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酒店特服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蓝鸢乘坐的的士行驶在前方百米外,邢烈不断让司机控制车速,始终和前车保持这么一大段距离,以蓝鸢的实力,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会被察觉。

邢烈并没动用白眼去追踪,甚至仅仅是通过眼角余光和感知来锁定前方车辆,并且收敛着气息,尽可能的保证不出任何差错。

天空中细雨绵绵,加上夜色的掩护,邢烈能肯定,只要自己足够谨慎,蓝鸢也没那么容易发现自己的存在。

邢烈占据着主动,可蓝鸢是高级班学员,而邢烈只是一个准中级班学员,或许对年级间的学员实力差距邢烈还没有一个明确的认知,但不可否认,这份主动权绝对是不堪一击。

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皮肤黝黑的女人,她很健谈,在这座小型旅游城市开计程车,如果有一份不错的眼力,加上过得去的口才,月收入基本都能达到五万以上。

她看得出邢烈气度不凡,也并不是当地人,而且看那一身行头,虽然叫不出品牌,但也知道价值不菲,所以一路上几乎嘴都没停,不是介绍哪里的工艺品货真价实,就是介绍哪里的酒店环境服务如何出色。

她的目的很简单,只要能把顾客送去购买工艺品,或是送到酒店门前,只要顾客消费,他就能从中提走可观的分红。

“师傅,这里右转,然后停车。”

邢烈看到蓝鸢乘坐的的士停在一处住宅小区大门外,立即对司机吩咐道。

司机眼睛一亮,周围有很多宾馆,不过右转就只有一座建筑,那就是世纪大酒店。

如果在这里住上一晚,吃上一顿,拿到的提成都能抵得上自己一天辛劳所得了!

车停稳后,邢烈掏出一张百元钞票递给司机,然后就下车朝着酒店走去。

那司机赶忙顶着雨追了上来,递上一把伞和一张名片,并且十分热情的说道:“老弟,用车就打电话给张姐,随叫随到!”

邢烈走过许多地方,当然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他也不在乎,撑起伞拿起名片,就进了酒

(本章未完,请翻页)店。

到了酒店,邢烈开了间面向蓝鸢所在方向的房间,站在窗旁,双手抱在胸前,显得十分惬意,眼角的余光飘了过去。

蓝鸢还在,不过让邢烈诧异的是,此时蓝鸢身边多出来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她撑着一顶蓝色碎花伞,美丽的让在雨中摇曳的牡丹都为之失色,她竟然是紫若!

紫若笑容满面,雨伞不算大,也不知是为了避雨的关系,还是别的什么,二人身体贴的很近,可尽管如此,紫若的半边肩膀还是被淋湿了,而蓝鸢的身体,则完全被雨伞遮在下面。

蓝鸢把旁边花池中探出的一朵牡丹摘下来送给紫若,也不知这两个人在谈论什么话题,蓝鸢温文尔雅,嘴角始终挂着温和的笑容,讲到兴致时,甚至还会伸手比划一番。

紫若偶尔花枝乱颤的样子,让邢烈心头蒙上了一层阴霾。

邢烈拿出电话,给紫若拨了过去,就见紫若取出电话看了一眼,然后按下拒接。

邢烈再次拨打,这次紫若接听了电话,不过还不等邢烈开口,她就急忙说道:“我现在不方便,明天我联系你吧。”

说完,紫若还是不给邢烈开口的机会,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时突然一辆车疾驰而过,溅起了地上一片积水,蓝鸢眼疾手快,一把揽住紫若的腰,把她护在身后,他的身上却被淋湿了。

邢烈突然觉得有些可笑,一个是善于操控空间能力,经历过四次月考的准中级班学员,另一个是近乎半神的高级班学员,这么两个人,竟然会被溅起的一滩水给搞得如此狼狈,甚至躲避动作比普通人还要显得笨拙,真是讽刺啊!

蓝鸢揽住紫若的腰,背对着邢烈,紫若身躯后仰,正面对着邢烈的方向,在这一瞬间,她感觉有一道目光注视着自己,顺着感觉,紫若的目光最终锁定在世纪大酒店三层位置的一间客房窗户上,正好见到了站在窗后的邢烈。

邢烈的面色起初有些阴沉,但是心中蒙上的这层阴霾,似乎将曾经无比冷硬,如今却已经趋于融化的心重新包裹

(本章未完,请翻页)的坚实起来,甚至比以往变得更加冷硬。

所以此时邢烈非但面色没有想象中的阴沉,反而嘴角还挂着一丝笑容,只不过配上那淡漠的眼神,这份笑容就显得有几分玩味了。

紫若愣住了,手中的伞吧嗒一声掉落在地似乎也浑然无觉,任凭细密的雨水打在头上身上,完全破坏了那精心整理过的卷发,以及那身红色连衣裙所映衬出的气质。

“怎么了?”蓝鸢看到紫若面色苍白,有些关切的问道。

“啊,没事,很抱歉,我有些东西忘在家里了,先失陪一下。”

紫若赶忙擦了下眼角,强颜笑道,被她擦掉的也不知是雨水还是别的什么。

紫若把伞留给蓝鸢,她则是跑了回去,当紫若的背影消失在小区门口时,蓝鸢缓缓转头,和站在三层窗前的邢烈目光对视在一起。

蓝鸢露出如同招牌般的温和笑容,邢烈面无表情,目光仿佛看死人一样,毫无波动的从蓝鸢身上扫过,然后离开了窗前。

很快,电话铃响了起来,邢烈一看,是紫若打来的,他直接按下接听键:“有事吗?”

“邢烈、邢烈,听我说,请你相信,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电话那边的紫若带着哭腔。

“哦?这可就奇怪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邢烈的话中仿佛藏着一把尖刀,紫若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你现在不是不方便吗,那就明天再说吧。”

邢烈丢下这句话后,直接挂断了电话。

紫若没再打过来,邢烈也没理会身边的手机,躺在床上,静静看着墙上那幅简单的风景画。

这时茶几上的酒店座机响了起来,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一道细细的女声:“您好,我是就读在当地艺术学院舞蹈系的新生,今年十九岁,长相包您满意,请问您需要特殊服务吗?”

“过来吧。”顿了顿,邢烈补充道:“再多带一个!”

(本章完)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