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韩教官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小本上的‘致命玩笑’这四个字,印刻在脑海中,变成了一段并不属于邢烈的记忆,在精神意识彻底沉沦并消化这段记忆之前,邢烈看向李小海等三人,发现他们眼中也是一片茫然,像是已经开始消化这段同样也并不属于他们的记忆。

记忆中,那是十三年前的9月5日,农历七月十五中元节,也就是俗称的鬼节。

那是一所中学,顶着火辣的太阳结束了一整天的新生军训后,有七个身穿迷彩服的男女聚集在小操场旁的树荫下乘凉,这些学生脸上都还带着稚嫩,很显然,应该是刚刚结束了小学生涯的初一年级的新生。

这七个人中,其中一人分明感觉很陌生,但邢烈却偏偏能叫得出她的名字,她叫薛晨曦,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大眼睛女孩儿。

在记忆中看到这个女孩儿后,邢烈才想起来,好像这个薛晨曦在今天这场婚礼中,充当了新娘的伴娘,如今的她,已经出落的身材高挑,姿色虽然无法与新娘相比,但也算得上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了,实在很难让人和记忆中那个皮肤黝黑,长得干干巴巴的小丫头联想到一起。

除了薛晨曦,横七竖八躺在树荫下的另外六个人,邢烈到是能轻易的分辨出来,其中另一个长得很可爱的女孩儿,她叫谢梓依,也就是今天这场婚礼中的新娘。

一个浓眉大眼,身高对于当时年龄的学生来说,绝对算是高个子的杨权,竟然是今天这场婚礼上的新郎,看来他的身高从初中一年级以后,几乎就没怎么变过,而且当时的他很瘦,可现在,不足一米七的身高,体重却不下180斤。

邢烈在这段并不属于自己的记忆中,认出了这三个一脸稚嫩的初中生正是台上站着的新郎新娘,以及伴娘。

至于记忆中的另外四个同样脸上带着稚嫩的初中生,见到他们的样子后,邢烈也不禁感到十分有趣,没错,这四个初中生,正是李小海、鸠赫、邓坚、以及邢烈。

邢烈能在记忆中像是一个看客在看电影一样,而这场电影里其中一个角色,还是年少时的自己,这当然会让他觉得十分有趣。

这时的邢烈,思绪也已经完全脱离现实世界,彻底的沉浸在这段记忆中。

“嗨,你们说说,咱班的韩教官是不是变/态?能让咱们顶着太阳站上几个小时的军姿,有任何人稍微动一下,就加一分钟,这样再下去几天,岂不是都要被他给玩死!”

杨权,也就是今天这场婚礼上的新郎一脸愤然的说道,说完还不忘四下观望一眼,似乎是并没见到自己班的韩教官,这才暗中长出口气。

“杨权,你别这样说韩教官!”记忆中今天的新娘谢梓依开口了:“韩教官对咱们这不叫体罚,这叫负责你懂不懂?他这样严厉也是为了磨砺咱们的意志,是为了咱们好,你干嘛要背后议论人家呀。”

杨权还没出言反驳,那叫薛晨曦的女孩儿一脸不满的抢着说道:“体罚就是体罚,别忘了咱们才多大呀,要磨砺意志也不至于这么过分吧!”

薛晨曦的话顿时引

(本章未完,请翻页)来剩余所有人的赞同,其中就包括邢烈和李小海等人。

这时杨权突然一拍手,眼睛放光的说道:“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是鬼节,听我姥姥说,是阴间大门开启的日子,要我说,咱今晚就扮鬼去吓韩教官,挨了他的体罚,不找回些场子怎么行?”

杨权说出这个提议之后,眼睛越来越亮,似乎已经预想到韩教官被吓得哭爹喊娘的一幕。

“这个主意好,我赞同!”鸠赫第一个出言附和。

“好像挺好玩的样子,不过韩教官平时都是板着一张脸,看起来好严肃啊,咱们能吓到他吗?”

邢烈说出了心中的疑问,同时把目光投向杨权,征求他的意见。

杨权还没说话,邓坚盘腿坐了起来,一脸神秘兮兮的说道:“我觉得能吓到韩教官,我听家里老人说过,七月十五这天晚上不能出门,说很容易撞鬼的,正好今天就是鬼节,这绝对是个报复的机会!”

杨权的这个提议,顿时惹得众说纷纭,就连儿时的邢烈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

“杨权,你不觉得这么做很过分吗!”谢梓依对杨权怒目而视,气得胸前刚刚发育的小胸脯不住的起伏。

“过分?怎么过分了!”杨权十分强硬的说道,对他这个未来的妻子没有半分客气:“谢梓依,你要是不想参与,那就别发表任何意见,还有啊,这只是开个玩笑而已,韩教官那么大的人了,难道还会被吓死吗?”

“对呀梓依,杨权说的没错,这真就只是个玩笑而已,我们也就是想给班里同学出口气,不会太过分的。”

说话的是薛晨曦,谢梓依见就连自己的闺蜜这次都不和自己站在同一边,小脸更是被气得通红。

“你们,你们的心理都太黑暗了,你们记住,要是真敢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我就去告诉老师,让老师请你们的家长!”

丢下这句话后,谢梓依气鼓鼓的离开了,留下六个人面面相觑,显然都被她最后的那句话给吓到了。

毕竟对于那个年代的学生来说,被老师请家长,简直就像天都要塌下来一样,回家都避免不了挨一顿揍。

现场沉默了一阵,最终还是李小海打破了沉寂,他怯生生的说道:“杨权,我看还是算了吧,再坚持三天,新生军训也就结束了,咱们还是别找麻烦了好不好?”

“放屁!”杨权在李小海头上拍了一巴掌,横眉竖目的吼道:“你个怂货,现在不报仇的话,等军训结束了,还上哪去找韩教官?今天我把丑话说在前面,谁要是想退出,那现在就给我走,这么多年的朋友情谊也就算是到头了!”

看得出来,几个人中,是以杨权马首是瞻,他发起威来,邢烈等人也都是不由缩了缩脖子,先前持反对意见的李小海,这次再也不敢多说,只是低着头像是做错事情的孩子站在一旁。

“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正好今天我家没人,今天晚上八点,不管你们找什么理由,都来我家集合,记

(本章未完,请翻页)住这件事不能对任何人说。”

李小海厉声说道,然后开始安排分工,邢烈也被安排了一项差事,只等晚上开始行动。

夏天里的晚上八点,天色刚刚黑下来,杨权、薛晨曦、邢烈、李小海、邓坚、以及鸠赫六人,全部聚集在一起,一个邪恶的念头,一个致命的玩笑,就此拉开帷幕。

邢烈等人显然都没什么主意,完全是在听杨权这个老大对一切进行安排。

杨权想了想,然后以超出年龄段的成熟语气说道:“这几天我都在暗中观察韩教官,发现他每晚八点半到九点之间,会离开宿舍,也不知道是给谁打上半个小时的电话,九点左右的时候,才返回宿舍,所以,有人要躲起来,等韩教官挂断电话,还没返回宿舍的时候,去和他说一件事情,邢烈,这件事交给你。”

杨权把每个人应该扮演的角色,以及应该做的事情,都讲述的非常详细,每一个细节都没错漏。

当安排好一切之后,邢烈就上路了,在临近九点之前,果然在空无一人的小广场上见到了正在打电话韩教官。

韩教官坐在健身器材上面,和电话那头的人有说有笑,最后他看了眼手表,这才说道:“小丫头,到时间了,不和你聊了。”

邢烈那张稚嫩的小脸上露出几分疑惑,这个韩教官给电话那头的人叫小丫头,看样子还很亲密,他又是在和谁通话呢?

见韩教官挂断电话后就要离开,邢烈赶忙跑了过去,装作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气喘吁吁的说道:“韩、韩教官,不好了,杨权和邓坚他们五个人,因为受不了军训带来的压力,决定要集体跳河自杀,你快和我去看看吧,别真出了人命呀!”

韩教官面色一变,急忙问道:“集体自杀?这群蠢蛋,他们在哪?”

看来韩教官是当真了,虽然邢烈的演技并不是如何出色,但情急之下,料想韩教官也不会在意这些细节。

“就、就在杨权家后边的小河沟!”

“带路!”

听邢烈说完,韩教官从齿缝中挤出这两个字,然后二人就快速的跑到杨权家后面的小河沟处。

到了地方,却并没见到杨权等人,倒是薛晨曦坐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呜呜的哭泣。

韩教官见状急忙上前把薛晨曦给提了起来,一脸急切的问道:“杨权他们人呢?”

“他们、他们……”

薛晨曦抽泣着指向河沟,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又哇的一声捂着脸哭了起来。

“妈的,这群蠢蛋!这条小河沟有多深?”

韩教官骂了句,然后厉声问道。

邢烈愣了下,然后支支吾吾的说道:“大概最深的地方也只能没到教官的脖子那。”

韩教官并没说话,一把抢过邢烈手中的手电筒,快速的跑向河沟,噗通一声跳了下去。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