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消失的尸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见韩教官毫不犹豫的跳下河沟救人,邢烈那张稚嫩的脸上面色微微一变,露出几分悔意,但多的是惧怕,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喊教官上来,告诉他其实这只是一个玩笑,可嗓子里仿佛堵着什么东西,终究还是没发出一丝声音。

果然就如邢烈所说,河沟里面并不深,以韩教官的身高,水面也只是刚刚没到他的脖子处,也许这对已经生出悔意的邢烈和薛晨曦二人来说,就是最大的安慰了。

韩教官扬着脖子,开始在水里到处摸索,突然,河沟浅处传来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一直在水里面闭气的杨权和李小海等人同时蹦出水面,齐齐发出哇的一声怪叫。

他们头上顶着脏兮兮的水草,暴露在外的脸上手上,还有胳膊上就像是涂了一层石膏粉,惨白惨白的,被水泡过之后,完全糊在身上,并且布满了网状的龟裂。

他们的嘴唇是黑紫色的,嘴里都叼着一条近尺长类似舌头似得东西,看起来极其恐怖。

如此突如其来的一幕,别说是本来胆子就不是很大的韩教官,就是换做任何一个走夜路丝毫不虚的人,估计都要被吓得在水中人仰马翻。

果不其然,韩教官被吓得身躯忍不住后仰,脚下失去重心后,直接跌倒在了水里。

此时的韩教官,大脑已经变得一片空白,落入水中后,他猛地吸了口气,脏兮兮的河水顺着他的鼻孔涌入肺中,顿时就让他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完全被恐惧侵占。

接着韩教官又灌下几大口水,然后肢体变得再无力气,脚下被水草缠得死死的,就算是他现在还尚存一丝意识,也根本无法在河水中站起身来。

良久,水面还是一如先前死一般的平静,却再也不见韩教官的身影。

水中的杨权五人面面相觑,其中李小海一脸吃惊的说道:“韩教官不会是在和咱们开玩笑,准备反过来吓咱们一跳吧?”

没有人接他的话茬,这样又过了大概半分钟,已经失去一切思考能力的半大孩子们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事情麻烦了,他们并不相信有人能在水里闭气达到近两分钟。

这时,水面上突然有个什么东西浮了上来,在岸上的邢烈一把抢过薛晨曦手中的手电筒,将光柱射向浮出水面的东西。

这下,所有人都看清了浮出来的东西是什么,正是韩教官!

韩教官仰面朝上,他的面色煞白,长大了嘴巴,瞪圆了双眼,眼球似乎都要凸出眼眶,死状凄惨,相比扮鬼的几个半大孩子的样子,简直要恐怖不知多少倍!

接着就听所有人都忍不住发出尖叫声,还有扑腾水的声响,五个人拼命挣扎着爬回岸上,再也没有了先前的激动,一个个都是嘴唇发紫,全身颤抖

(本章未完,请翻页)。

当他们上岸后,包括邢烈和薛晨曦,全部怪叫着跑离了这片是非之地。

一个小时过后,时间已经过了夜里十点钟了,在杨权的家中,总共六个人,五男一女,正全部瑟瑟发抖的围坐在一起。

从先前在河沟逃走后,几人就来到父母都不在家的杨权家里,从始至终,没有任何人说过哪怕是一句话,或许牙齿打颤的声音,才能在这个黑夜中证明几个半大孩子的存在。

又过了好一阵,可能是李小海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沉闷的气氛,哭丧着脸喊道:“杨权,是你,都是你出的馊主意,现在韩教官死了,你让我们怎么办?是不是要陪你去坐牢或是被枪毙呀!”

杨权无言以对,再也没有了先前的威风,也许此刻的杨权,才终于体现出了符合这个年龄段的胆小和怯懦。

又是一阵沉默,眼看就要到夜里十点半了,杨权深吸口气,经过这么长时间,他已经恢复了冷静,仅仅十余岁的他,再次恢复了那种并不符合这个年龄段的沉稳和成熟。

“邢烈,我问你,当时你见到韩教官,并且和他来到小河沟的过程中,有没有遇见到别人?”

邢烈那张苍白的脸上犹豫了瞬间,然后十分肯定的摇头道:“没有,没见到任何人。”

“你能肯定吗?”杨权逼问到,目光死死盯着邢烈。

“没有,当时都已经九点钟了,我能肯定,就是没见到任何人!”

见邢烈如此笃定,杨权又盯了他一阵,这才终于相信的点点头:“韩教官死了,这已经是不能挽回的现实,虽然咱们这只是一个玩笑,但如果传出去的话,你们能想到后果吗?”

杨权这样发问,让当场所有人都沉默了好一阵,最终还是李小海哭丧着脸说:“后果还能怎么样?肯定是被抓进监狱,要么牢底坐穿,要么挨枪子,杨权,这件事都是你指使的,都是你!”

情绪激动的李小海越说情绪就越是激动,冲上前来对杨权开始劈头盖脸的厮打。

杨权面色一冷,一脚把李小海给踹飞出去,并且吼道:“你他妈给我冷静点,你们也是,不想承担严重后果的话,就都听我说。”

杨权喘着粗气,平稳一下情绪之后说道:“事实没有小海说的那么严重,咱们都是学生,都是未成年,如果主动去自首的话,这件事也构不成犯罪,别忘了,咱们这其实只是一个玩笑,那个小河沟水很浅,照说根本淹不死人,韩教官的死,最多只能算是一场意外,咱们谁也不用承担刑事责任。”

鸠赫闻言有些疑惑的问道:“杨权,那照你这么说,咱们应该承担的是什么责任呀?毕竟韩教官是因为咱们才被淹死的。”

杨权看了他一眼,然后深吸口气说道:“咱们要承担的后果有两种,但究竟是哪一种,就要看咱们的态度了。”

顿了顿,杨权充分的发挥了孩子王的作用,继续说道:“结果不外乎两种,一是得到学校的处分,然后被父母狠狠的揍上几顿,以后受人指

(本章未完,请翻页)指点点,不会再有任何家长同意他们的孩子和咱们接触。”

杨权的话,终于让这些半大孩子感觉到了恐惧,也许在他们的认知中,受到同学和家长的冷眼和排斥,这简直比去蹲监狱还要难以让人接受。

“杨权,我不想遭人在被后戳脊梁骨,你说的另一种态度是什么?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件事的后果别那么严重啊?”

当有人问出这句话后,所有人都目光急切的盯着杨权,简直把他当成了目前唯一的救星。

“另一种结果,就是一不做二不休,就当今晚这件事从没发生过,毕竟刚才邢烈也说了,来时的路上并没见到任何人,也就是说,除了咱们几个人之外,没人知道韩教官是被咱们叫来的,也没人知道韩教官已经死了,是怎么死的!”

“杨权,你是说,咱们都不承认这件事?可是纸包不住火,韩教官的尸体早晚会被发现的,警察也一定会调查到咱们头上的!”

杨权眯了眯眼,看了说出刚才那番话的邓坚一眼,然后补充道:“所以我说,这就要看咱们的态度了,老师讲过三人成虎的典故,就是说一件事说的人多了,大家也就信以为真了,只要韩教官的尸体不被人发现,就没人知道他已经死了,最多只当他是失踪了,也没人会怀疑到咱们几个孩子身上!”

邢烈一脸犹豫的说道:“杨权,你就说应该怎么做吧,我听你的。”

“对呀,只要不坐牢,别让我爸妈知道,我也听你的。”李小海也紧随其后表态。

接下来鸠赫、邓坚、以及眼泪不住在眼眶打转的薛晨曦,也相继表态说听杨权的。

杨权对这几个半大孩子的态度很满意,他也立即做出了决定:“好,既然你们都听我的,那就记住,从今以后,这件事咱们都要拦在肚子里,谁也不能再提,包括自己的父母,如果有人问今晚你们都在做什么,就说一直在我家里玩,从没离开过。”

说完这些后,杨权望了望已经漆黑一片的窗外,面色阴沉的说道:“然后还有最后一个麻烦,那就是韩教官的尸体,咱们要想办法把他给沉到河底去,然后等回头咱们把零花钱都掏出来,去镇上买几条黑鱼,放养到河沟里,这黑鱼很凶猛,是一种肉食鱼类,要不了多久,韩教官的尸体就会被它们给吃干净的!”

杨权的手段简直不是邢烈等半大孩子能够理解的,但他们没有任何主意,只能选择听信。

接下来一行六人奓着胆子,重新回到小河沟处,留下幸运的薛晨曦放哨,接下来几个半大小子就把手电光照在河面上,寻找韩教官的尸体。

可是找了足足几分钟,却愣是没见到尸体,难道韩教官当时并没有死?

这一念头很快就被所有人打消,先前他们都见到了韩教官的死状,那种眼球凸出眼眶的样子,绝对做不得假,那种恐怖的场面让人一辈子都挥之不去。

而且这片河沟非常小,可以说是一目了然,先前原本漂浮在水面上的尸体,此时却不翼而飞,这让杨权等人都是有些惊疑不定。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