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不速之客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二楼的楼顶已经成了最后的防线,紫若身体软绵绵的倒在地上,紧皱着眉头昏迷不醒。

邢烈上前检查一番,她的身体并无大碍,只是透支了精神陷入昏迷,估计至少要等一个小时才能苏醒。

如果是身体上的创伤或是体力的透支,邢烈还有办法,无论是血祭再生术,还是注射巫医心血,都可以奏效,但耗尽了精神力,邢烈也就没办法了。

不过目前来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毕竟现在剩余的丧尸数量已经不超过二百具,就算不时有新的丧尸加入其中,但数量也完全可以接受,无法形成先前那种令人感到绝望的规模。

邢烈取出盛放巫医心血的器皿,略微犹豫,还是只抽出五毫升的巫医心血,将其推入静脉。

这倒不是邢烈小气,实在是巫医心血过于贵重,而且自行恢复的速度十分缓慢,每个小时也只能恢复1毫升,这可是关键时刻救命的东西,他当然舍不得浪费。

不过在这五毫升巫医心血的作用下,加上自身的恢复能力,料想等紫若苏醒之后,自身也能恢复到巅峰状态。

接下来邢烈控制八臂魔猿和寄生水母纵身跳下楼顶,继续收割剩余丧尸的性命。

大概二十分钟的时间,剩余的丧尸基本都被两具傀儡清剿一空,当然并不是说两具傀儡的实力可以强到这种地步,这完全是邢烈在后方通过不断的让血灵吸取自身鲜血,对两具傀儡的生命值进行补充的方式,才能做到这种程度,虽说这两具傀儡的身体强度不及变异黑熊,但灵活性却不是后者可比的,所以受到的伤害反倒不至于那么夸张。

危机算是尽数解决,就算范围内还能见到几具游逛或是在地上缓慢爬行的丧尸,但这也完全无法形成威胁。

目前唯一能让邢烈感到欣慰的,就是周围飘浮着密密麻麻的宝箱钥匙,目测能达到近百把,就算是最低等的锈铁钥匙,保守估计也能价值近千点恐慌积分!

邢烈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在收取这些宝箱钥匙的同时,接近最初见到的那四具骨刺丧尸,不对,起初骨刺丧尸的数量的确是四具,但这段时间又有两具外来的骨刺丧尸加入尸群,所以说,骨刺丧尸的数量已经达到了六具。

将它们的尸体全部收入紫金龙棺,这样一来,邢烈所掌握的骨刺丧尸的尸体,就已经达到了九具,用来制作成理想中的傀儡,数量上应该也够了。

正当邢烈打算将剩余的大半钥匙全部收入囊中时,突然面色一变,神情凝重的看向视线尽头出现的四道身影。

这段期间内,三五具,甚至七八具丧尸的接近,也没能让邢烈的面色有过丝毫动容,但正是这四道身影,却让他的面色变得异常难看。

不是邢烈大惊小怪,而是只需一眼,就能确认这四道身影并非是丧尸,而是四个人类,这一点从他们行走方式就能看得出来。

刺目的太阳停留在这四人身后,所以

(本章未完,请翻页)逆光看去,对方只是四道黑影,无法见到面部模样和穿衣风格。

其中一个将长发在头部左右梳成翘辫子的窈窕身影,走路时一蹦一跳的,就像一个无忧无虑的雀跃女生。

还有两个人走路时步伐很稳健,通过体型判断应该是男人,分明看他们迈步频率并不快,可行走速度却十分惊人,这一点完全违背了正常的认知。

要说奇怪,那还是最后一个人,通过体型判断这是个女人,她并非是在地面上行走,而是脚下踩踏着一个直径接近两米的球形物体,由于要控制脚下的球形物体向前行进,所以她的双脚在向后踏步,而且看起来走得很慢,可球形物体的滚动速度却很快。

之所以邢烈此时的面色不是很好看,正是由于他能够肯定,这突兀前来的四个人,一定是来自恐慌高校!

这并非是毫无根据的猜测,试想,又有多少正常人能在处处透着危机的灾变后的世界,还能那么雀跃的一蹦一跳的行走?谁能在布满了障碍物的道路上,去表演脚下踩球的杂技?

而且邢烈此时的头脑很清晰,要说对方四个人是恰巧路过这里,那么这个理由未免也过于牵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等邢烈解决了全部的丧尸,正要打扫战场,收获战利品时才出现,这未免也太过于巧合了。

所以邢烈几乎能肯定,对方先前一定是埋伏在远处,一直在等待坐收渔翁之利。

念及于此,邢烈立即抽出一些巫医心血进行注射,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可能多的恢复自身体力,如果和那四个人发生冲突的话,到时候也能多一分招架之力。

接着邢烈把手伸向飘浮在最近处的一把宝箱钥匙,打算在对方靠近之前,尽量多拾取一些战利品。

可就在这时,“砰”的一声枪响从远处传来,野兽感知即使发出预警,邢烈也在第一时间把手给抽了回来。

与此同时,一发子弹擦着邢烈打算抓取的那把宝箱钥匙飞过,如果不是及时收手,恐怕这一枪已经命中了邢烈的手掌。

邢烈目光如电般射向还在继续接近的四个人,最终目光焦距在那走路时蹦蹦跳跳的女孩儿身上,可见她手中握着一把枪,显然先前那一枪正是她放的。

彼此间的距离至少在两百米左右,不提对方枪法的准确度,单就是子弹飞行的速度,就已经十分令人感到难以置信了,几乎在枪声响起的瞬间,子弹就已经到了眼前。

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野兽感知,这个枪子邢烈是挨定了。

而且邢烈心里很清楚,以对方的枪法,如果想要射杀自己,完全可以瞄准头部,没必要让子弹擦着宝箱钥匙而过,看来对方这样做,一定有着某些目的。

对方的那一枪,也算是对邢烈进行的一次提醒,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再次把手伸向宝箱钥匙,那么这个蹦蹦跳跳的女孩儿肯定还会开枪,至于瞄准的位置,那可就说不准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邢烈索性不再去管分布在周围的宝箱钥匙,暗中调整呼吸,争取能多恢复一些体力。

对方四人速度很快,不出十秒钟,和邢烈之间的距离已经被拉倒二三十米远,这么近的距离,当然也能让邢烈将四人的样貌收入眼中。

如果说先前看不清对方模样时,最引人注目的是那脚踩球形物体的女人,但距离近了,邢烈第一眼看向的却是那蹦蹦跳跳的女孩儿。

原因很简单,她的打扮太过于另类了,她看上去有些消瘦,只有不到一米六的身高,但那一对胸脯发育的却很夸张。

她有着一头玫红色长发,在头部两侧梳成羊角辫,前额的刘海被风吹得有些散乱,光洁的额头若隐若现。

她画着非常浓重的蓝色眼妆,嘴唇被涂成紫黑色,嘴里嚼着口香糖,始终保持着一副笑脸,偶尔可见一排洁白的牙齿,古灵精怪的样子看上去一定很调皮。

女孩儿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在穿着方面绝对可以用火爆来形容,一件红蓝泼墨图案的衬衣,领口处的两颗扣子敞开着,露出大片雪白的酥胸,衬衣下摆被系成一个扣子,露出平滑的小腹,下身是一条蓝色的百褶裙,脚下穿着棕色皮靴,由于走路时蹦蹦跳跳的,那小巧的粉色卡通内裤也是隐约可见。

可以说,这个女孩儿很美,只是这份装扮实在是让邢烈有些受不了,看起来就和一个叛逆的小太妹似得。

这个女孩儿手中提着一把被红蓝双色油漆涂抹的乱七八糟的左/轮手枪,很显然,刚才她所使用的正是这把枪。

除了这个让人看上一眼,就会留下非常深刻印象的女孩儿,那脚下踩踏球形物体的女人,大概有二十五六岁,她穿着一身黑色紧身长裙,勾勒出窈窕的身材,通过装束不难判断,她所强化的方向,一定和近身战斗没有任何关系。

她脚下的球形物体倒是让邢烈有些感兴趣,那是一颗通体暗红色的圆球,滚动时给人十分轻盈的感觉,可通过它在路面上压出的痕迹,却证明事实并非如此。

另外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看上去倒是没什么特别之处,只是表情显得有些冷硬,一人手中提着绝对超过两米的长枪,另一人则带着一对指虎,二人看向邢烈的目光有些冰冷,这让邢烈心中也不由犯嘀咕,彼此间似乎并没有过什么仇怨吧?

“嘻嘻,见到强壮的大哥哥,总是会让人家莫名的感觉兴奋呢!”

距离近了,四个人全部站定,那打扮另类的女孩儿率先对邢烈搔首弄姿起来,她身体半蹲,两条大腿紧紧的夹在一起,一副**的模样。

“不过因为你的关系,害我又弄湿了内裤,不受到一些惩罚是说不过去的,所以,强壮的大哥哥,你打算对人家进行怎样的补偿呢?”

女孩儿那大胆且露骨的话,真是让邢烈有些招架不住,而且这个索要好处的理由更是让人无语,如果换做一个脸皮薄的,一准会被搞成一副大红脸。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