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沈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赵文斌和侯静然一路狂奔到教学楼外,这里周围并非一如先前那种死一般的寂静,刚才女生宿舍楼的一战,制造出了惊天动地的动静,几乎所有男女生宿舍的学生们,都极为狼狈的逃窜出来。更新快无广告。

很多男女生都一丝不挂的出现在教学楼这边,尽可能的远离宿舍区,不过见这段时间宿舍那边反倒太平下来,一个个紧张的情绪才得以缓解,并且都注意到了身边那些穿着背心裤衩的同学,或是干脆一丝不挂蹲在地上的女生,不得不说,这也算是十分罕见的一场福利。

很快学生们都忘记了先前那末日般的动静起源,反倒更加关注充满神秘色彩的异性身体,并且时而还会传来一阵阵的笑闹声。

气氛终于在很多学生大声笑闹的影响下,变得不再那么紧张,这也让人群中的赵文斌和侯静然都不由舒口气。

见灵异生物并没追逐而来,而且周围有这么多人,虽然只是普通的学生,但还是能起到一些壮胆和安慰的作用。

死里逃生,让赵文斌二人的面色显得有些心有余悸,但总归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暂告安全,赵文斌二人同时想起了先前在最为关键的时刻传来的信息,所以几乎同时掏出了小本。

“你这是……”

赵文斌和侯静然见彼此的动作,几乎异口同声的询问道,他们彼此并不知道对方也收到的同样的消息。

接着二人彼此解释一番,这让他们心中的震惊就更加强烈了。

如果只是受到一次信息,那么还能用意外来解释,或许恰好那个时候有别的朋友发来消息,才惊醒了被诡异歌声影响心智的自己,可彼此二人都收到了信息,还都是在被诡异歌声影响到心智的时候,那这件事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

二人凑到一起,同时翻开小本,可当见到里面的信息,竟然全部都是邢烈发来的,这下面色就变得更加精彩了。

“邢烈?”

二人对望一眼,再次异口同声的惊呼,满面都是诧异之色。

照说邢烈当时并不在场,可又怎么知道自己二人受到了诡异歌声的影响,并且通过发消息的方式来惊醒自己?

“难道说……他是在通过某种手段来监视咱们?”

赵文斌面色变得有些难看,邢烈无论是发给赵文斌,还是侯静然的信息,内容都非常简单,只是用笔随便画了一下,并不存在任何文字信息,很显然,这说明当时邢烈也是仓促为之,目的就是为了拉回自己二人的被影响的心神。

侯静然犹豫了下,摇头道:“谁知道呢,不论邢烈是通过什么方法才了解到发生在咱们这边的事情,总归算是救了咱们两次,我想他应该是没有恶意的,还是叫他过来当面询问清楚吧,大家也好商量一下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赵文斌点头赞同,于是侯静然通过小本,给邢烈发去一条消息,约他在教学楼外见面。

可等了十几分钟,周围的学生越来越少,却不见邢烈的踪影,也并没得到邢烈的任何回复。

侯静然又试探着发了一条消息过去,结果还是如此,也不知道邢烈这是不想回消息,还是遇到了麻烦,抽身乏术,来不及做出回应。

“我总觉得这件事很反常!”

赵文斌一脸古怪的说道:“学校就这么大,就算是用爬的,邢烈现在应该也出现在咱们视线中了吧?而且刚才咱们制造出的动静着实不算小,就连这些学生都被惊动了,我想邢烈也没可能不会察觉,更何况他还通过一些方式窥视了咱们这么久,并且在关键时刻给咱们发来消息。”

“那有可能当时邢烈有自知之明,知道去帮忙也是没有作用,所以才通过发消息的方式来帮咱们脱困呢?”

侯静然心里对邢烈还是充满了感激,这时也为邢烈说了句话。

赵文斌冷笑了一声说道:“哼,就算他是因为畏惧灵异傀儡,不敢露面,可现在危险已经暂时得到了解决,他为什么还不露面?”

侯静然听出了赵文斌话中的意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吃惊的脱口道:“你是说……邢烈要么是遇难了,要么是根本不在这所学校内?”

“哼,他当时都没露面,又怎么会遇难?难不成是走路被自己的腿给绊倒摔死了?”

赵文斌说完这句话后,又皱着眉摇了摇头,喃喃道:“这也没可能啊,要说邢烈遇难,可他虽然是新生,但也是经过初级班很多次任务世界和月考的洗礼,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的悄无声息的遇难?况且他也不会愚蠢到去挑战世界规则,面临各种突发的意想不到的危险情况,逃出校园吧!”

赵文斌自己都无比的矛盾,邢烈的神秘失踪,总让他有种很别扭的感觉,像是自己被人摆了一道。

侯静然面色也并不平静,她摇了摇头,十分不确定的说道:“还是找找看吧,学校就这么大,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

赵文斌点点头,也只能是这样了,虽然他心里对邢烈意见颇多,也为先前自己二人处在危险状况,邢烈竟然不亲自出面来救场而心存芥蒂,但打心坎里他还是不希望邢烈出事,眼下的任务世界中,局面已经愈发的脱离掌控,厉鬼身边的灵异傀儡自己二人都无法对付,更别提是终极BOSS了,所以现在自己三人中一旦出现任何减员,那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加无解,更加的糟糕。

赵文斌和侯静然开始在校园内寻找邢烈的踪迹,估计要不了多久,就会发现邢烈根本就不在校园,到时候他们会怎样想,又会怎样去应对,那就不得而知了。

再说邢烈,三个小时过后,他出现在一栋略显高档的住宅楼前,这栋住宅楼除了表面看起来高档一些,倒是没有什么奇怪之处,要说唯一的特异之处,那就是这栋住宅楼里居住的,基本都是达官显贵,就比如市委一把手沈建华,就住在这栋建筑中。

但这个沈建华即便再怎么位高权重,也和邢烈没有任何关系,也很难入邢烈的眼,之所以还要找到这里来,当然是为了他唯一的儿子,也就是曾经就读在那所学校男生,沈浩!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