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4章:景欣的初夜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十九岁,舞蹈系新生……听上去还不错!”

邢烈那张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也不知究竟算是怎么回事,邢烈就是感觉这种状态非常舒服,就好像前一段时间一直是带着面具过活,而现在,这张面具被紫若给击碎了,反倒是觉得轻松许多,这才是最本源的自己啊!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邢烈耳朵动了下,旋即露出颇有兴致的神色,就听门外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后,传来几个人的对话声。番▽□茄小☆说网  w`w`.com

“徐强,想不到这么阴损缺德的办法你也能想得出来,我真是够了,你可是我亲哥呀,就这么把我往火坑里推?要不是爸妈走的早,我真想好好问问到底咱们谁是捡来的!”

这道女声说话时压低了声音,显得有些低沉,邢烈也听了出来,说话的正是先前打电话过来询问是否需要特殊服务的女孩儿。

“哎呀,徐颖,你小点声,哥这不是也没办法嘛,咱到里面说。”

这道男生说话时略微拉着长音,很显然,他就是女孩儿口中的徐强,也就是电话中那个徐颖的亲哥哥。

接着邢烈就听到开门声,这几个人明显是去了隔壁,照说这种声音即便是耳力再怎么出色的普通人也无法察觉,不过邢烈早就已经超脱了普通人的范畴,只要他想听,房间隔着的这道墙就只是个摆设。

“徐颖,就别闹情绪了,要不是为了让你生活的宽裕些,我怎么会跟力哥他们玩牌呀,要是不玩牌,也就不会去找那伙人借钱了,哥这不是也没办法了嘛!”

就听隔壁徐颖的声音再次传来:“赌博输了借高利贷,就把我拉出来,这算是什么借口啊!还有,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吗?这是敲诈,是犯罪!”

“唉,这就是最好的办法!徐颖,刚才你电话都打过了,怎么到临门一脚的时候就想着放弃了?放心吧,刚才312房间的财主办理入住的时候我看的清清楚楚,就他手腕上的那块表,就得七位数!你和欣欣稍微牺牲一点色相,我保证,最多十分钟,我和刚子就冲进去,多了咱也不要,你俩一人十万,人家根本不会在乎这点小钱的!”

邢烈听出了一些门道,这几个人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莫非是打算玩仙人跳的把戏不成?

邢烈觉得有趣,这样的事情他还真是头一次遇到,下床坐在沙发上,点上一支烟,他对隔壁的谈话更感兴趣了。

“强哥,隔壁的人是不是一个糟老头啊?我有点害怕,还是不去了!”

这是另一个女孩儿的声音,应该是徐强口中名叫欣欣的女孩儿,她的声音听起来很舒服,细细的,柔柔的,想必唱歌一定会很好听。

“怕什么,景欣,你家里也不富裕,这么好的捞钱机会,大把人挤破头也赶不上啊,而且又不需要你真的出卖色相,只是做做戏,就能为家里减轻负担,这不是很好吗!”

可能是景欣的神情有些动摇,徐强继续蛊惑道:“放心吧,到时候我和刚子就在门外守着,你们别锁门,要是里面的人对你们动手动脚,你们就自己撕掉外衣大叫,到时候我们就冲进去,这件事就搞定了,就是这么简单!”

通过隔壁的谈话,邢烈听了出来,对方有四个人,两男两女,事情很简单,叫徐强的这个人在这家酒店工作,因为欠下赌债,打算通过仙人跳的把戏,从自己身上讹一笔钱。

先前打电话的叫徐颖,是徐强的妹妹,先前在电话里叫她多带上一个人,于是她就把事情和闺蜜说了,也就是叫景欣的女孩儿。

至于另一个男子,应该是徐强叫来的帮手。

徐颖和景欣可能还是有些犹豫,不过在两个男人的大力保证和开导之下,也总算是答应下来。

接着徐颖和景欣出了隔壁房间,朝着邢烈入住的312号房走来,徐强和刚子还留在隔壁,见二女离开,开始小声的议论。

原来在计划中,他们准备冲进房门后,就立即拍照留下把柄,方便这次过后继续讹诈。

这两个女孩儿也还真是单纯,这就是典型的被人卖掉,还要帮忙数钱。

邢烈冷冷一笑,站起身,把鬼王三件套穿戴在身上,激活了强力催眠效果,然后径直走向墙壁。

在鬼步的作用下,邢烈的身体变得有形无质,轻易的就穿过了墙壁,来到隔壁房间。

徐强和刚子听到脚步声,下意识的回身看过来,不过还没见到邢烈的脸,就听一声清脆的指响,再然后,就彻底失去了意识,站在原地一脸的茫然。

催眠效果并不需要解除鬼步状态,邢烈重新穿过墙壁回返自己的房间,就听外面传来敲门声。

邢烈重新坐在沙发上,摆了个最舒服的姿势,淡淡的说道:“门没锁。”

门开,两个女孩儿犹豫了好一阵,这才走了进来,徐颖走在后面,把房门关好,并没上锁。

二女见到套房沙发上坐着一个气质不凡的年轻人,都显得有些惊讶,原以为对方是个财大气粗的糟老头,没想到会这么年轻。

她们注视邢烈的时候,邢烈的目光也在二女身上扫过,就如徐颖在电话里面说的一样,她们姿色的确不错,徐颖大概有一米七的身高,一头栗色长发在脑后梳成马尾,长相甜美,相比那些靠脸吃饭的明星也并不逊色,她穿着一身驼色连衣裙,两截小腿笔直的并在一起,双手纠结,显得有些局促不安。

叫景欣的女孩儿样貌和身材都要更出色一些,她肤色很白,而且看得出来,应该并没用过什么美白的化妆品,带给人的印象十分素雅。

她有一头柔顺的黑色长发,被黑白斑点的蝴蝶结发卡束在脑后,披散在背,将整张无暇的脸蛋都露了出来,那支发卡更是萌到了极点,配上一架黑框眼镜,让那张萝莉脸上更添几分知性美。

邢烈呼吸变得有些粗重,在恐慌高校长达数月的时间来,一直没碰过任何女人,压抑在心间一团火似乎在这一刻都将要释放出来。

邢烈目光一扫先前的平静无波,异常火热的盯着这两个女孩儿,似乎要将她们生生融化。

徐颖和景欣不过是不到二十岁的女孩子,何曾体会过如此火热的目光,一时间竟然都有些面红耳赤。

景欣的脸红的最厉害,身体仿佛要不受控制的去接近对面这个男人,和他相比,追求自己的所有人都要黯然失色!

景欣有些失去了往日的冷静,更是搞不懂向来洁身自好的自己,此时为什么活脱脱的就像是一个荡/妇!

邢烈深吸口气,粗重的喘息得以收敛,他指着一侧方向说道:“我这个人很有时间观念,浴室在那边,你们有三十分钟时间,这段时间属于你们自己,但过了这个时间,你们整晚都将属于我!”

徐颖和景欣都听明白了邢烈的意思,明显是三十分钟内,是留下,还是离开,都由她们自己做主,但过了这个时间,就算是想走,也要问过对方是否答应。

二女鬼使神差的走进浴室,一时间情绪难以冷静下来,邢烈带给她们的感觉太特别了,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接近,甘愿为他去做任何事情,对于这种男人,就算没有花言巧语,也难以抵抗那种无法形容的魅力所带来的杀伤力。

浴室内,景欣和徐颖都有些不知所措,良久,徐颖把浴缸里放上水,借着水声的掩盖,她压低声音说道:“欣欣,我哥他们还没过来,你说怎么办?”

景欣轻咬着莹润的嘴唇,略作犹豫后,红着脸开始一件件的脱衣服……

邢烈看了下手表,过去32分钟了,两个女孩儿还在浴室中,他嘴角扯出一丝笑容,把自己脱了个精光,推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浴室内先是传出两声惊呼,接着就上演了一阵阵如同梦呓般痴缠旖旎的乐章……

次日,天色大亮,邢烈睁开双眼,两手臂弯中分别躺着两具光溜溜的疲惫身体,邢烈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看着蓬头散发的两个熟睡中的女孩儿,奋战了大半个晚上所带来的成就感,丝毫不逊于创造出一具有价值的傀儡。

邢烈的大手在景欣美妙的身体上摸索了一阵,这个女孩儿很不错,邢烈曾经纵意花丛,碰过的各种肤色的女人也不在少数,但有一点很令人感到难以置信,在这个景欣身上体会到的滋味,绝对是其中之最,这样的身体,简直是造物主对女人最大的赏赐!以邢烈那淡然的性情,甚至都生出了几分留恋。

相比景欣,徐颖就显得逊色多了,虽然身材无可挑剔,但滋味却和大多女人差不多,没什么惊喜,所以昨晚邢烈对景欣更是额外的关照,而且这还是她的初夜,看来今天她要当一次起床困难户了。

邢烈穿好衣服,从景欣的小手包中拿出她的电话,把她的号码记了下来,至于徐颖的就算了。

邢烈离开前留下两张现金支票,而这两个女孩儿却还是处在沉睡中,看来昨晚她们真是被折腾的不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