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纯净之魂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眼前的灵异生物已经是奄奄一息,这体现在变得愈加近乎透明的身体上,此时的灵异生物,只能是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形轮廓,估计一旦死亡,她的身体也无法留存多长时间,很快就会消散。更新快无广告。

邢烈走上前,用逆魔匕首轻轻触碰这半透明的灵异生物,只要稍一用力,就能轻易的结束掉这个灵异生物的性命。

“不知现在你是否方便说一下自己的特别之处?我对这一点的确是非常感兴趣。”

邢烈声音虽然平淡,可却能察觉到其中隐含的一丝诚意,很显然,他这是别无任何意思夹杂其中的虚心请教。

站在灵异生物的角度而言,自己变成这样,甚至即将丢掉性命,这一切都是邢烈的缘故,本应该是恨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才对,可是灵异生物却很反常的叹了口气,属于头部轮廓的地方轻轻点了下。

“如果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你可以留我一条性命吗?”

灵异生物开口了,只是这个问题未免有些可笑,邢烈并没打算有所欺瞒,他摇头道:“抱歉,这恐怕是不行,就算你不说,其实我隐约也猜到了一些东西,我觉得你的尸体,可能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灵异生物的头部轮廓微微转动,正面朝向遮眼鬼看去,然后接着说道:“就像它一样,沦为被你驱使的傀儡吗?”

“嗯,可以这样说,但我想用另一种口吻来说明可能会好一些,也许这也算是对你生命的另一种延续吧。”

这次灵异生物沉默了许久,最终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你很诚实,一如先前我说过的一样,我知道,就算你表面答应放过我这一次,事后也一定会对我出手,而且我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最清楚,恐怕就算你有心放过我这一次,我最终也无法存活下来。”

听对方这样说,邢烈心中微微一喜,看样子应该是有戏,其实就算这个灵异生物对自身的构成和特异之处选择隐瞒,邢烈也已经有所猜测,只是这毕竟是猜测,不如对方全盘托出来得明白。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灵异生物,与众不同的是我的攻击方式,体现在通过身体的接触,来达成攻击魂魄的目的,这一点我想你也深有体会。”

邢烈点点头,的确,刚才这个灵异生物的攻击,让邢烈直到现在,精神都显得有些萎靡,对方的拳脚对目标肉身伤害程度有限,但却能够和精神攻击一样,去攻击人的魂魄和精神,如果善加利用这一点,结果就如邢烈起初那样,险些为此阴沟里翻船。

邢烈略微沉吟后说道:“其实对你的攻击方式我已经摸索的很清楚了,也很在意你的这个能力,但是真正让我感兴趣的,却是你本身的特性,为什么在你对某个人进行附体之后,我却无法从你身上察觉出任何相关灵异生物的气息?”

问完这个问题,邢烈的眼神也逐渐变得热切起来,这个问题对他来说太重要了,如果可能的话,也许这个灵异生物在稍后就能起到令人意想不到的作用!

反过来同样如此,如果灵异生物的解释,和邢烈心中猜想的并不相同,那么稍后在主线任务上的进展,也许就要变得更加麻烦一些。

“这个的话……我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去解释。”

灵异生物声音中听不出任何虚弱的地方,但是身体却变得更加透明化,显然是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邢烈心中焦急,知道灵异生物所剩时间无几,但又不好去催促。

“灵异生物,大多是以灵体的形式出现,寻常的灵异生物本身带有极大的阴怨之气,所以很容易被察觉,我虽然也同样需要阴怨之气的填充,但却可以把这股气息完全的隐藏起来,我这样说,不知你是否明白。”

邢烈想了下,然后点点头:“你的意思,就像是布袋和塑料袋,我这样理解没错吧?”

“没错,这个比喻很恰当。”

灵异生物想也不想的说道,邢烈这下总算是明白了。

现在想想,用的这个形容方式,倒也足够贴切,灵异生物也称灵体,需要靠阴怨之气来滋养自身,但绝大多数灵异生物,身体就像是布袋,而阴怨之气就像是需要盛放在布袋里的水,难免会溢出体外,被人察觉。

但眼前的这个灵异生物却不同,对方的身体就像是一个塑料袋,能完全阻隔水的溢出,也正是因此,没有阴怨之气的溢出,当然也就不会被任何人有所察觉,哪怕是对阴怨之气最为敏感的灵异生物,也绝不会有察觉。

这下邢烈总算是放心了,看来结果和自己猜想中的完全相同,如果能善加利用眼前这个灵异生物,也许能为稍后的主线任务解决掉一个最大的麻烦!

这个灵异生物算是相当配合,也许是知道自己最终也无法存活下来,这反倒让她更为释然,并没对邢烈表达任何恨意,这没有任何意义。

与其无谓的挣扎,倒不如尽量去配合,这样至少能让眼前这个看不透的人日后多少能善待自己的躯体。

这个灵异生物最终当然无法幸免,死亡时,由于流失了大量的阴怨之气,她的身体也变得愈发趋于透明,甚至不仔细看的话,就连仅剩的那一丝轮廓,都难以被察觉。

邢烈现在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试一下通过血灵对这灵异生物进行附体后,会有什么表现,是否能通过她再去对别的傀儡进行附体。

这个想法也不是一时脑热,邢烈是早有打算,先前就想过,通过血灵对灵异生物进行附体,然后利用灵异生物的能力和特性,再去对傀儡进行附体,这样一来,也许可以让傀儡拥有一部分灵异生物的特性,尽可能的免疫物理伤害,并且附带攻击目标魂魄和精神的能力,可是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摆在眼前,那就是眼前的灵异生物虽然已经变成了尸体,但由于流失大量阴怨之气的缘故,身体也实在是太虚弱了。

最终邢烈还是强压下心中强烈的想法,试验这个想法的时间和机会还多得是,不差这么一会儿,如果因此而造成眼前的灵异生物彻底消散在这方天地间,那可真叫欲哭无泪呀!

“放心,我会善待你的尸体,以后就叫你……纯净之魂吧!”

邢烈给眼前的灵异生物取了个名字,这也的确很贴合她的特性。

把这纯净之魂收入紫金龙棺,里面有绝对充足的阴怨之气可以孕养灵异生物,不仅能让她的身体逐渐恢复,相信对实力的提升,也会有一定的作用。

此时天色已经蒙蒙亮,邢烈看了下时间,又在废弃厂房中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日上三竿,这才起身回到沈浩的家里。

距离先前从沈浩家里离开,已经过去几个小时,料想就算沈浩还没苏醒,应该也恢复的差不多了,是时候来办一些正事了。

果然,沈浩还是先前的姿势,抱着床腿熟睡,也许是近两年来他实在是过于疲惫,以至于此时多少从负面状态得以恢复后,身心都有些难以招架,所以才通过熟睡来恢复受损的心神。

不过眼看就到晌午了,邢烈可没心思继续等下去,一翻手,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瓶水,直接淋在了熟睡中的沈浩头上。

沈浩豁然惊醒,当定睛看到眼前的人影竟然是邢烈时,再看邢烈手中提着的半瓶水,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不过很快就被他隐藏了下去。

但是以邢烈的目力,既然沈浩眼神中已经流露出这种波动,即便隐藏的再怎么快,再怎么好,也仍是被邢烈十分轻易的捕捉到了。

“看来这个沈浩果然是一个潜在的麻烦!”

邢烈心中冷冷一笑,随手扔掉水瓶,神色如常的说道:“睡醒了吗?”

沈浩并没有想象中的恼怒,但也绝对谈不上热情,不冷不热的说道:“我想如果没人打扰的话,睡的会更踏实一些。”

邢烈不置可否的一笑,然后从储物空间中取出先前准备的那块宽大的抹布。

“知道这是什么吗?”

“抹布啊,你不会好心到要帮我打扫房间吧?”

沈浩看着邢烈手中那宽大的被折叠整齐的抹布,几乎想也不想的脱口说道。

“你的思想还真是开阔,想象力也挺丰富的,不过我可不是要给你打扫什么卫生,这是我在曾经就读的那所学校的校报上,篆刻下来的东西,我想你应该会感兴趣,所以才专程带给你看。”

说话间,邢烈缓缓展开这块抹布,抹布的确很宽大,但这不是要点,重要的是上面印刻的一行血字。

“新得到的身体、嘴、鼻子、还有耳朵都很漂亮,不过他说过,眼睛是人心灵的窗口,所以今晚我还需要一双漂亮的眼睛,想想变得更加漂亮的自己,心情真是激动呢!浩,你别急,等我变得更完美一些,就会去找……”

沈浩一字字的念了出来,但是到最后读到‘浩’字时,面色就彻底变了,到最后更是读不下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