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演技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不能说赵文斌和侯静然不够强,也不能说他们的攻击方式不够强猛狠辣,至少赵文斌的驱使的三道鬼影的自爆,以及侯静然所施展那各种各样的能量形式的攻击,换做邢烈来承受的话,即便是动用虎躯黑化,大口灌下巫医心血,也仍是无法保证能够存活下来,除非是动用鬼步这一无解的保命能力。

而且赵文斌驱使的鬼影自爆,算是借用和引燃阴怨之气才达成的,而此时郭秀华正在大量的吸取这处聚阴之地,以及不断惨死学生散发出的阴怨之气,可以说,她绝对是处在风口浪尖,这场炸裂,对她所能造成的伤害,一定是难以想象。

侯静然的攻击也都属于能量性质,郭秀华身为厉鬼,属于灵异生物的范畴,本身对物理伤害抵御能力很强,但对于能量性质的攻击,却缺乏抵抗力。

但饶是如此,一番狂轰滥炸下来,也只是让郭秀华显得有些狼狈而已,却没能真正威胁到她的性命,甚至只是让她受了些轻伤。

由此可见,郭秀华的精神力究竟有多么强悍,灵异生物统有的特点,就是可以将精神力转化成帮助承担伤害的护盾,要么把她的精神力消耗一空,要么让她主动放弃使用精神力来抵挡,总之只要护盾不除,也就无法对她造成致命的伤害。

一番轰炸过后,赵文斌和侯静然都有些绝望了,他们近乎拿出了自己全部的战力,可谓是毫无保留,可结果还是差强人意。

此时郭秀华正处在大量吸收阴怨之气的过程中,也就是说,她的实力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随着吸收的阴怨之气增加,她的实力也会水涨船高,可如此状态下的郭秀华,都让人感到如此无解,那么随着时间流逝,想要杀掉她完成主线任务,顺利的回返高校,这已经变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期望。

“哼哼哼,就仅仅是这种程度吗?”还处在半空中的郭秀华斜眼瞥了赵文斌和侯静然一眼,她的讽刺,让二人羞怒交加,可这是事实,他们也毫无办法。

“放心,我会暂时留着你们两个的性命,过会儿再陪你们好好玩!”

郭秀华语气森冷,说完这句话后,开始反复哼唱起那句歌词,声音虽然算是轻柔,可听上去却让人感到无比的阴森,带给人极大的心理压力。

郭秀华的歌声对除了赵文斌和侯静然之外的所有学生,都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毕竟这些人身为正常人,精神力相当薄弱,很容易就能被攻破。

越来越多的学生神情木然的把自己吊在晾衣弦上,这也让周围的阴怨之气更为浓重,几乎压得人难以喘息。

“秀华!”

就在这时,一个十分大胆的声音响彻在人群中,这道声音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包括赵文斌和侯静然。

赵文斌心道还真是有不怕死的家伙,在这么紧张的时刻,竟然主动叫喊这个难缠的厉鬼的名字,难道是嫌自己命长?

可是奇异的一幕出现了,被反复哼唱的那句歌词停止了,吊死在晾衣弦上的学生身体中冒出的阴怨之气,就像无头苍蝇般,不再如先前那样汇集在郭秀华的身体周围,时间在一瞬间,都仿佛停滞不前。

郭秀华目光呆呆的落在人群中某个位置,她身体缓缓飘落,嘴唇颤抖着,一步步看似十分艰难的朝着目光所及的位置走去。

周围所有学生如同避瘟疫一样,向周围扩散,惟独省下一道挺拔的身影,脚下生跟,竟然没有逃离。

这个男生样貌出众,面上带着笑容,给人的感觉就像冬日里的暖阳,似乎能将少女的心都完全融化,没错,他就是沈浩。

站在人群中的沈浩,也被很多学生给认了出来,就算他离开校园两年时间,可当年也算是校园内的风云人物,甚至曾经的一些事迹,现在也会被广为流传。

沈浩的名字传到赵文斌和侯静然的耳中,他们这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见到沈浩,都感到有些惊诧莫名,他们也能从调查的结果中,体会到沈浩在这件事上可能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可是沈浩早就已经走出校园,想要找到他谈何容易,更何况哈i要冒险挑战世界规则。

不过此时沈浩突然出现在这里,这难道是意味着将要发生什么特殊的事情?

“秀华,两年了,每天我都会梦到你,我从没想过,此生竟然还会有机会和你再见面,哪怕是阴阳相隔!”

沈浩的声音虽然有些平淡,可其中却带有几分颤音,看起来像是由于情绪激动,却要极力克制。

郭秀华这时也走到沈浩近前,她伸出手想要去摸一下沈浩的脸,但伸到一半,却又缩了回去,像是痴情少女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分明想要用触感去证实自己是否处在梦境,却怕摸下去后,这个梦就会像泡沫一样破碎。

“浩,真得是你吗?我这真得不是在做梦吗?”

郭秀华此时哪里还有一副猛鬼的威风,羞涩的就像是一个邻家女孩儿,看得人大跌眼镜。

“是我,秀华,你不是在做梦,咱们真得见面了!”

沈浩伸手把郭秀华的一缕垂下的发丝挽到耳后,富有磁性的嗓音每一个字,都在敲击着少女的心怀。

“浩,真对不起,我不知道今天你能来,也没打扮,我这个样子是不是很狼狈呀?”

沈浩微微一笑,轻轻握住郭秀华的手,然后把她拉入怀中,轻声说道:“傻瓜,你喜欢我,当初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在我心里,衡量一个人的美,并不只是去看她的外表,像你这样单纯的姑娘,简直比那些容貌俊美的女生还要让人喜爱千倍万倍!”

“浩,你说的都是真的?你真的喜欢我?”

郭秀华身体颤抖着,她从沈浩的怀中挣脱出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这个大男孩儿,似乎很难相信这一番话是出自沈浩的口中。

“当然了,要不然今天我怎么会主动来找你!”

沈浩说完这句话后,再次发挥出猛男攻势,毫不讲道理的再次一把将郭秀华揽入怀中。

“浩,都怪我,怪我当时太冲动了,甚至从来没了解过你的内心,我真得不知道,我在你心目中,竟然还存有地位!”

郭秀华轻声呢喃,完全沉醉于沈浩的怀抱,她闭起眼睛,满脸的幸福之色,缠绕在身上的黑气也尽数收敛起来。

可就在郭秀华放弃全部的抵抗,完全的敞开内心的时候,她突然身子一颤,一把锋利的匕首从她的后心刺入,从前胸洞穿而出,连带着沈浩的胸前也是殷红一片。

这一刀,当然不是任何人偷袭所致,而且持刀人,正是沈浩。

“秀华,没有你,我生无可恋,就让我来陪着你吧,让这把匕首,将我们永生永世的钉在一起,永远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让我们分离!”

听沈浩这么说,郭秀华先前那陡然变得凌厉的眼神,重新温和起来,就像初恋的女孩儿首次受到男友的礼物,有惊喜,也有慌张。

照说这场戏演到现在,也就应该落幕了,可邢烈就像是进入了角色,控制着沈浩露出一脸悲愤的神情,分明目的是杀掉眼前的厉鬼,可偏偏还装出想要殉情的样子,这简直就是婊子立牌坊,可话说回来,这番话对此时的郭秀华,也是无比受用。

沈浩抽出逆魔匕首,再次刺入郭秀华的背部,再次将二人的身体洞穿,郭秀华先前就已经将精神力形成的护盾收敛起来,也就是先前缭绕在身体周围的黑气,没有精神力护体,灵异生物的身体在逆魔匕首面前,简直不堪一击。

仅仅两次攻击,郭秀华的神色就显得萎靡许多,这一切看的赵文斌和侯静然都愣在了原地,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他妈算是什么事儿啊,自己费尽力气,可也只能让这个厉鬼受到一点点伤,但眼前这个普通人,一无是处的普通人,竟然刺了这个厉鬼两刀?

想想还真是够讽刺的,身为高校学员的自己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却被一个普通人给做到了!

不对!

赵文斌和侯静然同时反应过来,面色顿时大变。

身为灵异生物,寻常的铁器攻击,也属于物理性质的攻击,岂能对灵异生物造成如此显著的伤害?一定是沈浩有问题,或是那把匕首有问题!

这个念头在赵文斌和侯静然二人脑海中同时生出,这也让二人的目光在一瞬间全部集中到沈浩手中的那把眼熟的匕首上。

“逆魔匕首?邢烈?”

赵文斌和侯静然看清了匕首上的各种奇异符号后,终于幡然醒悟,这哪里是什么寻常的铁器啊,分明是邢烈的逆魔匕首,难怪可以对灵异生物造成伤害。

可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邢烈在背后操纵着一切?

这个想法让二人愈发觉得肯定,不然也没有更好的理由和方式来解释眼前这场怪异事件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