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一触即发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的话让李小海感觉非常诧异,他所说的稍后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希望自己保持冷静,这一点还能理解,可什么叫想要保住性命的话,就要像傀儡一样站在他身后?

不过李小海知道在邢烈应该不是那种无的放矢的人,既然这话经他口中说出,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但究竟是什么意思,却无从猜测。

李小海是个藏不住话的人,况且邢烈的话也的确是耐人寻味,所以眼看邢烈要下车,他赶忙出言阻止。

“等等,我说邢医生,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想要保住性命,就应该如何如何?难不成在这个任务世界里,有能威胁到咱们性命的存在吗?”

李小海的询问当然有他的道理,目前剧情已经发展到了这种地步,要说这次任务世界的背景是天灾,那是不可能的,如果说具有灵异背景,似乎也不太可能,毕竟到现在还没见到任何灵异事件发生。

如果猜测没错的话,这次任务世界很有可能就是一个十分正常,除了国家机器,再不存在任何威胁的现实世界。

邢烈犹豫了下,还是觉得现在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有些不合适,这毕竟是自己单方面的猜测。

“好了,其实也没什么,还是稍后再说吧。”邢烈在这里买了个关子,然后岔开话题说道:“你先去人民医院,我有点事情,稍后就过去,切记遇事冷静,如果邓坚和鸠赫想要对谢梓依出手,就和他们说,一切等我回来再做定夺。”

“对了,还有一件事,如果谢梓依对今天的事情做出解释的话,第一时间发消息给我。”

此时的邢烈,在李小海眼中无疑是神秘的,他究竟要去做什么,这一点李小海虽然很好奇,但却并没过问,他知道,如果邢烈想的话,自己会告诉自己。

大概十分钟后,李小海和邓坚以及鸠赫三人,几乎同时抵达人民医院,来到谢梓依所在的病房后,果然就见她一脸苍白的躺在那,看起来异常虚弱。

“谢梓依,你好狠的心,好狠的手段呐!”

鸠赫进门后,顿时火气上涌,大步朝着谢梓依走去,只不过立即就被李小海抢先一步给拦了下来。

“鸠赫,别那么冲动行不行?一切等搞清情况后再说。”

这时邓坚冷笑道:“事实就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可说的,李小海,你三番四次的从中阻挠,也不知道你是按了什么居心,但别以为我们真不敢和你动手!”

邓坚毫不客气的话,让李小海也顿时来了脾气,恨不能立即就把这个老是和自己针锋相对的邓坚的嘴给撕开。

李小海上前一步,只是突然想到邢烈先前对自己的叮嘱,想保住性命的话,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要保持冷静。

记忆中邢烈的话仿佛当头棒喝,让李小海瞬间就冷静下来,想想也是,目前邓坚和鸠赫在无形中已经达成了合作关系,如果自

(本章未完,请翻页)己出手的话,势必要迎来这两个人的围攻,同时对上他们两个,李小海还真没什么把握能成功逃脱。

想了下,李小海突然笑了声:“邓坚,你还说不知道是我按了什么居心,我看你才是居心叵测吧,谢梓依她只是个普通女人,现在她就躺在病床上,想要她的命,动动手指就行了,为什么不能听听她的解释?而且邢烈也说了,一切等他过来之后再做定夺,我想你们不会是连这么会儿都等不及吧?”

邓坚面色一沉,冷声道:“那邢烈他人呢?”

李小海耸了耸肩:“那你可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不过你可以直接给他发消息。”

鸠赫看向邓坚,脸上带着几分犹豫之色,显然也有些拿不定注意了。

邓坚突然面色缓和了些,语气也改善不少:“李小海,咱们几个都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拥有同样的主线任务,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难道你还没看出来吗,在这次任务世界中,对咱们威胁最大的是什么?也许这个谢梓依利用这十年的时间,在精心策划着这一天,你不觉得现在邢烈独自一人离开,也许也陷入到了这个谢梓依布下的不为人知的局吗?”

李小海犹豫了下,然后颇为不以为意的说道:“就算是所谓的布局,也只会对普通人起作用,对我们这种人来说,又有什么作用呢?还是那句话,我需要一个解释,如果谢梓依的解释并不合理,你们要取她的命,我也绝不阻拦!”

看样子邓坚还想说什么,这次倒是鸠赫率先开口道:“好,那就听听她的解释,但李小海,别忘了你说出的话,如果她的解释并不合理,而你还找各种理由阻止我出手的话,那咱们之间的合作关系也只能被终结了。”

李小海点了下头,然后回身看向正一脸茫然的谢梓依,并且拿出一部手机,拨通了邢烈的号码,保持在通话状态。

先前邓坚和李小海等三人的对话,并没刻意隐瞒,所以被谢梓依一字不差的全部听了进去,如果她是无辜的,也难怪此时会流露出这种茫然不解的神情,毕竟通过他们之间的话音能听得出来,是邓坚和鸠赫想要取她的命,而李小海,则是在从中周旋。

“梓依,你别怕,我们之前说的话,你就姑且当成玩笑好了,现在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去超市之后,都发生了什么?做了什么?”

谢梓依还是有些惊疑不定的样子,也许是李小海投来那安慰的眼神起到了作用,她勉强撑起上半身,李小海赶忙把枕头竖起来让她靠坐在那。

“呵呵,很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我去超市的时候,看绿豆饼和花生饼什么的正在特价促销,还可以免费品尝,你是不知道,杨权可爱吃绿豆饼了,所以我打算买点回去,毕竟对待自己的男人,给了他一棒,也要喂颗甜枣不是。”

说到这里,谢梓依苦笑着摇了摇头:“结果我品尝的时候,服务员错吧花生馅当成绿豆馅,而我偏偏对花生过敏,所以在尝过之后,立即就中招了,感觉好像快要窒息

(本章未完,请翻页)了一样,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不过刚才听医生说,是超市的工作人员用货车把我送来医院的。”

谢梓依简短的对事情做出了解释,李小海闻言先是一喜,然后有些期待的询问道:“那超市的工作人员,和这里的医生,都可以为你证明刚才你所说的话吗?”

谢梓依疲惫的脸上带着几分疑惑的说道:“那有什么可证明的呀,这些都是事实,难道你还怀疑我是杀人犯,要我出具不在场证明呀?”

说到这里,谢梓依咯咯的笑出声来,像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新婚丈夫已经不在人世了。

“意思就是工作人员和对你施以救治的医生都可以为你证明吗?”

李小海面色严肃,对谢梓依的玩笑丝毫都不感兴趣。

看李小海郑重其事的样子,谢梓依点点头。

“邓坚,鸠赫,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李小海顿时打起精神,用充满戏谑的口吻说道:“谢梓依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那咱们的主线任务岂不是更加被动了?”

邓坚冷冷一笑:“任何人都可以被收买,所谓的不在场证明,并不能说明什么,而且李小海,你要搞清楚,有一个最重要的理由,你想想,名单里面的七个人都是谁?”

邓坚的话并没说完,不过李小海经他这么一点,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李小海面色一变,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问题所在,主线任务给出的七人名单里面,除了来自恐慌高校的自己四人之外,就只有薛晨曦、杨权、以及谢梓依三人,而薛晨曦和杨权都已经死了,那么惟独剩下谢梓依一个人,这就像黄泥落在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如果幕后黑手不是谢梓依的话,也总不可能是自己四人中的某一个吧?

李小海犹豫了下,接着眼睛一亮,正要说话,可却被邓坚打断:“不要说什么韩教官的鬼魂前来索命,主线任务发展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灵异生物或是灵异事件的出现,已经足以说明这只是个普通的任务世界,就像是高校布置的猜谜游戏,越早猜出来幕后真凶是谁,奖励也就越丰富,可如果迟迟都猜不出来的话,这场游戏最终也只能以失败论处。”

邓坚的话,李小海听了还只是神色不停变换,可鸠赫听了,他看向李小海的眼神也就变得愈发不善了。

鸠赫双手在胸前合十,全身上下突兀的冒出一缕缕的黑气,头顶上的鬼头刺青仿佛活过来般,张开嘴,露出了慎人的獠牙。

“李小海,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别逼我对你出手!”

见鸠赫有要动手的架势,李小海也不甘示弱,挂断邢烈的电话后,全身肌肉迅速隆起,顿时就将那一身非常宽松的冲锋服给撑得鼓鼓囊囊的。

二人之间在气势上的碰撞,让病房内充满了一股萧杀之意,事态已经有些脱离掌控,变得一触即发。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