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无赖的战法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控制着丧尸刺豚和寄生水母一左一右冲向黑恶寡妇,在丧尸刺豚滚动的前路上,有一颗微微颤动的蜘蛛卵,看样子要不了多久,里面的小生命就能脱壳而出。

邢烈对此当然不会存在任何怜悯之心,对于这种潜在威胁极大的小生命,他恨不能杀之后快。

也正是因此,邢烈并没控制丧尸刺豚调整方向,径直朝着蜘蛛卵碾压过去。

丧尸刺豚的速度比寄生水母要快,但寄生水母那一条条如同钢鞭般的口器由于长度关系,率先向黑恶寡妇抽打过去。

以黑恶寡妇先前对付厉鬼蝮蛇时的表现,说明它的战斗意识非常强悍,知道在什么时候通过哪种进攻或防守方式,来化解将要面临的危险,所以在这个时候,黑恶寡妇最应该做的就是通过强悍的速度,避过寄生水母的口器抽打,同时不顾丧尸刺豚,对寄生水母进行扑击。

毕竟如果避过寄生水母的攻击,这会是一个绝佳的反击机会。

可实际上,黑恶寡妇却并没这样做,它竟然任凭如同钢鞭般的口器在身上抽出几道巨大的豁口,也不去闪避,并且猛地扑在丧尸刺豚身上,将它撞飞出去,为此黑恶寡妇也遭了殃,被丧尸刺豚体表那密密麻麻的尖刺狠狠的招呼了一番。

这黑恶寡妇看起来无比的狰狞,扑击力度和速度方面也都是无可挑剔,但身体抗打击能力却并不是很出色,以至于仅仅是一个照面,就接连被邢烈的两具傀儡所伤。

见到这一幕,邢烈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倒不是因为两具傀儡都对黑恶寡妇造成了伤害,而让邢烈感到欣喜,而是他认为已经发现了这黑恶寡妇最大的破绽,也就是密密麻麻堆积在周围的蜘蛛卵!

没错,这一点邢烈几乎能够肯定,以黑恶寡妇的战斗经验,刚才如果不是为了救下丧尸刺豚前方的那枚卵,也完全不必那么被动,只需抓住机会先将寄生水母扑倒,然后一口蛛丝束缚住寄生水母身上的众多口器,再转头去对付丧尸刺豚,这也完全来得及。

只不过这样做的话,前路上的那枚卵,必定要被丧尸刺豚给碾压粉碎,故此邢烈才有这般猜测。

既然了解到这一点,只要善加利用的话,要解决掉这黑恶寡妇也将变得容易许多。

邢烈嘴角挂着一丝冷笑,控制寄生水母再次用五条口器抽打过去,邢烈知道以黑恶寡妇的强悍速度,完全闪避寄生水母的攻击应该也并不难,只是早已经料到这一点的邢烈当然不会一直去做一个旁观者,他需要亲自给这黑恶寡妇制造一点点麻烦。

面对寄生水母那凶猛凌厉的攻击,原本正要进行闪避的黑恶寡妇突然身体一僵,就见这时邢烈不疾不徐的掏出伊顿男爵的配枪,对着不远处的一枚蜘蛛卵扣动了扳机。

几乎在枪声响起的同时,黑恶寡妇就已经放弃躲避,张开大嘴,一口蛛丝便吐了出去,速度

(本章未完,请翻页)竟然比子弹还要快,在邢烈的这一枪命中蜘蛛卵之前,通过蛛丝将子弹撞得偏离,让那枚卵有惊无险的避过一劫。

只是黑恶寡妇放弃躲避攻击,选择救卵的行为,注定了它必定要遭到寄生水母的一番狂轰乱炸,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此机会邢烈当然不会任凭从手中溜走,立即控制寄生水母疯狂的舞动口器,在黑恶寡妇身上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鞭痕,一股股粘稠的暗绿色液体也从黑恶寡妇身体各处的伤口中流淌而出。

这种围魏救赵的方式果然奏效,邢烈心中更是变得无比笃定,周围有这么多蜘蛛卵可供利用,除非是黑恶寡妇能做到不顾一切的程度,不然它只会是被邢烈牵着鼻子走,直至死亡。

接下来邢烈就通过这种方式,利用两只傀儡和黑恶寡妇打起了消耗战。

看得出来,黑恶寡妇并非不知道取胜的关键就在邢烈身上,不提以它的智商是否能看得出来两具傀儡完全是被邢烈进行操控,单就是不断通过攻击蛛卵,来对这边战斗进行骚扰的方式,就足以让黑恶寡妇将邢烈锁定为首要攻击目标。

只是邢烈也有十分无赖的对策,通过两具傀儡缠住黑恶寡妇,不让它逼近,也只是其中一点,就算被黑恶寡妇突出围困,邢烈也只需轻描淡写的对稍远处的蛛卵开上一枪。

如果黑恶寡妇亲身奔赴过去救援,邢烈这边的危机自然也就能得以化解,如果它通过喷吐蛛丝来撞飞子弹或是拉走即将要被击穿的蛛卵,经过这一番耽搁,两具傀儡又能再次将它给缠住。

不得不说,站在黑恶寡妇的角度上来看,这一战,简直憋屈到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过话说回来,黑恶寡妇所喷吐出的蛛丝也的确十分难缠,速度堪比子弹,又极具粘附性,有些时候的确是让人防不胜防,而且有一次就连邢烈也不得不佩服黑恶寡妇的战斗意识。

黑恶寡妇虽然为了救下一枚枚的蛛卵,而时刻处于被动,但通过灵活的走位,竟然让寄生水母和丧尸刺豚的身躯近乎重叠在一起,然后一口蛛丝,将两具傀儡全部粘在一起。

邢烈丝毫不敢大意,知道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让制造出来的优势完全化为乌有,所以立即控制寄生水母用尚未被粘住的口器抽打蛛丝,通过这种方式将自身和丧尸刺豚的身体进行分离。

只不过让邢烈感到惊异的是,这看起来韧性十足的蛛网竟然比想象中还要强韧,就连寄生水母那可以抽断钢铁的口器,落在上面也只能留下一丝浅浅的痕迹,估计至少要连续五次以上通过口器抽打在同一位置,才能将蛛丝斩断。

幸好黑恶寡妇的蛛丝不能连续喷吐,两次喷吐间要隔上一段不长的时间,就在黑恶寡妇开始酝酿下一次喷吐蛛丝,打算将邢烈这两具傀儡完全粘附在一起之际,邢烈赶忙对着稍远处的一枚蜘蛛卵扣动扳机。

一声枪响,黑恶寡妇暂时还不能喷吐蛛丝,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只能飞身扑上前去救援,趁此机会,邢烈三步化为两步,冲到两具傀儡近前,借助云芒龙舌枪的锋利,将粘附住两具傀儡的蛛丝轻易斩断。

对云芒龙舌枪的锋利,邢烈至今也没有一个具体的认知,只知道比逆魔匕首还要锋利许多,如果先前用逆魔匕首来切割这些强韧的蛛丝,恐怕也没这么容易就能切断。

寄生水母和丧尸刺豚挣脱了束缚,邢烈脚步不停,冲到厉鬼蝮蛇近前,同样切断束缚住它身体的蛛丝。

厉鬼蝮蛇属于虚无之体,任何物理形式都无法触碰到它,通过这一点足以见得,恶黑寡妇所喷吐出来的蛛丝,其中必定含有能量形式,否则韧性和粘附性也不至于强悍到这种程度。

这下三具傀儡全部挣脱束缚,加上邢烈不断从旁骚扰,黑恶寡妇的境况也变得愈发糟糕。

寄生水母周身口器的抽打,丧尸刺豚滚来滚去的冲撞和碾压,厉鬼蝮蛇围着黑恶寡妇飘来飘去,但凡遇到合适的机会,就通过身体的那如同橡胶般的柔韧性,将自身当做绳索,把黑恶寡妇给捆缚起来。

这一场战斗,对邢烈而言算是打得异常舒坦,黑恶寡妇的实力绝对要超过邢烈目前的综合战力,就算将他的傀儡全部放出来,恐怕单论战力的话,邢烈也要落入下风,之所以还能把黑恶寡妇给打压到这种程度,完全是它对蛛卵的在意程度。

只是丧尸变异体毕竟已经失去了正常人的思维方式和智商,就算黑恶寡妇的战斗意识十分强悍,但在邢烈面前,充其量也就相当于一个弱智。

它不可能理解到自己身死之后,先前不惜性命也要保护的蛛卵,也将步它后尘,如果说起初它就不去在乎邢烈对蛛卵造成伤害,那么也许会颠覆现在的结局。

随着黑恶寡妇身上的伤口增多,邢烈的进攻也变得愈发凶猛,最终以云芒龙舌枪所附带的特效2云海从龙,一枪穿透了黑恶寡妇的躯体。

一道金色光华一闪而逝,邢烈顿时眼睛一亮,急忙上前把黑恶寡妇死亡后掉落的黄金钥匙抓入手中。

要说实力的强弱程度,这黑恶寡妇如果不是为了护住蛛卵的话,邢烈也难以敌得过它,可以说至少能和狮身人面兽站在同一层次,就然先前能从黄金宝箱中开出云芒龙舌枪这件堪比神器的宝贝,那么这把黄金钥匙里的东西,当然也非常值得期待。

成功击杀黑恶寡妇之后,邢烈总算是长出口气,为防这些即将脱壳而出的小变异体蜘蛛泛滥,邢烈当即对三具傀儡下达命令,让它们将周围所有的蛛卵全部清除。

三具傀儡开始了忙碌,邢烈作为主人,倒也并没闲在原地,先是把黑恶寡妇的尸体收入紫金龙棺,这具尸体对于邢烈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宝贝,甚至价值绝不会低于狮身人面兽!

接着邢烈的目光落在被捆缚成茧的紫若那里,提着云芒龙舌枪走了过去。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