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追杀猛鬼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朱子傲对邢烈自然是无比的信服,虽然他根本无法掌握弗莱迪的行踪,但相信邢烈的这个瞳术一定拥有可以锁定肉眼不可见的东西的能力,似乎接下来只需要依靠邢烈的瞳术,就能把弗莱迪生生磨死,最不济也能通过这种持续造成伤害的方式,轻松挺过三个小时!

就当邢烈三人追到二楼走廊上时,突然一道人影从楼梯处窜了出来,这是一个穿着睡衣的中年男人,手里抓着一把来/复枪,见到邢烈等人顿时大惊失色。

中年男人把枪口对准了邢烈他们大声喊道:“该死的,你们是谁,对我女儿做了什么!”

朱子傲缩了下脖子,看样子是正待解释上那么两句,不料这时一脸狰狞的弗莱迪突然现身,对着邢烈三人的方向扯动嘴角,露出满是阴森的笑容,接着猛地把中年男人身推下楼梯。

一连串跌跌撞撞的声音,中年男人直接滚落到一楼。

“追!”邢烈用白眼看得真切,弗莱迪现身那么一瞬,把中年男人推下楼梯后,身体再度消失不见,变成死灰色能量体向一楼飘去。

邢烈三人冲下楼梯,却见到极其血腥的一幕,那中年男人的身体悬空而起,就像被挂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他面色煞白,五官扭曲,双眼紧闭,眼球在眼皮的遮盖下不住的滚动,像是陷入了极其恐怖的梦境中无法自拔。

穿在中年男人身上的睡衣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扯掉,露出那毛茸茸的胸脯和肥硕的肚子,突然一道殷红的线条印在了中年男人的脖子上,慢慢的,慢慢的将他的喉咙扯开一道豁口。

男人还是紧闭双目,他长大了嘴巴,令人绝望的窒息感让他额头青筋鼓胀,拼了命的想要吸气,可惜却根本无法做到。

鲜血不住的喷涌而出,转瞬间就将他的身体完全覆盖。

就连身为外科医生的邢烈,都没想到一个人的身体中竟然有这么多的血。

见到这一幕,邢烈三人的面色变得都不是很好看,这弗莱迪未免也太猖狂了,在自己等人追杀之下,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致人昏迷,然后强行入梦,制造并收获对方的恐惧。

这次并不需要邢烈的指挥,马洪率先上前一步,发动了可致使目标陷入混乱状态的精神攻击,寄希望能将弗莱迪困在这个中年男人的梦境中无法逃脱。

接着朱子傲开始拍打烈焰图腾,随着咚咚的悠扬鼓声,周围的温度开始迅速提升,让人吸入口鼻间气息都变得异常炙热。

朱子傲和马洪都有所动作,邢烈当然也不会袖手旁观,跃下楼梯远离朱子傲这个危险的家伙,然后将一直托在手中的大缸放了下来,里面的厉鬼蝮蛇顿时摇曳着那韧性十足的脖子探出了脑袋。

这时,一道火泉极其突兀的从中年男人身体下方升腾而起,整个房间的温度都在这一瞬间得到升华,盆栽植物瞬间枯萎,丝制的窗帘上也燃起了火焰。

炙热到令人难以想象的高温几乎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瞬间就把中年男人的尸体焚成灰烬,和想象中一样,很快就传出弗莱迪痛苦的惨叫。

惨叫声让邢烈三人皆是精神一振,落在邢烈眼中,弗莱迪化身成的死灰色能量体挣扎着了几秒钟,就仿佛无头苍蝇般在火泉中乱撞,应该是马洪的精神攻击起到了作用,让弗莱迪并没能在第一时间逃脱临死前精神状态已经变得混乱的中年男人的梦境。

这时邢烈眼中闪过精芒,探手一指,厉鬼蝮蛇立即如同扑火飞蛾般迎向朱子傲制造出的火泉,将火泉给缠绕起来,就像化身成为了一个灯罩,而火泉则变成了灯芯。

邢烈这样做自然是有他的目的,弗莱迪身为灵异生物,化身成的那团死灰色能量体对他们来说,等同于虚无之物,如果想要逃脱,根本无法进行阻拦。

不过厉鬼蝮蛇同样身为灵异生物,用它的身体进行阻拦,则一定能见到成效,这就像身体与身体,影子与影子之间的碰撞。

果然,厉鬼蝮蛇的身体就像一座囚笼,有效的将弗莱迪的鬼魂之体给困在其中。

朱子傲制造出的火泉还在喷涌肆虐,焚烧着弗莱迪的鬼魂之体,让他不断发出痛苦的惨叫,冲撞起来更加凶猛,让厉鬼蝮蛇的身体各处不断出现一团团的隆起。

“哈哈哈,果然有效,我看咱们就一鼓作气把这家伙给彻底解决掉!”

朱子傲更加卖力的敲击烈焰图腾,不断提升火泉的威力,并且露出一脸振奋的样子。

马洪也是神色激动,在他看来,这里和先前主线任务1时弗莱迪创造出的梦境世界并不同,而是月考世界中的现实世界,也就是说,这里的弗莱迪,是他的真身,而在梦境中遭遇到的,则是他的猛鬼分身,如果在这里把弗莱迪杀掉的话,也就算是真正的解决掉了他!

这次月考世界难度高达b级,如果能杀掉其中的终极boss,不提奖励将会有多么丰厚,单单是月考得分,就一定会高到超乎想象!

相比于朱子傲以及马洪二人的振奋,邢烈却是一脸的凝重,远没有他们思考问题时的乐观,甚至额头已经见了冷汗。

恰好邢烈的神情被朱子傲捕捉到,于是边不断的敲击烈焰图腾,边问道:“我说邢烈,现在弗莱迪不是被你给困住了吗?相信我老朱,这样下去,最多再有一分钟,弗莱迪必死无疑!”

这应该算是朱子傲对邢烈的安慰了,也许他以为邢烈此时表露出来的凝重神情,是因为紧张能否一举杀掉弗莱迪。

“一分钟?”看着朱子傲那自信满满的样子,邢烈摇头一叹:“如果能坚持困住他一分钟就好了,别忘了,困住弗莱迪的同样是灵异生物,而且是实力上远不及弗莱迪的灵异生物,你的火焰不仅能对弗莱迪造成伤害,对我的厉鬼蝮蛇伤害也是致命的,况且再加上弗莱迪不断的冲撞,目前厉鬼蝮蛇的精力值已经被耗光,正在消耗生命力,能再坚持十秒钟就不错了!”

厉鬼蝮蛇是邢烈的傀儡,它的属性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刻回馈在邢烈的脑海中,他说的没错,目前的厉鬼蝮蛇状态很糟,说是到了强弩之末的境地也毫不为过。

目前厉鬼蝮蛇的躯体已经变得近乎透明,只要真正的化为无形,也就意味着死亡,这是邢烈绝不能接受的,毕竟他的傀儡中,灵异生物就只有厉鬼蝮蛇这么一个。

邢烈的话让朱子傲和马洪脸上振奋的神情完全僵住了,看来事态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如意。

在邢烈话音落下的几秒钟后,眼看着厉鬼蝮蛇的躯体变得愈发接近透明,邢烈也终于不再坚持,操控厉鬼蝮蛇缩回到大缸内,并且抽出对它附体的血灵,让其趴伏在手臂上大口吸血,用来补充厉鬼蝮蛇受损的生命力和精力值。

邢烈也明白哪怕是多拖延一秒钟,都能对弗莱迪造成十分可观的伤害,但邢烈绝不会为了多拖延那么一两秒的时间,而葬送掉这珍贵的傀儡。

厉鬼蝮蛇化身成为的牢笼被收回,如此逃脱良机自然不会被弗莱迪放弃,死灰色光芒一闪而逝,逃出了这栋房子。

“追!”

邢烈声音低沉,甩手让吸满自身鲜血的血灵重新对厉鬼辐射进行附体。

邢烈的脚步变得多少有些虚浮,这一切当然是由于失血过多所致,目前的血灵契约技能等级很高,随着血灵生命值上限的提升,它一次性要吸取的鲜血也变得更多。

也幸好邢烈目前的体质属性足够强悍,如果换做从前,恐怕仅仅是喂饱一只血灵,就得要了他的老命!

追逐时朱子傲见厉鬼蝮蛇再次精神焕发,原本透明的近乎消散的身体,此时也重新凝实,这让他在惊骇之余,不由大喜过望。

惊骇的自然是邢烈这份操控傀儡的实力,很显然,只要邢烈不死,他的傀儡就会拥有近乎无限的战力,哪怕傀儡到了即将死亡的地步,也能在邢烈的操控下顷刻间恢复如初,也幸好这样的一个人是友非敌,不然站在对立面的话,还真是难缠的让人想哭的心都有。

有邢烈的白眼当做辅助,自然不会让弗莱迪逃没了踪影,惟独一点难缠的地方,就是弗莱迪的速度太快,当邢烈三人追到沥青公路上时,他已经逃到数百米外的一栋房子中,显然是从先前那中年男人身上得到的恐惧,让他的实力得到了不小提升。

“这个弗莱迪的实力提升太恐怖了,仅仅是吸收一个人的恐惧,就让他的速度提升了至少三成,如果继续下去的话,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拥有和咱正面相抗的能力了!”

说话的是马洪,他一脸凝重的顺着邢烈的目光向远处眺望,可惜他那双眼睛并不具有和邢烈类似的瞳术,因此无法捕捉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不错,所以不能给弗莱迪喘息之机!”邢烈控制寄生水母和八臂魔猿护住自己三人,快速的朝着弗莱迪追去,同时也不忘给自己这两位队友施压:“不用多,估计再让弗莱迪得到两个人的恐惧之力来提升实力,到时候恐怕咱们拿他也没办法了!”

(本章完)

:。: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