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假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说要将真相全盘托出,这让邓坚那张满是油垢,脏兮兮的脸上微微变了色,但很快他的表情就恢复正常。

“真相?哼,现在真相已经很明确了,只要除掉谢梓依,也就能完成主线任务了,可是邢烈你却把她给放走了,我不明白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邓坚说话的同时,缓步走向靠窗位置,并且拉过来一把椅子坐下。

“不明白没关系,我可以说给你听。”邢烈笑了下说道:“不过话说回来,这次主线任务,还真是足够一波三折的,虽然任务世界的背景是平常到不能再平常的现实世界,可还真是充满了悬疑色彩。”

邢烈苦笑了下,然后继续说道:“先从记忆片段中说起吧,每晚韩教官都会和一个被他称作‘小丫头’的人打电话,而这个人,先前在邓坚你的推理中,被认定是谢梓依,还怀疑她和韩教官之间存在着非同一般的男女关系,结果她知道就算报警,或是通知校方,也不能把几个半大孩子怎么样,所以为了韩教官的死,她隐忍十年,暗中策划了十年,并且委身嫁给才貌不扬的杨权,这一切都是为了如今实施的报复。”

“怎么?这难道有不合理的地方吗?我认为这就是事实!”

邓坚抢着说道,不过邢烈却深以为然的点头道:“没错,这的确就是事实,这一点我也承认,毕竟按照你的推理,一切都能说得过去,而且任务信息给出的名单中,看起来与整件事毫无关系的谢梓依的名字也的确在内,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她和整件事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只是,难道就不能把你推理中的谢梓依,给换成其他人吗?”

邢烈说到这里,鸠赫以及李小海,都听出了他的意思,很显然,在邢烈看来,韩教官口中的这个‘小丫头’绝不是谢梓依,而是另有别人,只是和这件事有关的女人中,似乎就只有谢梓依和已经吊死的薛晨曦两个,这也让邢烈的说法变得让人十分难以信服。

通过这两个人的表情,邢烈当然看得出他们的意思,所以立即断言道:“其实这个人的身份,的确有些出人意料,她就是薛晨曦。”

“哈哈哈,笑话,邢烈,你不会是猴子请来的吧?还是你患有间接性失忆症,或是老年痴呆症?薛晨曦已经死了,吊死在了卫生间里,你认为把一切都推到一个死人身上,就叫合理吗?”

邓坚笑得很夸张,李小海看他的样子就感觉十分厌恶,但不得不承认,邢烈的话,就连站在同一战线的他听起来,都不会相信,哪有把一切都往死人身上推的道理!

李小海微微一叹,满脸疑惑的问道:“不对呀,如果是薛晨曦的话,她既然知道杨权出主意要扮鬼去吓韩教官,怎么可能会加入进来呢?而且如果她和韩教官之间有着不清不楚的男女关系,也完全可以事先和韩教官说明一切呀。”

(本章未完,请翻页)看得出来,李小海这是在顾及邢烈的颜面,所以只是顺着邢烈的话往下说,对薛晨曦目前已经被吊死这件事,却只字不提。

邢烈摇头道:“这一点完全可以用当前任务世界的名字来解释,致命玩笑,所有人都把这件事当成一个玩笑,谁也不会想到后果会这么严重,这其中就包括薛晨曦,甚至有可能薛晨曦已经把一切告诉给了韩教官,至于韩教官为何还要主动落入圈套,也许是为了通过救人的方式,来缓和他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吧。”

“但这些都不重要,说这些,只是为了表明用十年时间策划一切的幕后真凶,其实就是薛晨曦。”

邢烈的话让李小海和鸠赫再次变得一头雾水,邢烈见李小海面现犹豫之色,其中带着不解,这次并不需要他来询问,便直接说道:“不要说薛晨曦已经死了,后来杨权的死,和她不可能存在任何关系,她也不可能是杀害杨权的凶手,其实这一点起初咱们谁都没怀疑过,被吊死在酒店里的女人,其实并不是薛晨曦!”

“什么?没死?”

邢烈语出惊人,李小海和鸠赫二人同时惊呼出声。

“没错,原本我也只是怀疑,为此刚才我特意去看了下那具女尸,发现她有多次整容的痕迹,至于这个女人的身份,也许是被真正的薛晨曦圈养起来的智障女人也有可能,而且我也打探过了,薛晨曦的职业就是整容师。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冒充薛晨曦,用死亡的方式,让真正的薛晨曦退居幕后,才可以暗中实施她的计划。”

李小海吸了口气,颇为吃惊的说道:“整件事还真是充满了悬疑色彩,薛晨曦只是个普通女人,却能把咱们几个给玩弄于股掌,让咱们被耍得团团转,不过我很好奇,就算她能杀掉杨权,也许也能杀掉谢梓依,但这两个人都也只是普通人,她又能通过什么方式对咱们造成威胁呢?”

邢烈闻言笑了下,把目光落在邓坚身上:“那就需要咱们几个人之间的这个内鬼来帮忙了。”

“其实整件事,从最初就是预谋好的,先是薛晨曦假死,让嫌疑落在谢梓依身上,可是因为我和李小海的维护,让他侥幸逃过一劫,后来邓坚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我们进行诱导,让我们的意识中不断加重谢梓依的嫌疑,目的就是想要谢梓依的命,直到杨权死亡后,谢梓依的嫌疑经过你再次的诱导,已经逐渐升级,达到了她非死不可的地步。”

邢烈一个人在说,李小海和鸠赫都听得一愣一愣的,邓坚的脸上却是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刚才不是我的出现,事件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邢烈猛地吸了口气,故作吃惊的说道:天呐,我简直能预想到那充满悲剧的一幕,邓坚缠住李小海,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后鸠赫出手杀掉谢梓依,盛怒之下的李小海必定会和你们拼死一战,然后你们再联手杀掉李小海,接下来的目标,当然就是我了,邓坚只需要在夜枯丸这件事上做一些文章,然后用我的血腥钥匙当做诱饵,对鸠赫进行一番诱导,很容易让你们继续联起手来对我出手,杀掉我之后,趁鸠赫不备,邓坚你再杀掉他,最后找到谢梓依解决掉,这样对邓坚你来说,是不是就完美了?”

邢烈一口气说完,然后看着邓坚那变幻不定的面色,似乎感觉颇为有趣。

李小海和鸠赫都没说话,他们皆是流露出深思之色,不过他们也有不解的地方,那就是邓坚为什么要向邢烈猜测中的那样做?这样做对他又没有任何好处,难道单纯就是为了血腥钥匙?

邓坚先是沉默了会儿,似乎是在组织语言,接着冷冷一笑道:“邢烈,就算你之前说的那些都在理,可所谓的内鬼什么的,你不觉得有些荒唐吗?不要忘了,咱们四个都是站在一条船上,共享着相同的主线任务,每死掉一个名单中列出的人物,大家的利益都要受到损失,难不成你认为我如果这样做了,只是为了拿到你们的血腥钥匙?你这简直是在搞笑!”

邓坚说的这些,表面看起来确实有道理,仅仅是为了三把血腥钥匙,为了邢烈三人储物空间内半数的物品,以及身上半数的恐慌积分,就要受到任务失败的惩罚,这的确很难说得过去。

毕竟主线任务给出的信息中交代的十分清楚,名单中的死亡人数一旦过半,就要受到高达数千点恐慌积分的惩罚,而且一丁点的属性也得不到,邓坚如果这样做的话,那除非是脑子坏掉了!

也许是李小海和鸠赫二人深表赞同的表情,让邓坚来了精神,他继续说道:“至于谢梓依这件事,我承认,我一直坚持她的嫌疑最大,但这也是为了完成主线任务,为了自己和大家的利益着想,如果我真是非要杀她不可,那么早就对她出手了,就算有你和李小海从中阻拦,但我相信,利用咱们之间战斗的余波,要杀掉谢梓依这个平凡女人,也是再简单不过了!”

邓坚所说,也正是让李小海和鸠赫疑惑的地方,大家共享主线任务,可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且就如他所说,一直以来他只是从旁建议,阐述谢梓依的嫌疑有多大,但却并没有过对她主动出手的意思,反倒是鸠赫,一直嚷嚷着要去杀人。

邢烈有些烦躁的摇了摇头道:“你不亲手去杀谢梓依,因为你没这个能力,或者说,是你的主线任务限制你对名单中的普通人出手,所以你才要借助鸠赫的手,来除掉谢梓依。”

“而且邓坚,有一点,我必须要纠正你一下,站在一条船上的,只有李小海,鸠赫,还有我,这其中并不包括你这个内鬼!”

邢烈这是第一次叫邓坚为内鬼,显然是已经做好了撕破脸皮的准备了。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