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章:列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孔亮的事情只是一个小插曲,也许是他认为遭到了邢烈的戏耍,心有不甘,于是将他那助教的名字给搬了出来。

让邢烈没想到的是,这个孔亮的助教正是占据着20号房的关琳琳!

这件事还真是充满戏剧性,本来邢烈身为关琳琳的助教,而关琳琳又是这个孔亮的助教,如果按辈分来排的话,邢烈简直算得上是孔亮的祖师爷了!

好在关琳琳并没真正露面,不然场面难免会异常尴尬,也不知事后这个孔亮去找关琳琳告状时,又会是怎样的一幅场景。

在孔亮和一些闲来无事围观者的注目下,邢烈回到占据的18号房,简单收拾一番后,便搬了家,这次他选择的是25号房,也就是初级四班编号最高的房间。

25号房被邢烈占据,没有人会多说什么,也没那个胆量去争抢,毕竟几乎所有老学员都知道,邢烈早就拥有了占据25号房的实力,哪怕是班长孙文还没离开之前。

也许当时邢烈是不屑于为了每天多获得那不足十点恐慌积分的占据奖励,去和孙文撕破脸吧。

只不过现在孙文离开了,邢烈当然没有将这个房间拱手让人的必要。

眼看着邢烈的背影消失在25号房内,房门缓缓闭合,围观人群见没什么热闹可看了,也就相继散去,不过临走前还是有不少人对孔亮投来幸灾乐祸的眼神。

孔亮呆愣在原地,一时间并没有离开,在短时间内,他的大脑已经变得一片空白,饶是他再怎么愚笨,也知道这次是踢到铁板了,可笑先前还在拿对方当新生学员来对待,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先前听助教说过,挣扎在恐慌高校中的人,大多都是小肚鸡肠,往往因为不值一提的过节,都会导致彼此大打出手,看来回头要去求自己那个小助教出面来说道说道了……

相比孔亮此时内心中的惶恐,邢烈倒像是忘掉了他这个人一样,孔亮先前的表现,落在邢烈眼中,最多也只能算是个打发时间的笑话而已。

25号房和邢烈原本占据的18号房整体并不相同,至少这里的面积要大上不少,地板的材质也更显华贵,而且房间内还固定摆设有几件不可或缺的家具,并不像原本18号房那般家徒四壁。

邢烈对这些很满意,他本就是个喜欢享受物质,享受人生的人,当然并不想亏待了自己,虽然在初级班可能也停留不了多长时间了,但每一天,都要活得有质量。

对这个暂时的新家进行一番布置后,邢烈休息了一个小时,经过这段时间的养精蓄锐,精神状态已经恢复得十分饱满。

接下来就是前往任务世界挑选新生学员,寻一份助教的差事了。

邢烈已经完成过两次月考,按照恐慌高校的规矩,每完成一次月考,都可以获得一个助教名额,而这是他获得的第二次成为新生助教的资格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对此不仅是邢烈,身为恐慌高校中的一员,这个机会换做是谁也不会放过。

就如带出来的第一个新生学员关琳琳,虽然她的年龄不算大,但现在也算是熬过了新生阶段最艰难的时候,已经真正的成长了起来,上次月考之后,单就是助教分红,邢烈就从关琳琳那里得到了一千多点恐慌积分!

况且谁也说不准运气这东西,就如邢烈和朱子傲之间,当时朱子傲和邢烈初次在任务世界中碰面,他还打算大肆压榨一番,只是到后来吃惊于邢烈这个新人的所作所为,才选择成为他的助教。

也正是当初朱子傲的这个选择,为他至少创造了数千点恐慌积分的收入!

原本邢烈就没打算在初级班范畴内参加第四次月考,虽然距离升到中级班,也只剩下一次任务世界,外加一次月考的时间,但对于被带出来的新生学员来说,包括月考在内,却能经历三次任务世界,只要人没死,通过助教分红最少也能拿到个几百点恐慌积分,这也算是一笔白来的收入了!

邢烈张开手掌,一把闪烁着猩红色光泽的精美钥匙出现在眼前,这正是上次任务世界中邓坚死亡后掉落的血腥钥匙。

想了想,邢烈还是没选择开启,重新将这把血腥钥匙收了起来,一切等通过恐慌积分对自身战力进行强化前再说吧。

上次任务世界的奖励,加上原本的身家,让目前邢烈身上的恐慌积分有近五千点,如果用在无论是评价等级还是本身等级都比较高的剑齿虎血统的升级上,可能就连个水漂都无法激起,所以邢烈打算暂时将这笔恐慌积分保留下来,也算是多给自己一些考虑强化方向的时间。

这次由于是前往新生学员的入学考核世界,如果不是邢烈选择亲身介入,和学员共享任务的话,无论是何等背景,几乎都无法威胁到他的性命,于是邢烈出奇的并没选择穿他那件白大褂,毕竟那种装扮,并不适合大多的场合,就像上次任务世界中的婚礼现场。

邢烈还是一身休闲西装的打扮,穿着十分得体,径直走进传送门后,一步跨出,出现在一个十分狭小的空间内。

外面不断的有哐啷哐啷的声音传来,在第一时间,邢烈就已经了解到身处何地了,没错,正是在火车上,确切的说,应该是在火车上的卫生间内,很显然,这次针对新生学员的入学考核,大概就是发生在这列火车上。

这时有砸门声传来,接着一道粗扩的男声操着河南口音说道:“奶奶个腿儿,在里面做娃呢?还不出来老子怼死你个鳖孙儿!”

邢烈先是一愣,继而摇头一笑,并没在意对方的素质,只是单纯的觉得用河南话骂人,听起来很有趣。

推开卫生间的门,本以为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却不想只是个身高不到一米七,体重估计能有190斤胖墩儿。

这人看到邢烈,明显更加不爽了,他的情绪

(本章未完,请翻页)完全写在了脸上,看得出来,这也是个脾气暴躁的主儿。

这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男人横眉立目的一把推开邢烈,嘴里骂骂咧咧的闯进卫生间,看来的确是憋不住了,不然说不得这会儿要把邢烈给骂个狗血淋头。

邢烈并没打算追究对方先前的出言不逊,彼此间并不存在无法化解的矛盾关系,没必要惹麻烦,如果说得难听些,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而已。

正了正衣襟,邢烈便要离开,只不过先前那个胖墩儿的嘴也实在是不安生,在卫生间内不老老实实的解决自己的问题,还是不停的骂骂咧咧,至于他骂的对象,自然就是邢烈了。

邢烈性情淡然,很少因为一些小的过节,与人生出摩擦,这一点与很多高校学员并不相同,并不存在那么强烈的优越感,否则一言不合出手伤人,甚至取人性命,也的确不算是什么新鲜事。

当然,这并不是说邢烈不存在着优越感,无论是身为恐慌高校的学员,还是初级班范畴内的佼佼者,都足以让他凌驾于当前任务世界中一切物种之上。

胖墩儿在卫生间内谩骂的声音开始变得间断,偶尔还夹杂着几声呻吟,似乎这样的谩骂,可以让他酝酿出更大的力气,以便于让他解决的更加舒坦。

对于这一切,即便脾气和涵养再怎么好的人,估计也不会容易接受,况且邢烈就算性情淡然,但也并不意味着他没有脾气。

邢烈突然露出一丝笑容,见周围没人,一翻手,掌心处已经多处一个非常古朴径直的棺材把件,没错,正是用来存放尸体的紫金龙棺。

邢烈心念一动,棺盖嵌开一道缝隙,一阵阴风拂过,厉鬼蝮蛇的尸体已经如同一滩被泡得发白发胀的腐肉般被紫金龙棺的力量送到邢烈脚下。

邢烈召唤出一只血灵,只在自己的手臂上吸上一口血,甚至血灵通体的颜色也只是微微有些泛红,便被邢烈操控着对厉鬼蝮蛇进行附体。

可以说,只是在邢烈身上吸取了一口血的血灵,生命值很低,连带着此时被附体的厉鬼蝮蛇也是极其脆弱,如果对上同等级的高校学员,估计也只会是一招秒杀。

但邢烈的目的很显然,只是单纯的吓一吓卫生间内的家伙,并不需要血灵有多么高的生命值和战力,而且这样自身还能少损失一些体力。

邢烈背对着卫生间的门,轻轻靠了上去,接着掏出一支香烟点燃,然后一手抱着胸,一手夹着烟,看起来十分享受这种像是来自于精神层面的安静。

此时邢烈的状态,就仿佛列车上只剩下他一个人,或是列车都已经在他的精神层面中消失,没有任何事物可以对他进行打扰。

但相比于此时邢烈的安静,厉鬼蝮蛇就没那么安分了,它俯下异常浮肿的身体,就像用擀面杖把面团给擀成片状物一样,顺着卫生间门下只有一寸多高的空隙中,慢慢地,慢慢地爬了进去。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