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阴邪之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邢烈三人在校园内走出的距离不下一公里,可距离校报始终保持在一百多米远,现在临近黄昏,光线充足,薄雾只是缭绕在校园外,对校园内并不造成任何影响,分明能清晰的见到前方的道路,可就是走不出去。

侯静然猜这是鬼打墙,这个词让邢烈心中一动,想起在电视或是小说里面看到的对鬼打墙的描述,和现在的情况基本相同。

侯静然对自己的猜测也是愈发笃定,随后面色微微一红,说道:“我在一些影视剧里看过关于鬼打墙的情节,包括破解的办法,说是转过身对身后撒一泡童子尿,就能破掉鬼遮眼,所以文斌学长,还有邢烈,破掉眼前的这个局,就靠你们了。”

难怪侯静然表情会有些不自在,她一个女人,当然是没处去搞童子尿,所以只能把这个伟大而艰巨的任务交给眼前的两个男人。

邢烈苦笑摇头:“小然,我虽然有一颗童子的心,可奈何十几岁的时候童子身就被破了。”

说完,邢烈看向赵文斌,这让赵文斌的表情僵了下,他摸着两撇胡子说道:“拜托,我都三十好几的人了,找我要童子尿那种东西,你们认为靠谱吗?”

邢烈三人索性站在原地,也不再朝着目标行进,如果不能破解眼前的局面,那么一切都是徒劳。

“唉,这条任务的难度还只有2级啊,这种程度放在初级班的话,估计至少应该达到3级,甚至有可能是4级难度!”

侯静然不无感叹的说道,邢烈也是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他经历的上次任务世界还属于初级班范畴,对此当然更是深有体会。

眼看着距离主线任务给出的时限已经过去一半时间,剩下的三十分钟内,如果邢烈三人还是无法抵达近在百米外的校报处,那么眼前鬼打墙的局面也会自动破除,但将要付出的代价却是后续任务难度+1,并且每人都要被惩罚1000点恐慌积分。

难度系数达到2级,都尚且如此难缠,可想而知,如果后续原本的任务难度达到3或4级,那么在这一基础上额外再提升一级难度的话,结果也就太被动了,甚至丧命在此的几率也将被无限放大。

必须要尽快想到破解之法,可是邢烈和侯静然曾经根本没经历过这种情况,让他们和敌人血拼他们能做到,可是对付鬼打墙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没想到,赵文斌此时面色如常,并没有表现出如邢烈和侯静然这样凝重的样子。

侯静然发现了赵文斌此时的表情,心中一动,心想,这个赵文斌穿着一身道袍,对风水之术也有所涉猎,或许他本来就有了破解鬼打墙的办法,只不过是在吊自己二人的胃口。

想到这里,侯静然心里非但没放松,反倒愈发觉得赵文斌太过可恶,都到什么时候了,还在这故弄玄虚,非要把自己等人全部弄死才满意吗?

不过现在是她和邢烈有求于人,所以也不能表现的太不客气。

侯静然有心撬开张文斌的嘴,于是细声问道:“文斌学长,看你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想必应该是有了破解之法了吧?”

赵文斌带着自以为高深莫测的笑容,点了点头,然后提出了几点。

“首先我要先说明一下,静然猜测的没错,但也不算全对,咱们现在的确是遭到了鬼打墙,但眼前的情况,比你们听说过的鬼打墙要高明许多。”

邢烈和侯静然对此都毫无接触,所以也并没接过话茬,仔细听赵文斌接下来的话。

“首先,你们认为的鬼打墙,基本是发生在夜间视线受阻的情况下,而且是作用于单人,让这个人不断在原地打转,无法离开一定的范围,可是咱们足有三个人,如果只是寻常的鬼打墙,而且是在视线这么好的情况下,咱们分为三个方向行走,也一定能走出去,所以说,面对这种程度的鬼打墙,寻常的或是童子尿,或是等待天明的办法,也都没有任何作用,只能从根源破解。”

赵文斌说完,抬起手咬破中指,将顺着伤口溢出的血液涂抹在眼皮上,旋即再睁开眼,眼睛已经变得一片血红。

“文斌学长,你确定这样就能看破迷障吗?”

赵文斌并没理会侯静然,而是把目光投向周围,并且拿出一个罗盘,像是在探查地形。

赵文斌的缄口不言,让侯静然有些尴尬,虽然心中不快,但也只能忍下来。

邢烈似乎并不关注赵文斌的结果,他的筹码从不押给任何人,所以趁着刚才侯静然和赵文斌交谈时,他就开始在周围走走停停,并不盲目的朝前方赶路。

还别说,经过一番走动和细致的观察,邢烈还真是发现了一些端倪。

在往右侧走出几步之后,然后再向前走,似乎与校报的距离被拉近了一些,虽然变化是微乎其微,但在邢烈细心察看之下,还是能够肯定这一点。

邢烈继续向前行走,可距离校报的位置却再也没有变化,于是他故技重施,继续向右移动,然后前行,可还是没有任何收获。

这次邢烈向左走了几步,然后前行,这次又见成效,距离校报位置再次被拉近。

邢烈心中一喜,已经有些摸索到眼前迷障的规律,但心中还是有点不能确定,于是回身叫道:“小然,你能不能过来一下?”

邢烈就在侯静然前方大概七八米远的位置,侯静然看了赵文斌一眼,见他还是不停的对周围进行观望,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实在是惹人讨厌,到现在能力没见到几分,倒是装的一手好逼。

相比而言,邢烈带给侯静然的感觉就有些不同了,虽然面对赵文斌的时候显得过于忍让,但这都能理解,谁叫他是中级班的新晋学员,而赵文斌却属于资深者范畴!

但除了邢烈表现出的这份怯懦,其他地方倒也算中规中矩,两者相对比,要是选择合作对象的话,邢烈绝对是第一选择。

侯静然不知道邢烈叫自己做什么,但有一点,如果是因为他和赵文斌之间的矛盾,想要怂恿自己做一些事情的话,那他的这个计划终究是要落空的。

心里想着多种可能,侯静然还是朝着邢烈走去。

可是怪异的一幕出现了,他和邢烈之间的距离只有七八米远,可是走了近半分钟,还是相隔那么远,邢烈仿佛变成了第二个校报,着实奇怪。

侯静然彻底惊住了,就连旁边的赵文斌也不由看了过来,相比二人复杂的面色,邢烈则是面现喜色,终于有些把握住了这片迷障的破解之法,只要通过先前的方式一步步进行试探,终究会走出去的。

邢烈将自己先前试探的结果分享给侯静然,她按照邢烈的指引,果然没几步就来到邢烈身旁,这让她也是惊喜不已,如果两个人来进行走位试探,相信赶路速度会更快一些。

不过还没等二人面上的喜色消失,赵文斌就出言打击道:“现在高兴未免也太早了吧,距离一个小时的任务时限,就只剩下不到二十分钟了,你们确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摸索到一百多米外吗?”

闻言,邢烈面色微微一沉,侯静然也有些忍不住火气,心说要不是你赵文斌先前耽误时间,现在时间上怎么可能如此紧迫?现在反倒站出来说风凉话了,有能耐你就带大家走出去啊!

道理是没错,可这番话说出来却没那么中听,侯静然不想破坏掉彼此间暂时的和睦,所以也只能咽下这口气,话语中带着几分冷意的说道:“大家都是被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一损俱损,文斌学长如果有更好的办法,还希望能不吝赐教。”

赵文斌冷哼一声说道:“不过是阴邪之物作怪罢了,只需片刻,我就能把它给揪出来,只要除掉这阴邪之物,这片迷障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侯静然不冷不热的说道:“那就麻烦文斌学长了。”

说完,侯静然对邢烈点了下头,示意自己二人继续探索正确的路径。

邢烈当然不会拒绝,他本来就没打算过要指望任何人,如果赵文斌能找出不知是否真正存在的阴邪之物,那固然最好,再不济自己也能留下一条退路。

赵文斌口中所谓的片刻,竟然持续了十几分钟,眼看距离任务时限已经不足十分钟,他还在原地时不时的用擦上血的眼睛观望,或是观看罗盘,不过也能看得出来,他的额头上也见了汗水,显然故作平静的外表下,心里却已经打起了鼓。

经过这段时间,邢烈和侯静然已经走出去七八十米,走过了三分之二的路程,校报距离越来越近,可由于放置角度的关系,只有真正走到近前,才能看到上面记述的信息。

邢烈他们也有些焦急,如果按照先前探索的进度,剩余的几分钟根本无法探索到尽头,侯静然对赵文斌的意见也是越来越大,要不是因为他耽误时间,自己二人探索完剩余的路径,根本不存在任何难度和压力。

“哈哈哈,狡猾的阴邪之物,终于是被我抓到了吧!”

突然,赵文斌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邢烈和侯静然顿时精神一振,豁然转身向来路看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