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彭川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结果和邢烈预想中的别无二致,当厉鬼蝮蛇爬进卫生间隔断后,不出三秒钟,果然传出近乎于杀猪般的嚎叫声。

厉鬼蝮蛇的样子,和当年很著名的恐怖片《午夜凶铃》里面的贞子有些相似,只是如果论到外在形象的话,估计贞子还算是漂亮的。

就连几乎不畏恐惧的邢烈这个奇葩,在最初乍一见到厉鬼蝮蛇的样子时,那小心脏也是不由一抽,为此还增加了些许恐惧值。

由此可见,卫生间隔断内的那位老兄,现在的精神崩溃程度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紧接着就是撞门声从卫生间隔断内传来,那自然是里面的仁兄受不了和厉鬼蝮蛇独处在这狭小的空间内,想要夺门而逃。

只是邢烈一脸淡然的靠在门后,悠哉的品味着香烟入喉带来的辛辣味道,里面那位擅长大骂特骂的仁兄当然别想逃出来。

又是几秒钟过去,卫生间隔断内终于没有了任何声音,当然不可能是邢烈控制厉鬼蝮蛇对那个胖墩下手,他并不是一个喜好滥杀无辜的人,对方只是被吓得昏死过去了而已。

直到香烟燃烧过半,被邢烈踩灭,这才重新把厉鬼蝮蛇收入紫金龙棺,至于昏死的那位仁兄的安危情况,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以邢烈的感知力,当然知道对方并没被吓死。

邢烈没事人一样的离开卫生间,从衣兜里面掏出一张火车票,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座位。

这截车厢里人并不算多,对坐是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他的皮肤呈现出健康的小麦色,身材精瘦,面色很严肃,给人的感觉像是当兵出身。

邢烈落座时,他只是朝这边看了一眼,也没说话,重新低头将目光落在手中的小本上。

这个年轻人手中捧着的小本,对邢烈而言并不陌生,正是高校的录取通知书。

很显然,对坐的这个年轻人,就是这次任务世界的主角了,而且看他皱着眉头盯着录取通知书的神情,邢烈也是不由暗自点头,至少他在得知了恐慌高校这个地方后,还能保持这份冷静,这一点就比较难得。

那年轻人盯着小本,邢烈则是嘴角噙着一丝笑容的注视着他,突然间,原本还在疾驰中的火车骤然停止,而且这种停止十分突兀,就像突然间就从动态变成了静态,完全不存在刹车那些细节。

而且静止的不仅仅是这班列车,还有周围的一切,原本不远处正唾沫横飞大声谈论的几个青年,不仅是声音止住了,动作也完全变得僵直,甚至说话间喷出的唾沫星子也并没落地。

当然,就算时间和空间完全变得静止下来,这其中也必然会存在着超脱高校规则之外的人或物,就比如邢烈,或是对坐的这个精瘦的年轻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精瘦男人豁然起身,一脸惊异的打量周围。

“不用过于惊讶,等你习惯高校的这些手段后,也就不会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意了。”

邢烈微笑着说道,同时伸手示意他坐下来。

“不对呀,为什么时间和空间都变得静止,可你却没受到影响?”精瘦年轻人喃喃嘀咕道,听起来像是在询问邢烈,可更多的却是在自我反问。

愣了下,他终于反应过来,吃惊的说道:“你就是这个本子里提到的来自恐慌高校的学长?”

邢烈不置可否的一笑:“我觉得现在你应该进行一番较为详细的自我介绍,再顺便说一下高校对这次任务世界给出的信息。”

顿了顿,邢烈继续补充道:“对了,我叫邢烈,这次的目的就是为你提供一些便利和帮助,当然,如果你需要的话。”

邢烈虽然并没直接承认自己就是对方口中所说的那个学长,但这并不重要,想必对方也看了出来。

而且邢烈对自己的目的也并没有任何隐瞒,将助教和学员之间的关系也简单的说了下。

精瘦的年轻人看起来有些激动,盯着邢烈看了好一阵,直到情绪逐渐恢复冷静,这才说道:“我叫彭川,当了七年的兵,才转业回来没多久,这次本来准备去大城市闯一闯,只是昨天因为在水塘里救出一个溺水的女人,她给了我这个诡异的小本子,也许正因为这个关系,咱们才有可能碰面吧。”

邢烈点点头,看来这个彭川的经历,和自己多少有些类似,只不过是换汤不换药罢了。

原本自己的这个小本,是从一个出了车祸的病患手中得到的,而彭川的小本,也就是恐慌高校的录取通知书,却是从一个溺水的女人手中得到的,不用问也知道,那个女人交托过小本之后,最终的下场必然也是死亡,而且死状也绝不会好看到哪去。

接下来按照惯例,邢烈对彭川讲述了一些关于恐慌高校中的事情,无非是通过恐慌积分兑换各种能力,以及如何获得恐慌积分和属性等等。

听完邢烈的讲述后,彭川原本已经平复了的情绪,不由再次变得激动起来。

对此邢烈完全可以理解,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不凡的梦想,几乎大部分恐慌高校的学员,最初时都是对恐慌高校充满了期待,并且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应该走一条怎样的强化路线,也只有经历几次任务世界的洗礼之后,才会明白人性的丑恶,以及让内心中的理想逐渐的被现实所取代。

但恐慌高校这个地方的残酷和危险,邢烈却并不会多说,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都并不相同,也许大部分人都在后悔来到这个地方,然后被迫去经历一次次致命的任务世界。

可是如果站在邢烈的角度上,对恐慌高校的认知,就不会那么消极,并且完全不存在那种负面想法,他只是将这里当成是享受恐惧的好地方,并不存在挣扎的折磨,和死亡的威胁。

也就是说,通过目前的了解,并不知道这个彭川对待恐惧和危险的态度会怎样,也许他会像自己一样,会一直对恐慌高校充满希

(本章未完,请翻页)望,也会非常享受任务世界可能会带给他的恐惧和刺激!

听完邢烈的讲述后,彭川把小本翻到最后一页,沟通高校商城,认真浏览着其中的信息,表情也变得愈加丰富。

邢烈并没打扰他去消化这些东西,对于一个先前不曾接触过恐慌高校的新生学员而言,这些兑换信息无疑会让他非常感兴趣。

大概用了近三分钟的时间,彭川终于抬起头,一脸兴奋的说道:“邢烈学长,我对搏击术很感兴趣,以你的经验,如果着重近身搏击方面的发展,将来应付各种任务世界会不会很吃力呢?”

邢烈想了想,然后笑了下说道:“我想不会,每一种强化方向,都有存在的道理,以及优劣对比,就算日后面对灵异生物时,近身肉搏会显得很无力,但这也完全可以通过装备来弥补。”

邢烈说出的都是内心的想法,就算这个彭川最终得不到自己的认可,不够资格让自己成为他的助教,至少对于一个新人来说,传授一些过来人的经验,也能让他少走一些弯路。

“那么邢烈学长,我完成主线任务后得到的属性,是不是也可以全部用来强化自身的力量,在近身搏斗这条路上走出一个极端来?”

其实彭川的这个问题,曾经邢烈还真是认真考虑过,所以想也不想的说道:“我个人建议还是不要选择这种属性分配方法,就如你所说,那的确是过于极端,其实无论是在任务世界中,还是与人争斗的过程中,首先要尽可能的保证自己可以活下去,其次再寻找破局或是反击的方法,如果是我的话,我会选择让自己变得更加抗揍!”

也许换做很多新生学员,对邢烈的这个建议,只会是嗤之以鼻,没人不喜欢暴力,如果可以一拳解决问题,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先挨一顿揍呢?

不过邢烈的这些话,却让彭川露出深思之色,良久,他眼睛一亮,急忙站起身,对邢烈鞠了一躬。

“邢烈学长,无论我的表现能不能得到你的认可,是否会让你选择成为我的助教,今天传授宝贵经验的恩惠,彭川记下了!”

邢烈笑着点点头,至于是否要选择成为他的助教,现在做出决定的确为时过早,一切还要看他的表现,表面功夫做得再怎么好,也是无济于事。

毕竟身为助教,绝不是单方面的从此多了一张长期饭票,如果日后学员遇到麻烦,身为助教当然也不可能置之不理。

接下来彭川将这次任务世界的信息,以及主线任务的内容全部告诉给邢烈,果然这只是新生学员的入学考核,难度在邢烈如今看来,的确是不算什么。

这次的世界背景,说的是这列火车上有几个穷凶极恶之徒隐藏在旅客群中,他们手中有一种极其残忍的生化武器,而他们的目的,就是杀死一个对他们组织具有很大威胁的目标人物。

主线任务1需要做的,就是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找到这些穷凶极恶之徒眼中的目标人物。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