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破绽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三人全被对面房子中传出的女人尖叫声引到窗户旁探头观望,对面是一座二层小木楼,以邢烈三人的目力,可以很轻易的透过二楼窗户看到极其恐怖的一幕。

只见一个穿着睡衣的金发女人呈“大”字形飘浮起来,脸部朝下,背部牢牢的贴在房顶上,这也让邢烈三人能身在一层看到这一切。

女人只是发出两声惨叫,便戛然而止,她的胸腹间似乎是被一把无形利刃划过,突然出现一道血痕,紧接着鲜血混杂着内脏一股脑的倾泻而出。

女人还是保持着双目突出的样子,像是临死前经历了极端的恐惧。

邢烈三人面色都很难看,当然知道这一切究竟出自谁手,除了梦中杀人的弗莱迪,绝不会出现另外的人选。

很显然是这个女人原本正处于熟睡中,是弗莱迪入侵了她的梦,并且在她的梦中将她残忍虐杀。

“操,高校这是非要置咱们于死地吗?已经一条人命了,再被杀十个八个的,到时候咱们谁也对付不了弗莱迪呀!”

朱子傲气急败坏的原地踱步,几次三番的想冲出房门,可碍于世界壁障所限,却也不敢过于冒失。

“邢烈,你说怎么办?我和朱子傲都听你的,咱们也不能缩在这栋房子里等死啊!”

说话的是马洪,他也是一脸急切的样子,这里是他经历的第四次月考世界,这也意味着他至少经历过八次任务世界,当然懂得贸然逾越世界壁障,一定会带来的惨痛教训。

邢烈深吸口气,点头道:“没错,咱们不能在这里等死,也不能抱着可以拖延三个小时的想法,弗莱迪不会给咱们机会的,那些普通人,在弗莱迪面前,简直弱的连纸糊的都不如,只要他想,恐怕不出一个小时,榆树街上将再无任何一条鲜活的生命!”

“那你的意思是?”朱子傲和马洪几乎明白了邢烈的意思,但正因为这份信服,还是出言询问。

“哼,管他什么世界壁障,面对可能遭遇的各种意外,总好过甘愿成为待宰羔羊,走吧,争取用最快的速度找到弗莱迪的行踪!”

邢烈说完,紫金龙棺已经被他托在手中,随着一阵让人的灵魂似乎都要为之一颤的阴风拂过,寄生水母和八臂魔猿齐齐出现,安静的躺在邢烈的脚下。

放出两只血灵完成附体后,邢烈不忘通过技能基因重组,更改两具傀儡的身体基因构造,将10点力量属性还原成可自由分配的属性点,然后加在体质上。

这样一来,两具傀儡都减少了10点力量,提升的却是10点体质。

邢烈这样做当然是有他的考虑,也许换在寻常的任务世界中,通过基因重组削减傀儡的属性加到力量上,才会是最佳选择,可这里是猛鬼街,将要面对的是鬼王弗莱迪,而且这个弗莱迪又属于灵异生物,任何非能量形式的攻击落在其身上都要大打折扣,与其这样,倒不如来提升两具傀儡的生存能力。

(本章未完,请翻页)基因重组的确让邢烈的战力和战术变得更加灵活,并且先前经过提升基因重组的评价等级,带来的基因突变特效,效果也非常出色,可以临时提升傀儡5%的全属性,对于原本属性就非常高的寄生水母和八臂魔猿来说,至少还能获得平均3点的全属性提升。

两具傀儡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就像等待命令的士兵一样,安静的站在邢烈身前。

寄生水母身材高大,没有头颅,穿着一身看起来显得有些凌乱的钢铁甲胄,一条条狰狞的口器时刻防备着身体周围每一个方向。

八臂魔猿的长相也许可以让人更容易接受,只是全身上下数不清的缝合处,仿佛一条条狰狞的蜈蚣趴在身上,看了还是不由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寄生水母先前朱子傲已经见识过了,而且他对邢烈能够操控傀儡的能力也有些了解,因此并没表现出过多的惊讶,但马洪就没那么容易接受了,这必毕竟是第一次和邢烈接触,见突然自己一方多了两具如此恐怖的生物,还是不由避而远之。

对邢烈来说,这还不算完,对两具傀儡的肢体完成掌控后,又是一阵阴风拂过,一口大缸凭空出现,直接被邢烈一手给托了起来。

里面的厉鬼蝮蛇也已经被邢烈召唤出的血灵进行了附体,并且同样通过技能基因重组,对属性进行了更改。

厉鬼蝮蛇被邢烈当做辅助类的傀儡来使用,自然不会去强化它的攻击能力,同样也并没去强化它的体质,而是将10点力量属性转化到精神属性上去。

毕竟身为灵异生物,精神属性就是根本,直接决定了攻击能力以及生存能力。

经过先前亲眼目睹了邢烈操控的两大傀儡,这让马洪对邢烈手中托着的大缸感到十分好奇,里面有什么东西他不知道,但在如此敏感的时期,也不好跳起身来向缸里面张望,以此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对此朱子傲倒是没有任何意外,他早就见识过厉鬼蝮蛇,而且邢烈手段尽出,多少也能让他在心理上得到一些安慰。

邢烈一手握着逆魔匕首,一手拖着大缸,率先夺门而出,他的傀儡,以及朱子傲和马洪,也紧随而至。

外面还在下着大雨,乌云被压得很低,一道道闪电隐藏在云层中,就像埋伏起来的毒蛇,指不定在什么时候就会突然发难。

路灯隔三差五的点亮,散发出的朦胧光芒在这雨夜中更是无法有效的起到照明的作用。

一行三人用最快的速度跑到沥青路上,对面的二层小楼就在眼前,可就在这时,整个世界被一道闪电映照的如同白昼,咔嚓一声,闪电劈在错综复杂的电线上,迸射出如同烟火般绚烂的火花。

“不好!”

邢烈三人几乎同时大喊出声,就见电线伴随着火光甩落在地。

经过两天降雨,地面上的积水已经有两寸厚,这让邢烈三人都是不由瞳孔猛缩,即便自持身体

(本章未完,请翻页)属性远超常人,可被电上那么一下,就算不死也难免要脱层皮。

好在邢烈反应神速,立即操控寄生水母挥动那粗长的口器,毫不客气的抽打在自己三人身上。

邢烈三人同时被抽飞出去,在身体凌空离开地面的瞬间,脚下又是电光闪现,可以预见,如果邢烈三人还是站在原地,此时必定难逃全身焦糊的下场。

在身体即将落地时,邢烈消耗充能发动风暴之魂的特效三御空,顿时止住下落之势,同时抓住马洪和朱子傲,抛向对面的二层小楼中。

朱子傲和马洪撞破玻璃窗,颇为狼狈的摔入对面的二楼,邢烈紧随其后,却是平稳着地。

朱子傲爬起身来,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露出心有余悸的神色,张了张嘴正要对邢烈道声谢,可却看邢烈目光出神的盯着一个方向。

顺着邢烈的目光看去,朱子傲不仅感觉眼皮跳了下。

在房间内的一张大床上,一具女尸面部朝下,呈‘大’字形趴在床上,原本洁白的床单已经近乎完全被鲜血染红,地面上也尽都是粘稠的血浆和内脏,房间内充斥着令人作呕的味道。

“弗莱迪已经在梦境中杀掉了这个女人,可是咱们应该怎样去寻找弗莱迪的踪迹?”

马洪问出了心中的疑问,邢烈并没回答他,而是定睛向女人身上看去,眼瞳顿时变成灰白色,眼部青筋也鼓胀起来,正是开启了白眼。

在白眼的观望下,任何事物都会以能量形式来呈现,在这个女尸的身体中,邢烈邢烈发现一团死灰色的能量体,这让他心中一喜,赶忙说道:“弗莱迪并没离开,他还在这个女人的梦境里,应该是还在吸收女人的恐惧!”

邢烈此言一出,朱子傲精神一振,突然拍了下如同非洲鼓般的烈焰图腾,顿时一团火焰从他口中喷吐而出,炙热的高温所带来的热浪,让整个房间里燃起了熊熊烈火,甚至就连和朱子傲站在一起的邢烈和马洪竟然都有些承受不住这种高温灼烧,忍不住向旁边移开数步。

火焰仅仅出现了不足两秒钟,可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女尸竟然被焚烧成了灰烬。

与此同时,一声沙哑的惨叫凭空传出,这道声音让邢烈三人相视一眼,齐齐路出兴奋之色。

对于刚才这道声音,邢烈他们当然不会感到陌生,正是弗莱迪的声音!

“哈哈哈,原来攻击被弗莱迪侵入梦境中的人,也可以对他造成伤害!”

朱子傲大笑出声,快速的掐起手决,看样子要继续给已经被焚成灰烬的女尸再添一把火。

“行了胖子,他已经逃了,咱们快追!还有马洪,稍后如果弗莱迪再强行闯入某些人的梦境,你就通过精神攻击对目标进行控制,看这种方法能不能有效的阻止弗莱迪从梦境中逃脱。”

邢烈见先前那团死灰色的影子逃入走廊,赶忙拍了下朱子傲,继而追了出去。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