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7章:无耻之极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新得到的身体、嘴、鼻子、还有耳朵都很漂亮,不过他说过,眼睛是人心灵的窗口,所以今晚我还需要一双漂亮的眼睛,想想变得更加漂亮的自己,心情真是激动呢!浩,你别急,等我变得更完美一些,就会去找你的!”

校报上的这行血字显得有些触目惊心,每一个字上都是血淋淋的,像是刚刚写成,邢烈伸出一根手指,看似无意的在其中那个“浩”字上蘸了下,手指上沾上了一些血液,可是“浩”字上却没有丝毫被触碰过的痕迹。番茄小说网  .

邢烈从旁边拿起板擦,在这些血字上擦了擦,结果发现除了板擦像是在血水中浸泡过一样,那些自己却还是没有任何变化,根本无法被擦除,也许这也是在平常人看来最为诡异的地方。

“邢烈,刚才被你杀掉的遮眼鬼你打算怎么处置?”

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接下来的主线任务出现更新,侯静然也不知是真感兴趣,还是故意寻找话题,这才凑到邢烈近前问道。

“我想留作纪念,这样说你信吗?”

侯静然撇了下嘴,明显是不相信的样子,邢烈不置可否的耸了下肩,并没多说,其实这也许并不算什么秘密,这次任务世界才刚刚开始,应该会有用到遮眼鬼这具傀儡的时候,到时候他们也就会明白自己收集尸体的目的所在,现在扯谎的话,没有任何意义。

见邢烈不肯说,侯静然当然不会不知趣的追问下去。

邢烈并没和侯静然一样闲在原地,见旁边有一块洗得还算干净的白色抹布,这块抹布很大,卷成一团放在旁边,用来擦校报的话,显得有些不搭。

邢烈拿过抹布一抖,长形的抹布完全可以将校报上的血字遮盖。

“邢烈,你不会是想把这些字给遮起来吧?难道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侯静然又来了兴致,他感觉邢烈的一举一动都有些奇怪,像是别有用意,可又让人看不穿究竟想做什么。

“还能有什么特殊意义,这可是恶鬼写下的字啊,平时可是很少见到,当然要篆刻下来当做纪念了。”

邢烈把宽大的抹布铺在校报上,用手掌隔着抹布在血字上一抹,立即就把这些个血字给印在了抹布上。

邢烈看了看,满意的点头道:“小然,字迹很漂亮,要不然这份送你,我在去找别的东西篆刻一份。”

邢烈把篆刻在抹布上的血字抖干,然后折叠整齐递给侯静然。

“去去去,你这人是不是有收藏癖呀,这恶心的东西还是你自己留着吧!”

邢烈无所谓的一笑,想想也是,在侯静然看来,自己就连恶鬼尸体都要收藏,被人家叫成收藏癖还真是无可反驳。

邢烈刚刚把抹布收入储物空间,旁边的赵文斌就凑过来用食指点了点他自己的额头,一脸热切的说道:“邢烈老弟呀,刚才那诡异的歌声中蕴含的精神攻击,老哥可是心有余悸,可那精神攻击作用在你身上,却也只是让你受了点轻伤,这是不是和你刚才贴在额头上的纸人有关啊?”

顿了顿,赵文斌有继续补充道:“还有那把匕首,竟能攻击到灵异生物,看来也是件难得的宝贝呀!”

邢烈心道果然来了,这个贪得无厌的赵文斌,还真是蹬鼻子上脸,看来自己随便拿出来一件宝贝,都能勾起他的兴趣。

邢烈嘴角微微扯动,露出一丝淡漠的笑容,并没有任何遮掩,他说道:“那个纸人是通灵纸人,效果你刚才也见到了,可以帮我分担伤害,匕首叫逆魔匕首,可以攻击灵异生物,杀人也很好用!”

赵文斌搓着手说道:“这个……邢烈老弟,你那个纸人和匕首,能不能借为兄开开眼啊?”

邢烈淡然道:“效果我已经毫无保留的说过了。”

赵文斌面色一寒,沉声道:“邢烈,你当我赵文斌是什么人?难不成还怕我看过之后赖着不还吗?你说,究竟是你小气,还是我卑鄙?”

赵文斌的声音里充斥着威胁之意,似乎忘记了先前是如何贪墨邢烈的平光眼镜的。

侯静然也和邢烈以及赵文斌接触过一段时间了,说实话,他对赵文斌是一丁点的好感都没有,见赵文斌此事这副嘴脸,先前积下的火气也爆发出来。

“文斌学长,我觉得邢烈这不是小气。”

侯静然不温不火的说了这么一句,言下之意,摆明了是在说赵文斌卑鄙。

赵文斌冷冷的看了侯静然一眼,对她的讥讽并没出言反驳,而是怒视着邢烈,沉声道:“刚才我看你的纸人已经变得皱皱巴巴了,一定是因为帮你承受了伤害,才受到损伤,这样吧,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五百点恐慌积分,把那个受损的纸人转让给我。”

饶是一直以来对待任何事都能淡然处之的邢烈,此时也不禁有种想骂娘的冲动,这个赵文斌,真是无耻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做人怎么可能到他这种地步?

邢烈此时对赵文斌的厌恶,甚至已经超过了张浩,看对方紧紧逼视过来的眼神,邢烈冷笑道:“我要是不同意呢?”

“哈哈哈,不同意?”赵文斌仿佛听到有趣的笑话,大声说道:“不同意也可以,那我就要通过血腥钥匙来碰碰运气了!”

赵文斌为邢烈的大胆而发笑,这多半是为自己造势,可邢烈此时也同样觉得很有趣,不过可并不是为了自己造势,而是单纯的觉得赵文斌这个人过于可笑。

从进入恐慌高校以来,觊觎邢烈身上宝贝的人,赵文斌不是第一个,但曾经有过这种念头和打算的人,基本结局也都差不多;同样赵文斌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因为邢烈不可能让自己丧命在这里。

邢烈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先前略微加重的喘息也重新平复下来,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说道:“赵文斌,我敬你是学长,所以给你脸,可如果你硬是不要脸,那我也没办法。”

说到这里,邢烈的声音陡然变得冰寒无比:“要动手就快一点,想动嘴皮子,那就回家舔你妈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