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谢梓依的嫌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鸠赫一脸的愤然,对这次薛晨曦的死,认定了谢梓依有无法摆脱掉的嫌疑,话音落下的同时,立即就要出去解决了谢梓依。

不过结果可想而知,就算邢烈不去阻拦,李小海也一定不会让他得逞。

事实也的确如此,邢烈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李小海见状,只能硬着头皮把鸠赫给拦了下来。

“李小海,你究竟是什么意思?你他妈贪恋女色,回头想要什么样的我都给你找来,如果因为你个人的原因,而让大家的利益蒙受损失,你觉得这样做合适吗!”

李小海冷哼一声:“没什么合适不合适的,我承认,我是贪恋谢梓依的美色,但我李小海能在恐慌高校中存活到现在,完成过三次月考,这更是经历的第七场任务世界,你认为我会因为女人,而不顾自己的利益吗?”

鸠赫顿时语塞,的确,如果李小海真因为贪恋女色到了不顾一切后果的地步,也断然不可能成长到如今这种程度,恐怕早就死在女人的肚皮上了。

毕竟如果不是将自身利益摆在第一位,在恐慌高校中很难生存下来。

这时邓坚在一旁颇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李小海,事实就摆在眼前,我还是坚持我原本的意见,在记忆片段中,本来谢梓依和杨权闹翻,并没参与到那场致命的玩笑当中,整个事件里,看起来都和她没有丝毫的关系,可是高校给出的任务信息中,她却在名单里面,如果说谢梓依和这场致命的玩笑之间真不存在任何关系,这一点你相信吗?”

邓坚语速很快,说完后他顿了顿,放缓语气说道:“而且我有一个猜想,邢医生也听一听,看有没有道理。”

邓坚深吸口气,双眼放光的说道:“当时在记忆片段中,想必你们忽略了一个细节,那就是当邢烈找到正在打电话的韩教官时,当时韩教官挂断电话之前,是怎么说的?好像是把电话那头的人叫小丫头吧?其实通过这一点,是不是可以联想为,电话那头的人,就是谢梓依呢?”

邢烈和李小海,以及鸠赫的面色同时变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谢梓依也就有了足够的加入名单的理由。

邢烈这次倒真是对一脸邋遢大叔样子的邓坚有些刮目相看了,他做出一副很感兴趣的聆听状,示意邓坚继续说下去。

李小海和邢烈他们的这种表情,对邓坚来说似乎十分受用,他笑了下,继续说道:“发挥想象力,回想谢梓依和杨权吵架的时候,一直都在极力的维护韩教官,假设谢梓依就是韩教官每晚都要通话的人,那么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就显而易见了!一个是年轻帅气的兵哥哥,一个是青春期的美丽并懵懂的少女,这两个人之间不发生什么关系的话,说起来你们会相信吗?”

鸠赫一拍手,对邓坚竖起大拇指,还是第一次表露

(本章未完,请翻页)出这种程度的激动,对他说道:“没错,太有道理了,这个谢梓依和韩教官属于恋人关系,而且她知道杨权和咱们要通过扮鬼的手段来对付韩教官,也许当晚她亲眼见到了韩教官溺水而死的一幕,等咱们逃离现场时,他就拖走了韩教官的尸体,并且在手机上留下故弄玄虚的短信,这样一来,一切也就都解释的通了!”

邓坚对鸠赫投来赞赏的目光,十分得意的说道:“而且你们别忘了当时韩教官手机草稿箱里的那条短信息,上面内容里面说要咱们通过什么方式死亡,信息说的薛晨曦的死亡方式,就是被吊死!”

李小海有些不甘的说道:“可是还有一个问题,就算真如你猜测的这样,当时拖走韩教官尸体的人是谢梓依,那么她为了进行报复,为什么不直接报警,或是告诉老师和校领导呢?反而隐忍了长达十年的时间?”

邓坚似乎料到了会有人提出这个问题,想也不想的说道:“其实这个问题很容易就能想到,那就是谢梓依的心机很深,而且当时在记忆片段中,杨权也提出过相关问题,就算被警方得知真相,可对于几个未成年人的这种行为,又能怎样处理呢?首先,这是一个玩笑,其次,未成年人保护法也并非摆设,在谢梓依看来,杨权等人根本不会承担法律责任,所以她将这件事埋藏在心里,准备通过自己的方式,来进行报复!”

李小海张了张嘴,却发现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不得不承认,无论在哪方面,邓坚说得都非常有道理,这已经到了让他无力反驳的地步。

“啪啪啪!”

邢烈率先鼓起了掌,并且笑着对邓坚说道:“分析的很充分,也很全面,通过大胆的猜想,让一切隐藏在暗中不为人知的事情浮出水面,这的确很精彩。”

邢烈的话说得很诚恳,虽然他早就想到了这一点,只是不得不承认,他的想法虽然和邓坚的很相似,但并没有邓坚的想法这么成熟,这么有说服力。

鸠赫对邢烈扯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那么邢医生的意思呢?是不是不再反对我去杀了谢梓依这个幕后的黑手?”

鸠赫问出这句话的同时,李小海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邢烈,他的眼神中还隐约带着一丝恳求,邢烈也不知道这家伙对谢梓依到底是个什么想法,难道是一见钟情了?

很快邢烈就把李小海的个人感情抛之脑后,对这些他并不感兴趣。

“鸠赫,很抱歉,我还是不能让你去除掉谢梓依。”

邢烈的话让鸠赫一愣,但很快,邢烈就做出了解释:“我承认,邓坚的话很有道理,非常有道理,甚至都让我忍不住去怀疑谢梓依,但在事实面前,无论多么精彩的推理,都是苍白的。我想说的是,薛晨曦的死亡时间,和谢梓依进入卫生间的时间根本对不上。”

邓坚面

(本章未完,请翻页)色显得有些不自然,忍不住问道:“邢医生,那你又怎么能确定薛晨曦的死亡时间和谢梓依进入卫生间的时间对不上呢?难不成薛晨曦这个正处于花样年华的年轻靓丽的女孩子,会选择自杀?而且还要把女人最爱惜的脸给抓烂?”

邢烈摇头一笑:“是不是自杀,这一点暂时还没办法确定,但死亡时间上,倒是能肯定,别忘了,你现在还在叫我邢医生,虽然我不是法医,但推断死者的具体死亡时间这一点,对我来说还真不是什么难题。”

其实邢烈在这一点上也是略有隐瞒,他通过死者的伤口和血液,的确能对死亡时间进行一个大概推测,但这种推测可能并不如他所说的那般准确,不过之所以还能如此笃定,正是因为邢烈是第一个冲入卫生间的,而且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开启了白眼,把薛晨曦的尸体结构给看了个通透,通过这一点,可以将她的死亡时间精确到分钟以内。

“其实在刚刚谢梓依和杨权找到咱们的时候,薛晨曦就已经死了,从她死亡,到谢梓依进入卫生间,之间大概相隔两分钟左右,这一点你们不必和我辩解,所以我能肯定的是,薛晨曦有可能是自杀,甚至有可能是被韩教官化成的厉鬼所害,但惟独不可能是被谢梓依所杀。”

鸠赫听邢烈的这番言论,虽然眼中多少还带有几分不甘,但还是选择听信,毕竟自己等人现在是被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邢烈总不可能做出有损自身利益的事情。

“好,那我就再相信邢医生一次,看接下来还能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

邓坚也是深深的看了邢烈一眼,也不知道他心中是怎么想的,总之眼神有些复杂。

倒是李小海,对邢烈投来十分友善的一笑,看得出来,他并不希望谢梓依这么风姿卓绝的女人这么轻易的就香消玉损,可是对先前邓坚的推理有没有任何反驳的理由,如果不是邢烈,说不得这次真要和同为高校学员的鸠赫以及邓坚翻脸了。

也许现在四人间的关系已经生出了一丝无形的裂痕,隐约有分帮结伙的嫌疑,但这一点也是无可避免的,不论李小海坚持的是什么,邢烈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自身的利益。

也许幕后真凶有可能是谢梓依,但在她没露出真正的马脚之前,邢烈绝不会去做出任何仅凭猜测,就有可能损失自己利益的事情。

这时一个相貌丑陋的卷发的中年女人敲了敲卫生间外的门,用破锣般的嗓子说道:“小伙子们,有人报警了,你们还是先出来吧,毕竟是死亡现场,如果警察追究起来,被训斥一顿多不值当啊。”

中年女人穿着一身清洁工的衣服,她和邢烈等人打过招呼后,推着垃圾筐往外走,并且还不住的抱怨道:“真是晦气,要自杀选什么地方不好,偏偏还是人家大喜的日子,还搞了一地的血,等下还要打扫,唉,真是倒霉!”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