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扑朔迷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等人也明白避嫌的道理,虽然薛晨曦的死和他们无关,但如果等警察来了,也许会因为他们逗留在死亡现场的缘故,劈头盖脸的对他们训斥一顿,而且以他们来自恐慌高校的骄傲,说不得会做上一些难以收场的事情出来。

在这各种诡异事件即将接连上演的关键时候,没人愿意不理智的惹出一些事情惹出来,于是邢烈四人毫无怨言的离开了死亡现场。

没过多久,警方的人就赶了过来,对现场进行一番勘察后,初步认定薛晨曦是自杀而亡,至于邢烈四人以及杨权和谢梓依,自然也被带回去做笔录。

好在所谓的做笔录,也只是走个过场,邢烈等人选择了低调,非常配合警方人员的工作,所以一切都很顺利,不足半个小时,他们就被放了出来。

离开公安局后,谢梓依对着她那辆蓝色的雪弗兰轿车拍了拍,然后勉强笑了下说道:“邢烈,小海,你们四个坐我的车吧,带你们去我的新房看看。”

看得出来,谢梓依的眼圈还有些泛红,精神状态看起来也不是很好,应该是还没从薛晨曦自杀事件中恢复过来。

邢烈等人当然不会有任何意见,可还不等他们上车,一旁的杨权就不干了,赶忙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就钻了进去。

“老婆,咱这都结婚了,都是自家人了,你怎么还胳膊肘往外拐呀,让我自己回去这样真的好吗?”

杨权的话听起来虽然像是有些玩笑的成分在内,但还是让邢烈感觉有些尴尬,他对谢梓依笑了下说道:“没事,让他们上车吧,把地址给我,我自己过去就好了。”

谢梓依对邢烈投来一道满含歉意的眼神:“没事,邢烈,你们四个就坐我的车。”

谢梓依说完后,再看向杨权的时候,已经做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毫不客气的说道:“哪那么多废话呀,快下车,不然就走路回去吧!”

杨权有些为难的看着谢梓依,并且连续对她使眼色,意思很明确,是想讨个台阶下。

毕竟曾经大家还都是半大孩子的时候,杨权就是这些人的老大,现在时隔这么多年再见面,却没想到自己的老婆这么不给面子,如果现在灰溜溜的下车,岂不是要被邢烈他们笑话。

杨权坐在副驾驶,似乎并没打算动地方,可是也不知道谢梓依是因为薛晨曦的死,还是别的什么,心情似乎很差,面色一板,直接拉开车门把杨权给拽了出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懂事呢?邢烈他们是客人,难道你还想让他们分出一个人来坐出租车回去吗?”

杨权可能也是意识到自己的做法似乎有些欠妥,讪讪一笑,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不过却被谢梓依抢先说道:“把你身上所有的钱都拿出来!”

谢梓依说话间,面色不善的把白嫩的小手伸了出去。

杨权不明白自己这个老婆想做什么,摊了摊手:“我这件西服是租来的,衣兜还没开呢,哪里能装钱呀!”

谢梓依看了看,还真如杨权所说,他的衣兜全部都是缝着的,的确没办法装现金在身上。

谢梓依显得有些得意的哼了声,让邢烈等人上车,然后她坐上了驾驶室,五个座位刚刚全部占满。

谢梓依发动了汽车后,杨权赶忙喊道:“嗨,老婆,你倒是给我点钱啊,不然我怎么回去?”

“钱?没有,谁叫你刚才那么失礼,就罚你走路回去!”谢梓依满是挑衅的看着杨权,样子倒像是小夫妻俩在打情骂俏。

“从这里到家走路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你也该减减肥了!”

谢梓依说完这句话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继续补充道:“对了,路过民族路的时候给我取一下快递,你要是敢中途乘车回家,那今晚你就自己睡沙发吧!”

“别、别呀,今晚可是咱俩的洞房花烛夜,我听你的还不成嘛……”

杨权的声音到了最后,已经被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给淹没下去。

在驾车行驶的途中,邢烈好笑的看着谢梓依那张近乎完美的俏脸,打趣道:“梓依,什么时候杨老大被你给训得这么服服帖帖了?”

杨老大是儿时大家对杨权的称呼,只是现在这个称呼作用在杨权身上,倒是显得非常不合适。

谢梓依甜蜜的一笑:“我们刚结婚,当然要给他来个下马威,这可是我老娘的亲传经验,说是不给男人点颜色看看,婚后他们只会越发的蹬鼻子上脸!”

邢烈坐在副驾驶,回身和李小海等人做了一个眼神交流,虽然彼此都没说话,但意思已经相互传达的很明确了,那就是谢梓依在这件事上,似乎做得有些过了。

谢梓依驾车驶过一家大型超市的时候,把车停放在路边的临时停车位上,然后拎起手提包,带着几分歉然的笑了下说道:“你们先在车里等我吧,我去采购点东西,今晚可要好好尝一尝我的手艺。”

李小海立即无事献殷勤的说道:“梓依,我陪你去吧,也好帮你推推车,拎点东西啥的。”

“不用了!”没想到的是,谢梓依想也不想的就拒绝了李小海的好意,不过也许是她也觉得语气有些生硬,这才笑了下说道:“不用了,怎么能让你们男人逛菜场呢,如果嫌车里闷,边上有家冰激凌店,你们也可以去里面坐坐,等下我去找你们。”

说完后,谢梓依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让邢烈等人不由面面相觑。

谢梓依的表现看起来没什么反常的地方,可联想他先前对丈夫杨权的行为,这就不得不让多疑的邢烈四人感觉到奇怪了。

先前谢梓依口口声声的说邢烈等人是客人,责怪杨权率先上车的行为太失礼,可是她刚刚拒绝李小海的好意,这又何尝不是失礼的表现呢?

“在这里说话可能会不方便,咱们就去那家冰激凌店坐坐吧。”邓坚提议道,说完便下了车。

邢烈和李小海等三人也没有意见,几人在冰激凌店内选了一个清净的角落,随便点了些东西,经过短时间的沉默后,还是邓坚率先开口道:“邢医生,李小海,对于谢梓依,你们难道什么都不想说吗?”

李小海耸了下肩:“有什么可说的,我这人大度的很,不就是被拒绝了嘛,我可不在意。”

邓坚凝视了李小海两三秒钟,然后摇头一叹,看向邢烈:“邢医生,我和李小海简直没有任何共同语言,还是和你说吧,难道你不觉得谢梓依先前对杨权的态度有些过分吗?虽然她后来在车里对这种行为作出了解释,但我总觉得有些牵强,有种很奇怪的感觉,谢梓依对杨权的态度,以及不给他钱,并且让他务必走路回家这件事,好像事先就被计划好了一样。”

邢烈点点头,看样子也是赞同邓坚的说法,可是还不等他开口,旁边的李小海就插言道:“我承认,谢梓依的做法可能有些过了,但想想这似乎没什么可奇怪的吧?首先,公安局距离他们家并不算远,谢梓依也说了,走路也就半个多小时的路程,用这个借口当做下马威,我觉得倒是挺合适的。”

邓坚狠狠攥了下拳头,骨节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瞪了李小海一眼,沉声道:“你这个精/虫上脑的家伙还是别说话了!”

邓坚目光从李小海身上移开,发出一声冷笑:“我敢打赌,如果咱们现在就去超市,一定找不到谢梓依!”

经过短时间的沉默,邓坚突然说出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

邢烈有些惊讶的问道:“那你觉得谢梓依不在超市里,她能去哪呢?”

“对呀,邓坚,我来和你赌,你说赌什么吧!”

邓坚再次瞪了李小海一眼,并没接他的话茬,皱着眉头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瞪起眼睛并且吸了口气:“不对,我总觉得似乎有事情要发生,想想记忆画面中,当初韩教官手机上的那条短信息,里面说杨权……”

邓坚的话并没说完,他的面色已经变得有些苍白,眼中的怒火已经燃了起来。

鸠赫闻言愣了下,接着猛地拍了下大腿,用沙哑的声音说道:“对呀,手机信息里面说,杨权会死于车祸,说是他的身体会被撞得稀巴烂,脑浆、内脏、鲜血,全部都混杂在一起,难道说……”

邢烈四人相视一眼,现在就是李小海,也一扫先前那种玩世不恭的轻浮样子,神色间变得异常凝重。

但紧接着李小海又用疑惑的眼神看了邓坚一眼,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我说邓坚,你这是真人不露相啊,在高校里面传言说你是个头脑简单的大老粗,仅凭一身强悍的战力,不需要动脑子,就能横扫每一场任务世界,现在看来传言真是毫无依据!”

听闻李小海的话,邢烈心中一动。

这时邓坚豁然起身,哼了声,显然是不想和李小海就这一话题多说什么,他沉声道:“邢医生,你们原路返回,务必以最快的速度找到杨权,保证他的安全,我先去超市看看谢梓依究竟在不在里面!”

李小海闻言也立即站起身来:“邓坚,我和你一起去!”

李小海的用意当然不可能瞒过任何人,无非是不想让邓坚辣手摧花。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