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真正的鬼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按照邢烈的指引,三人提心吊胆的朝着弗莱迪身影消失的那栋房子追去。

之所以说是提心吊胆,当然是因为强闯世界壁障的缘故,毕竟这等于是在挑战高校所限的规则,发生任何意外都有可能。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邢烈等人足够幸运,还是高校大发慈悲,几百米的远的距离,没发生任何意外,让邢烈三人安稳的来到那栋房子外。

邢烈反倒觉得这样有些不正常,在b级难度的月考世界中,突破世界壁障,挑战世界规则,竟能让自己等人如此安稳?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当务之急是追击弗莱迪,一些琐事邢烈也没时间去考虑,直接踹开房门冲了进去。

进入房间内,邢烈白眼一扫,紧接着面色微微一变,朝着二楼一间卧室奔去。

朱子傲和马洪早就知道邢烈的瞳术非凡,看邢烈做出行动,心里也几乎能够肯定了弗莱迪一定就在二楼那间卧室里。

卧室房门是敞开的,邢烈闯入其中后,脚步先是一顿,然后退了半步,目光变得冰冷起来。

紧接着闯入房间的是马洪,他戴着一对拳套,进门就拉开架势,只不过当真正看清眼前的一幕后,他竟然缩了下脖子,像是有呕吐的冲动。

这时朱子傲也冲了进来,并且怪笑着嚷嚷道:“小/逼弗莱迪,看你还往哪跑,今天胖爷就把你烧成……”

“我的妈呀!”朱子傲话还没说完,见到房间内的一幕,顿时大叫着缩回到邢烈身后。

原来在房间内,一个身材臃肿的胖女人正瘫软在满是鲜血的床上,她的一截小腿血肉模糊,露出慎人的白骨,小腿肌肉全部落入女人的嘴里,此时的她,正在拼命咀嚼着自己的手臂,就像吃肉串一样,不断的将一块块肉撕咬下来,囫囵吞入腹中。

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栗色卷发上不断滴落着粘稠的血浆,她双眼紧闭,神色间痛苦的近乎到了绝望的地步,可就是控制不住自身的行为,肚子已经被撑得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裂,可还是在大口大口的对自己的肢体进行撕咬。

这一幕如果让胆小者见到,恐怕就算不被吓死,也必然要当场眼睛一翻昏死过去。

很显然,这个女人必定是被弗莱迪强闯入梦,而且这个弗莱迪的手段简直残忍到了难以言表的地步,但话说回来,类似的行为,同样也被邢烈使用过,这的确是带给人恐惧的最佳方式,在梦境中,眼睁睁看着自己一口口的把自己吃掉,承受着疼痛与绝望对心灵的冲击,偏偏这场噩梦无论如何也无法结束,无法让自己清醒过来。

可想而知,通过这种手段,弗莱迪究竟可以在这个女人身上收获到多么令人难以置信的恐惧!

“嘿嘿嘿,三个小家伙,来自你们内心深处的恐惧,对我来说还真是一种享受呢!”

弗莱迪那沙哑轻浮的声音回荡在整间房内,让人无法判断出声音究竟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弗莱迪这句话让

(本章未完,请翻页)邢烈三人的面色齐齐有了变化,邢烈刚才突然见到那一幕,内心的确抽了下,虽然恐惧的波动并不强烈,但听弗莱迪的话音,显然这么点恐惧,对他来说也是相当受用。

而且从朱子傲和马洪二人的表现来看,的确是被突兀见到的这一幕给吓得不轻,也许仅仅是邢烈他们三人的恐惧感,加起来就要超过此时还在自残的胖女人。

“胖子,发什么傻,还不动手!”

邢烈厉声喝道,原本邢烈就说过,估计让弗莱迪再得到两个人的恐惧,恐怕自己等人对付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现在弗莱迪不仅成功得到了这个自残女人的恐惧,同样也收获了邢烈三人的恐惧,如果这次再被他给逃掉的话,那么接下来估计就要反过来轮到自己等人被追杀了!

邢烈的话就像化成一柄重锤狠狠的敲击在朱子傲心间,顿时让他回过神来,怒气汹汹的拍了下烈焰图腾,接着双手结出一种让邢烈感觉有些熟悉的手印。

“咚!”又是一声敲击烈焰图腾的声响,朱子傲继续结印,邢烈也认了出来,这正是朱子傲的拿手招数,得自火影世界的豪火球之术!

随着烈焰图腾不断被敲响,房间内的温度也在迅速提升,女人的那栗色的头发上沾染的粘稠血浆,也开始变得干涸。

接下来还是和先前类似的战术,马洪通过精神攻击,来对身材臃肿的女人进行控制,邢烈则是操控厉鬼蝮蛇从缸中探出头颅。

终于,朱子傲完成了最后一个手印,先前凝结手印时四溢出的火热气息被朱子傲猛地一吸,全部灌入鼻中,他的肚子也高高的鼓胀起来。

原本炙热的房间内,温度难得变得正常,接着朱子傲身体前倾,张嘴猛地吐出一团烫金色的火球,火球只有拳头般大,虽然体积很小,可散发出的高温却骤然让房间内变得如同火炉,焚烧的空气都发出噼啪声响。

“这回看你死不死!”

朱子傲额头见汗,神色间透着难掩的激动。

火球飘动时似缓实快,就在即将触碰到女人的身体时,她的肚皮上突然出现几道血痕,接着哗啦一声爆裂开来,内脏和一些凌乱的东西纷纷喷涌而出,只是并没有鲜血和污秽之物迸溅到邢烈三人身上,因为朱子傲吐出的火球,顷刻间就已经将一切都焚成了虚无。

只是这次并没有想象中的惨叫声传来,这里说的惨叫声,当然是指经过弗莱迪口中发出的。

正在邢烈他们感到疑惑时,突然空间一阵扭曲,在已经被焚成灰烬的女人的所在之处,突然一道身影变得凝实,衬衣,礼帽,脏兮兮的裤子和皮鞋,正是鬼王弗莱迪!

弗莱迪扯动着嘴角,露出冰冷且残酷的微笑,加上他那一脸严重烧伤的样子,组合在一起显得格外狰狞。

朱子傲的豪火球之术,也就是那拳头般大的烫金色火球,当飘飞到弗莱迪身前时,他竟然伸手将火球给抓了起来。

“哎哟,好热呀好热呀,真是烫死人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弗莱迪就像抓住了刚刚烤熟的土豆,不住的在两只手上倒来倒去,并且做出颇为夸张的表情。

邢烈皱着眉头看着这一切,他当然能看得出来,弗莱迪这是在逗弄他们玩呢。

果然,玩了会儿,可能是他自己也觉得有些无趣,嘿嘿一笑,握住那烫金色的火球看起来并不是如何吃力的一抓,噗嗤一声,火焰熄灭了,化作星星点点消失不见。

朱子傲那引以为傲的绝招,在弗莱迪手中,却变成了如同毛线团般的玩具,这带给朱子傲的打击无疑是巨大的,朱子傲的脸上也十分配合的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其中还带有积分呆滞。

“三个小家伙,在这之前被你们追了这么久,现在是不是应该换成我来追,你们来逃了?”弗莱迪的声音沙哑中伴随着轻佻的语调,接着他一拍手,似乎想到了一个不错的主意。

“这样吧,就比一比你们三个谁逃得比较快,被我追上的小家伙,可是要受到一些惩罚哟!”

马洪反应很快,当即就要转身逃跑,却被邢烈一把给拽了回来。

“你是白痴吗?现在咱们除了和他死磕,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

邢烈声音冰冷,只是话音刚刚落下,弗莱迪的身体陡然一闪,下一刻已经出现在邢烈身前,他的金属利爪毫不留情的在邢烈嘴边划过,这甚至让一只保持开启白眼状态下的邢烈都来不及做出反应。

鲜血顺着邢烈的脸上滑落,那道狰狞的伤口从邢烈的嘴角一直延伸到耳垂。

“邢烈,你怎么样?”

朱子傲急忙跑过来拦在邢烈身前,一脸近身的盯着弗莱迪,同时关切的问道。

弗莱迪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超出了所有人的认知范畴,而且先前也见识过了他此时的身体强度,朱子傲的豪火球之术威力究竟如何,这一点毋庸置疑,就算是邢烈也不敢硬接。

弗莱迪的速度、身体强度、以及攻击能力,也算是完全展现了出来,也许这才是身为鬼王的弗莱迪真正的实力!也只有这样的实力,才能配得上b级难度世界中终极boss的身份!

朱子傲心悸弗莱迪强大实力的同时,却也并没从邢烈身前挪开脚步。

邢烈张了张嘴,想说句话,却因为牵动伤口而传来钻心的疼痛,而且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嘿嘿嘿,邢烈小家伙,这就是对你乱说话的惩罚,如果你再说错话,当心我把你的舌头给拽出来打个结!”

疼痛让邢烈的一张脸如同白纸,眼皮直跳,不过并没发出丝毫声音,翻手从储物空间内取出医疗箱,拿出缝合针,对照着箱盖内部的镜子手脚麻利的把扯开的嘴角缝合起来。

弗莱迪并没阻止邢烈的举动,而是拍这手大声叫到:“好玩好玩,如果把你整张脸给撕下来,让你继续缝合,那样应该更有意思!”

弗莱迪兴致愈发高涨,说做就做,速度快如闪电般再次扑向邢烈。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