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狰’的觉醒2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

张浩提出了破解四象风水杀阵的方法,这个阵法的妙处在于四象相辅相成,如果四人齐心合力去破坏一个阵眼,恐怕要耗时很久,虽说杀阵的能力多是控制,可在阵法中停留时间过久的话,饶是强悍如张浩和白,怕是也无法承受。m.。

所以张浩提出了同时对全部的四个阵眼进行攻击,达到最快速度破解杀阵的目的。

只是提出这个方法后,张浩神色有些不自然的看向月光,这让面皮很薄的月光顿时有些挂不住了,脸上闪过些许羞愤。

的确,虽然张浩并没明说,但眼神中传达的意思却很浅显,摆明了是在表达月光拖后腿的意思。

一行四人中,除了月光,都是经历过三次月考的强悍角色,单独破坏阵眼的话,都能造成不俗的伤害,可唯独月光的处境比较尴尬。

月光的强化道路本就不是以进攻为主,如果让她独当一面去破坏阵眼,还真是有些说不过去。

王学兵面色不善的冷哼一声,把一直提在手中那烫金花纹的步枪交给月光,冷声道:“顾好你们自己就行了,我王学兵带来的人,不需你们挂心。”

张浩和白对视一眼,都显得有些尴尬,同时二人也不由在心中暗骂自己想的不够周全,月光能力虽然不足,可不是还有王学兵这个狠人吗!

“哈哈哈,兵哥想多了,那咱们废话不多说,我负责玄武位,白的能力克制朱雀,就去朱雀位,兵哥负责青龙位,月光妹子就去白虎位,大家没问题吧?”

王学兵哼了声,接着看向月光,黑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笑容,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算作安慰,然后朝着不远处幻化出青龙虚影的方向走去。

没人反对张浩的意见,都分别走向自己负责的阵眼,摩拳擦掌,准备一举破掉刑烈精心布置的这道杀阵。

王学兵走出十几步后,眼中闪过一丝疑惑,照说原本所在的位置,距离青龙位最多不过五十步的距离,可走出十几步后,却感觉不到与青龙位的距离被拉近,再回身一看,王学兵的脸色终于变了。

月光就在他身后,本能的王学兵察觉到不妙,声音略显低沉的说道:“宝贝,别怕,你去白虎位,直接对着白虎虚影开枪就好了,不用跟着我。”

月光回身看了王学兵一眼,有些委屈的说道:“可我并没跟着你呀,我这不是在朝着白虎位走吗?”

果然,月光说话的时候,还是没停止朝着白虎位进发。

王学兵深吸口气,再看张浩和白,二人分别面向玄武和朱雀方向踏步,可也仅仅是原地踏步,良久都没真正踏出过半步。

“操,这是怎么回事?”

王学兵眯起眼睛看向另外三人,别人是不是在演戏他不清楚,但却知道他自己刚才分明走出去十多步,可回头一看,月光和张浩,还有白,都还在距离自己很近的位置,像是从始至终都不曾移动过分毫。

王学兵的声音也引起了张浩和白的注意,他们回头一看,也是吃惊不小,这下总算是有些明白过味来。

“张浩,你不是很了解这道风水杀阵吗?那你倒是解释一下,这他妈是怎么回事?”

王学兵急了,这道风水杀阵以控制和削弱为主,对他自身造成的伤害十分有限,但月光不同,以她的身体素质,如果长时间驻留在杀阵中,恐怕身体会吃不消。

“这……这应该就是鬼打墙吧,可赵文斌并没和我提过杀阵中还附带有这种能力啊!”

听闻张浩也没办法,尤其看到月光的步伐愈发虚浮后,王学兵的心绪再难以平复下来,怒吼道:“妈的,快想办法破阵,刑烈他们会不会逃出湿地我不管,可要是月光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张浩,老子饶不了你!”

张浩眼中闪过一丝恨色,但也没说什么,取出小本,翻到通讯页面,写上赵文斌的名字,然后把阵法中的诡异现象简单写了下来。

恶首龙背上的刑烈露出一丝冷笑,能给张浩小队制造麻烦,这再好不过了,尤其了解到王学兵对月光的态度后,如果不好好利用这一点来做些事情,这也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再说张浩小队一方,在风水杀阵中,四人根本就是在原地踏步,就算是发现了这一点,众人都开始狂奔,可结果和先前无异,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不对,也可以说,其实是除了月光之外的三人在原地踏步,但月光这边却发生了变化,似乎她已经不受鬼打墙的影响,距离小队三人越来越远。

当月光也发现自己不受那种诡异现象影响的时候,非但没有感到激动,反倒害怕起来,回身看向王学兵,有些不知所措。

“回来,快回来,在找到正确方法移动之前,不要乱走!”

王学兵试着朝月光的方向跑了几步,料想只有前往阵眼方向会受到诡异力量的影响,可却没想到,往回走还是一个样,根本无法接近月光。

月光也慌了,她的强化方向只适合被队友保护起来,如果变成形单影只一个人,遇到任何变数,都有可能丢掉性命。

于是月光停住前行的脚步,开始往回走,可原以为自己可以在阵法中自由行走的月光,却惊骇的发现,无论自己朝着哪边走,都距离王学兵三人越来越远。

“怎么会这样?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月光大声叫喊,可无论她如何拼命的朝着王学兵这根救命稻草的方向奔跑,距离却始终不见缩短,只是越拉越远。

突然,在白虎位的方向,浮现出一道影子,影子逐渐凝实,变成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人。

“啊!!”

见到这个突兀出现的女人,月光被吓得跌坐在地,瞳孔不断扩张,仿佛见到了世间最可怕的东西,她的呼吸频率每秒钟不下五次,一片温热浸湿了她身下的地面。

女人的长发湿漉漉的,惨白色的脸上布满了龟裂,似乎那一块块的脸皮是后粘上的,随时有可能吧唧一声掉落在地上一块。

最恐怖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没有……眼睛!

不,不是没有眼睛,而是眼睛长在手心,她用这只手慢慢的,慢慢的对月光招着,嘴角还浮现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上一章 · 章节列表 · 下一章