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又见紫晶!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通过基因药剂让精神处于高度亢奋状态,这也让邢烈终于挣脱出了梦境,看着弗莱迪的真身正蹲在熟睡中的朱子傲身前,用那只金属利爪乐此不疲的折磨着朱子傲的身躯,邢烈不禁捂着额头发出一阵阵略带自嘲的笑声。

果然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高校做出的任何安排,都是有意义的,其实早在当时一脚踏入传送门,结果脚下一空摔倒在地时,就应该察觉到端倪了。

实际上,当时摔倒在地的瞬间,就已经因为昏迷或是被催眠,陷入到弗莱迪所创造出的梦境中,接下来的主线任务1到3,也完全是在梦境中进行的。

直到现在,邢烈才终于知道为什么以猛鬼街作为背景的月考世界,难度竟然高达b级,原来最大的威胁,正是藏在这主线任务3之中!

主线任务1和2就像是两道开胃菜,如果能侥幸不死,那么最终的主线任务3,也绝对算得上是最致命的一道杀招!

邢烈的笑声惊动了弗莱迪,当见到邢烈竟然从梦境中挣脱出来,这让他那张被严重烧伤的脸上闪过难以置信的神色。

“该死,邢烈小家伙,我还真是小看了你!”

弗莱迪气急败坏的嘀咕了句,接着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

这一举动让邢烈略感意外,但想想也就明白了,弗莱迪的强大,完全体现在梦境之中,而这里才是名符其实的现实世界,弗莱迪的真身出现在这里,应该并没有梦境中猛鬼之身那么威风。

“弗莱迪……拥有创造并入侵梦境能力的鬼王弗莱迪……”

邢烈轻声呢喃着,原本透着平静到近乎死寂的双眸也在绽放着摄人心魄的光彩。

“可惜被血灵附身的傀儡,并不具有生前的能力,不然把你变成可供驱使的傀儡,还真是个不错的选择!”

邢烈不无遗憾的说道,接着迈开步子朝着弗莱迪不疾不徐的走去。

此时站在邢烈身前的弗莱迪,简直怯懦的就像一个被欺负的孩子,不断的向后退去,看样子根本不敢和邢烈正面交锋。

但客厅空间有限,没退几步弗莱迪的后背就紧贴在了墙壁上,他张了张嘴,也不知是想求饶,还是想说些有可能威胁到人的狠话,只是邢烈并没给他这个机会,脚下用力一踏,身体已经电射而出,速度前所未有的快,毕竟基因药剂的效果还在,全属性临时提升30%,这可不是闹着玩的!

同时邢烈的手臂和躯干部位的肌肉迅速隆起,并且生长出乌黑油亮的毛发,正是让手臂和躯干两个部位完成了虎躯黑化。

邢烈那张噙着笑意的脸庞在弗莱迪眼中不断被放大,估计这一幕,也将是他活着的时候见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从弗莱迪的尸体中抽出逆魔匕首,邢烈这才长出口气,果然和想象中的完全一样,在梦境中,弗莱迪是让人闻之色变的鬼王,可是在现实世界,他的身体强度就连一个经历两场任务世界的高校学员都不如。

原以为弗莱迪会拥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从现实世界逃向梦境世界的能力,甚至邢烈都准备好了随时动用白大褂上的特效3恶灵缠绕,以此来阻止他逃脱,只是没想到真就如此轻易的解决掉了他。

弗莱迪的身体贴着墙壁缓缓软倒在地,一道紫光闪烁,这让邢烈眼睛一亮,就见一把泛着紫色光芒的宝箱钥匙从弗莱迪的尸体中飘飞出来。

钥匙通体晶莹剔透,散发着一层朦胧的紫色光华,显得颇为神秘。

这种级别的钥匙,邢烈曾经就见过一次,并且亲手开启过,当时还是通过合成暗金钥匙得到手的,没错,这正是一把紫晶钥匙!

论宝箱钥匙的珍贵性,其中也划分为两点,一是通过合成卷轴获得,另一种是生物死亡后直接掉落,很显然,后者的价值明显要高于前者。

而这一把弗莱迪死亡掉落出来的紫晶钥匙,其价值显然要更高一些,毕竟是出自b级难度下的月考世界,而且还是终极boss鬼王弗莱迪的产物。

紫晶钥匙被邢烈一把摄入手中,哪怕性格淡然如邢烈,此时也激动异常。

并不是邢烈少见多怪,实在是紫晶钥匙的价值太高了,先前邢烈就算过这笔账,如果通过合成卷轴把宝箱一级级的进行合成,最终合成紫晶钥匙的话,成本大概就高达两万点恐慌积分!

上次开启紫晶宝箱,得到的是‘恶灵的成长之泪’这件物品,当时把这件异常珍贵的道具用在白大褂上,结果让白大褂变成了极其难得的成长性装备。

正因为先前就已经尝过了甜头,此时邢烈也不由生出立即召唤紫晶宝箱进行开启的冲动。

只不过邢烈的自我克制力很强,很快就打消了这一念头,当然不会是想将这把钥匙留下来逢人去显摆,更不会无私的拿出来和朱子傲以及马洪共同分享,原因只在于拳皇勋章!

目前拳皇勋章只有d级评价,而且等级已经提升到了9级,当完成这次月考世界,收获最终奖励之后,就可以使用个人声望来提升拳皇勋章的评价等级。

拳皇勋章所附带的特效2能力非凡,在开启宝箱时,可以让宝箱中物品价值9%,很显然,如果提升评价等级,并且继续通过个人声望对它进行升级的话,还会让这一属性效果得到提升!

毕竟得到手的是紫晶宝箱,丝毫马虎不得,哪怕是让拳皇勋章的特效3仅仅提升1%的效果,邢烈也宁愿选择等待。

躺在地上的朱子傲发出一声低吟,这也终于拉回了邢烈的思绪,看样子他和马洪应该是快要苏醒了,于是毫不客气的把紫晶钥匙收入储物空间。

很快,朱子傲和马洪相继醒过来,二人就像经历了异常宿醉一样,醒来后大脑有些断片,好一会儿才记起了梦境中所发生的一切。

朱子傲在脑袋一侧摸了下,却摸了个空,果然就像梦境中发生的一样,弗莱迪已经把他的耳朵给撕掉了。

“邢烈,这……这是弗莱迪的真身?不会又是一具猛鬼分身吧?”朱子傲一脸后怕的指着旁边的尸体。

(本章未完,请翻页)“不用担心,这的确是弗莱迪的真身,而且这里也绝不可能是弗莱迪创造的另一个梦境世界。”

朱子傲向来对邢烈的话都十分信服,不过此时还是不免流露出些许怀疑,也许真是被弗莱迪折磨的不轻,以至于担心再次见到那残忍到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家伙。

一直盯着弗莱迪的尸体沉默着的马洪,这时用满含深意的目光看向邢烈:“既然作为本次月考世界终极boss的弗莱迪的真身已经被你给杀掉了,那么我想掉落的宝箱钥匙的品质,也一定不凡吧?”

马洪说话间,眼角余光扫向了朱子傲,见他闻言果然有所意动,这让他不由勾起嘴角,露出略带戏谑的一笑。

邢烈笑了下,其实有些事情大家谁的心里都如同明镜一样,但点破就不好了。

马洪的意思邢烈很清楚,无非是挑拨离间罢了,至于朱子傲究竟会不会就范,说实话,这一点邢烈也把握不准。

不是不信任朱子傲,而是特殊环境下人总是善变的,这次月考过后,朱子傲就能晋升成为中级班学员了,自然也就解除了和自己之间的助教关系,也就是说,再无法通过这层关系从自己身上得到任何好处,说难听了也就是自己将失去利用价值。

而为了利益,就算是亲兄弟也会反目成仇,更何况利益是作为本世界终极boss弗莱迪掉落的宝箱钥匙!

事到如今,也许这个马洪还没打消要除掉自己的念想吧。

邢烈心中暗叹,没错,别说是邢烈,就连朱子傲这个局外之人,都看出了马洪心怀鬼胎,甚至几乎能够肯定,马洪之所以孤身一人来到b级难度的猛鬼街世界,其目的的主要成分,还是因为邢烈!

“弗莱迪的真身死亡,掉落的是紫晶钥匙。”

邢烈并没隐瞒实情,就像是在阐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只是此话一出,马洪和朱子傲面色同时变了。

朱子傲吸了口气惊声道:“紫晶钥匙?比暗金钥匙还要高出一级的紫晶钥匙?”

邢烈没理会一脸震惊的朱子傲,只是一脸平静的看着马洪。

“呵呵,我承认,击杀弗莱迪的真身,我和朱兄弟都没出什么力,而且我们的性命也算是你救下来的,但都说见者有份,邢烈,你不声不响的就想独吞紫晶钥匙,这未免有些说不过去吧?”

“那你能把我怎样?”

邢烈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此话一出,马洪顿时语塞,不由看了朱子傲一眼,似乎是想摸清他的想法。

也许在他看来,朱子傲所站的立场是最重要的,如果他和邢烈之间的关系真到了可以无视紫晶钥匙的地步,那今天也只能算自己倒霉,最终只能选择灰溜溜的离开。

就在这时,邢烈三人衣兜里的小本齐齐传来冷热交替的温度变化,也算是让有些紧张的气氛得以缓解。

邢烈三人不约而同的掏出小本,翻到记录本次月考信息的页面。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