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剧毒载体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将湖水中作为战场,这对金刚有些不利,最适合金刚的战场应该是有乱石,有树木,而且还要开阔的地方,这样一来金刚也能充分的利用这一点来提升自身的优势。

所以金刚准备转移战场到岸上,可骷髅巨蜥却不会那么轻易的放金刚离开,把战场放在湖水中,骷髅巨蜥可以通过甩动巨大的尾巴,来额外提升至少三成的速度,可如果被金刚顺利的转移战场的话,那么也就失去了这份优势。

眼看骷髅巨蜥就要追上金刚的步伐,邢烈再也忍耐不住,决定出手帮忙,于是完成了虎躯黑化。

原本在邢烈和紫若看起来都再正常不过的虎躯黑化,落在康拉德和韦弗等人眼中,却险些让这些人把眼球给瞪出来。

的确,邢烈身上发生的异变,就和狼人狂化一样,或许以邢烈此时的样子摆在金刚和骷髅巨蜥面前,也仍是显得薄弱的就如同一只难以登上台面的小家伙,但是一想到先前和邢烈接触过的那段时间,以及还被自己等人出言斥责时的场面,这些剧情人物的心情也就再难以平复下来,这也是带给众人最大冲击的地方。

邢烈当然不会在意任何人的想法,为了提高金刚的战力,当务之急就是阻止骷髅巨蜥,让金刚顺利登岸。

邢烈大步朝着湖水中跑去,当到达岸边时,脚下猛地一踏,身形飞跃而起,径直扑向接近金刚的骷髅巨蜥。

与此同时,剑齿虎也从后方的林中窜了出来,奔跑速度比邢烈要快上许多,及眨眼的时间就追了上来,同样抵达岸边后猛地一跃而起,和邢烈一前一后扑向骷髅巨蜥。

剑齿虎的速度很快,即便是开启虎躯黑化,弹跳力得到大幅增强的邢烈在速度上也完全无法相媲美。

当剑齿虎出现在邢烈身体下方的同时,他脚下用力踏在剑齿虎的背上借力,身体如离弦之箭般陡然再度加速,和剑齿虎几乎同时狠狠的和骷髅巨蜥碰撞在一起。

邢烈和剑齿虎的虎掌同时招呼在骷髅巨蜥的头上,尤其是剑齿虎,那一对剑齿更是刺入骷髅巨蜥的脖子,痛的它张牙舞爪,疯狂的挣扎起来。

邢烈的整个身体还不如骷髅巨蜥的脑袋大,施展全力的两巴掌排在骷髅巨蜥的头上,也因此借力将身体凑近了骷髅巨蜥的眼睛。

邢烈的骨质利爪陡然生长到十多公分长,对着骷髅巨蜥的眼睛就刺了下去。

只可惜骷髅巨蜥也察觉到了邢烈带来的威胁,再也顾不得去追击金刚,猛地一甩头将邢烈撞飞出去,接着又一巴掌拍在剑齿虎身上。

邢烈的身体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不过在被拍飞出去的瞬间,甩手射出了寄生血蛊。

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寄生血蛊的威力远胜子弹数倍,几乎这只小虫子化作的幽绿色光芒出现的瞬间,就已经射入了骷髅巨蜥的眼睛。

骷髅巨蜥顿时传出一声惨叫,身体在空中猛地翻腾了几周,把剑齿虎也

(本章未完,请翻页)给甩飞了出去。

先后传出落水的声音,邢烈和剑齿虎双双在湖水中重新腾身而起,不过并不是再次冲向骷髅巨蜥,而是回到了岸边。

有刚才成功拖延的那么一点时间,也足够让金刚逃回岸上。

事实也的确如此,登到岸上的金刚直奔一颗参天大树而去,一巴掌将那足有三十米高的巨树拍断,然后放在腋下夹住,再猛的一拉,大片的树叶和树杈脱落下来,成为一根十分震撼人心的巨型兵器。

寄生血蛊的偷袭十分成功,撞瞎了骷髅巨蜥的眼睛,然后便晃晃悠悠的重新回到邢烈手中。

骷髅巨蜥经过一阵痛苦的翻腾后,也终于平静下来,一只眼已经废掉,从伤口中流出墨绿色的粘稠液体,邢烈当然知道,这并不是骷髅巨蜥的血,它的血液颜色和金刚同样都是红色的。

但之所以此时流淌出的血液色泽墨绿,极为粘稠,而且散发着一阵阵的腥臭味道,这完全是寄生血蛊的杰作。

骷髅巨蜥用仅剩余的一只眼睛在金刚身上扫过,最终落在邢烈身上,像是要用眼神把邢烈给冰冻在原地。

很显然,在此时的骷髅巨蜥眼中,邢烈成功拉起了大部分仇恨,相比解决掉金刚这一宿敌,它倒是更愿意先把邢烈给撕咬成渣。

但是骷髅巨蜥仅剩的那只眼睛在看到邢烈手中那小小的寄生血蛊时,却泛起深深的惧意,仿佛是见到了极为可怕的东西。

或许此时在它的眼中,金刚也好,邢烈以及剑齿虎也罢,就算加在一起,威胁程度也不及这么一只小东西。

邢烈用白眼去看骷髅巨蜥那只已经瞎掉的眼睛,原本略带凝重的面色这下倒是缓和了不少。

通过白眼的透视,能够十分真切的见到骷髅巨蜥眼睛部位的伤口内外情况,一股致命的毒素由伤口部位开始蔓延,飞速对身体组织细胞进行破坏。

这股毒素的霸道程度已经超出了邢烈的想象,原本他心里只有一个大概的认知,可现在见了,就连制造这一切的邢烈本人,也是震惊不已。

再看手中的寄生血蛊,它的身体中泛出的光泽,已经不再是先前的青色,而是一种极为深邃的墨绿色,这种十分明显的变化,正是由于吸食了毒尾鲎的胆囊。

邢烈用脚在地上踢出一个小坑,把原本盛放毒尾鲎胆囊的小瓶丢入其中,再进行掩埋。

原来在先前对骷髅巨蜥进行冲击之前,邢烈就已经取出盛放毒尾鲎胆囊的瓶子,然后放出寄生血蛊,让它把胆囊中的液体给吸食的干干净净,也正是因此,寄生血蛊的身体色泽才出现了变化。

这剧毒胆囊是击杀毒尾鲎得到的战利品,毒尾鲎的尾部本身就含有剧毒,这份毒性十分剧烈,可想而知,毒尾鲎那么庞大的体型,可毒液却完全浓缩在这么一个小小的胆囊中,而寄生血蛊却将其中液体全部吸食干净,作为传播剧毒的载体,难怪

(本章未完,请翻页)骷髅巨蜥看到它会显得如此忌惮。

甚至邢烈可以肯定,如果不是自己手中的寄生血蛊,怕是骷髅巨蜥早就放弃对金刚的进攻,向自己冲过来了。

不过即便骷髅巨蜥的智商再怎么超出寻常生物,也仍是无法和人类的意识相媲美,它当然不会知道,寄生血蛊只是传播剧毒的载体,而并不是剧毒原本的携带体,也就是说,毒量总共就那么多,等用尽了,也就再不具备这方面的威胁了。

刚才寄生血蛊撞破骷髅巨蜥的眼睛时,将近乎一半的剧毒全部留在了骷髅巨蜥的体内,如果仔细去看的话,并不难发现,此时的寄生血蛊通体色泽并不如先前那么深邃。

邢烈手掌一抓,寄生血蛊顿时消失无踪,重新蛰伏在邢烈的体内。

寄生血蛊此时所附带的剧毒完全无法对邢烈造成影响,对于敌人,它拥有实质的身体,可对于邢烈,却是有形无质,即便任意在邢烈的体内穿梭,也不会造成丝毫影响。

骷髅巨蜥最终还是放弃了邢烈,目光重新锁定在金刚身上,它承受着剧毒对身体的组织的破坏,身体微微颤抖着,重新朝着金刚冲了上去。

在即将扑到金刚面前时,金刚手中那长达三十多米的巨树便狠狠的砸了下来,强大的力道把巨树给震得粉碎,同时骷髅巨蜥的身体也被砸飞出去。

金刚重新捡起一块巨石,只是还不等它直起身,刚刚落地的骷髅巨蜥便再次冲了上去,一爪在金刚的腹部留下一道巨大的豁口,同时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去拽出金刚的内脏。只是被金刚用巨石狠狠的砸在头上,又没能讨到好处。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战,邢烈已经看了出来,骷髅巨蜥起初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受伤的金刚甚至还要靠紫若的能力才能避免遭到致命的攻击,可现在战局却逐渐反转了过来,首先金刚占据着地利,但最主要的还是骷髅巨蜥正在承受着剧毒对身体的侵蚀,这至少让它的战力削弱近半。

如果身体处在巅峰状态,以骷髅巨蜥的速度,几乎不可能被树木和巨石砸中。

紫若在旁边等的有些焦急,邢烈能看出骷髅巨蜥的异样,她当然也能看得出来,很像立即加入这场搏杀,趁着骷髅巨蜥身体状态不佳的机会,帮助金刚一举将它击杀。

可是紫若一直以来都是以邢烈马首是瞻,邢烈不发话,她也不好贸然行动。

看紫若一副焦急的样子,邢烈笑了笑说道:“别急,咱们现在要做观战的黄雀,骷髅巨蜥并不是咱们唯一的目标,不过看骷髅巨蜥这被动挨揍的样子,咱们反倒应该帮它一把。”

邢烈话音落下的同时,五只骷髅蜥蜴从林中窜了出来,它们眼中闪烁着猩红的光泽,看起来极为狰狞。

这下紫若也就明白了邢烈的想法,这明摆着是惦记着金刚的尖牙,如果最终能保证骷髅巨蜥死亡,金刚存活的前提下,并且能顺带得到金刚的尖牙,那么这也就是最好的结局了。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