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血腥的赌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中级二班领地的广场上,三十多名学员皆是一脸热切的看着对峙中的邢烈和张浩二人,所有人都感到十分费解,不懂这个邢烈是真有几分能耐,还是愚蠢到分不清形势?

张浩在中级二班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占据着41号房,按照实力排名,也能拍在前十之列,可这个邢烈不过是刚刚从初级班晋升上来的学员,难道真就如张浩所说,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看二人这架势,张浩分明被气得不轻,估计这时只要再有一把火烧上来,立即就能将他引爆!

张浩身为中级班学员,在整个高校中也绝对算得上是资深者了,可今天竟然被一个新生当中顶撞羞辱,这件事如果不能得到解决,以后怕是相关流言蜚语会不胫而走,那可就真叫一个丢脸!

“哎呀,小张啊,你这又是何必呢,欺负一个初来乍到的新生,你也不嫌害臊!”

沉寂许久的人群中,终于有人为邢烈说话了,邢烈循声望去,见一个大概三十五岁朝上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这个人中等身材,不胖也不瘦,穿着一条米色休闲裤,白色衬衣被裤带抽住,带着一副金框眼镜,有些稀疏的头发向后梳拢,颇有几分当领导的架势。番茄小□说▽网☆  sw.com

“胡向东,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免得惹祸上身!”

张浩瞥了眼站出来的中年人,冷冷的说道。

“哎哟,你看你,发什么脾气嘛,我这也是为了你的名誉着想,今天就算你在邢烈身上占到了便宜,大家也会说你以大欺小,如果占不到便宜,那就更是名声扫地了!这样吧,今天看我胡老大的面子上,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这件事就算了!”

胡向东大手一摆,沉声说道。

“哼,算了?行,这小子冲撞了我,只要他跪下给我道歉,只要态度让我满意,今天我可以考虑不为难他。”

胡向东脸色沉了下来,张浩这摆明了是不给他这个面子,不过这件事已经开了口,如果现在退缩,岂不是让人以为自己对张浩服软了?

胡向东面色不好看,不过邢烈的面色却看不出丝毫异样,就像是一个旁观者在欣赏胡向东和张浩之间的这场戏。

接下来胡向东对张浩苦口婆心的劝说起来,不过却是话里藏刀,就像是文化人在骂街,搞得在场所有观望的学员们都有些忍俊不禁。

邢烈不由深深的看了胡向东一眼,这是彼此第一次照面,他不懂胡向东为什么会站出来帮自己说话,除非原本就是张浩的死对头,借这个机会来挑事。

不过从一些言谈上,邢烈也听了出来,这个胡向东在中级二班应该是充当那种老好人的角色,不可能和张浩保持着敌对关系。

突然邢烈想起曾经和朱子傲聊天时,他随口提过他的助教就是个老好人,好像也是晋升到了中级二班,莫非这个胡向东就是朱子傲曾经在初级班时的助教?要是这样的话,他为自己说话,倒也算是出师有名,毕竟大家都是从初级四班走出来的学员。

看张浩被气得面色愈发阴沉,邢烈也是心中暗爽,对胡向东微微点头示意,表明了这件事不麻烦他来插手的意思,然后面向张浩,又加了一把火:“张浩学长,想动手就别废话,不然我可就走了,我可不想6号这么吉利的房间被其他新生学员捷足先登。”

邢烈说完还真就转头就走,如果说邢烈先前的表现带给张浩的感觉是被无视,那么现在,这份无视简直升级成了蔑视。

“邢烈,你这是在玩火,别以为有高校的规则约束,我现在就不能对你出手!”

张浩终于处在了爆发的边缘,被胡向东磨磨唧唧的骂了半天了,但彼此实力都相差不多,张浩也不好发作,但是对邢烈,那就另当别论了。

邢烈对他却是不加理会,头也不回的朝着6号房走去,这让张浩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在这里无力狂吠的土狗,人家根本就没把自己放在眼中。

其实邢烈也知道张浩话中的道理,高校禁止学员在高校中彼此出手,不然率先出手的一方将受到以恐慌积分作为代价的惩罚,如果手重一些致使对方丧命,那么惩罚结果很有可能也会危及性命。

但任何事其中都存在着一套规则,如果学员双方真有化解不开的矛盾,从而大打出手,但只要不是出了人命,对于受到惩罚的力度,倒也不是那么无法接受,还是那句话,前提是别搞出人命!

邢烈的态度让张浩压抑在心间的火气终于再也忍不住,在瞬间完全爆发了出来,他爆喝一声:“邢烈,别人给我张浩起绰号叫解剖者,今天你必须要为这份张狂付出代价,我决定让你亲眼看着自己被解剖的全过程,好好欣赏这一切吧!”

张浩话音落下的同时,抬起一只手,手中凭空多出一个银色的像是金属质地的盒子,他掀开盒盖,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着各种型号的手术刀。

张浩抽出来一只手术刀,锋利的手术刀在手中如同蝴蝶般一阵翻飞,刀刃划过之处,甚至会短暂的留下一道寒芒,停留近一秒钟的时间,才会散去。

其实在张浩喊完那句话后,邢烈就已经敏锐的捕捉到了张浩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杀意,他定住脚步,回身看着张浩,将他取出金属盒子,以及从中拿出手术刀的一幕完全看在眼中。

尤其此时见识到张浩这把手术刀的锋利时,邢烈的心顿时就变得火热起来,对于这套手术刀,邢烈很感兴趣。

“等等!”

眼看着张浩就要扑上前来冒着被高校惩罚的风险,也要让邢烈尝到世间最残忍的酷刑,可这时邢烈却突然开口叫停。

张浩冷冷一笑道:“哼,怎么,后悔拿自己当根蒜了?告诉你,晚了,我现在要亲手剃掉你两条手臂上的血肉!”

邢烈盯着张浩手中的手术刀,眼睛有些发亮,甚至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他说道:“张浩学长,不如咱们打个赌,你看怎么样?”

“哼,赌什么?你又能拿什么当赌注?生命吗?”

邢烈指着张浩的手术刀说道:“我想要你刚才拿出的那一套手术刀!”

说完,邢烈一翻手,手中出现九张积分纸币,都是2000面值,总共一万八千点恐慌积分。

“这是我的筹码,如果我输了的话,这些恐慌积分都是你的。”

张浩眼睛一亮,为防其中有诈,沉声道:“你打算怎么赌?”

邢烈笑了下继续问道:“不知张浩学长占据着多少号房间?”

“41号!”

张浩想也不想的说道,不过他已经想到了邢烈的一些打算,莫非是想通过发起占据挑战,来打这个赌?那这个邢烈未免也太托大了!

“好,那我就向你发起挑战,咱们每人两把刀,卸下所有装备,不使用任何药剂,不使用任何主动技能,在三分钟的时间内,谁身上露出的骨骼最多,剩下的血肉最少,就算谁输,你看怎么样?”

邢烈的话让在场所有中级二班的学员都齐齐倒吸了一口冷气,邢烈的这个赌局,未免也太血腥了吧!

张浩闻言先是一愣,接着像是看白痴一样看向邢烈,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小子,别告诉我你是认真的!”

“我这像是在开玩笑吗?”

“哈哈哈,我就说今早左眼皮就一直跳个不停,原来还有这门好事等着我,好,我赌了!”

张浩答应的非常痛快,似乎生怕邢烈反悔,赶忙再次拿出金属箱,打开后说道:“你先挑。”

邢烈想也没想的说道:“7号刀柄,10号刀片,4号刀柄,23号刀片。”

张浩直接把邢烈挑选的手术刀柄和刀片安装好,并扔给邢烈,然后他又从中选了两把手术刀。

接着张浩闭上眼沟通高校,很快就模拟了一份赌约出来,这份赌约在他手中汇聚成一个光球,将盛放手术刀的金属箱子包裹在内,轻轻向前一推。

同时他身上的所有衣物和装备,也被另一颗光球吸纳,静静飘浮在身前,而此时的张浩,正一丝不挂的站在那。

邢烈也不是第一次参赌,明白其中的规矩,手中同样出现一颗光球,包裹着9张两千面值的积分纸币,和张浩推出来的光球碰撞在一起,合二为一,赌约就已经创建成功。

邢烈身上的衣物和装备当然也无法保留,同样被另一颗光球吸纳。

在场三十多名中级班学员,其中不乏女性学员的存在,而且在全部学员当中也占据着一个并不算低的比例,不过邢烈和张浩对此都毫不介意,尤其是邢烈,根本无视一些女性学员投来的热切目光。

赌约已经创建成功,胜出者,可以获得光圈内的所有物品,当然不包含双方的装备。

“哈哈哈,邢烈呀邢烈,对你发布的悬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可直到如今你还活的好好的,原以为你会是多么精明的货色,今日一见,到也不过如此!”

看得出来,张浩的心情非常好,似乎认定了邢烈那一万八千点恐慌积分,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