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绝佳材料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洞穿房门的这条手臂,成功的吸引了邢烈和紫若二人的全部注意力,而且这条手臂看起来也非常怪异,就如紫若先前描述的那般,上面布满了带有金属质感的尖刺,每一根尖刺都有一尺长,三指粗,带给人很强烈的视觉冲击。

轰隆一声,房门被彻底撞开,入目所见的是三具怪异且狰狞的丧尸并排站立,之所以说怪异,就如邢烈刚刚见到的那条手臂一样,这三具丧尸全身上下布满了金属尖刺,就像一只鼓胀起来的河豚。

就算是尖刺周围,也被蒙上了一层铁皮,显然这三具丧尸都是被人为制造出来的,至于制作它的目的是什么,那就不得而知了。

邢烈目光微微一闪,对一旁的紫若说道:“蒙在它们体表的东西应该是某种合金吧,不然以你的身体素质,普通的铁皮应该很容易被攻破才对。”

邢烈做出了判断,紫若也立即点头称是,并且补充道:“我想是的,先前就算我使出全身力气,用这根球棒砸在它们身上,也没能对它们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花千骨漫画/】。”

邢烈点点头,也算是对这三具丧尸的特点了解的更多了些。

就在邢烈和紫若对话结束的同时,那三具如同河豚般全身生满尖刺的丧尸齐齐迈开步子前冲,不过却被邢烈的两具傀儡给阻拦下来。

这是其中一具丧尸猛然加速,张开双臂抱向八臂魔猿,可想而知,如果这一下被它给抱结实了,那么八臂魔猿必定也会是以重伤收场。

关键时刻,紫若扬起双臂一推,在一道无形的波纹影响下,八臂魔猿和向它抱来的丧尸之间的空间被拉长,原本近在咫尺的位置,突然好似被强行分开数米远,这也给了八臂魔猿充分的机会进行躲避。

邢烈心中暗赞紫若的意识,刚刚那具丧尸突然加速,的确是他没能料到的,毕竟之前先入为主的以为所有的丧尸都是十分笨拙的产物,而且就算邢烈反应过来及时操控八臂魔猿进行躲避,可是以八臂魔猿的身体灵敏程度,也未必就能躲得开。

邢烈分心二用,控制八臂魔猿向侧方移动两步,紫若见状急忙将先前拉伸的空间恢复正常,那具丧尸果然还是顺势向前一抱,结果原本的位置已经失去了八臂魔猿的身影,同时邢烈找准这具丧尸身上尖刺与尖刺间的空处,让八臂魔猿连续数拳重重的轰在一处,将这具丧尸击退出去。

同时寄生水母也并没看热闹,将身上多条口器舞得密不透风,抽打在另外两具丧尸身上传出噼啪声响。

邢烈手中握着逆魔匕首,同样也加入战圈,找准时机进行偷袭。

以逆魔匕首的锋利程度,寻常的合金自然难以抵挡,只是这三具丧尸对头部的防御意识很强,每当邢烈找准机会对丧尸头部这个最致命的地方发起攻击时,总是能被它们给不顾一切的用两条手臂进行格挡,哪怕因此身上被寄生水母以及八臂魔猿多击中几次,也是毫不在乎。

(本章未完,请翻页)这种全身生满尖刺的丧尸,不仅拥有寻常丧尸并不具备的灵敏度和一身出色的防御能力,更是具备了寻常丧尸最重要的特性,只要头部没能受到攻击,哪怕是从胸口处被拦身斩断,也并不会死亡。

这场在人数上,也说不好是哪一方占据着优势,全身生满尖刺的丧尸有只有三个,而邢烈一方,算上他的两具傀儡以及紫若,能够进行战斗的却有四个单位,可是这里毕竟是丧尸们占据主场的世界,尽管在这个近乎封闭式的三层建筑中,也还是源源不断的有普通的丧尸冲进房间加入战圈。

这些普通的丧尸对邢烈他们而言,当然是不堪一击,但目前的这场交锋却有些艰难,再有这些家伙们不断的进行骚扰,有几次甚至让邢烈一方陷入被动。

也幸好有紫若那压缩和伸展空间的能力,或是辅助进攻,或是辅助躲避,往往能起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胜利的天平倾倒向邢烈一方的契机还是虎躯黑化,当邢烈完成了虎躯黑化,身体综合能力都得到极大的提升后,紫若适时拉近邢烈和其中一具尖刺丧尸的距离,防守不及之下,被邢烈用逆魔匕首直接刺穿了头部。

随着第一具丧尸的死亡,一把白银钥匙从尸体中飘飞出来,看来击杀这种小boss级别的家伙给出的奖励还算不错。

邢烈一把抄起钥匙,重新投身到战圈中去。

原本三具尖刺丧尸,才能和邢烈一方僵持这么久,这下击杀了其中一具,剩下的自然也就难以翻出什么浪花,先后在邢烈和紫若间的配合,以及两具傀儡从旁辅助之下,被先后击杀。

三具丧尸都已经死亡,剩下的偶尔闯入房间的普通丧尸,当然也就无法带给邢烈一方任何麻烦,毕竟先前那种由普通丧尸组成的大部队,已经被清剿一空,剩余的也只是一些零散的个体而已。

在交战中,邢烈的身体也不可避免的受了些轻伤,有些地方或是被尖刺划破,或是被洞穿,这也让邢烈对这三具丧尸身上的尖刺,以及其身体素质十分感兴趣。

由于都是轻伤,本身的愈合能力就足以让身体快速恢复,所以邢烈也就并没通过血祭再生术或药剂来治疗身体。

分配战利品的时候,邢烈给了紫若一把白银钥匙,以及若干把低等级钥匙,这种分配方式也算公平,毕竟在击杀丧尸的过程中,出力最多的一方,理应多得到一些报酬,并没因为紫若是个女人,而且最近和自身关系保持的十分密切,就得到邢烈的特殊照顾。

紫若对邢烈的分配当然也没有任何意见,此时的紫若显得有些兴奋,没想到将自己逼得用尽一切手段逃亡的丧尸,现在已经全部躺在眼前,变成了真正的尸体,这也让她对本次任务世界中能遇到邢烈,而感到心满意足。

分配完了战利品,邢烈让两具傀儡守在门外,下达防御指令后,便蹲下身,对其中一具全身生满尖刺的丧尸

(本章未完,请翻页)检查了一遍,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邢烈,有什么发现吗?”

紫若见邢烈面色间的变化,像是有些发现,于是凑了过来。

“嗯,我想算是发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吧。”

邢烈笑了下,用逆魔匕首的尖端指着丧尸胸前的一根尖刺说道:“你看这里,我想这三具丧尸身体上的尖刺,并非是被人完全安插上去的。”

匕首所指的地方,有一道明显的划痕,可见划痕处的铁皮只有大概两毫米的厚度,在铁皮内部,是一层灰白色的物质。

“那在铁皮包裹下的灰白色物质又是什么呢?不会是骨头吧?”

紫若也看到了那层灰白色的物质,表现的有些吃惊,并非是她小题大做,如果那层物质真就是骨头的话,这其中所隐含的信息量就太大了,甚至仅仅是这一个看似不足为奇的发现,足以影响到对整个世界观的认知。

邢烈并没回答紫若的这个问题,他心中虽然也有同样的猜测,但目前还并不能确定,于是为了验证这份猜测,邢烈用逆魔匕首在这根尖刺上用力一划,以逆魔匕首的锋利程度,很轻易的便在铁皮上切开一道豁口。

由于掌握着庖丁解牛的行刀手段,邢烈的刀工自然是没的说,匕首在手中仿佛活了过来,围着这根尖刺又划了一圈,然后握紧匕首轻轻一挑,顿时尖锐的铁壳便脱落下来,露出里面同样尖锐的灰白色物质。

邢烈的动作看起来行云流水,毫不拖沓,简直堪比艺术,如果换做平时,紫若也许会仔细回味匕首在邢烈手中纷飞的场景,但现在不同,她的好奇心完全被这灰白色的刺状物质所吸引。

“看来咱们猜得没错,这灰白色的物质,正是由于丧尸变异,而衍生出来的骨刺。”

邢烈做出结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面色变得游戏奇异。

“你是说……丧尸全身这么多的尖刺,其实全部都是本身生长出来的骨刺?只是被人给包裹上了铁皮,用来做一些特别的事情,我这样理解对吗?”

邢烈点点头,对紫若的说法表示赞同。

“可是究竟什么人会捕捉这种丧尸,然后对其进行改造?而且做这一切的目的又是什么?而且丧尸的意志已经完全泯灭,就算再怎么被改造,也不能对它进行驱使,真搞不懂这个人究竟是个玩弄尸体的变态,还是有什么其他目的。”

听紫若这样说,邢烈面上不经意间闪过一丝尴尬,说难听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紫若口中那种经常玩弄于尸体的变态?

相信她并没考虑这些,说这句话也是无意的,但即便是有意,邢烈也不会生气,她说的本来就是实话。

而且接下来,说不得自己还要在她面前,好好摆弄一番这三具算得上是绝佳的傀儡材料!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