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手机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完了,这下可完了!”邓坚有些神经质的喃喃道:“今天是农历七月十五,是中元节,是阴间大门敞开的日子,韩教官的尸体不见了,他一定是变成了厉鬼,他一定会找咱们来索命的!”

邓坚叨叨咕咕没完没了,杨权本就烦着呢,过去直接一巴掌扇醒了他。

“邓坚,你他妈再说这些屁话,当心我把你给扔河里去找尸体!”

很显然,杨权威胁的话起到了作用,邓坚的一张脸上虽然还是面色煞白,但至少情绪稳定下来。

韩教官的尸体不翼而飞,这让所有人心里都充满了恐惧和疑问,尽管每个人都想发问,可是先前倒霉的邓坚就是最好的例子,谁也不想再当出头鸟,被杨权劈头盖脸一顿数落。

“手机,这里有一部手机!”

就在所有人都一筹莫展时,薛晨曦在不远处惊呼出声,他手里拿着个黑乎乎的东西,不住的挥手示意所有人过去。

杨权第一个跑了过去,一把从薛晨曦手中抢过这部绝对能用来砸核桃的诺基亚平板手机,握在手中来回翻看。

“这部手机是韩教官的!”邢烈围上去后,盯着被杨权拿在手中的手机,直接出言道:“我看见韩教官在跳下河沟之前,把手机给扔在这了。”

杨权看了邢烈一眼,然后点点头,把手机解锁,先是查看了通话记录,没什么发现后,又查看信息,可是这一看不要紧,饶是以杨权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超出这个年龄段的成熟,也不由惊叫一声,把手机给扔在地上。

“杨权,你怎么了?你可别吓我们!”

杨权的行为的确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从先前他的表现就不难看出,这个杨权的胆子绝对不小,不然也不可能想出这么恐怖的玩笑,以及那么残忍和专业的毁尸灭迹的手段。

可是现在,被公认成胆子最大的杨权,都被吓成了这副模样,这让邢烈等剩余的人,都对这部手机既是感到疑惑,又是感到惧怕。

杨权哆哆嗦嗦的指着地上的手机,声音发颤的说道:“你、你们自己看!”

所有人都犹豫了,最终还是邢烈一把捡起手机,接下来除了杨权还是面色煞白并没上前,其余人全部神色紧张的围上来查看。

在手机信息的草稿箱里,有一条未发出的短信,短信内容很多,当邢烈只看完信息中的前几段后,也是惊叫一声,把手机扔在地上。

同样被吓到的不仅仅是邢烈和杨权,其余所有人都见到了短信内容,薛晨曦直接被吓得哇哇大哭起来,李小海跌坐在地,张着嘴巴一脸恐惧之色,至于邓坚,又继续喃喃起厉鬼、索命、鬼节这些词。

手机掉在地上,没人敢去捡,荧幕还亮着,上面的信息中,赫然写着这样一段话。

你们这群调皮的小家伙,害死了我,以为毁尸灭迹从此以后就可以安枕无忧了吗?记住今天吧,农历七月

(本章未完,请翻页)十五,我会回来的,我会一个、一个的找上你们,让你们为今天的事情付出代价!

薛晨曦,你会被吊死,你的舌头会吐出很长,你的脖子也会被拉得很长,记住,很长……

邓坚,你的死法会和我一样,被水溺死,你会体会到那种窒息感之下带给人的绝望!

杨权,你会死于车祸,你的身体会被撞得稀巴烂,脑浆、内脏、鲜血,全部混杂在一起!

鸠赫……

邢烈……

李小海……

信息的内容中,在场所有人的名字都有提及,当然,连带着的还有所有人的死法。

只是邢烈等人根本没把这条信息看完,他们不敢继续往下看了,就算是前面看到的那些信息内容,也只是扫了一眼后记住的,如果再给他们一次选择的机会,这条信息没有任何人会去看!

“不,不可能!我杨权的命,我自己能做主,除非是我自己想死,不然就是鬼,也别想来找我索命!”

杨权可能是承受了太大的压力,咆哮一声,终于将一切负面情绪都发泄了出来,冲上前抓起一块石头就把手机给砸成零碎。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着近乎癫狂状态下的杨权,这个时候,没有人敢说话,也许如此状态下的杨权,比韩教官化作的厉鬼还要吓人!

经过一通发泄之后,杨权终于重新恢复了冷静,他的目光把所有人挨个扫了个遍,看他们脸上的恐惧之色一个赛过一个,杨权突然冷笑一声:“其实仔细想想的话,韩教官的尸体消失的有些蹊跷,我想有三种可能,都会导致这个原因。”

杨权的情绪也让邢烈等人受到了感染,他变得平静下来,而且表现出一副睿智的样子,这也让所有人心里多少有了个底。

“三种可能?杨权,那你觉得韩教官的尸体究竟哪去了?”

“对呀,总不能是自己长翅膀飞了吧!”

当即就有人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其实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期盼,那就是韩教官并没有死,只是同样以恶作剧的方式,来报复自己等人,可是一来,日后自己等人也就不必受到良心的谴责,也不必整日提心吊胆的担心韩教官化作厉鬼来复仇,或是警察找上门来。

杨权想了想,然后伸出一根手指,放缓语气说道:“第一种可能,就是韩教官并没有死,趁着咱们刚才跑掉的时候,他自己离开了,至于手机上的信息,这只是他对咱们的报复而已,也许明天军训时,他会好端端的出现,而且在军训过程中,会更加‘关照’咱们。”

杨权这句话说完之后,李小海苦笑着接口道:“我还真希望会是这样,哪怕被韩教官给训个半死也没问题。”

李小海的话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如果真是这样的结果,那才真叫皆大欢喜。

杨权并没理会任何人,竖起第二根

(本章未完,请翻页)手指说道:“第二,不能排除是有人发现了韩教官的尸体,然后把他的尸体从河沟里拽到岸边上,然后趁着咱们跑开的时候,把尸体给藏起来,等待白天去报警。至于那部遗落下来的手机,以及手机草稿箱里面记述的信息,也不能排除有人要针对咱们,所以故弄玄虚。”

杨权说的第二点可能,虽然不及第一个那么让人得到心灵的慰藉,可无论怎么说,也比韩教官化作厉鬼前来索命要容易接受许多。

很快,杨权又竖起第三根手指:“还有最后一个可能,那就是咱们谁都不希望见到和去面对的,也就是说,韩教官真就变成了一只厉鬼!”

所有人都沉默了,杨权见这些人都是一脸的茫然,最后补充道:“要我看,咱们也不用胡思乱想了,韩教官真正化作厉鬼也好,有人暗中故弄玄虚,把尸体偷偷拖走也好,今天这件事,到这里就算结束了,既然尸体已经不见了,不论是沉入河底被水草缠住,还是怎么样,这些已经不重要了,等下都在周围仔细找找看有没有线索,然后明天你们都把零花钱准备好,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先观察两天事情有什么动向,然后去买几条黑鱼,放养到这个河沟里。”

杨权做出了决定,说完后,继续组织人手在周围搜寻了一遍,这样做的目的当然是为了寻找到某些蛛丝马迹,证明尸体被人拖走这个事实。

只是结果还是让人感到失望,终究非但没能找到韩教官的尸体,同样也没发现其他任何有价值的线索,直到夜里十一点钟,所有人这才各回各家。

第二天,还是一切照旧,只是班里的学生感到疑惑,为什么这么晚了韩教官还没出现?当然,这其中的原因,也只有杨权和邢烈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经过杨权先前的嘱咐,所有参与到这件事中的人,都在极力表现出一幅轻松的样子,只是他们的内心中究竟有多煎熬,这一点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韩教官一个大活人,平白失踪了一整天,这件事在部队中引起了很大的风波,毕竟不吭一声就消失,这在几率森严的部队中,简直是了不得的大事。

只是第一天里部队好像只是派出几个人在周围寻找韩教官的踪迹,直到第二天,这个问题才终于被部队和校方重视起来。

关于消失的韩教官,没有任何人发现丝毫线索,电话打不通,人也找不到,也没有任何人能准确的提供韩教官在一段时间内的具体行踪,可能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韩教官有每天夜里出去打电话的习惯,只是这次外出,却再也没有回来。

第三天,在部队、校方、以及警方,还有学生和学生家长组织的搜寻队伍,将范围几公里内进行了一次地毯式的搜索,甚至就连韩教授被淹死的那个小河沟,都有人用长竹竿在里面一顿搅合,这简直让杨权和邢烈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只是结果还是十分出乎想象,在这个小河沟内,也并没发现韩教官的尸体,这真是让人感觉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禁又陷入到更深层次的恐惧和不解当中。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