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8章:废弃厂房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手机用户请访问。

离开了沈浩家里,邢烈继续开始了噩梦般的等待。

其实以邢烈如今的能力,简单的车祸、病毒、以及来自人为的麻烦,通常已经很难对他构成威胁,但在这方面,却由不得他不谨慎,寻常的车辆无法撞伤邢烈如今的身体,可如果一场特大事故导致的连环撞击加上爆炸,恐怕就是邢烈也无法全身而退。

说实话,邢烈可不想去繁华地段逛一逛全天营业的商场,或是吃一些美食来打发时间,在世界规则的约束下,说不好是否会为了自己,而葬送掉整整一座城市,只能是低调再低调,所以才选择了距离沈浩家里大概不到两公里的一间废弃厂房来栖身。

先前经过检查,这里周围至少五百米内,没有人烟居住,断水断电,荒废的公路,荒凉的土地,随处可见杂草丛生,看样子至少荒废了十年以上。

这里原本应该是一家教学仪器厂,在墙角堆放着一些破碎的木桌或是三角尺,建筑是砖瓦结构,就连混凝土墙面都没有,时间和雨水把红砖冲刷的没了棱角,周围更是黑压压的显得有些阴森。

这种环境也许会吓到普通人,但想吓到邢烈,却没那么容易,这对邢烈来说反倒是最好的藏匿身形的地点,多少能避免不必要的意外情况发生。

邢烈翻墙而入,先是用白眼探查了一下,结果微微皱了下眉头,看来这个世界壁障果然不是那么轻易能够逾越的,就算在这么一处绝不应该有人生存的地方,都能遇到特殊情况。

在邢烈开启白眼的探查之下,他的视角扩散在周围,不仅能看穿任何能量形式的构成,更是能做到透视效果,可以说,任何事物都难以遁形。

而此时,在门窗紧闭的厂房内,正上演着邢烈非常不愿见到的一幕,有三个光着身子的彪形大汉,正对一个被吊在房梁上的女人为所欲为,场面污秽不堪,并且时而伴随着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有如牛般的喘息声,有拍打皮肉发出的啪啪声,也有令人反感的淫笑声。

房间内光线昏暗,只有两根蜡烛燃烧着,在昏暗的环境中仿佛鬼火般轻轻摇曳。

之所以在外面无法见到光亮,是因为他们把门窗全部堵死,的确,在这种地方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只要事后处理得当,估计很长时间内,都无法被人发觉。

邢烈冷着脸,目光平静中隐约透着几分冷意,大步朝着厂房走去。

邢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对于欺辱女子的行为,在正常情况下,本身不愿去做,也不想见到任何人去做,如果方便的话,他当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出手解决。

木门被邢烈一脚踹得四分五裂,这边的动静也顿时吸引了厂房内疯狂宣泄体力的三个光着身子的男人,同时那个身上不着寸缕,神色疲惫的女人,也缓缓抬起头朝着邢烈这边看过来。

邢烈的目光在女人身上停留瞬间,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乌黑的长发此时显得有些凌乱,透过发隙可见她有一张美艳的脸庞,只是面色有些苍白,眼神极为空洞,像是吊在这里被折磨了很久,她的身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也是青一块紫一块,看起来有些惨不忍睹。

一个头发稀少的中年男人正在女人身后抱着她的腰在忘我的活动,可却被邢烈突然踹门而入的动静给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那/话儿也痿掉了。//

回过神后,头发稀少的中年男人满脸怒意和疯狂的指着邢烈吼道:“妈的,真是晦气,把他给我绑起来,看老子不好好教训这个冒失鬼!”

说完他又一脸警惕的补充道:“再看看外面还有没有别的人!”

另外两个男人都聚在长发女人身边摸索,排队等着进行活动呢,邢烈的突然到来,也大大的破坏了他们的兴致,同样对邢烈怒目而视,就算没听到指令,也已经骂骂咧咧的迈开步子朝邢烈这边走来。

距离近了些,邢烈发现这两个男人都有十分明显的黑眼圈,面色蜡黄,像是纵欲过度所致。

邢烈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原本因为凌虐女子而产生的怒意,此时倒是一下子消退了不少。

邢烈的目光再次看向长发女人,她被吊在那,手腕已经出现明显的紫痕,甚至紫得有些发黑,很显然,应该是被吊了很久所致,但是这个女人的一张脸虽然一部分被长发遮住,但还是看得出来,她的脸很干净,这多少显得有些反常。

正常情况的话,一天不洗脸,都会显得风尘仆仆,非常憔悴,可这些现象在女人脸上却看不到,而且邢烈有白眼这门瞳术,看待事物与肉眼存在着本质的区别,可以说,这个女人的脸,简直干净的不像话!

难不成是这三个人每隔几分钟,就要给她洗一次脸?也好在视觉上得到足够的满足?

邢烈摇头一笑,这根本就没有任何依据可言。

在邢烈思考问题的时候,走上前的二人中,其中一个身材消瘦的男人不由分说就是一拳砸在邢烈的胸口上。

这一拳的力道不是很足,邢烈身体纹丝不动,反倒是打人者被震得跌退七八步。

刚才这个男人打来的力道,以邢烈的身体素质当然可以无视,但是邢烈有一些发现,刚才那一拳就算是毫无防备的正常人,承受下来也不会有任何问题,那拳头轻飘飘的简直就像是在打情骂俏。

“还敢还手?我他妈弄死你!”

打人不成,反倒被震退出去,这也让精瘦男人恼羞成怒,卷起袖子再次快步冲了上来。

刚才邢烈在思考问题,所以并没理会对方二人,不过眼看对方再次冲上前,直接一挥手,把他们甩到一旁,撞在墙壁上昏迷不醒。

“操,找死是不是?不想惹麻烦赶紧给老子有多远滚多远!”

先前光着身子在女人身后活动的中年从地上捡起一把匕首,对邢烈一脸狰狞的比划着。

邢烈并没理会对方的话,也没把那如同玩具般的刀子放在眼中,而是静静的看着长发女人。

“大哥,求求你救我一命吧,只要能摆脱这些人,你让我做

(本章未完,请翻页)什么我都愿意的!”

女人急忙开口求救,她的声音很好听,细细的,柔柔的,很容易引起同情心。

这个女人仿佛将邢烈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看向邢烈的眼中重新焕发出光彩,一脸的祈求之色,那眼神简直能将人的心给融化掉。

“妈的,你给老子闭嘴,不然就刮花你的脸!”

头发稀少的中年男人厉声喝道,接着他重新看向邢烈,匕首在手中比比划划,似乎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大声吼道:“你到底是谁?今天还有谁和你一起过来?都给老子讲清楚,不然要你的命!”

邢烈摆摆手说道:“你姑且当我是个流浪汉吧,因为没地方去,所以打算借这里休息一下,你可以继续做刚才没做完的事,就当我不存在好了。”

邢烈说完,抱着膀子靠在一侧墙壁上,目光淡然的看着中年男人和被吊起来的女人。

“大哥,救救我吧,你也看到了,我的身体被这三个畜生都给折磨成什么样子了!”

女人哭得梨花带雨,她微微向侧面抬起一条腿,露出红肿的私密/处,可能是由于动作幅度过大,牵动了痛处,她蹙起眉头,看着让人于心不忍。

女人此时绝对称得上是我见犹怜,并且让人不可抑制的生出一种想要将她从狼窝叼到虎穴的冲动,继续去狠狠的蹂躏。

可邢烈面色却不为所动,对中年男人摆了摆手说道:“我刚才的话依然作数。”

“作你妈/的数,今天老子宰了你!”

没想到中年男人挥舞着匕首就像邢烈刺来,这些人真是让邢烈很难生出动手的冲动,就像是一只蚂蚁班门弄斧的要杀死一个大活人,简直是可笑之极。

邢烈一挥手,一道青光一闪而逝,正是寄生血蛊。

寄生血蛊如同一颗子弹,瞬间变抵达中年男人身前,精准的撞在他的胯下。

吧唧一声,一块血淋淋的物体坠落在地,当寄生血蛊重新消失在邢烈手中时,中年男人才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缓缓垂头看去,接着便发出一声惨叫,当场昏死过去。

邢烈目光并没在倒在地上的中年男人山上过多停留,而是靠在墙上,看起来像是在欣赏被吊着的女人那一丝不挂的完美身体。

“大哥,求你行行好,放我下来吧,这样真是太痛苦了,感觉自己都要承受不住了!”

邢烈拿出一根烟点燃,悠然的抽了一口,说道:“这样不是很好吗,你也没必要继续演下去了,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你最好也不要给自己惹麻烦,就是这么简单。”

女人沉默了,用满是幽怨的眼神看着邢烈,似乎要融化他那颗心,可却殊不知,这种眼神如果对晋升到中级班前的邢烈,或许还有些作用,可是自打上次从现实世界归来之后,这种柔情攻势,在邢烈看来就完全是一个笑话!

女鬼终究是女鬼,何必要装的如此楚楚可怜呢?

(本章完)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随时阅读,手机用户请访问。高速首发恐怖沸腾最新章节,本章节是第408章:废弃厂房,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