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暧昧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用刘明的衣服擦干鬼王铁爪上的血迹后,邢烈颇为懊恼的揉了揉额头,现实世界比任务世界要麻烦太多,至少脚下和门口两处的血迹,就要在父母苏醒过来之前处理干净。

好在身边还有紫若这个免费的清洁工能帮上忙,这也算是唯一的安慰了。

紫若走到刘明的尸体前,先是围着他的尸体走了一圈,然后取出一把匕首,挑开刘明的眼皮,接着面现喜色。

“邢烈,好在这个刘明的写轮眼并没被你完全破坏,不然真是暴殄天物了呢!”

邢烈一脸疑惑的凑了过来,同样盯着刘明的眼球看了看,写轮眼的确还在,要说不同,应该就是瞳孔处的一些裂纹了,就像蒙上一层碎裂的隐形眼镜的镜片。

“难道他的两颗眼球很宝贵吗?”邢烈不无疑惑的问道。

紫若身为一个美艳的女人,却丝毫没有面对一具死尸时应有的恐惧,她笑着解释道:“宝贵与否这就因人而异了,对我来说,它没有任何作用,可是对于同样掌握有某种瞳术的你来说,相信日后就一定有用得到的时候。”

紫若的话彻底勾起了邢烈的兴趣,一番询问之下,他终于明白了,当瞳术升级达到后期时,再想继续提升评价等级,那么仅仅是技能晶石已经无法满足升级所需,这就要用到拥有瞳术者的眼球,作为突破技能评价等级的必备之物。

要不是这次击杀刘明的机会,到时候想要对白眼的评价等级继续进行突破,那就只能去类似火影忍者的世界里走一趟了,在那个世界里,想办法杀掉拥有写轮眼或是白眼的高手,才能彻底解决问题。

不过如果有了刘明的两颗眼球,那可想而知,将会省却许多的麻烦。

“紫若,你又帮了我一次,都不知道应该怎样答谢你才好。”

邢烈表现得很真挚,紫若掩口轻笑道:“既然你这么想表示一下,那我也不客气了,就把你的财产分给我一班好了。”

看邢烈闻言一愣,紫若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

“唉,物质上的要求太低俗了,这样吧,不如今晚我就充分发挥一名医生的职责,为你深入的、反复的量一下体温,检查一下身体。”

紫若起初有些没反应过来邢烈这句话的意思,不过看他一脸坏笑的样子,也就意识到了邢烈话中隐含的暧昧,或许联想到白天在车里被邢烈一番上下其手的过程,一张美艳的脸庞顿时升起片片绯红,更是将那份美艳衬托得淋漓尽致。

紫若此时的美态,让邢烈心中仿佛被猫抓了一下,他一把揽住紫若那纤细的腰身,让她的身体和自己紧紧贴在一起。

紫若的身体触感光滑细腻,更是让好几个月都没品尝过女人滋味的邢烈不禁有些心猿意马。

尤其是被紫若那一对柔软挤压在胸前的触感,更是能勾起人心中最原始的**。

邢烈一手揽着紫若的腰身,另一只手扶住她的后颈,低头吻在了她那如火般的红唇上,感受到紫若那欲拒还迎的生涩动作,邢烈不由更加

(本章未完,请翻页)卖力的索取。

良久,醉眼迷离的紫若似乎想到了什么,猛然睁开眼,看向靠左在椅子上仍处于昏迷状态的邢烈父母,这才彻底清醒过来,赶忙推开邢烈,侧过身垂着头说道:“邢烈你这流氓,也不看一看这是什么场合,万一叔叔阿姨这时候苏醒过来,你是想让我找个地缝钻进去吗!”

紫若抱怨着的同时,又红着脸转身背对着邢烈,将跳脱出文胸束缚的一只兔子给塞了回去。

见紫若这副羞愤的样子,邢烈忍不住哈哈大笑。

一番笑闹过后,邢烈和紫若就开始对一片狼藉的客厅进行打扫,没用多长时间,地板已经被紫若给擦拭干净,四具尸体也被邢烈收入紫金龙棺。

当然,刘明的一对眼球已经被邢烈取出,并且放入福尔马林中保存。

终于清闲下来之后,邢烈把父母安置在沙发上,料想受到鬼王套装附带的强力催眠的影响后,要醒过来至少也要等上一个小时。

接下来邢烈当着紫若面前取出刘明的血腥钥匙,召唤出血腥宝箱进行开启。

血腥宝箱里面的东西不是很多,但却有几样颇具价值的东西,其中就有两颗技能晶石,以及一颗血统晶石,这些邢烈都用得到,于是直接收入储物空间。

血腥宝箱内剩余的杂七杂八加在一起,邢烈大概估算了下,应该能值一千多点恐慌积分。

“紫若,见者有份,更别说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算过了,这里面的东西大概值一千三百点恐慌积分,你看是要这些东西,还是我直接给你一张一千面值的积分纸币?”

邢烈当然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小气,尤其今天紫若着实帮了不小的忙,如果不是通过她那缩减空间距离的能力,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对父母进行催眠,那样的话任凭空有一身不俗的战力,也会生出无力为战的感觉。

况且就说先前,如果不是紫若的提醒,恐怕刘明的尸体会被直接处理掉,在这之前也不可能留下他的一对眼球。

紫若想了下,她并没客气,直接选择前者,把血腥宝箱内剩余物品全部收入她自己的储物空间。

“真是的,身为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你这时候的矜持都跑哪去了?”

邢烈颇为无语的看着此时一副小人得志样子的紫若,不由开起了她的玩笑。

紫若面色微微一红,但紧接着故作强硬的说道:“在恐慌高校挣扎了三个月了,最穷困潦倒的时候老娘就差挥舞着内裤揽客卖身了,还在意个毛线的矜持!”

“呵呵,那你下次再穷困潦倒的时候,记得来找我,我一定给出让你满意的价钱!”

紫若白了邢烈一眼,“有时间和我打情骂俏,还不如想想叔叔阿姨苏醒过来之后,应该怎么解释刚才的事情呢。”

邢烈想也不想的说道:“就说那些人突然悔过自新,然后就离开了。”

紫若表情一僵,没好气的揶揄道:“这种理由也就骗骗像你这个头脑

(本章未完,请翻页)单纯的家伙,叔叔阿姨可能会相信吗!”

邢烈耸了耸肩:“真相并不重要,只要对他们说,麻烦已经永久的解决了,他们也就不会多问了。”

紫若半信半疑的撇撇嘴:“但愿叔叔阿姨这么好糊……这么好说话吧,反正这要是我家老头子,非要问给底朝天不可!”

邢烈不置可否的一笑,“对了,都这么晚了,我给你找间客房吧。”

紫若闻言,神色间带着几分意动,但最后还是拒绝道:“下次吧,我在初级班最后一次月考结束后,如果能多回来两天,就是你赶我,我也不走了。”

“怎么,这么晚了你还想上哪去?”邢烈有些失望,他能从紫若眼中流露出的坚定之色判断出,她是非走不可了。

“这次月考成绩不是太理想,只拿到第三名,所以明天中午之前,我就要回到高校,而且这次回来第一时间就来找你,还没回家去看看呢。”

邢烈点点头,紫若话已经说到这种地步了,他也就没有了继续挽留她的必要,他了解这种归家心切的感觉。

既然父母暂时还处于昏迷状态,一时间也无法苏醒过来,于是邢烈决定送紫若离开。

召唤出一只血灵,对厉鬼蝮蛇完成附体后,在院内的草坪上找了处隐蔽地点,控制厉鬼蝮蛇藏匿好身形,邢烈这才驾车送紫若去火车站。

路上二人都没怎么说话,气氛显得有些沉闷,直到抵达火车站,在下车前,紫若竟然探过身子在邢烈的脸颊上亲吻了一口。

她有些红着脸说道:“如果有机会对付中级班的张浩的话,记得联系我,千万不要独自应对,还有你也要保重自己,进入任务世界的难度是和学员本身实力相关,可别因为大意送了性命,让在乎你的人为你伤心。”

紫若说完,这才推开车门,头也不回的进入火车站。

直到紫若的背影逐渐消失在视线尽头,邢烈才回过神,露出一丝笑容,驾车回返。

去火车站一来一去,用了近一个半小时,等回到家,邢烈第一时间把厉鬼蝮蛇收了起来,进入别墅后,才发现父母已经醒了。

“小烈?”见到儿子的身影出现在眼前,邢建宏和蒋欣都有些惊讶,毕竟先前他们还没见到邢烈的面,就已经被强行催眠,后面的事情当然一无所知。

接下来就如邢烈所料,母亲蒋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上来在邢烈故作躲避未果的情况下,一把抓住了他的耳朵,然后就是‘小兔崽子,你还知道回来呀’这一类在邢烈听起来感到十分温馨的话。

看父母的表情中多少还带有几分迷茫,邢烈就知道,他们也就刚刚苏醒,把先前的事情胡编乱造的讲述一番,只说是打电话时对父亲的语气和说话方式感到有些怀疑,于是就找了个当警察的朋友,把宋喆他们全都给吓跑了。

当然对邢烈的说辞,父母是不会信的,但他们同时也知道什么事情应该追究,什么事情应该保持糊涂,所以这件事,也就到此为止,识趣的谁也没有再提。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