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唯一主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连好几天对韩教官的搜索最终还是无果,警方也只能把这件事当做一起失踪案件来论处。

可想而知,如果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能找到韩教官的话,那还好,不然的话,这件事最终也只会不了了之,连带这个人,也要被人所遗忘。

就这样,一连十年过去了,曾经的半大孩子们,都已经长大成人,都说时间是治愈伤势的最佳良药,这话果然非常有道理,十年间,没有任何人再提起过有关于当初韩教官的事情,而这件事,估计从此以后没人提起的话,他们也绝不会再想起来,一切都仿佛是一场梦,梦醒了,一切也就都被遗忘了。

当初韩教官的尸体神秘消失,至今也并不曾再出现,而且这十年中并没发生任何怪异的事情,不过已经从记忆影像中恢复正常的邢烈却知道,十年不曾被人提起旧账,估计很快就要被翻出来了,不然记忆中也不会被平白构建出这段场景,为一切开端进行铺垫。

邢烈再次定睛朝着小本上看去,果然,任务介绍和主线任务都已经更新出来。

所在任务世界:《致命玩笑》——曾经只是单纯的因为一个玩笑,酿成了不可挽回的惨剧,现如今,各种奇怪诡异的事件将接踵而至,而一切的源头,又直指曾经那场惨剧,这一切的背后,究竟是化作厉鬼的韩教官在复仇索命?还是心机深沉的人在暗中策划着一切?

唯一主线任务:曾参与到韩教官那场事件中的六个人(杨权、薛晨曦、邢烈、鸠赫、邓坚、李小海),以及附加人物谢梓依,尽量避免每一个人的死亡,最终以七人存活或死亡的比例来进行奖罚判断。

惩罚判定:七人中死亡人数超过四人,每死亡一人,惩罚恐慌积分200点,最终结算惩罚公式为:扣除(总惩罚恐慌积分)x(死亡人数)的恐慌积分,积分不足抹杀。

奖励判定:七人中存活人数超过四人,每存活一人,奖励恐慌积分200点、属性1点,最终结算奖励公式为:奖励(总奖励恐慌积分)x(存活人数)的恐慌积分和属性。

看过小本上的所有的信息之后,邢烈目光略微闪烁,略作思考后,看向李小海等人。

李小海和鸠赫二人眼中的迷茫之色已经消失不见,显然也是从记忆中的影像中挣脱出来,并且现在都已经看完了小本上所记述的信息,此时同样在用些许复杂的目光彼此相视。

倒是邓坚,闭着眼睛也不说话,也许是还没从记忆里的影像中恢复过来,也许是早就恢复过来,正在闭目对唯一主线给出的这些信息进行消化和分析。

又过了大概半分钟的时间,邓坚这才终于睁开眼睛,见邢烈他们都在盯着他看,他微微一愣,继而似乎明白了邢烈等人的用意,这才勉强的笑了下说道:“没想到啊,这个杨权当时只是个初中生,可心机竟然这么深,而且也过于歹毒,实在无

(本章未完,请翻页)法把他和一个初一年级的学生联想到一起。”

邓坚把话题引到杨权的身上,似乎他刚才闭目不言,正是因为心机深沉的杨权的关系。

这时婚礼已经结束,新郎新娘正在双方父母和司仪的陪同下,游走在宾客间敬酒,由于邢烈他们坐在最后方,估计还要等一会儿,才能敬到他们这里。

李小海揉了揉额头,做出一个颇为苦恼的表情说道:“还真是麻烦啊,给出的线索太少了,就连是不是真的有灵异生物都不能确定。”

邓坚那把长弓拿着实在是太碍眼了,于是被他收入储物空间,他咧嘴笑了下说道:“给出的线索是够模糊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咱们四个人在这次任务世界中,非但不存在任何利益分配的矛盾,而且需要抱成一团,其中任何一个人的死亡,对彼此都会带来利益的损失。”

鸠赫赞同道:“没错,其实这次任务世界的奖励和惩罚力度都很大,如果咱们能在没有任何人死亡的前提下,找出事件的真相,从根源解决麻烦,最多可以得到9800点恐慌积分和49点属性!但反过来如果死掉四个人的话,也将受到3200点恐慌积分的惩罚。”

这个数据不说出来的话,其实每个人心里也多少有个认知,但真正经过鸠赫的口中说出来之后,还是不免会让人感到十分惊讶,就如鸠赫所说,奖励和惩罚的力度都非常大!

一直都没说话的邢烈这时开口了:“现在谈奖励和惩罚,未免为时过早,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想办法解决问题,其实在记忆片段中,杨权因为韩教官的尸体消失不见,说出的那三点很有道理,借用杨权的话,这件事不外乎三点,要么是韩教官并没有死,要么是真变成了厉鬼,其次是别有用心的人在幕后操控这一切,其实我个人观点,还是有些倾向第三点的。”

邢烈的话让另外三人都陷入了沉思,良久之后,邓坚突然一拍大腿,然后用凌厉的目光瞥了不远处的新娘谢梓依一眼。

“我也赞同邢医生的观点,什么化作厉鬼,我觉得这就是扯淡,曾经绝对是有人偷偷带走了韩教官的尸体,然后用他的手机输入了那条信息,要我说,这件事应该很明确了,就是有人在背后装神弄鬼,而且这个谢梓依,就有很大的嫌疑。”

回想记忆画面中出现的一切,再联想邓坚的话,的确能看出其中有些疑点,这些疑点,也让谢梓依的嫌疑被无限的放大。

先前在这个恐怖的玩笑并没实施之前,谢梓依就开始阻挠杨权的这个提议,并且因为意见的不统一,不惜和多年的玩伴闹翻脸,也许正是因为这个矛盾,导致当他们见到韩教官溺水而死并开始逃离后,谢梓依就偷偷拖走了韩教官的尸体,并且留下了那条让人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被恶梦纠缠的短信。

李小海也是深以为然的点头,但他眼中还是带着疑惑,看向邓坚问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你说是谢梓依,但她这样做的动机呢?”

邓坚想也不想的说道:“动机那就太简单了,这次任务世界的标题就是《致命玩笑》,我觉得不仅仅是咱们这些人对韩教官做的那件事符合标题,同样谢梓依拖走韩教官的尸体,也许是她为了报复咱们,同样开的一个玩笑!”

邓坚似乎为了一再肯定自己的说法,有进行了补充:“而且你们看这个唯一主线任务给出的相关信息,分明参与韩教官这件事的人中,就只有咱们六个人,可现在谢梓依也被牵扯进来,如果说这件事情真的和她没有任何关系,那又为什么会被纳入名单之列呢?”

李小海张了张嘴,可还不等他开口,邓坚就挥手打断了他:“不要说什么为了判断任务奖罚,把总人数调节成单数,谢梓依被纳入名单只是为了充当一个酱油名额,这个理由我觉得很牵强。”

李小海闻言选择了闭嘴,很显然,是邓坚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

鸠赫站起身,目光不善的看了正面带笑容敬酒的谢梓依一眼,冷声道:“我赞同邓坚的看法,觉得这个谢梓依嫌疑最大,我看还是杀掉她,如果她真是幕后的那个人,那咱们下一刻就能拿了巨额奖励回归高校。”

“不行!”邢烈和李小海几乎同时出言道,并且二人全部都豁然起身。

“二位什么意思?我鸠赫也是为了大家的利益着想,你们不会是因为贪恋那个谢梓依的美色,想要和我翻脸吧!”

李小海闻言面上略微闪过一丝尴尬,让后看向邢烈,苦笑道:“我就是单纯的认为杀人不是解决麻烦的唯一途径,哎呀我这人嘴笨,还是邢医生你来说吧。”

邢烈点点头,看向鸠赫,露出一丝笑容:“不要误会,我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意思,而且李小海说的对,杀人并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刚才主线任务给出的信息中已经说得很明确了,谢梓依也在咱们之列,如果你杀了她,而她真是幕后黑手,那倒还好说,只是死亡一人,少得到点奖励而已,可是如果她并不是幕后的黑手,咱们这岂不是挖坑给自己跳吗!”

“对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所以咱们还是先看看事态发展再做定论。”李小海赶忙接口道:“咱们现在就像是在玩一个选择类的游戏,最多只容许失败三次,如果这三次都选择都错了,还是没能把幕后黑手给揪出来,那这场游戏,我们也只能是以失败告终,所以决不能武断的做出判断。”

邢烈和李小海表达出的理由,说的也的确很有道理,鸠赫的面色这才好看了些。

就在邢烈他们进行谈论的时候,杨权和谢梓依也终于来到他们所在的桌前,在谢梓依身后,跟着的是伴娘薛晨曦,在邢烈四人脑海中植入的记忆场景中,时隔十年,七个人终于再聚首,这也宣告着世界背景介绍中所说的各种诡异离奇的事件,也终于将要接踵而至。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