如果这次能再杀掉弗莱迪一次,而你却先把钥匙奖励给兑换了出来,以你的性格,到时候岂不是肠子都

(本章未完,请翻页)要悔青了?”

朱子傲缩了缩脖子:“可是你也看到了,这次的主线任务难度高达4级,如果不能杀掉弗莱迪,那不就连黄金钥匙都拿不到了?”

迎着邢烈目光的注视,朱子傲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这番话对自己一方的士气造成了影响。

“兑换奖励这件事暂时就别考虑了,想在这次月考世界里拿到高分,除了击杀弗莱迪,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毕竟就算勉强完成了任务,可却不能通过击杀弗莱迪来增加月考评分,你终究还是逃不脱被高校抹杀的命运,那么就算现在得到了黄金钥匙,又有什么价值?”

邢烈的话让朱子傲深以为然,这次并没犹豫,点头表示赞同。

马洪在一旁十分自恋的梳着他那被视若珍宝的头发,只是现在他的头发再也不复以往的油光锃亮,而是变得焦糊弯曲,这一切当然是拜朱子傲所赐。

马洪梳着梳着,便气急败坏的一把将梳子掰成两截,恶狠狠的瞪了朱子傲一眼。

朱子傲像是自知理亏,一脸忍俊不禁的样子回避着马洪的目光。

邢烈也是担心这俩人再度互掐起来,于是赶忙打圆场:“好了,之前的事都过去了,就算打心里过不去这道坎,一切仇怨也等事后再说,毕竟这次的主线任务难度很高,而且我总有种怪异的感觉,像是咱们都被算计在内了。”

邢烈一脸沉重,皱着眉头说完,发现朱子傲正一脸见了鬼似得神情盯着自己看,不由笑骂道:“胖子,你这是什么表情?有话就说,别一副把用过的套当口香糖嚼的样子。”

朱子傲艰难的吞了口口水,总觉得刚才那种状态下的邢烈,似乎和以往有很大的不同,自从认识他以来,就从没见过邢烈表露出如此严肃和焦躁的一面,这也让朱子傲认识到了可能当前的主线任务,的确比想象中更加难缠。

可是思来想去,也没觉得有什么怪异的地方存在,反倒觉得这主线任务2,甚至比主线任务1还要让人容易接受。

不过朱子傲了解邢烈的性格,就算是到了生命攸关的时刻,也难以让他表现出太多的负面情绪,于是朱子傲坐直了身体,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我说邢烈,这个主线任务2究竟怎么了?不至于让你出现这么大的反应吧?”

马洪也凑了过来,他虽然不了解邢烈,但也能看得出来,邢烈和朱子傲两个人中,充当智囊的自然是前者,而且他也无法从任务信息中看出什么端倪,所以对邢烈的担忧和困扰也十分感兴趣。

邢烈顿了几秒钟,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首先说主线任务的目的,存活三小时,仅此而已,多一句任务介绍都没有,你们觉得正常吗?”

朱子傲想了想,摇头道:“这也没问题啊,和主线任务1的差别只在于这次咱们不用进入梦境了,可以在现实中对付弗莱迪,这不是很好吗?”

“很

(本章未完,请翻页)好?”邢烈轻哼了声:“如果真是这么简单就好了,可你别忘了,这里是榆树街,这里有很多住民,如果弗莱迪放着咱们不管不顾,而是率先去残忍的虐杀那些住民,结果又会怎样?”

邢烈的话让朱子傲和马洪一愣,虽然这话说得并不是过于明白,但其中的意思,却已经表达的清清楚楚。

很简单,如果弗莱迪率先去虐杀那些住民,结果自然能轻易的收获到每个人的恐惧,而恐惧恰恰是提升弗莱迪实力的关键,不用多,单单是十几二十个人的恐惧,就足以让弗莱迪强大到能够秒杀邢烈三人的地步!

朱子傲并不死心,瞪着眼睛争辩道:“没错,这里是榆树街,这里住民很多,弗莱迪的确可以轻易的收获恐惧,可是邢烈,你说的这些虽然有道理,但咱们完全可以不必那么被动,只需要离开房间,去追击弗莱迪,在他还没收获到足够多的恐惧时,把他解决掉不就行了?况且退一步来说,就算杀不了他,只要阻止他大肆虐杀住民,应该还是能拖延三个小时的!”

马洪也从旁补充道:“是啊,而且这次不用进入梦境,只要和上次一样杀掉弗莱迪,也就能一劳永逸了,真正的击杀本世界的终极boss,到时候月考得分也一定少不了。”

朱子傲和马洪你一言我一语,似乎越说越觉得这主线任务2要应付起来并没那么难。

看他俩一个比一个激动的样子,邢烈嗤笑道:“知道吗?有时候我会不禁怀疑,这真是你们经历过的第四次月考吗?怎么就连‘世界壁障’这个因素都忽略了吗?还是以为自己的实力已经强大到足以无视世界壁障的地步了?”

邢烈此言一出,顿时让朱子傲和马洪那激动的神情完全凝固在脸上,双双变得呆若木鸡。

他们相视一眼,面色都变得十分难看,可笑先前还大言不惭的说如何在外面大肆搜索弗莱迪的行踪,现在想来,简直是可笑之极!

这栋房子就是世界壁障,贸然闯出去的话,也不知会发生多么离奇的事件,正好趁着雨天,被一道闪电劈死也不会让人感到丝毫意外。

“难道说……咱们要在这栋房子里等死吗?”

朱子傲声音有些发颤,其中蕴含着愤怒和无奈,和先前意气风发的样子简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也难怪,经邢烈的口中把问题说出来,让接下来的选择变得异常艰难,留下来也不是,离开也不是。

留下来的话,必将难以逃脱弗莱迪的魔掌,可是出去阻止他的话,又要承受突破世界壁障所带来的后果,似乎无论怎样选择,结局都是相同的。

仅仅是‘世界壁障’这四个字,让邢烈三人都变得有些沉闷,而且有一点邢烈并没说,就是那种怪异的感觉,并不是完全来自世界壁障,真就好像是被什么人,或是什么事给算计了进去。

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女人尖叫从街道对面的房子中传来,这让邢烈三人霍然起身,不约而同的看向窗外。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