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死人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杨权走到鸠赫身前,猛地一拳捶在他的肩膀上。

这时的杨权,眼中已经带有几分醉意,而且还隐含泪花,嘴唇也在轻微的颤动,看得出来,此时的他,情绪非常激动。

“哈哈哈,鸠赫,你这小子除了表情冷了点,其他倒是一点没变呀,还和小时候一样,一根头发都没有!”

杨权的声音多少带有积分哽咽,这份真情流露丝毫做不得假。

不过相比激动的杨权,鸠赫的反应倒是有些极端,邢烈几人看他那双近乎喷火的眼神,不禁感到好笑,既然在恐慌高校里存活了这么长时间,不用说也知道,这个鸠赫平时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角色,可是现在却被一个陌生人如此无礼的对待,偏偏他还不能发作。

鸠赫深吸口气,终究还是忍了下来,嗯了声,然后重新坐下。

由于杨权的身高问题,他站在鸠赫面前只到他脖子处,现在鸠赫坐下了,这才看到他头顶的鬼头刺青,这让他激动的又是一巴掌拍在杨权肩膀上。

“我说你小子行啊,原来我看你带着一串大佛珠,还以为你是去当喇嘛了,原来是混道上去了,小时候你可是最老实的,时间真是能改变一切呀!来,咱哥俩喝一杯!”

鸠赫嘴角抽了抽,终究还是没说什么,端起桌上的一杯白水喝了下去。

接着杨权和邢烈以及李小海等人纷纷打过招呼,可能是一时倍感唏嘘,他更是眼含热泪,声音低沉且沙哑的说道:“一晃七年了,从初中毕业,咱们就各奔东西,期间咱们一直没见过面,今天终于再团聚了,无论如何,今晚我来安排,正好我家里有个小旅馆,咱们这次都放下手头的工作,一定要多聚几天!”

杨权的话让邢烈等人皆是心中一动,也许站在他的角度上,这句话的内容中没什么可奇怪的,无非是想和许久未见的昔日玩伴好好聚一聚,可对于要完成唯一主线任务的邢烈等人,那简直就像是一场电影的开场序幕。

李小海的目光始终都游走在谢梓依的身上,眼看他们敬完酒要离开,赶忙起身迎了上去。

“嘿嘿,梓依,咱们也是好久不见了,你出落的真是越发的漂亮了,现在简直都不敢认了!”

李小海不怀好意的瞥了杨权一眼,接着对谢梓依露出一脸的谄笑。

其实在李小海看来,这个杨权没自己瘦,没自己高,更没自己帅,而且通过婚礼排场,也看得出杨权混的并不怎么样,可谢梓依这样完美的一个女人,竟会选择他,这让李小海实在是感到费解。

谢梓依见李小海朝自己打招呼,并且朝着自己走来,脸上更是绽放出迷人的笑容,她刚刚伸出白嫩的小手和李小海握在一起,却不料李小海猛地一把将谢梓依给拉入怀中。

抱着如此一团松软油滑的谢梓依,再轻轻嗅着她发间传来的倾向,李小海眯起了眼睛露出一脸享受之色。

“梓依,以前你可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之一,这么多年没见,可真是想死我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李小海声音哽咽,如此真情流露的一面,让新郎官杨权微微一愣,酒醒了几分,本来新娘被别人抱在怀里的不悦,也被冲淡了不少。

邢烈暗中叹了口气,看来这个李小海,还真是个多情种子,对待女人毫无免疫力,不过话说回来,这个谢梓依的确是漂亮的有些过头了,别说是花心的李小海,就是性情淡漠的邢烈,看着身材和样貌都如此出众的堪称祸水级的女人,都会不自觉的感觉心里发痒。

杨权好不容易才把李小海和谢梓依给分开,他虽然面色有些不悦,但面对老同学,也不好多说什么,只得匆忙交代几句,然后拉着谢梓依离开。

见他们离开后,邢烈不由轻笑着打趣道:“我说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思贪恋美色,如果谢梓依真是幕后黑手,你再着了她的道,传出去的话你可就颜面扫地了。”

李小海嘿嘿一笑,深吸口气,似乎还处于先前拥抱谢梓依的回味当中难以自拔,他自顾自的说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如果能睡了这个漂亮女人,就算被她给坑一次,海哥我也认了!”

李小海说到这里,顿时来了兴致,对邢烈挤眉弄眼的说道:“邢医生,你是不知道,从这个谢梓依的眼白澄净程度,还有她的肤色,以及胯部形态,我有八成的把握能肯定他还是个处,嘿嘿,今晚要是能代替杨权和她洞房,那简直……”

李小海激动的到最后甚至有些语无伦次了,看他一脸洋洋得意的样子,如果让他知道邢烈早就通过白眼把谢梓依的曼妙身体给看了个通透,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当婚礼宴会结束后,杨权和谢梓依在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先前就已经说好了,要去杨权的住所大家聚上几天。

如果大家能距离近一些,估计也能更好的防范其中有人遇害,至于李小海就更不用说了,也许还巴不得能和谢梓依同处一室呢。

杨权再次发出邀请,邢烈他们理所当然的都同意了,不过邢烈朝着杨权和谢梓依身后看了看,却并没见到伴娘薛晨曦。

“杨权,薛晨曦呢?刚才敬酒的时候还和你们在一起,她不打算和大家一起玩几天吗?”

邢烈出言询问,杨权回身看了看,果然没见到薛晨曦这个女人。

“还真是的,刚才还和我们在一起来着,梓依,你去卫生间看看,都说好了大家今晚一起聚聚,可别让这小疯丫头给溜了。”

杨权笑着说道,通过他对薛晨曦的称呼,看得出来他们之间这几年应该有着联系。

“呵呵,是呀,晨曦这丫头这两年是挺野的,几乎每晚都和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出去玩,劝她也不听。”

谢梓依柔声说道,然后对邢烈等人报以歉然一笑,便朝着卫生间走去。

邢烈和杨权随便闲聊了几句,可等了一分多钟,也不见谢梓依从卫生间出来,不过在场之人也不好出言询问。

这时,突然谢梓依的尖叫声从女用卫生间里传来,接着就见面色惨白的谢梓依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并且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住的哭喊道:“死人了,厕所里死人啦!”

邢烈和李小海等人心中一惊,彼此相识一眼,立即朝着卫生间跑去,杨权也紧随其后。

当冲进去一把推开一道虚掩着的隔间门时,邢烈等所有人都是目光一凝,此时正有一具女尸吊死在了里面。

邢烈等四人突然见到女尸的惨相后,其中也许会有人被吓到,为此增加一定数量的恐惧值,但显然这种场面无法吓到邢烈,不过作为普通人的杨权,却被吓得面无血色,妈呀一声,跑出了卫生间,而此时这偌大的女用卫生间内,就只剩下了邢烈和李小海他们四人,外加一具凌空轻轻摇摆的被吊死的女尸。

这具女尸的脸上有几道血痕,但邢烈等人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她在记忆片段中扮演的角色很重要,而且先前还见过面,正是今天的伴娘,曾经那个皮肤黝黑的小丫头,薛晨曦!

薛晨曦死的非常凄惨,上吊工具也是别出心裁,是一个女款挎包。

卫生间的顶棚是搭建的格子形框架,然后在金属框架的每一个格子上放置方形石膏板,这种顶棚安装起来很容易,也很美观,最重要的是很廉价,在九十年代十分流行,即便到现如今,也常被使用。

这种顶棚只要站在下面用手轻推方形石膏板,就可以将其移开,而此时薛晨曦被吊死的方式,也正是通过顶棚的这个特点,在挎包里面放上一截折断的拖布棒,然后卡在框架上,用背包的肩带把人活生生的吊死。

薛晨曦的舌头吐了出来,眼球也向外突出,她的脸部两侧分别有四道很深的血痕,这让她原本姣好的面庞被完全毁掉。

她的双手手指,都沾满了鲜血,而且有几个指甲外翻,从表象来看,她脸上的血痕应该是被自己给抓的。

鸠赫喘息逐渐变得粗重起来,薛晨曦的死亡,等同于让他们输了第一步,在奖罚结算时,已经处在了被动的一面。

毕竟任务信息给出的人数限制只有七人,这七个人中,只要死亡人数达到四人,就会被判定为失败,非但得不到任何好处,还要受到巨额恐慌积分的惩罚。

开局竟然就如此不利,在自己四个高校学员的眼皮子底下,就这么平白死掉一人,这的确是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谢梓依,一定是谢梓依,刚才只有她来过卫生间,而且在卫生间停留了大概一分钟以上的时间,这才尖叫着跑出来,而且尸体上血迹还很新鲜,一定是刚刚死亡,这次她摆脱不掉杀人的嫌疑了!”

邓坚咬牙切齿的沉声说道,并且说完后将目光投向鸠赫。

鸠赫又看了几眼薛晨曦的尸体,的确,鲜血还在顺着她的手指滴落,很显然是刚刚死亡,这应该与谢梓依进入卫生间的时间完全符合,这也让鸠赫对邓坚的话更加信服。

“哼,我早就说这个谢梓依有问题,你们却从中阻挠,不让我动手,现在说什么我也要去杀了她试试,看这个谢梓依是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

鸠赫说完,立即动身向外冲去。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