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狗镇往事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你完成了主线任务1,进入狗镇,并成功解救吕薇。任务难度3,奖励自由分配属性6点,恐慌积分60点。”

“你此前的恐惧值为2点,任务奖励结算时,恐惧值低于10点,则得到的全部奖励x2,你得到自由分配属性12点,你得到恐慌积分120点。”

脱离狗镇后,邢烈立即受到任务奖励信息,足足12点自由分配属性,这还是3级难度,难怪中级班学员可以不把初级班学员放在眼里,多经历一场任务世界,可以获得的提升真是太大了!

这12点属性邢烈想都没想,直接加在体质上,让体质属性突破了160点。

原本邢烈打算是通过近几次任务世界多补充一些属性在敏捷方面,但是在实力的提升方面,还是要灵活掌握,这些狗头人的速度非常快,就算这12点属性作用在敏捷上面,也完全不可能超越这些狗头人,与其做无用功,倒不如继续提升身体强度,增加抗打击能力,这样做的收益反倒是最高的。

倪娜应该也是在对自身属性进行强化,看她一脸兴奋的样子就知道。

对自身是属性进行强化过后,邢烈的目光再次落在吕薇脸上,可能是他的眼神让吕薇心里十分没底,她不由退后几步,神色中充满了警惕。

邢烈收起深邃的眼神,声音清冷的说道:“你叫吕薇是吧,先介绍一下,我叫邢烈,她叫倪娜,我想你也能看得出来,我们对你没有恶意。”

邢烈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吕薇沉默了几秒钟,面色这才有所缓和,她快速的扫了邢烈和倪娜一眼,然后垂下头,低声道:“嗯,其实我知道的,也明白如果你们想要对付我,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所以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吧,你们冒着风险救我出来,应该是对我本身,或是身上的某件东西感兴趣吧?”

邢烈有些惊讶,这个吕薇只是个正常女人,这一点已经通过白眼的透视能力求证过,可一个正常的女人,照说在这个时候应该十分慌乱,不问青红皂白直接恳求放她离开才对,正是这份冷静,让邢烈不得不对吕薇这个属于正常人范畴的女人刮目相看。

邢烈心里暗中称赞一句,继续说道:“你放心,我只是对你个人有些好奇,也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只身来到这里,你和狗镇之间,又存在什么渊源,对这座狗镇,又有哪些了解。”

邢烈的问题不少,吕薇再次沉默,似乎是在组织语言,邢烈也并不催促,在旁边找了块青石就地坐下,然后一翻手,手中已经多出一支钢笔,以及一个笔记本,翻开低头写着什么东西,对远处那群无法离开狗镇,拥堵在镇口的狗头人们看都没多看一眼。

倪娜漫不经心的对那把五颜六色的枪身进行擦拭,眼角余光不时瞥向倪娜,看来一门心思也并不是完全放在手中这把枪上面。

吕薇从腰包里面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作势递给邢烈,不过邢烈头也没抬,她悻悻然的收了回去,点燃深吸了一口。

也许是本来抽烟就不多,也许是这一口吸的过猛,她被呛得连连咳嗽,好一阵才恢复过来。

“这件事,可能还要从我母亲说起。”

吕薇终于开口了,缓缓讲述起她所了解的事情,她语速并不快,对事情描述很简单,但她很了解语言艺术,总是能用言简意赅的表达方式,让邢烈和倪娜了解的十分透彻。

原来,在吕薇还没出生的时候,她的母亲就来到这座狗镇,当然,那时狗镇的狗,还是姓氏里的苟。

吕薇的母亲是一位下乡知青,来到苟镇后生活似乎并不如意,尤其是镇子里狗实在是太多了,被夜里的犬吠声吵得难以入眠。

后来吕薇的母亲和一位男知青发展起了地下情,然后就怀孕了,结果那个男知青因为不想遭到批/斗,不告而别,从此杳无音讯。

吕薇的母亲看着自己的小腹愈发膨胀,这么下去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被人发现,那个年代未婚先孕简直是不可饶恕的罪行,将要面临的批/斗绝对能把一个大活人给逼死逼疯,也正是因此,吕薇的母亲心情差到了极点。

终于在一天夜里,也是因为不休止的犬吠声,终于激怒了吕薇的母亲,她决定要逃出这个带给她无尽伤痛的地方,但在临走前,那些烦了她上百个夜晚的土狗,她却并没打算放过。

吕薇的母亲也算是下了血本,往蒸出的油梭子馅儿的包子里下药,几乎毒死了全镇数百条狗后,她这才离开。

后来也不知是有人食用了这些被毒死的狗的尸体,还是这数百条狗尸传播的病毒,苟镇的所有居民就像患上了狂犬病,人白天都很正常,可一到夜晚,就如同疯狗一样。

从此以后,‘苟镇’这个名字完全被‘狗镇’所取代,一切究其根源,究竟是否因为吕薇的母亲毒死所有的狗所致,还是别的什么原因,这就无从判断了,吕薇心里也没有任何答案。

在两个月前,吕薇的母亲去世了,临终前对吕薇说出了这一切,并表示对此感到非常愧疚,是一生都压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是无法被时间冲刷干净的阴影。

也正是因此,吕薇的孝心让她选择来查明一切,如果证实苟镇的灭亡与母亲真的没有关系,那么母亲的在天之灵也能得以安息。

吕薇把这一切讲述完,也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直到被烟头烫到手指,这才回过神来。

邢烈又在笔记本上记了几笔,应该是在对吕薇先前所说的事情进行记录,倪娜对邢烈记下的东西很好奇,俯下身子望过去时,也不知邢烈是有意还是无意,把笔记本给合了起来。

“这次的世界背景,还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邢烈小声嘀咕一句,这句话被距离最近的倪娜给听了进去,她想询问,可吕薇在这里,多少有些不方便。

不过倪娜多少也能猜出一些邢烈话中的意思,的确,这次的任务世界背景,还真是愈发的显得有些扑朔迷离了!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