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马洪的杀招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马洪动手了,并不同于先前对付弗莱迪的精神攻击,这种自行拆毁随身装备的手段,先前并不曾使用过。

这时朱子傲已经结完了最后一个手印,猛吸口气,张嘴吐出一团烫金色火球,只是原本冲向邢烈的火球在接近马洪时,突然强行改变轨迹,将马洪作为了目标。

“哼,朱胖子,早就料到你会临阵反水,不过真当我马洪对你没有对应之策吗!”

马洪头也不回的冷笑一声,双臂一展,先前四下飞散的珍珠全部变成一道道银色光箭,密密麻麻不下数十道,一半朝着邢烈射去,另一半的目标则是朱子傲。

“朱胖子,终究还是被你给戏弄了,不过你也不用把自己这份演技想象的有多高明,这对我来说没有任何意义!”马洪的声音变得愈发低沉和冰冷:“嘿嘿,如果先前你肯合作,说不定还能多活一段时间,不过既然你们没能第一时间出手,给了我足够的时间来暗中准备杀招,那现在就好好享受这番托大所带来的后果吧!”

原来站在马洪的角度,朱子傲肯合作固然最好,就算这一切都是在演戏,也没有任何关系,关键是能给自己机会准备好这手杀招。

朱子傲吐出的火球飞射速度很快,可那些银色光箭的速度却更快,甚至就连邢烈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中招。

没错,邢烈和朱子傲全部被银色光箭射中了头部,说也奇怪,这些光箭看似凶猛,可并没能在二人身上留下任何伤痕,就像是有形无质的光束一样。

邢烈的表情凝固了,还保持着先前看到马洪拆毁自身装备时的讶然的之色,朱子傲也一样,身体前倾,面部表情完全凝固。

时间仿佛静止了般,确切的说,应该是属于邢烈和朱子傲的时间已经被静止,唯一行动还能不受到影响的,就只剩下马洪了。

显然这就是马洪口中所说的杀招,这些珍珠化成的银色光箭不能真正对人身造成伤害,却能攻击目标的精神层面,使人的精神变层面暂时变得一片空白,失去一切意识,这样一来,自然就像是被人施了定身术一样。

一切只发生在瞬间,当邢烈和朱子傲的身体和表情完全凝固的同时,朱子傲吐出的烫金色火球也终于狠狠的撞击在马洪的后背上,火光迸溅,顿时便让他的整个后背都燃烧起来。

惨叫声从马洪口中发出,一股股充斥着焦糊味道的黑烟滚滚升腾,只是火焰没有了朱子傲后续的力量作为支援,很快就自行熄灭。

再看此时的马洪,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烧得粘附在血肉模糊的后背上,看起来比弗莱迪那丑陋狰狞的皮肤也好不到哪去。

马洪大口喘息了好一阵,扔进嘴里两颗暗红色的胶囊,脸上的痛苦之色这才得以缓解。

“嘿嘿,以一串南洋之心作为代价,不仅换来了邢烈的人头,更是能得到两把血腥钥匙,而且其中还盛放着三把紫晶钥匙,这笔买卖真是赚大了!”

马洪手中突兀的出现一把雪亮的匕首,一脸激动的率先走到朱子傲身前,用带着戏谑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口吻说道:“朱胖子,你就先走一步吧,谁叫你的精神强度高于邢烈呢,毕竟只有精神强度越高,苏醒的才越快。不过你放心,邢烈很快也会下去陪你的!”

“是吗?”

突然一道清冷的声音从马洪耳畔响起,这让马洪目光一凝,手中的匕首险些没握住掉落在地。

对于这个声音,马洪当然不会感到陌生,他脸上带着难以置信,但此时无暇考虑那么多,近乎条件反射般猛地回身就是一刀。

邢烈果然就站在马洪的身后,对这挥来的一刀不闪不比,只是一抬脚,就已经将马洪给踹飞出去。

邢烈的身体属性本就不是马洪能够相比的,他的主要强化方向还是精神,况且目前邢烈身上还有基因药剂的效果,那可是全属性临时提升30%,在绝对的属性压制面前,马洪的近身格斗技巧就算再怎么高明,也是形同虚设。

“不可能,这不可能!”马洪摇着头,艰难的站起身来,原本在梦境世界中,就被弗莱迪折磨的不轻,先前又被朱子傲的一把火近乎烧掉半条命,现在身受邢烈的这一脚,更是让他的伤势雪上加霜。

“什么不可能?你想说遭到你的精神攻击,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过来吗?”邢烈看向马洪的眼神中,带着毫不加以遮掩的戏谑。

“没错,虽然我不知道你的精神属性的具体数值是多少,但肯定不会超过50点,遭到了我的精神攻击,至少半分钟之内根本无法苏醒,朱子傲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的强化方向是精神和力量,你又怎么可能在他之前苏醒过来?”

邢烈看了还是呆若木鸡的朱子傲一眼,心中一笑,其实马洪说的没错,按照正常来说,遭到了他的精神攻击,自己断然不可能在朱子傲之前苏醒过来,毕竟论精神属性,还是朱子傲要胜出许多。

不过目前身上具有基因药剂的效果,它的作用是让身体属性提高30%,以邢烈45点的精神属性,虽然在这一基础上提升30%不是很明显,但基因药剂真正的作用,却是让精神处于高度亢奋状态,在这种状态之下,如果不是双方精神属性相差过于悬殊的情况下,几乎可以免疫所有来自精神层面的攻击了!

只是马洪的精神攻击是以损毁一件重宝作为代价,属于一次性施展的手段,所以异常霸道,说是他的最终杀招也毫不为过,也正是因此,他才敢十分笃定的说邢烈不可能在半分钟内苏醒过来。

邢烈看了眼即将完成凝聚的传送门,面色微微一沉,冷声道:“要杀你的话,真得很简单,早在你第一次通过弗莱迪来暗算我的时候,你就该死!不过这是你最后的机会,拿出紫晶钥匙,然后你可以离开,不然我就去赌你血腥钥匙的半数几率。”

这次马洪不得不认栽,正是因为刚才的杀招,他才敢冒死尾随邢烈进入b级难度下的猛鬼街世界,自信通过杀招,可以很轻松的解决掉邢烈,前提是有足够的时间可供用来施展。

也许是把一切想象的过于理想化了,如果能拿到足够的分数,完成月考后,自己也将晋升成为中级班学员,到时

(本章未完,请翻页)候提着邢烈的人头找到张浩,一定就能在中级班站住脚。

可现实往往都是事与愿违,现在杀招也用过了,但邢烈还好端端的站在对面,反而威胁起自己的性命,这次真是输得太惨了。

马洪在心灰意冷之下,很想冲过去做最后的一搏,他是真舍不得紫晶钥匙,甚至可以说紫晶钥匙的价值堪比性命。

但理智的一面告诉他,自己不可能是邢烈的对手,可是要在保住性命的同时同样保住紫晶钥匙,这的确是太难了。

马洪深吸口气,他决定了,如果可以的话,就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当传送门凝结完成之后,就不顾一切的冲进去,最终是死是活,就看天意了!

念及于此,他的脸上露出几分挣扎之色,像是正在内心中进行取舍。

只是他还是低估了邢烈此时的耐性,不等传送门凝结完成,邢烈已经身形如电般射向马洪。

手起刀落,以马洪此时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招架得住邢烈的强悍攻势,最终眼神里带着不甘和悔意,饮恨在逆魔匕首之下。

一把泛着猩红色泽的钥匙从马洪的尸体中飘飞出来,被邢烈摄入手中。

说实话,此时邢烈心里有些紧张,血腥钥匙是开启马洪储物空间的必备,而此时他的储物空间内,必然安静的躺着一把泛着紫色光晕的钥匙,这把紫晶钥匙最终能否得到手,也只有半数的几率。

“邢烈,马洪他……”

朱子傲这时也苏醒过来,他感觉意识有些断片,就像是经历过宿醉一样,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见到马洪的尸体,和邢烈手中的血腥钥匙,这才完全明白过来。

“胖子,想不想试试手气?”

邢烈知道朱子傲先前完全是在演戏戏弄马洪,所以对刚才的事只字不提。

“得了吧!”朱子傲凑了过来,不住的摇头,腮帮子上的两块肥肉不住的发颤,“能开出马洪的紫晶钥匙还好说,如果开不出来,你这家伙还不黑我一辈子!”

“那我就亲力亲为了!”

邢烈搓了搓手,神色间带着难掩的激动,一把紫晶钥匙换算成恐慌积分的话,保守估计也要两万多点,容不得人不紧张。

邢烈心中一定,召唤血腥宝箱,然后把马洪的血腥钥匙放入锁孔。

咔嚓一声,透着猩红色泽的宝箱嵌开一道缝隙,接着被邢烈一把将箱盖掀开。

邢烈和朱子傲立即凑上去向里面张望,宝箱内的空间广阔,与宝箱体积看起来并不符合,里面林林总总堆积了有不到一立方米的东西,这只是马洪储物空间内的半数物品。

一道象征着神秘的紫色光晕从堆积在一起的物品缝隙中闪现出来,邢烈和朱子傲神情皆是一滞,邢烈赶忙将血腥宝箱内的东西倾倒出来,接着捡起一把通体晶莹剔透,泛着紫光的钥匙。

这次的运气真是好到爆棚,竟然赶上了那半数的几率!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