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悄然的性情变化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由于高校的警示,邢烈和紫若这配合相当默契的二人小队,也不得不宣告解散。

紫若临行前握紧邢烈赠予的短枪和能够恢复精力的凝神香,深深的看了邢烈一眼,这才头也不回的离开。

紫若的背影显得有些单薄,她没有回头,这并不意味着她的无情或冷漠,而是生怕回头之后,想走就没那么容易了……

邢烈再次变成了孤家寡人,这让他不由苦笑着摇了摇头,从来到恐慌高校,至今也算是经历过不少次任务世界了,可却从没有哪怕一次像这次任务世界这样,带给他十分无力的感觉。

没错,这种感觉完全可以用无力来形容,曾经经历的任务世界,剧情和各种主线支线以及隐藏任务,都会让人感到十分忙碌,任务一项接一项,接触的高校学员或是剧情人物也还算丰富。

可现在呢?进入这次任务世界已经接近四天了,除了起初的找到并救下紫若的任务,再就是选择围城之路或是野外求生这个选择性任务了,除此之外,这么长时间下来,竟然连一条支线与隐藏任务都没能触发,更是半个属于当前任务世界中的剧情人物都没见到。

这段时间来,面对的除了丧尸还是丧尸,而且所过之处,尽都是一片破败,毫无生机,根本无法带给人希望。

食物与水源的匮乏,处处透着的破败,以及不计其数的丧尸,一切的一切,甚至让邢烈那许久都不曾真正出现过波动的恐惧神经,也被绷得笔直,一种由孤独变异而成的恐惧感,随着紫若的背影消失在视线尽头,悄然的袭上邢烈心头。

邢烈目光有些空洞的一步步退到墙角,缓缓蹲了下来,把大半张脸都埋在膝盖处,全身也在不自觉的微微颤抖,像是一个被黑暗吓坏的孩子。

真正的恐惧,并非只是鬼怪魍魉张牙舞爪,一惊一乍挑战承受极限,往往由孤独、绝望、牵挂等等一些不想去面对的情绪变异而来的恐惧,才最是彻入骨髓。

处在这种恐惧到近乎绝望的状态下,邢烈似乎已经失去了时间与空间的概念,对外界的一切都失去了感知,这时,一只先前被丧尸刺豚从腰身处碾压而过,却并未死亡的丧尸,正艰难的朝着邢烈爬动,它的身体从腰部往下,被丧尸刺豚滚动时的碾压,以及大量丧尸的踩踏,已经变成一片稀烂,乌黑粘稠的血液混杂的内脏碎片,在地上拉出足有近十米远。

这具丧尸的上半身并没受到致命的伤害,它用两只手拼命的伸到极限,然后用指甲已经掀开近乎要脱落的双手,抠入地面缓缓朝着邢烈爬动,一双仿佛被蒙上一层隔膜的昏黄双眼,透着无尽的渴望与贪婪,随着距离邢烈越来越近,眼中的渴望和贪婪也在逐渐升级。

邢烈似乎并没察觉到这具丧尸已经到了和他近在咫尺的距离,黑恶寡妇、丧尸刺豚、以及厉鬼蝮蛇都在邢烈身边,可没有他的控制或命令,这三具战力非凡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傀儡,也简直如同稻草人一动不动,根本不具备任何威胁。

突然,这具丧尸猛地张开大嘴,狠狠的咬在邢烈的小腿上,并且疯狂的进行撕扯,嘴里还发出呜呜的低沉吼叫,像是品尝到了新鲜血肉后的兴奋,也像由于撕扯邢烈的血肉过于费力,才发出的声音。

没错,邢烈的皮肉强度并不同于普通人,即便丧尸的咬合力很强,也难以轻易的扯一块血肉下来。

剧烈的疼痛,让精神意识都处在浑噩状态下的邢烈猛然清醒,就像冬日里被人从头到脚淋了一盆凉水,先前那种深陷恐惧之中难以自拔的状态,也是一去不返。

定睛看到这具恶心丑陋的丧尸正在身前对自己拼命的撕咬,邢烈由于疼痛表现出来的痛苦之色,突然被一阵近乎于癫狂的兴奋所取代,

邢烈一翻手,仿佛变魔术一样,逆魔匕首出现在手中,轻易的割下这具丧尸的头颅,一把锈铁钥匙缓缓从尸体中飘飞而出,被邢烈一把抄入手中。

看了眼血淋淋的小腿,就是邢烈也不由感叹,先前就算是面对近千具丧尸,也不至于将自己伤到这种程度,可刚才仅仅是一具只剩上半身的丧尸,却成功的做到了,而最终也只是得到一把锈铁钥匙作为补偿,不得不说,这一切未免也太过有些得不偿失了。

不过一想到先前所处的状态,邢烈的心情再次变得有些激动。

“刚才那种感觉,还真是值得回味呀!”

邢烈感觉有些意犹未尽,此时也顾不上小腿处传来的阵阵火辣的疼痛,闭上眼睛继续回味先前的那种可能是恐惧的感觉。

只是让邢烈感觉有些懊恼的是,刚才所处的那种状态,更像是小说和影视剧里面所形容的顿悟,一旦清醒过来,想要继续去回味,却已经无从着手,甚至有些忘记了刚才所体会到的那种滋味。

邢烈苦笑着摇了摇头,看来想要一朝寻回困扰了他多年的不知恐惧感的滋味,也没那么容易,不过来日方长,先前那种状态总归是症状减轻的表现,邢烈也知道对此不能奢望太多。

突然邢烈心中一动,想起一直以来困扰自己的症状,才意识到先前是真有些当局者迷了。

在来到恐慌高校之前,由于缺失恐惧感,甚至让邢烈觉得自己的其他情绪也受到了一定影响,就连他自己都能明显的感觉到性情变得愈发淡漠,即便是对待身边的朋友,也很难生出关心的想法,他知道如果不想办法遏制并补救的话,也许日后缺失的就不仅仅是恐惧了,甚至就连对待父母,也将变得形同路人一样漠不关心。

幸好这时恐慌高校的出现,带给邢烈面对恐惧,找回恐惧感的希望,只是在前些次经历的任务世界中,虽说也不止一次的成功体会到了久违的恐惧感,但都也只是昙花一现,恐惧感来的快,去的更快。

(本章未完,请翻页)可以说,从来到恐慌高校之后,邢烈就从没关心过自身的情绪波动,这也正是当局者迷的关键所在,现在想想,如果没有那些经历对缺失恐惧症状的改善,那么对待身边的朱子傲,对待紫若,是否又会如同现在这么上心呢?

邢烈摇了摇头,他心里十分清楚的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如果缺失恐惧感的症状不仅没能得到改善,反而加重的话,那么在恐慌高校中关系最近的朱子傲和紫若的死活,恐怕邢烈也根本不会在意,根本不会为了他们去冒任何风险,最多只把朱子傲当成一个跳板,把紫若当成发泄/**的工具罢了。

直到现在,邢烈才看出了悄然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看来距离治愈缺失恐惧感的这一症状,也有了相当大的进展,这让邢烈心情大好,没什么比身为一个性情正常的人更值得期待的了。

想到这里,邢烈对忘记刚才那种恐惧感也就没那么在意了,相信日后直面恐惧的机会还有很多!

邢烈不是喜欢计较前事的人,与紫若分开所带来的那一丝伤感,也很快就被他抛之脑后,目前来到这次任务世界也只是过去不足四天时间,还要在这里停留一个半月,也是时候为接下来的这段时间好好规划一番了。

邢烈取出医疗箱,着手处理小腿上的伤口,如果换做普通人,被丧尸咬上一口,如果能狠下心来在第一时间从膝关节处砍断,那么还不至于被尸毒传递全身,导致尸变,但是以邢烈那高达130点的体质属性,这种程度的尸毒,也只会让伤口的复原速度变缓而已,加上邢烈选择的是野外求生者,这一称号附带的对尸毒抗性50%的效果,更是让邢烈近乎可以做到无视尸毒的程度。

由于本身不俗的精神属性,以及操控傀儡练就出的一心多用的能力,邢烈在处理伤口的同时,对接下来的日子也进行了一番大致规划。

也许对于很多高校学员来说,当察觉到丧尸的实力会随着时间流逝,逐渐得到提升时,第一念头就是抓住这个机会,在丧尸的综合实力还较为弱小的时间内,尽可能多的击杀丧尸,也好在最终结算奖励时,能多获得一些收获。

这是一种非常简单明了的计算方式,在这次任务世界的五十天内,每击杀一具丧尸,最终结算奖励就会增加1点恐慌积分,当然如果过程中能杀掉选择不同阵营的高校学员,那么获得的恐慌积分也将会按照击杀数量翻倍。

但邢烈很清楚,这是高校用来对付利欲熏心者的一个小手段,隐藏的不深也不算浅,那些眼中只剩下恐慌积分的高校学员,又岂会想到不尽快找到足够的食物和水源补给,而是一门心思放在尽可能多的收割丧尸性命上,那么等过上一段时间丧尸的综合实力都得到大幅提升后,他们也都将变得寸步难行,再想去找补给,怕是也没那么容易了。

而且这也绝非针对邢烈这种选择野外求生者而言,即便是身在围城中,也必定要为食物问题而抓狂。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