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入镇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夜晚时把狰狞一面展露人前的狗头人,在天色大亮后,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普普通通的正常人,而且看这些人的样子,也丝毫不见任何异样,就仿佛昨晚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

如果面对的狗头人数量不是很多的情况下,邢烈和倪娜并非不敢硬闯狗镇,但是面对从狗头人转变成正常人的镇民,邢烈二人反倒有些犹豫,踌躇不前,就像其中隐藏着某些阴谋,一旦踏入其中,后果很可能会不堪设想。

但是摆在眼前的也只有一条路,那就是闯入狗镇,把一切都摸索清楚,除此之外再没有任何更好的方法。邢烈和倪娜对视一眼,然后相继点头,看来是打算进入其中一探究竟了。

可就在这时,邢烈和倪娜二人身体齐齐一顿,再次相视一眼,然后同时掏出小本翻开。

没错,正是新的任务信息做出了更新。

主线任务2:尽量在不击杀任何正常状态镇民的情况下,探查清楚狗头人变身的原因所在,限期18小时。

任务难度3,完成奖励:属性6点、恐慌积分60点。

任务失败惩罚:在18小时内无法了解事件真相,后续任务难度+1,且扣除2000点恐慌积分,击杀任意一名处于正常状态下的镇民,惩罚恐慌积分500点,积分不足抹杀!

主线任务2做出了更新,内容让邢烈和倪娜二人不由面面相觑,十八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现在是清晨,但在明晚凌晨1点钟之前,如果还是搞不清楚狗镇和狗头人的详细信息,那么事情也将会变得更加麻烦,后续难度得到固定提升,这也会让人变得极其被动。

有一点对于所有高校学员来说,估计都不会感到陌生,无论在任何一个任务世界中,主线任务的难度只会是一次高过一次,即便两次任务为同样级别的难度,可细节上也会存在着很大的差别。

如果在这一基础上,让任务难度强行被提升一级,先不说获得的任务奖励会有所提升,但在任务难度方面,绝不是那么容易被接受的,而且还是后续全部任务难度提升一级,如果到了不得不面对终极BOSS的时候,难度系数得到增加,那么后果也是可想而知。

“男神,你怎么看?”

倪娜只感觉大脑有些不够用了,不过幸好有邢烈在身边,他也习惯了任由邢烈发号施令。

邢烈神色如常,看不到丝毫凝重之色,他耸了耸肩说道:“通过任务信息能判断出,至少在未来的十八个小时内,咱们不必担心来自狗头人的威胁,狗镇不算小,所以我建议咱们还是分开打探情况,但凡有所收获,哪怕是蛛丝马迹,也要立即一起分享。”

倪娜看了吕薇一眼,神色间有些犹豫。

邢烈笑了下,他知道倪娜的顾虑,她顾虑的不仅是吕薇,还有狗镇里那些虽然已经变成人身,可还是存在很大潜在威胁的镇民们。

邢烈对一切也只是推测,这些化作人身的狗头人是否还保持着狗头人的凶性,这一点邢烈也并不清楚。

目光从倪娜和吕薇二女身上略作停留后,邢烈并没多说什么,直接迈开步子走进狗镇。

邢烈的到来,并没能在狗镇里掀起任何风浪,饶是这里封闭落后,可镇民们看到穿着一身白大褂的邢烈后,也同样并没表现出任何惊异或是好奇之色,简直视他如无物。

见邢烈大胆的走进小镇,倪娜也没办法,只能是跟了上去,吕薇就更不用说了,她来这里的目的本就是为了调查关于狗镇的秘辛,而此时的邢烈和倪娜,也绝对算得上是两条大粗腿,现在不抱更待何时!

所以吕薇也跟着邢烈二人重新走进狗镇,先前能逃出来已经是侥幸了,哪怕这次葬身在其中,也并没什么可惋惜的。

周围几个狗镇居民并没理会邢烈,邢烈见了多少也有些奇怪,只能是壮了壮胆,朝着先前见到的那个编竹筐的中年女人走去。

院墙只有半截身子高,是用竹竿简单围起来的,院门敞开着,邢烈进入其中,嘴角立即挂上一丝笑意。

“大婶,我们这一路也走累了,能不能借你这里歇歇脚啊?”

倪娜和吕薇都紧绷着一张脸,可看邢烈的样子,也不由佩服起他的演技,眼前的这个中年女人就在一个小时前,还是样貌凶恶,企图将他们生生撕碎的狗头人,可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毫无破绽的农村妇女,可想而知,如果换做不了解情况的人出现在她面前,被她突然出手偷袭,那么结果也绝不容乐观。

“后生,累了就歇歇吧,屋里水缸有水,渴了就自己舀一瓢。”

中年女人抬头看了邢烈一眼,目光又在倪娜和吕薇身上扫过,然后重新低头编织竹篓。

吕薇的样貌很出色,至少比起很多大牌明星也不遑多让,这么一副就连女人看了都难免要失神的面庞,可在眼前的这个中年女人看来,也只是如同寻常的骷髅一样,完全没能引起她的兴趣。

还有就是倪娜,先不说倪娜样貌如何,至少她那一身怪异的打扮,就足以比吕薇更加容易吸引眼球,可结果同样没能得到中年女人多看上哪怕一眼。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大婶你先忙,我去喝点水。”

说完,邢烈直接走进房子,没多一会儿,邢烈用衣袖擦着嘴角走了出来,刚才和谁是假,借机查看房间才是最重要的。

可邢烈在房间里只看到些许血迹,血迹是新留下的,以邢烈的经验来判断,留下的时间不会超过2小时。

而且血迹范围也的确有点大,这说明先前或是这家的女主人,或是男主人,在昨夜变身成狗头人后,受了不轻的伤,这些血迹也当然是新留下没多久。

加上先前邢烈和倪娜亲眼看到两个狗头人钻进这座房子,等再次出现后,就变成了两个活生生的人,这些线索足以对邢烈先前的猜测进行十分有效的证明。

也就是说,所有的镇民,只是拥有临时变身的能力,就像是西方传说中的狼人,白天是非常低调的,除非是夜晚将这张伪善虚伪的人皮给彻底揭去。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